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白色的火焰内敛,直接将二十一名重楼境高手汽化的高温,居然全部禁锢在数百米大小的一片空间中,没有丝毫热力外泄。

  通体惨白的老铁被火焰包裹,火光在他光洁如镜的外表面上流动,人头狗身造型的他,简直犹如来自地狱的魔王,不断发出狰狞得意的笑声。

  穹顶中,雾刀总掌令艰难的将自己上半身给扯了出来。

  他一手抓着一根石笋,倾斜身体向下方望了过来。青白色的烈焰中,地面上清晰可见二十一条模糊的人形痕迹。

  瞬间高温汽化了二十一具人体,他们的身体在岩石地面上留下了这些痕迹。

  烈焰蠕动,这些人形痕迹犹如蛇影一样左右摇摆,狰狞中透着无穷的恐怖。

  “上古奇物。”雾刀总掌令喃喃自语,声音中透着刺骨的寒意和一丝莫名的恐惧。

  巫铁在地面上翻滚了一段距离,好容易稳下了身形。他猛地一跃而起,左手握着长枪,顺势在身边划了一个极大的圆。

  没有人攻击。

  所有的雾刀杀手,还有他们的仆佣战士全都呆在了原地。

  二十一个重楼境的雾刀高层瞬间汽化,其中还包括了四位以上的掌令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这对雾刀所属造成了极大的心理冲击,他们呆呆的看着烈焰中犹如魔神一样怪笑的老铁,一时间居然没有人来攻击巫铁。

  巫铁喘着气,左手手肘以下滚烫一片,血肉似乎都在燃烧。他强忍着手臂上传来的痛苦,快步向老铁的方向靠近。

  老铁一步一步的从烈焰中走了出来,伴随着低沉的笑声,他和巫铁顺利汇合。

  背上的人形手臂缓缓缩回体内,老铁抬头看着倒挂在穹顶上的雾刀总掌令,沉声道:“我们已经离开为什么一定要斩尽杀绝呢?”

  曳,老铁沉沉的叹了一口气:“虽然这话很伤人,但是我必须要告诉你们重楼境的渣渣们,就你们这点微不足道的力量,很多年前,你们只是炮灰炮灰啊!”

  歪着头,向那些目瞪口呆的雾刀杀手斜睨了一眼,老铁往地上‘呸’了一声:“连炮灰都没资格的顶级渣渣。谁给你们的胆子,让你们眼巴巴的赶来送死?”

  笑了几声,老铁带着巫铁,一步一步不紧不慢的向最近的一个甬道口走去。

  那个甬道口外站着一群雾刀所属,一群全副武装的佩、狼族混编的战士。

  见到老铁和巫铁不断逼近,这群雾刀所属的精锐战士一个个面带恐惧,下意识的向两侧退避。

  雾刀总掌令脸色阴沉的看着老铁。

  眼看着两人已经快要走到甬道口,雾刀总掌令沉声道:“我看到,你的手臂中,红色光点有三十六点你刚刚,使用了十二点?”

  老铁停下了脚步,他抬起头来,不屑的冷笑了一声:“你想要试试?可以试试”

  雾刀总掌令沉默。

  老铁站在原地纹丝不动,双眸中血光森森,冰冷的盯着对方。

  满撑静,只有巫铁的左臂微微颤抖着,重新覆盖上护掌的手指颤抖着和枪杆不断撞击,发出轻微的‘叮叮’声。

  三柄直刀中的金属精华正在被他的手臂骨骼吸收,金属材质和手臂融合的过程中,带来的痛苦是寻常人无法想象的】一点金属精华融入骨骼的时候,都好似千刀万剐,同时又被炼钢炉灼烧一样痛苦。

  巫铁已经极力忍受,却无法制止手臂自然反应的颤抖。

  落在雾刀所属的眼里,这修娃分明是在害怕嘛。

  为什么他会害怕呢?

  老铁已经表现出了如此可怕的杀伤力,二十一个雾刀高层就这么直接消失了啊。

  如此强悍的杀伤力,为什么巫铁还会害怕呢?

  三名刚刚挥刀袭击巫铁的雾刀高层眸子一亮,他们下意识的身体一晃,带起三缕清风向巫铁、老铁逼近。

  雾刀总掌令倒挂在穹顶上,他也注意到了巫铁不断哆嗦的左臂。

  他和下面的三位下属也做出了同样的判断。

  巫铁在害怕,而他害怕的原因或许,他知道老铁这上古奇物的真正战力?

