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铁在一旁窥视。

  老铁传授的技巧很有用,在野外的藏匿潜踪方面,巫铁的技巧已经非常纯熟。加上那些金属蜘蛛的辅助,寻常人根本无法发现巫铁的行踪。

  长生教三条木舟找到了红姥姥、石灵卿等人陨落之地。

  泞雄的身躯彻底崩毁,遗迹所在的石窟也完全崩塌,盆地内就多了一个直径百多里、深达数千米的大型地坑。

  无数巨石重重叠叠的堆砌在一起。

  赤姥姥三人已经感应到了红姥姥的木舟就在厚厚的岩层下方,他们努力了好几天,催动那些青年男女挖掘了一个深达数十米的大坑后,最终无奈放弃继续搜寻。

  那条木舟被掩埋在了那么深的地方,根本不是人力能挖掘出来的。

  放弃了搜寻红姥姥等人的尸身,赤姥姥三人对这一片异境本身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四周的戈壁荒漠且不提,异境正帜这一片直径千里左右的盆地肥沃异常。肥厚的土壤,充沛的水源,有熔岩河提供足够的热能,还有原生态的植被和生物群落。

  这是一块彻头彻尾的宝地。

  巫家占据的巫谷才有多大?直径不到十里的石窟罢了⊥算加上四周开辟出来的甬道、矿洞等,再加上被巫家征服的熊家领地,巫家掌控的总面积才多大?

  这一片直径千里的盆地,足够容纳上千个巫家。

  实实在在的利益才能打动人心,至于已经死掉的人,死掉的人是没有价值的。

  长生教绝对不是什么善良势力,哪怕看上去和红姥姥颇有交情的赤姥姥,很快也就将追查‘真相’的事情丢去了九霄云外。

  三条木舟一次次的逆着瀑布洪流冲回阴河中,一次次的带着人手返回。

  巫铁见到了当日石灵卿和罗林误入这片异境所搭乘的梭子形交通工具,那是一种全封闭的,可以在阴河中长时间航心潜行船。

  赤姥姥三人驾驭木舟,每次都在木舟后面挂上长长的一溜梭子形潜行船,里面装上了数量不等的灰矮人、岩石侏儒和其他人手,不断的返回异境。

  一个多月的时间,赤姥姥三人居然蚂蚁搬家一样来回了四五趟,硬生生运来了三千多名灰矮人和岩石侏儒,还有数百名精悍的仆从战士。

  就在当日石灵卿等人登岸的河滩附近,一座行规模的聚居点快速成型。

  侏儒奴隶们努力劳作,他们修起了长宽两里左右的石墙用来防范野物侵袭,又搭建起了窝棚以容身。他们甚至还在聚居点外开辟了三片农场,种植了大量的地米菇和大肉菇。

  巫铁一直在观察长生教的举动,他附了浓浓的不安。

  这是一种强大野兽被另外的兽群侵占领地后,源自血脉深处的不安。

  但是巫铁并没有太好的对策,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长生教的聚居点逐渐扩张,运来的人手也越来越多。

  两个月后,长生教的聚居点内开始派遣探索队,对整个盆地进行周密的测绘。

  巫铁不敢贸然的和长生教的探索队接触或者动手,他只能避而远之。

  因为长生教的据点距离古神兵营并不是太远,古神兵营正位于他们探索队的勘测范围内,于是巫铁的活动范围就迅速缩小,狩猎也变得艰难了许多。

  巫铁不敢留下太明显的狩猎痕迹,所以他不能猎杀那些体型壮硕的巨河马、大水蟒,只能对那些灰岩蜥蜴,乃至蛇类、鼠类下手。

  这样的狩猎效率很低,幸好巫铁一直在压制筑基式的修炼,他这些日子对筑基药剂的需求减少了许多』然的话,他筑基药剂的供应都会成问题。

  两个多月后,让巫铁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这一日,巫铁趴在距离长生教据点数百米的小山包上,远远的眺望据点内的动静。

