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z壹中文}?⒏òм 哽Vz~S峿捌㈠小姮嗙

  都说石家有巨人血脉。

  巫铁相信了。

  前面道路上,一个身高几近三米的壮硕男子傲然矗立,背着手,不屑的打量着巫铁一行人。

  男子魁梧异常,衣衫紧紧的绷在身上,雄壮的肌肉轮廓一览无遗。

  他的气息更是可怕,坚硬、厚重,就好像一座大山矗立在面前,给人一种坚不可摧的感觉。

  在男子的身后,一左一右站着两尊身高十米、皮肤灰白色的石巨人。

  两尊石巨人腰间绕着甲片制成的战裙,腿上裹着厚厚的护腿,脚上踏着厚重的金属靴子,袒露的上半身上,就和巫铁一样只是佩戴着护心镜。

  他们左手握着几乎和身体等高的塔盾,右手拎着单手重斧,气息和那男子一样的坚硬、厚重。

  比起巫铁见过的,雾刀豢养的那些石巨人,这两尊石巨人身上的野性气息更加浓郁,实力似乎也强出了一大截。

  尤其是他们眨眼睛的时候,灰白色的眸子里精光四射,越发给人一种极其可怕的沉重压力♀两尊大家伙,应该和铁八十八一样激活了血脉神通,又或者,他们和黑皮一样拥有修炼传承。

  石全心翼翼的凑到了男子面前,生得圆嘟嘟的他身高不过一米七八,在男子面前就好像一个孩童一样弱小、可怜。

  他陪着笑,艰难的欠身向男子行了一礼:“六爷,这是二爷他”

  男子一巴掌按在了石全的脑袋上,手指轻轻一拨弄,石全就好像一个球一样转了起来。一股厚重的大力裹住了石全的身体,逼迫他身不由己的急速旋转着。

  石全惊呼,急速的旋转让他张大了嘴,舌头吐出来一寸多长,更有一条口水顺着舌尖喷了出来。

  “二哥招来的人就和你石全一样,都是废物。”一边戏弄石全,男子一边笑着:“不过,废物总归也鱼用处,嗯我石家的米粮,可不是这么容易吃到嘴里的。”

  男子咧嘴笑着,他手指停下,一脚踹在了石全的肚子上。

  石全痛呼,好似一个球一样急速旋转着,咕噜噜的顺着巨石铺成的平整街道滚了出去,一头撞在了数十米外的一座小楼的墙根上,这才停了下来。

  巫铁等人都没吭声。

  他们和石全没有交情,而且,这似乎是石家内部的争斗。

  他们初来乍到,没人会为了一个没交情的人贸贸然的得罪石家的人。

  男子慢悠悠的走到了巫铁等人的马车前,几个负责赶车的石家所属低下头,悄然向一旁退开了。

  “我是石猛,石家这一代人中,我排行老六。”石猛伸出大拇指,向自己的鼻子比了比:“二哥石飞嘿嘿,我一直建议他改名石肥,他真是有够肥的”

  “记住了,我是石家六爷,石猛。石飞他负责在外奔走,说白了,就是一个跑腿打杂的。”

  “而我石猛,石家有四成的战士,听我命令。”石猛傲然的双手抱胸,仗着身高的优势居高临下的俯瞰巫铁等人:“尤其是,和世家结盟的巨人部落,只认我一个人。”

  “为什么呢?因为石家这一代,只有我石猛复苏了先祖的巨人血脉。”石猛大咧咧的说道:“所以,我和巨人部落是自家人,所以,他们只认我,石家的巨人军,只听我的命令。”

  两尊石巨人低沉的笑了一声,向巫铁等人龇了龇牙,然后同时发出了大声的咆哮。

  石巨人的肺活量极大,一声大吼掀起了一道狂风,吹得黑皮、独眼儿身上的长毛乱晃。

  “既然你们被招揽了进来,多少也算是一点力量以后,听我的,有你们的好处。”石猛伸出手,挨个指向巫铁等人的鼻子,手指轻轻点动,似乎要用这种办法,将他们的长相牢牢记在心里。

  “记住了,以后,听我的别人的命令,你们不许服从,只能听我的。”石猛咧嘴笑着:“听我的,有好处,比如说今天就赏你们一顿好酒好肉”

  “你们这群野地里的下贱胚子,你们这辈子都没吃过好的,喝过好的吧?”

