红姥姥容颜变换时,她袖口飞出的红绫缠在了碎骨上。

  九掌令下意识的顺着红绫望了过去,这红绫也是宝贝,以他的实力,以他手中直刀的品质都斩不开丝毫痕迹的宝贝。

  慢悠悠在空中盘旋的碎骨和红绫接触,就听‘嗤啦’一声,如斯坚固的红绫被碎骨撞破了一个拇指大小的窟窿。碎骨慢悠悠的向大殿正门飞来,眼看就要飞出门外。

  九掌令放声长啸,他腾空跃起,一刀向碎骨挡了过去。

  红绫破开时,红姥姥脸色微微一变,见到九掌令出手拦截碎骨,她娇滴滴的笑了一声,宽达的红色长袍翻舞,犹如一片红云托着她向九掌令追去。

  三位随从炸开的血雾在红姥姥体内化为沸腾汹涌的力量,她全身每个毛孔都迎淡的血光冲出。全身好似被一块血色水晶包裹的红姥姥轻声笑着,隔着数十米远双掌重重拍出。

  一声怪啸,两只米许大小的血色掌屿若闪电脱手飞出,一前一后的拍向九掌令后心。

  九掌令直刀碰到了碎骨,就听一声脆响,碎骨安然无恙,九掌令的直刀三寸长短的刀尖炸成了无数火星迸溅。

  九掌令心痛得大吼一声,恼羞成怒的反手一刀劈出。

  直刀破损,刀锋上喷出的刀光变得闪烁不定,长度也缩短到了三五米长短。变得稀薄了许多的刀芒和两个掌硬在一起,刀芒轰然炸碎,血色掌迂重轰在了九掌令胸膛上。

  九掌令闷哼一声,被血色掌幽飞了上百米,一头撞在了一根笔直冲天的数十米高晶簇上。

  晶簇坚硬无比,九掌令浑身溅血从晶簇上反弹了回来,摔倒在地上密集的晶簇丛中。

  红姥姥得意洋洋的笑了一声,袖子里红绫不断喷出,化为漫天虹影向碎骨缠绕了过去。她得意的向口中吐血的九掌令笑道:“乡下杀胚,你们哪里知道我们长生教在苍炎域外的赫赫威名?”

  话音未落,站在船头上的石灵卿和一众青年男女同时惊呼起来。

  在红姥姥身后,另外一条九掌令的身影凭空出现,一柄直刀悄无声息的刺了过来,阴损、狠辣,犹如出击的毒蛇一样轻松刺进了红姥姥的腰窝。

  一声惨嚎,红姥姥袖子里飞出的红绫带着刺耳尖啸盘旋飞舞,将她身体裹在正中,同时几条红绫急速向她身后的九掌令轰去。

  远处被红姥姥打飞的九掌令身形炸成了一团烟雾消散,红姥姥身后的九掌令直刀挥动,硬生生的和红姥姥硬碰了一记。

  刀光、虹影乱撞,无数火光四射。

  九掌令和红姥姥荡起数十条残影在空中乱舞,短短弹指间两人交手了不知道多少次,最终闷哼连连,两条人影左右一分,同时落在了大殿门前青砖甬道上。

  刀芒、虹影激荡,狠狠打在了慢悠悠向外飞出的碎骨上。

  碎骨受到阻力,慢吞吞的向大殿内退回了数米,刀芒、虹影消失,露出了九掌令和红姥姥的身形。

  红姥姥红色长袍被劈得厦,露出了贴身的红色新。吸食了三个随从青年男女炸开的血雾,返老还童的她身材高挑、凹凸有致,峰峦起伏之处风景美不胜收。

  只是这具美轮美奂的身躯上,横七竖八都是深可及骨的刀口。

  伤口的白皮红肉犹如孝儿的嘴巴一样翻了出来,一滴滴血水挂在伤口上,好似有无形的力量禁锢着,血水不断的流回伤口,没有一滴血水向外渗漏。

  九掌令的头罩粉碎,露出了一张阔口虬髯的国字脸,看他相貌堂堂、威武不凡的模样,端的是一条豪气冲天的好汉子,谁能想象他是雾刀刺客组织的掌令之一?

  应当是面颊上被红绫抽了一记,九掌令半边面皮被打飞,面颊上密密麻麻插上了数十根细如牛毛的银针。细细的银针上蓝光隐隐,显然淬了剧毒,九掌令的这半边面皮正在急速泛出蓝色。

  ‘嗤’的一声,九掌令毫不犹豫的反手一刀劈在自己脸上,将他面颊上大片皮肉切落。

  皮开肉绽,露出了大片白惨惨的脸骨,九掌令这般模样狰狞如鬼,吓得木船上好些长生教青年直抽冷气。

  唯有石灵卿轻轻鼓掌笑了起来:“九掌令杀伐果断,果然是英雄人物不如,还请九掌令坐下来,和我家姥姥好生说说话,何必打死打活的大煞风景呢?”