  远处的瀑布突然发出巨大的轰鸣,一道直径数十米的水柱冲出,大片水浪四溅,赤姥姥等三条木舟从瀑布中滑翔了出来,在三条木舟后面,三根漆黑的铁索绷得笔直。

  铁索发出‘嗡嗡’巨响,一条全封闭的梭子形巨物从瀑布中冲出。

  直径超过二十米,长度超过百米,这是一条特制的巨型潜行船,而且很显然,它并没有三条木舟的飞行功能,只是一条普通的潜行船。

  巨大的潜行船冲出瀑布后,在瀑布洪流的冲刷下猛地向下飞坠。

  三条滑翔的木舟船帆骤然亮起,‘长生’二字爆发出夺目的光亮,竭力的拉着铁索向前滑翔。

  潜行船快速下坠,三条木舟承受不妆行船巨大的拉扯力,狼狈的从高空缓缓坠落。也幸好有三条木舟的全力飞行,潜行船下坠的速度变慢了许多。

  饶是如此,这条特制的巨型潜行船落在波涛汹涌的河面上,依旧发出不堪重负的撕裂声,船体表面厚厚的黑色蒙皮裂开,河水打着滚儿灌了进去。

  三条木舟重重的拍在了河面上。

  赤姥姥三人的呵斥声远远传来,三条木舟向前疾驰,拉着缓慢下沉的潜行船破浪而来。

  岸边好些灰矮人、岩石侏儒划着大蕨扎成的木筏子,全速的迎了上去。

  一阵兵荒马乱之后,赶在潜行船沉没之前,赤姥姥他们将潜行船拉扯到了浅滩上,数百名灰矮人和岩石侏儒从潜行船中走了出来。

  巫铁潜伏在远处,皱着眉头眺望着这边。

  这么巨大的潜行船,赤姥姥他们显然下了很大的本钱。

  岩石侏儒不断的进进出出,从潜行船中搬出了大量湘古怪的玩意儿,那是好些造型奇异的金属构件。

  接下来的几天,巫铁就见到,赤姥姥三人操控飞舟,不断的飞上穹顶,在穹顶上开凿出了复杂的槽沟,并且将大量的金属构件固定在了槽沟中。

  半个月后,一件巫铁很熟悉的东西在穹顶上彻底成型。

  那是一轮直径近百米的‘虚日’!

  赤姥姥他们居然在这里,组装了一轮‘虚日’!

  又过了几天,赤姥姥他们闻那一轮‘虚日’不知道折腾了些什么,‘虚日’的边缘慢慢的亮起,然后亮度越来越高。渐渐地,整轮‘虚日’都亮了起来,温煦的、温暖的、充满了生命力的光芒照亮了方圆百里的盆地。

  这一轮虚日的力量比巫家石堡上空的虚日强大了许多,不仅覆盖面积达到了惊人的百里方圆,而且亮度、热度都不是巫家石堡拥幽虚日能比的。

  虚日的正下方就是长生教的据点,岩石侏儒们开辟出了新的农场,赤姥姥他们带来了古怪的作物幼苗,整齐的种在了农承。

  这些天来,每天巫铁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赤姥姥他们的行动。

  他亲眼目睹了一轮虚日的诞生。

  那些为石窟世界带来生命和光明的虚日,原来是这样通过人工搭建而成的。

  虽然完全不能理解虚日的制造过程,完全不能理解虚日的工作原理,巫铁依旧觉得,太了不起了,真的是太了不起了。

  一种前所未幽悸动充斥全身,巫铁趴在地上,呆呆的看着那一轮散发出强大光和热的虚日,激动得浑身汗毛直竖。

  他突然隐约明白了,灰夫子一直强调的‘智慧’是什么。

  ‘智慧才是最强大的力量’,巫铁真心的认同了这句话。

  哪怕他每天都和古神兵营,都和老铁、大铁这些奇异的造物打交道;但是巫铁浅薄的认知根本无法明了古神兵营和老铁、大铁他们的伟大。

  虚日,巫铁从型相伴的虚日,为巫家石堡的所有人提供光和热,提供生命之源的虚日♀才是他最熟悉的、他最了解的非凡之力。

  巫铁笑吟吟的看着那一轮虚日,真是了不起啊!

  智慧,真是了不起的、最强大的力量。

  赤姥姥三人站在木舟船头,悬岗离地数百米的高空畅意的笑着。

  这一方异境珍贵非常,如此广袤的领地,这是无法估算的财富,用价值连城都不足以形容它的宝贵。

  有了这一轮虚日,他们就算是真正在这一片异境中扎下根来。

  巫铁还年轻,好些东西他没接触过,他无法理解。

  唯有赤姥姥他们才能明白,只有虚日照耀之地,才是真正的‘家园’。

  “从今日起,这一方领地,就是我长生教苍炎域分殿所有。”赤姥姥站在船头,志得意满的俯瞰着下方的据点:“这一方领地,足以供养百万人众这开疆拓土之功”

  袍袖上绣了两个血色骷髅头图案的老人,通过这些日子的窥视,巫铁知道了他叫做‘骨公公’。

  听了赤姥姥的话,骨公公笑呵呵的点了点头:“没错,有了这一方领地,红妹子的死,也就算不得什么了和这份功劳相比,死伤三五个红妹子,能算什么?”

  赤姥姥的脸色骤然阴沉下来。

  另外一个老人,巫铁听到被称之为‘兰公公’的故意提起气息大笑:“老骨,话不能这么说毕竟是自家姐妹,哈哈哈哈哈哈,还是要感激她,为我们找到了这方宝地,她自己却是一丝半点功劳都不占啊”

  赤姥姥气得长啸了一声,她恨恨的跺了跺脚:“够了们两个,享用了人家的好处,还要这样编排红妹子么?”

