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条蛟龙,没有传说帜蛟龙那般强大。”

  “不过,蛟龙就是蛟龙,浑身可都是宝贝。”

  “蛟龙血,可以炼药。”

  “蛟龙肉,极大滋补。”

  “蛟龙皮,可以制甲。”

  “蛟龙的角,还有四爪,还有骨头,都可以用来淬炼兵器。只是不知道,苍炎域鲁家,他们会不会锻造蛟龙角、骨的技巧。”

  “对了,还有蛟龙筋,这么长的一条筋,能够锻造什么好东西呢?”

  雾刀总掌令站在死去蛟龙的头颅上,面朝着巫铁和老铁的方向,带着笑意,故意大声数落着。

  蛟龙身都是宝。

  这条蛟龙,的确没有传说帜蛟龙那般强横,却也不是普通人能对付的了。雾刀看似如此轻松的斩杀了它,但是这其中消耗了多少?

  不提其他,就说那十尊石巨人的阵亡,就让雾刀总掌令心在滴血。

  但是,作为一个组织的掌舵者,他必须镇定自若、必须若无其事。

  他微笑着,将蛟龙身上的各种好处一一报出,四周雾刀所属不断发出整齐划一的欢呼声。

  ‘呼哈’!

  ‘呼哈’!

  ‘呼哈’!

  雾刀的杀手们纷纷举起手中直刀,欢天喜地的大声欢呼着。

  一条蛟龙能够带来多少利益?能够让雾刀的实力增加多少?

  或许,有了这条蛟龙,雾刀真个就能横行苍炎域,甚至突破苍炎域,向外域扩张实力吧?

  雾刀总掌令微笑着,目光如刀,死死的盯着巫铁和老铁所在的这一片蕨林。他能感应到巫铁和老铁的存在,更能感受到老铁身上那若有若无的威胁气息。

  所以他故意的大声说出蛟龙的好处,就是想要引出巫铁和老铁。

  十几名身穿斗篷的雾刀高层远远近近檄拉的站在各处,他们看似漫不经心的站在那里,实则是无论巫铁和老铁从哪个方向发动突袭,他们总能有三五个人联手应变。

  这是一群精通杀人技巧,同时也精通防御他人刺杀、突袭的大行家。

  “老铁?”巫铁紧了紧手中长枪。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来时的路上,老铁向巫铁解释了这话的意思。

  但是和老铁的预估不同,这条蛟龙固然对雾刀造成了极大的损失,可是雾刀的整体实力并没有被削弱太多∪其是雾刀总掌令和那十几个雾刀高层,他们根本是毫发无伤。

  一群狼族战士兴高采烈地巍了蛟龙,他们掏出了特制的大皮袋,忙不迭的将蛟龙的血装进了皮袋。

  蜥蜴人弓箭手们四处忙乎着,他们笑呵呵的捡起被爆炸崩落的蛟龙鳞片,整齐的码放在一旁的箩筐。

  数百雾刀杀手站成了弯月一般的散兵线,对准了巫铁和老铁所在的蕨林。

  好些雾刀杀手的手上扣着各色暗器,巫铁和老铁一有异动,迎接他们的必定是暴风骤雨一般的袭击。

  老铁哼了一声,他眸子里闪烁着淡淡的血光,过了好一阵子,他才点了点头,缓步走出了蕨林。

  巫铁呆了呆,急忙跟在了老铁身边。

  “这条小草蛇的实力,的确比爷爷我预估的要弱熊多。”老铁走出蕨林,向雾刀总掌令缓步走去,同时不紧不慢的说道:“不过,爷爷我大概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雾刀总掌令手中直刀轻巧的划了一条贿,然后刀尖轻点蛟龙角,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他歪着头看了看巫铁,随后注意力放在了老铁的身上。

  “哦?这是为什么呢?我其实已经做好了损兵折将,甚至是这次带来的属下损失殆尽的准备没想到,损失远比我预估的要熊多。”

  雾刀总掌令轻笑道:“这虽然是好事但是总感觉鱼不对。”

  老铁站在距离雾刀总掌令三十几米的地方,巫铁站在了老铁的侧后方。

  老铁淡然道:“这条小草蛇,它吸收了天晶邪魔的生命精华天晶邪魔的生命精华对它的身体进行潜移默化的改造在血脉改造过程中,它的实力不仅没有增强,反而被削弱了。”

  冷哼了一声,老铁沉声道:“如果血脉改造完成,这条小草蛇的实力,起码提升百倍∪其是它的鳞甲的防御力你们估计破不开它的鳞甲。”

  雾刀总掌令‘哦’了一声,他放下斗篷的头罩,露出自己的面部。

  这名在苍炎域有着赫赫凶名的雾刀总掌令,生得清癯、儒雅,他给巫铁的感觉,简直就和灰夫子一样,闲适、平淡,没有任何的危险感。

  “天晶邪魔?闻所未闻似乎,你知道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雾刀总掌令微笑看着老铁:“我也从未见过,你这样的异物你是什么?”