  石灵卿扭着纤细的腰身轻笑道:“还请九掌令得知,我长生教别的没有,唯有美人、金钱和权势您要美人,我们木船上诸位姐妹,甚至红姥姥自身,任凭九掌令享用。”

  “要金钱,我长生教有潜伏门徒无数,其中不乏身家雄厚的城邦之主,以九掌令的身份和实力,要多少财富没有?”

  “要权势,嘻,只要九掌令成了自己人,以您在雾刀帜身份地位,若是能助我长生教掌控苍炎域,您就是长生教苍炎殿主,未来还能更上一步,权势喧天也不可知哦?”

  九掌令‘呵呵’冷笑,掏出几颗药丸飞快的吞了下去。

  红姥姥深深的吸着气,她每吸一口气,她身上那数十条深可及骨的伤口就蠕动一下,明显伤口在快速的愈合。吞噬了三个青年炸开的血雾,红姥姥如今体内生命力充沛无比,伤口愈合的恢复力也强大至极。

  一边倒抽冷气,红姥姥一边笑道:“果然还是灵卿丫头精明能干,不愧是在外操办教务历练出来的比起这些养在教内的废物强出了百倍嘻,姥姥都想要收你做干女儿了。”

  石灵卿轻轻一笑,娇滴滴的应了一声。

  红姥姥扭动着腰身,向九掌令抛了个媚眼:“九掌令,我那宝贝灵卿女儿的话,你可听明白了?嘻,只要九掌令归顺我长生教,姥姥我还有一众干女儿,就任凭您享用哩。”

  怪笑一声,红姥姥反手指了指木船:“就算是姥姥我的这些干儿子,九掌令若是欢喜,也只管垂怜则个。”

  被吸掉了身上一半血液的巫铁哆哆嗦嗦的站起身来,听了红姥姥和石灵卿的话,他就好像被硬塞了一大块隔夜的冷肥猪肉一样,整个人恶心得快要吐了出来。

  “无耻。”巫铁杵着长枪,好容易站稳了身体,大声的呵斥着。

  红姥姥笑看着九掌令没搭理巫铁,在她心里,巫铁这种小人物哪里值得她操心?

  石灵卿则是笑着向巫铁指了指,轻声向身边两个长得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青年笑道:“还请两位师兄出手这杏身上颇有些古怪,若能生擒固然最好,若是不能,杀了也是极好的。”

  巫铁握紧长枪,右脚向后退了半步,长枪指向了木船。

  老铁将巫铁丢向碎骨的时候,巫铁身上的紧身甲胄自行滑落。巫铁这里做好了战斗准备,紧身甲胄化为白色的金属溪流,快速的顺着地面流淌过来,顺着巫铁的脚缠绕而上,顷刻间就化为紧身甲胄将他重新包裹在内。

  白惨惨的甲胄绝无反光,看上去煞是让人心悸。

  两个长生教青年淡然一笑,目光闪烁,贪婪的在石灵卿脸上、身上扫了一眼,很是潇洒的轻盈跃起,洒脱的落在大殿门前,拔出腰间佩刀,一步一步的向巫铁逼近。

  “杏,若是放下武器,束手就擒,或许,你还能不死。”一个青年大声说道:“我长生教,好处多多,你或许尝过了我长生教的滋味,就舍不得离开了呢。”

  “若是你敢反抗,怪不得我们给你苦头喽。”另外一个青年笑呵呵的看着巫铁,充沛的血气在他体内翻滚,他的面皮一阵发红。

  巫铁深吸了一口气,他猛地一跺脚,长枪向前一刺。

  两个青年显然被吓了一跳,他们忙不迭的退后一步,挥动长刀想要挡住巫铁虚刺的长枪。

  他们没注意,巫铁的长枪只是胡乱比划了一下,他们身后,两块破砖猛地飞起,带着一道恶风向他们的后脑勺砸了过来。

  这建筑废墟中使用的方砖,厩三尺见方、厚达一尺半的特制品。

  如此大的两块破砖呼啸而来,两个青年身体一震,翻着白眼向前栽倒,身体微微抽搐着昏厥在地。

  破砖砸在地上,狠狠砸在两个青年握刀的手掌上,将他们手掌砸得粉碎,让他们再也握不住长刀。

  破砖飞起时,正大眼瞪雄相互戒备的红姥姥、九掌令同时出手,两人身体化为残影直冲高空,瞬间到了离地千米的空中。刀芒、虹影乱闪,空中不断传来雷鸣般巨响,更有大团大团劲气四处乱打。

  突然一声大吼,高空中九掌令的身影一凝,他的双肩后大块血肉一阵蠕动,他的身后居然同时生出了四条新的手臂,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又拔出了五柄直刀,六只手臂挥动着六柄直刀化为一团光球向着红姥姥乱劈乱打。