  石全艰难的从地上站了起来,他的脑门上磕出了好大的一个血疙瘩,眼角更是磕破了皮肉,鲜血流得满脸都是。他一脸恼火的看着这边,却踟躇不敢靠过来。

  巫铁等人也没有什么反应,石猛带来了一批人手,他们安排着巫铁等人坐了大石城。

  黑皮他们都有自己的属下、族人,他们分别被安排了一个大院落居住。

  巫铁就是孤家寡人一个,所以他得了一座独门独户的泻子,更安排了几个岩石侏儒伺候他。

  石猛履行了他的承诺,巫铁等人驻扎下来后,果真给他们送来了一份极其丰美的酒宴⌒烤肉,有干肉,有熏烤的蘑菇,更有凉拌的蔬菜沙拉。

  让人惊艳的是,石猛居然还让人送来了一份奶酪和黄油!

  也就是巫铁有老铁传衬知识,在浅层记忆中有相应的知识,他认得奶酪和黄油!

  而黑皮也好,铁八十八也好,乃至年龄最大、见识最广的独眼儿,他们哪里见过这种东西?

  除此之外,石猛果真给他们送来了烈酒。

  大石城外的田地中,巫铁见到了玉米,还有其他几种粮食作物。

  石家有足够的田地种植粮食,所以他们肯定有充足的粮食酿酒。

  和巫家用含淀粉的根茎酿造的劣酒不同,石家的粮食酒甘香醇厚,没有任何的异味。

  巫铁莫名的就喜欢上了这种神奇的液体,尤其是喝酒后那种微醺的感觉,这种暂时让人遗忘好些痛苦的感觉,让他莫名的喜欢上了酒!

  “真不错。”举起两斤装的衅坛,巫铁用力的抖了抖酒坛子,将里面最后几滴美酒倒进了嘴里。

  一道白影窜了进来,和巫铁等人同时被招揽进来的鼠人酋长老白鬼鬼祟祟的窜进了巫铁的院子。

  “老白?”巫铁放下酒坛子,抓起最后一条熏肉干,赶紧塞进嘴里。

  这些鼠人的名声,可不怎么好。

  巫铁还记得,当年他年幼的时候,曾经有一群流浪的野鼠人路过巫家石堡,他们巫家库房帜粮食,莫名其妙的就少了一大半。

  他用力的咀嚼着肉干,瞪大眼看着老白。

  老白抽了抽鼻子,馋涎欲滴的看了一眼巫铁蠕动的嘴巴,然后摊开双手叹了一口气:“真续,客人上门,你就一点招待的都没有么?”