  骨公公、兰公公‘嘿嘿’笑了两声,背着手傲然昂着头,斜眼打量着下方广袤的领地。

  他们完全无视赤姥姥的愤怒。

  苍炎域只是穷荒之地,长生教在苍炎域的分殿,最高首脑就是他们四人。

  四人两两结盟、相互争权夺利,这本来就是长生教用来控制分殿的手段。

  红姥姥死了,和她为盟的赤姥姥在骨公公、兰公公眼里,哪里还有什么威慑力?

  甚至

  骨公公眸子里凶光闪烁,向兰公公使了个眼色。

  如果能够让赤姥姥陨落在这里,这一方异境宝地,是不是就能掌控在他们私人手中呢?

  兰公公的目光闪烁,他背着手,若有所思的向四周打量着。

  赤姥姥下意识的感受到了一丝不对劲,她的座船猛地向一侧飘移了数百米,远远离开了骨公公和兰公公的座船。

  “哼,红妹子的死,我会向上面申诉。”赤姥姥沉声道:“宁可被上面定一个‘无能’的评语,我也”

  骨公公和兰公公的脸色微微一变,眼看着赤姥姥的座船向瀑布的方向快速飞了过去,他们急忙开口:“赤姥姥,什么都好说,什么都好商量。”

  “赤姥姥,暂且徒,不要激动,不要激动嘛!”

  “大家都是亲兄妹一般的交情,你可千万不要误会什么。”

  骨公公和兰公公驱动座船向赤姥姥的座船追去,一边追,他们一边大声的劝说着。

  他们目光闪烁,面部表情变化飞快,显然他们还在犹豫,是现在就下死手呢,还是再从长计议。

  巫铁瞪大眼看着高空中发生的事情,跟在老铁身边,尤其是经历了之前的那些事情,巫铁已经成长了不少。他也看出来了,兰公公和骨公公对赤姥姥不怀好意。

  更深的问题他还无法想清楚,但是很显然,两位公公的居心颇为不善。

  “打吧,打出狗脑子来。”一只拳头大小的金属蜘蛛飘落在巫铁肩头,老铁恶意满满的声音传了出来。

  巫铁正连连点头,长生教的据点外,河面上,一条条黑色人影猛地冲天而起,脚踏水面、溅起点点涟漪,带着凛冽刺骨的寒意,犹如收割魂灵的鬼影,快速的向据点冲了过来。

  乍一看去,这些黑影足足有近千人,他们全都身穿黑色的软甲,背负直刀,打扮和罗林等人一般无二。

  距离据点还有近百米,这些黑影同时挥手,数百颗鸡蛋大小、闪耀着金属寒光的弹丸呼啸飞出,重重落在了据点中。

  一团团火光笼罩了整个据点,爆炸声中,大片灰矮人和岩石侏儒被炸得飞起,残肢断臂洒得漫天都是。

  据点中,好些长生教的仆从战士被炸得昏头转向,一个个抓着武器到处乱跑乱窜。

  黑影拔出长刀,一声不吭的冲进了据点。

  刀光闪烁,这些黑影出手狠辣异常,完全是舍生夺命的打发,丝毫不顾及自身安全,每一招每一式都是在拼命。

  灰矮人、岩石侏儒的战斗力近乎于零,只是一个冲刺,就有数百灰矮人和岩石侏儒被斩杀。

  长生教的仆从战士也乱了阵脚,根本挡不租些亡命杀手的猛攻,几个呼吸间就损伤惨重。

  远处河面上传来了高亢有力的笑声:“连虚日都给建好了?这份大礼,我雾刀收下了。”
  
网站地图 全讯网新2登入网址 竞彩足球彩票比分直播 mg国际娱乐平台 十六铺娱乐线路检测
天天娱乐时时彩 鑫鼎国际手机登录 188金宝搏 金马国际娱乐网址下载
合乐888 扑克王app官网 国际娱乐 彩票 天天中娱乐app
永利皇宫登入 老虎机网站大全彩金 凯发k8娱乐app 橙天嘉禾官网
海安白金会 世界杯足球星级 乐8娱乐帐户注册 亚虎娱乐手机版登陆
圣亚娱乐城 博天下娱乐场 重庆时时计划 天游娱乐下载 秒秒彩娱乐彩票
利信官方娱乐平台 M5彩票 天游娱乐招商 必发彩票注册 汇丰在线如何
新宝GG 亚上彩娱乐 极彩官网 华人2娱乐注册 圣亚娱乐
鹿鼎彩票官网 伯爵2娱乐 圣亚娱乐在线 重庆辛运农场走势图 幸运飞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