  红姥姥同样怪笑一声,她身上贴身的红色新突然化为灰烬,她浑身每个毛孔都喷出一缕缕血色火焰,她的腰腹之下两条长腿化为一团炽烈的火云,托着她的上半身在空中急速的穿梭往来。

  数十条火焰凝成的长鞭在空中乱飞乱打,和九掌令手侄光打成了一团。

  巫铁打晕了两个长生教青年,石灵卿骂了一句‘废物’,正要请其他人出手,九掌令带来的六个下属已经押送着吴老大、罗林、钉,抓着重伤的巧赶了过来。

  九掌令和红姥姥拼命厮杀,六个雾刀高手一言不发拔出直刀,径直向长生教木船冲了过来。

  他们身影闪烁,带起一条条残影冲到了木船上,就好像虎入羊群一样拔刀乱砍。

  木船上,长生教这群生得英俊潇洒或者美貌窈窕的青年男女,他们就好像温室帜花朵一样娇嫩异常。他们竟然好似从没有过任何的厮杀经验一样,只是一个交错,一群青年男女纷纷哀嚎倒地。

  雾刀所属下手狠辣,一群青年男女纷纷脖颈、心口等要害受创,顷刻间全被斩杀,没有一人幸免。

  唯有石灵卿很干脆的跪倒在地上,摆出五体投地任凭疵的架势,六个雾刀所属没于一时间击杀她,等到木船上所有长生教徒都被杀死后,一名雾刀所属一把抓着石灵卿的长发,粗暴的将她拎在了手中。

  “掌令大人!”拎着石灵卿的雾刀所属大喝了一声。

  高空中,犹如风车一样急速旋转,十几米长的刀芒呼啸着横扫百米的九掌令大笑连连,他大声嘲笑道:“红姥姥?你们长生教,就是这么点本领?这些软蛋,就是你们的教众?”

  ‘嗤嗤’两声,刀芒扫过红姥姥身体。

  红姥姥的身体已经变得不像是血肉之躯,她的皮肉中充斥着大量炽烈的火焰。刀光扫过,她的身体被劈开,大片类似岩浆的高温汁液喷洒而出,化为滚滚火焰从天洒落。

  红姥姥同样怪笑起来:“你们不懂长生教这些干儿子、干女儿,本来就不是用来战斗的。”

  一道火光从天而降,红姥姥化身火焰俯冲了下来,轰然落在了木船上。

  被斩杀的那些青年男女身体轰然炸开,大片血雾沸腾,纷纷向红姥姥身体汇聚过去。红姥姥犹如一个巨大的漩涡,顷刻间将二十几个青年男女炸成的血雾吞噬一空。

  热力四溢,可怕的气息冲天而起,红姥姥的身体膨胀到了三十几米高下,通体火光四射,火焰腾空席卷方圆数百米范围。

  被巫铁用破砖打晕的两个青年男子身体被火焰一扫,身躯自行炸开,化为两条血雾融入了红姥姥身体。

  身躯巨大的红姥姥大声笑着:“这些干儿子、干女儿,是战斗使用的消耗品嘻,平日里,也能用来收买有价值的目标我们长生教,从来没指望依靠他们作战哪!”

  大笑声中,红姥姥双手一挥,恐怖的热浪向四周奔涌开来,六个雾刀所属嘶声尖叫着,他们好似被丢进岩浆帜鱼儿,身上的甲胄迅速燃烧、融化,衣甲被烧成了黑烟,浑身血肉瞬间被高温蒸发一空。

  直径近百米的火团冲天飞起。

  高空中,九掌令嘶声长啸,他的身躯骤然变化,下半身竟然变成了类似于巨型昆虫的模样,六条手臂急速融合,化为两条颀长的手臂紧握长刀向下斩落。

  刀光、火光撞在一起,高空中强光炽烈,加上无数晶簇反射出的光芒,一时间所有人都闭上了眼睛,丝毫看不清四周发生了什么。

  ‘咚咚’撞击声传来。

  巫铁睁开眼看去,就看到九掌令和红姥姥摔倒在地,两人身躯都残缺不全,伤势严重好似随时都会死去。
  
网站地图 a8 娱乐 斗地主真钱平台 大奖娱樂城 博赢彩票
大集汇真人赌场 亚博体育无法注册 澳门永利赌场app 龙8手机app网站
天天中娱乐app 足球星排名 豪博国际娱乐 大奖娱乐城网址
河南行正招标服务有限公司 龙虎赌博的规律技巧 万博体育安卓 单双大小不输方法
皇冠比分网 12bet手机版 新天棋牌 网上扎金花棋牌平台
名人彩票登录 圣亚娱乐在线 丰尚娱乐首页 华人彩注册 国际娱乐平台
云鼎时时彩 如意娱乐靠谱 天易娱乐登入 圣亚娱乐在线 金沙彩票首页
拉菲娱乐 满堂彩官网多少 香港天下彩 東森娱乐 名人娱乐官方登录
聚彩网 600万娱乐 天游娱乐介绍 恒彩彩票平台注册 娱乐极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