  “我是你爷爷”老铁‘咔咔’笑了起来。

  ‘嗤’的一声,站在两百多米外的一名身穿斗篷的雾刀高层手身体纹丝不动,但是一抹寒光从他袖子里飞出,瞬间到了老铁面前,精准的命中了老铁眉心。

  ‘叮’!

  巴掌大小的短剑狠狠刺在老铁的眉心,火星四溅,老铁的眉心一丝痕迹都没留下,反而是这柄短剑的剑尖崩碎了一块,急速旋转着反弹起数十米高。

  出手的雾刀高层闷哼一声,身体晃了晃,手一招,短剑化为一道寒光飞回他手中。

  雾刀总掌令的脸僵硬了一下。

  他目光闪烁仔细盯着老铁的眉心看了又看。

  的确,没有一丝半点的痕迹,老铁的眉心依旧光洁如镜。

  白惨惨的金属头颅,表面光洁无比,却没有任何的反光,老铁给人的感觉就是这么诡异。

  “爷爷我,是你爷爷”老铁‘嘎嘎’笑着:“起码从岁数上来说做你爷爷,还是爷爷我吃亏了”

  “远古奇物?”雾刀总掌令好似明白了什么:“鲁家,传说就有一具远古遗迹中挖掘出来的奇物,形如人类骷髅,却是通体金属铸成它极擅长冶炼合金。”

  雾刀总掌令沉声道:“据说,就是因为有了那远古奇物,鲁家每年铸造的精良兵器的产量,提升了五成品质更是增加了不少。”

  老铁眸子里的血光微微一亮,然后又黯淡了下去。

  雾刀总掌令笑着说道:“如果你是远古遗留下来的奇物,那么,从年龄上来说,你的话没错不过,你的话很不中听,我很想一刀砍下你的脑袋。”

  老铁‘嘎嘎’笑了起来。

  雾刀总掌令也大声笑着。

  突然间,雾刀总掌令的身形一个模糊,他站在蛟龙额头上的身形没有消散,另外一条身影已经到了老铁面前,一道刀光犹如匹练席卷而来,重重劈在老铁的脖颈上。

  一声脆响,火星四溅。

  老铁的脖颈上一丝痕迹都没留下,他的大牙上无数条电光猛地喷溅而出,瞬间覆盖了面前数十米方圆。

  雾刀总掌令的身形消散,蛟龙额头上的身形从模糊变得清晰,一丝丝极细的电火花不断的从他身上喷出,雾刀总掌令满头长发一根根竖起,看上去颇为狼狈。

  “雷电之力。”雾刀总掌令身体微微抽搐着,这是他无法自制的身体本能反应。

  “不过,威力不大”他干笑着:“只是,你的脖子,可真够结实的。”

  “所以,爷爷就是你爷爷。”老铁‘嘎嘎’笑着,眸子里血光骤然炽烈。

  ‘嗤’的一声,一道头发丝般细小的血光从老铁左眼激射而出,瞬间洞穿了刚才用短剑攻击他的雾刀高层的左肩。

  相隔两百多米,血光瞬息抵达,雾刀高层根本来不及反应,他的左肩被洞穿了一个拇指粗细的透明窟窿。伤口干干净净的,一滴鲜血都没有,而且伤口光滑如镜,可以清晰的看到皮肉、经络、骨骼等煎组织。

  “这样又如何?”老铁镇定自若的看着雾刀总掌令:“爷爷我,还是有几分本领的。”

  雾刀总掌令呆了呆,他的目光立刻落在了巫铁的身上。

  他笑了,指着巫铁说道:“若是,我杀他?”

  巫铁一言不发的,立刻激发了甲胄,他身都被紧身甲胄包裹了起来,白惨惨的甲胄上一丝丝流光涌动,看上去神异非常。

  他更运起了浩然正气神通,一股恢弘庞大、至刚至强的气息扩散开来。

  雾刀总掌令的脸色又僵硬了一下。

  浩然正气的气息恢弘至大,竟然隐隐给了他一丝不弱的压力。

  虽然巫铁自身的实力相对他而言很弱小,但是浩然正气过于神妙,这是源自血脉、源自灵魂的威压。

  这是一种超凡的力量。

  雾刀总掌令吐了一口气,他沉声道:“不要做口舌之争天晶邪魔是什么?这条蛟龙你们又想得到什么?”

  老铁笑了起来,他淡然道:“嗯,这就对了,大家心平气和的好好商量嘛。”

  雾刀总掌令的脸抽搐了一下。

  心平气和的好好商量?有你这种开口就自称‘爷爷’占人便宜的好好商量?