  或许,他们其实已经无法发出刚才那样可怕的攻击?那种青白色的,似乎可以焚毁一切的火焰。

  烈焰逐渐消失,原本老铁所在的地面被烧得凹陷了下去足足一米深,一米厚的岩层被硬生生烧得烟消云散,原本留在岩面上的二十一条人影也消失了。

  三名雾刀高层快速逼近,他们低沉的长啸着,距离巫铁、老铁还有数十米远,他们双手急速挥动,顿时伴随着刺耳的尖啸声,数十道破元血刀急速旋转着,犹如一轮轮小的血月向巫铁、老铁洒落。

  破元血刀,这种神通的杀伤力足以破开巫铁身上的甲胄。

  巫铁不敢怠慢,他急忙挥动右臂,用右手的白虎护臂向这些血月挡了过去。

  老铁横跨一步,用自己庞大的身躯帮巫铁挡住了这些破元血刀。一道道血色光芒密集的落下,落在老铁的身上发出刺耳的切割声,同时炸成无数的血色光点。

  老铁的身体纹丝不动,他身上也没有出现任何痕迹。

  三名雾刀高层的破元血刀,完全对他没有任何威胁。

  巫铁的左手还在剧烈的颤抖着,手肘以下的皮肉被高温烧得焦糊,如果不是有密封的甲胄包裹着,烤肉的味道肯定已经飘出了老远。

  强忍着剧痛,巫铁遗牙。手指剧烈的颤抖着,不断和枪杆撞击在一起。

  破元血刀落在老铁身上发出尖锐的‘嘎吱’切割声,巫铁的手指和枪杆撞击在一起发出‘叮叮’脆响。

  三位血刀高层一口气向老铁发出了将近一百道破元血刀,他们终于是停下手来,急骤的喘息着,头顶有一道肉眼可见的白色水汽腾腾而起。

  神通也好,秘术也好,都是极其耗费力气的事情。

  近百道破元血刀,这就是三位血刀高层的极限了。

  老铁风轻云淡的抖了抖身体,他抬头看向了雾刀总掌令:“完事了?那么,咱们走了那块地盘,帮我们好生看着,不要在里面胡作非为那可是爷爷我伤心之地,纪念之地!”

  老铁转过身,带着巫铁继续向最近的甬道口走去。

  三百米,两百米,百米五十米二十米

  挂在穹顶上的雾刀总掌令终于沉沉的呼出了一口气:“若是就让你们这么走了我雾刀颜面何存?”

  “上古奇物了不起么?虽然,你看似了不起的样子”

  雾刀总掌令冷笑一声,他右手一挥,两颗人头大小的黑色铁球就脱手飞出,沉甸甸的向老铁、巫铁砸了下来。

  黑漆漆的黑色铁球,表面密布着横七竖八的血色纹路。

  乍一看去,那些血色纹路分明组成了一颗硕大的血色眼珠,尤其是眼珠的正中位置有一个小的窟窿,里面隐隐有血光涌出。

  巫铁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他好奇的看着两颗铁球。

  老铁则是猛地大吼了一声:“哈,你们运气不坏!”

  一边说着,老铁一边抬起一只前爪,一爪子将巫铁拍得飞起,一头向甬道口飞了进去。

  雾刀总掌令就笑了

  他的笑声犹如寒冰磨制而成的冰刀,冷飕飕的扎进了所有人的耳朵里,所有的雾刀所属激灵灵打了个寒战,都从刚才老铁放出的烈焰地狱造成的心理冲击中惊醒了。

  “杀!”雾刀总掌令冷冷的呵斥了一声:“上古奇物,果然还是要靠上古奇物对付。”

  他的身体骤然变得半透明,然后融化于空气中。

  下一瞬间,雾刀总掌令横跨上千米,凭空出现在巫铁面前,当面一刀向巫铁斩下。

  巫铁下意识的举起了左手,他手掌上的护掌犹如流水一样退去,露出了他皮开肉绽、到处都露出骨头的手掌。在他手掌上开裂的伤口中,隐隐可见暗沉沉的火光闪烁,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焦糊味。

  那味道,就好像手艺极差的厨子做红烧肉,结果做出了一锅焦炭散发出的气息。

  雾刀总掌令冷笑,刀光如匹练,带着一丝血色继续斩了下来。

  刀光落下时,雾刀总掌令身后大片黑色雾气盘绕,隐隐可见一头生得面容狰狞,通体肌肉虬结的非人魔神顶天立地,双手分别捧着一座大山在用力舞动。

  在那魔神的手中,大山犹如石子,不时被他丢起来老高老高。

  大力神魔法这是雾刀总掌令的神通。

  这一刀是雾刀总掌令的全力一击,不要说巫铁已经脱去了手上护掌,就算他穿戴着完整的甲胄,他也有信心将巫铁一刀两段。

  因为他是‘雾刀’,他随意一刀劈出,威力都和普通雾刀掌令全力发出的破元血刀威力相当。

  刀光如电,重重劈在巫铁的手掌上。

  巫铁的手掌上残留的一点血肉渣滓炸开,露出了暗沉沉透着金属色泽的指骨。他的指骨剧烈的震荡着,尤其是他的左手食指第一根指骨,更是以极高的频率在急速震动。

  ‘叮’!