  目光如刀,狠狠盯了老铁一眼,雾刀总掌令手中长刀轻轻敲了敲一根龙角。

  老铁点了点头,沉声道:“用如何去除蛟龙身体内天晶邪魔残留毒性的法子,换两根龙角,还有那晶体帜两条胳膊。”

  雾刀总掌令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龙角?这是淬炼神兵的好材料”

  老铁立刻转身就走,他一边走一边说道:“那么,你试试,让自己的手下喝两口蛟龙血试试”

  “留步!”雾刀总掌令立刻大喝了一声,同时他挥了挥手。

  老铁笑了起来,他转过身,一言不发的看着雾刀总掌令。

  一名最弱小的蜥蜴人弓箭手被挑了出来,雾刀总掌令亲自拿着一个装满了蛟龙血液的皮袋,给那蜥蜴人弓箭手灌了大概一海碗的蛟龙血。

  过了也就是一刻钟的功夫,蜥蜴人弓箭手身上的鳞片开始泛出白色水晶一样的晶光,鳞片的结构开始发生细微的变化。

  与此同时,他的眸子里所幽灵性在急速消散,一抹冰冷、晶莹的晶光从他瞳孔深纯了出来,他的气息也变得冰冷。

  雾刀总掌令拎着硕大的皮袋,直勾勾的盯着这异变的蜥蜴人弓箭手一言不发。

  老铁淡然道:“这就是天晶邪魔的邪力他们的气息,会侵染一切智慧生物,让他们变成天晶邪魔的傀儡』有思想,没有**,没有恐惧,不知道疼痛唯一的好处,寿命会变得很长。”

  老铁笑呵呵的抬起爪子,指了指躺在地上的蛟龙尸体:“这大家伙因为体型巨大,所以舔食了这么多的天晶邪魔生命精华,也只是蹿蜕变的边缘。”

  “而这倒霉娃娃,他的体型太小,生命力也太弱小了。”老铁淡然道:“你可以试试,你要吃几块蛟龙肉,才会变成这倒霉娃娃一样的邪魔傀儡?”

  雾刀总掌令皱着眉,死死的盯着老铁看了一阵子。

  过了许久,他又看向了晶体,看向了晶体中封存的那两条手臂和那一颗硕大的头颅。

  “这就是天晶邪魔的头颅?那么,这两条手臂”他问老铁。

  “这就是天晶邪魔的头颅♀两条手臂是爷爷我当年的胳膊啊。”老铁幽幽叹息了一声:“这是爷爷我的胳膊,爷爷我蓉去,合情合理吧?”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老铁沉声道:“爷爷我把消除天晶邪魔遗毒的法子交给你,换两根龙角,还有爷爷的两条胳膊。”

  几个身穿斗篷的雾刀高层向这边走了几步,更有一人凑到雾刀总掌令的耳朵边,向他低声嘀咕了什么。

  雾刀总掌令沉默了许久,许久,最终他缓缓点了点头。

  “如此,依你就是不过,再加上一条,以后这一方秘境,是我雾刀的领地了。你们,不得侵扰。”

  雾刀总掌令想起了他实地勘测过的,被老铁奋力一击轰出的那个大坑。

  那一击的威力,雾刀总掌令倒是不怎么畏惧,可是如果他手下还有这么多杀手、奴隶,如果老铁对着雾刀据点中心来上一发,那损失可就大了。

  巫铁和老铁对望了一眼。

  沉默了好一阵子,老铁轻声说道:“这地方与世隔绝,本来就不是什么好地方。”

  “我们互不侵犯等幸伙修炼到一定程度,他要离开的时候,你们不许阻挡。”老铁同样开出了自己的条件。

  雾刀总掌令沉默了一阵子,然后他突然笑了,笑着退后了几步,让开了通往那块晶体的道路。

  老铁发出一声唿哨。

  在雾刀总掌令震惊的目光中,一群金属蜘蛛飞快的从蕨林中窜了出来,麻溜的涌向了那块晶体。

  短短一刻钟后,晶体被金属蜘蛛破开,两条颀长的金属手臂被取了出来。
  
网站地图 最新国家队排名 大奖城导航 乐虎游戏中心下载 大奖娱乐城
吉利文娱 金沙城APP下载 最新射手中文珍藏版 龙8app 官网
国际娱乐 彩票 如何登录永利皇宫 妻子的秘密谢文苏蓝 诚博国际app
场弘润娱乐 玛雅娱乐官方网站 九州城娱乐
世界杯彩票怎么玩 12bet登录 澳门白汇游戏网站 亚博体育网址
五洲彩票官网 同创娱乐登陆 恒彩彩票平台 新宝娱乐 爱赢娱乐
名人彩票登录 趣赢娱乐 分分彩网站 欧亿娱乐登录 拉菲平台代理
时时彩注册平台 凤凰彩票网站 万博娱乐总代 如意娱乐网 在线注册 娱乐
丰尚娱乐 无限娱乐平台官网 天空彩 银豹娱乐 凤凰娱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