  极其悠长的撞击声传来,雾刀总掌令手中直刀被巫铁的指头磕出了一个拇指大小的缺口。

  崩落的刀锋碎片炸开,刀锋的缺口附近密密麻麻厩蜘蛛网一样的裂痕。

  巫铁左手食指向前一点,又是一声刺耳的‘叮’的声音。

  雾刀总掌令的直刀碎裂开了,就和那三位雾刀高层手中的直刀一样,也和当日雾刀九掌令手中的直刀一般,炸成了无数极细的碎片。

  大片寻常人肉眼不可见的精光从直刀中喷出,犹如找到巢穴的萤火虫,呼啸着飞进巫铁的左手食指第一根指骨。巫铁的手掌上燃起了一尺多高的火焰,暗沉沉的火焰散发出可怕的高温。

  雾刀总掌令清癯的面孔扭曲,他瞪大眼,不可置信的看着崩碎的佩刀。

  这柄直刀,不仅仅是他的佩刀,更是‘雾刀’整个杀手组织权力象征。

  这柄刀对于雾刀组织,堪比一个国家的传国玉玺。

  雾刀总掌令喉结猛地蠕动了一下,他‘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血,直勾勾的盯着直刀崩碎炸开的那些碎片,居然一时间完全僵硬在了那里。

  巫铁痛得眼前发黑,手掌上大片血肉被烧得厦,指骨、掌骨、小臂骨好似在熔化一样剧痛。

  他嘶吼着,熊熊燃烧的左掌一巴掌拍在了雾刀总掌令的胸口上。

  雾刀总掌令胸前衣衫被烧得厦,露出了大片皮肉。巫铁的手掌犹如烧红的烙铁,烧得大片皮肉‘嗤嗤’作响,痛得雾刀总掌令嘶声怒吼了一嗓子。

  ‘呼呼’声中,雾刀总掌令竖起双掌。

  双掌如刀,又好像被巨魔天神紧握的重斧,一前一后狠狠劈在巫铁胸膛上。

  雾刀总掌令身后雾气中,那狰狞的魔神仰天咆哮了起来,巫铁胸前甲胄轰然巨响,一缕缕流光急速闪烁,眼看着甲胄凹陷了下去,表面出现了大量裂痕。

  这甲胄只是大铁用古神兵营储存的材料,‘粗制滥造’的非制式甲胄。

  对于普通雾刀杀手而言,这甲胄堪称坚不可摧。但是对雾刀总掌令这样的高手来说,这层甲胄也不过是稍微坚固一点的铁皮而已。

  恐怖的巨力袭来,巫铁胸前大片血肉被纯粹的暴力轰得一层层粉碎。

  巫铁嘶声长啸着,他不知道从哪里突发的灵感,他右手狠狠挥动,白虎裂所化的白虎护臂中,‘唰’的一下弹出了两尺四寸长的白虎裂枪头。

  形如短剑的枪头飞快,带着极细的撕裂声向雾刀总掌令的胸膛切割了过去。

  雾刀总掌令对横劈而来的白虎裂视若无睹,他双掌猛地加了一股力量,想要一击将巫铁生生震死在这里。

  巴掌宽,两尺多长的白虎裂横扫而过。

  雾刀总掌令嘶吼着,他身后雾气中大力神魔虚影怒吼蹦跳,他的双臂上猛地生出了一层厚重的黑色鳞片。

  这是大力神魔法的附加属性,黑鳞能够极大提升雾刀总掌令的肉身防御力。

  这一层黑鳞,就算是和雾刀总掌令同阶的高手手持利器也难以破开。

  白虎裂轻描淡写的一扫而过,‘噗嗤’一声极其轻微,雾刀总掌令的左臂被齐着手肘一击而断。

  剧痛袭来,雾刀总掌令惊骇欲死的看着巫铁,右手顾不得继续轰杀巫铁,全身带起一片残影,荡起大片狂风,用尽全速向后退去。

  白虎裂扫过雾刀总掌令胸口,在他胸前带起了大片血泉,雾刀总掌令起码有七八根肋骨被一扫而断。

  雾刀总掌令嘶吼一声,他嘴里猛地喷出一道血光,狠狠贯穿了巫铁的右胸。
  
网站地图 阿狼工作室 每天娱乐下载 长丰县 郑象梦 欧洲足球队排名
足球星级怎么排名 澳门威利斯人娱乐城APP 琪琪色在线免费视频 盈乐博
金马国际app 888真人 足球世界队 新澳门万彩票
王牌国际娱乐app下载 汇宝娱乐平台 万事博娱乐成 龙虎赌博的规律技巧
老虎机开户手机验证送 新天地app登录 明发娱乐app 优乐国际游戏下载
鼎尖娱乐 圣亚娱乐代理 678开彩网 新宝二 一号彩票手机
帝豪2彩票的二维码 满堂彩官网 吉利彩票 东森投注aPP 天下彩资料大全天下彩
牛彩彩票注册 娱乐注册 欧亿娱乐平台 金砖彩票平台怎么样 k彩娱乐
博猫游戏软件 至尊彩票是赌博啊 银豹娱乐官方 9号彩票网址 重庆时时两期精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