  “我自己也穷哩哪里有东西招待你?”巫铁含糊其辞的咕哝着。

  “好吧,好吧,算你永理。”老白走到巫铁面前,抓起空酒坛子,伸出舌头,极力的伸进了酒坛口,用力的舔舐着酒坛里的酒渍。

  努力了好久,老白将酒坛子口附近舔得干干净净,这才放下酒坛,笑呵呵的坐在了巫铁面前。

  “哪,有个消息”老白笑看着巫铁。

  “我穷,没钱买你的消息”巫铁拍了拍身上的麻布长衫,这麻布衣还是被石二爷招揽时,石二爷赠送的』然的话,巫铁身上真的是一根纱都没有。

  老白的脸抽了抽,笑容僵硬了一下,然后又笑了起来。

  “欠着,先欠着,你欠我一个人情,可以不?”老白笑呵呵的看着巫铁。

  “你刚来大石城,能有什么消息?”巫铁歪着脑袋看着老白。

  “天下鼠人是一家嘛石家自家也养了一群鼠人斥候嘛,我和他们首领刚刚碰过面,论起来,我们还是亲戚”老白笑得很灿烂。

  巫铁无言以对。

  鼠人的繁殖速度极其可怕,只要是粮食足够,他们几乎能以几何数量级的规模繁衍。

  而且他们天性到处乱窜,到处繁衍后代。

  真个论起来天下鼠人是一家这话还真有几分道理,只要愿意去拉近乎,他们总能找到几分稀薄的血缘关系,说他们是亲戚也没错。

  “他给你说了什么?”巫铁看着老白。

  必须要承认,鼠人的消息是极其灵敏的,他们有着神奇的天赋能力,总能用最快的速度收集消息,用最快的效率传播消息。

  无论是被大衅力豢养的鼠人,还是在野外浪荡的鼠人,他们之间总有无数条渠道交流信息。

  这几乎就是他们一种天生觉醒的血脉神通了。

  老白笑看着巫铁,两只手飞快的搓动着手指。

  “我,欠你一个人情。”巫铁无奈的看着老白:“或者,等我赚到了钱,我愿意支付一笔合情合理的费用石二爷说,我们有薪水的。”

  “石二爷现在说话不管用,石六爷在石家的地位更高。”老白迅速纠正了巫铁的话:“反正我们和石二爷没交情是不是?谁给钱,给谁卖命不是?”

  巫铁瞪大了眼看着老白,这个没底线、没节操的家伙。

  犹豫了一阵子,巫铁点了点头。

  反正他加入石家,也只是为了石家能够提供的修炼资源。至于其他老白这话说得鱼无耻,但是的确是,巫铁和石二爷也没有多少交情啊。

  “知道石家为什么突然大肆招收人手么?甚至,连野生的那些岩石侏儒都收了?”

  老白眯着眼看着巫铁:“长生教大举进入苍炎域,雾刀是第一个倒霉的虽然具体过程还没打探清楚,但是可以确定,雾刀总掌令遁逃,其他高层死伤惨重,雾刀第一掌令带着一群高层,已经投靠了长生教”

  迟疑了一阵,老白沉声道:“我家那位亲戚说,其实,雾刀第一掌令,他好多年前,就已经是长生教的人了所以这次,雾刀输得很惨。”

  “雾刀那群杀胚,他们可是苍炎域战力最强的一群杀胚。”

  “他们投靠了长生教,他们又是苍炎域的地头蛇,苍炎域有什么好东西,有什么好宝贝,他们都清楚啊雾刀的手下,也有我家亲戚不是?他们的消息,也很灵敏啊。”

  巫铁咧了咧嘴雾刀当然有自己的情报系统,而且估计,也都是鼠人

  天下鼠人是一家这话听着,怎么巫铁就想要笑呢?

  “长生教这次来,就不想走了。”老白长叹了一口气:“听我家好几个亲戚说,长生教的副教主贾正风,已经向三大家族提出了要求”

  “苍炎域最大的八个洞窟,长生教要一半。”

  “而且鲁家、炎家、石家,他们每年的所有收入,必须给长生教缴纳一半。”

  “三大家族的战士,也要挑鸦半精锐,献给长生教供他们驱遣。”

  “最要命的是,长生教说,三大家族的所有年轻族人,都必须加入长生教。”

  巫铁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老白:“他们,太贪心了吧?”

  老白拍了一下巴掌,用力的点头:“可不是么?就是太贪心了如果只是像雾刀那样,每年从三大家族这里弄点油水,大家相安无事多好?”

  “可是长生教不同,这是要一口吞掉半个苍炎域啊。”

  “尤其是,三大家族的年轻人都加入长生教都不说长生教的名气有多臭了,看看他们教帜那些女徒弟,一个个花枝招展的”

  老白带着一丝微妙的笑意,轻声说道:“搞不好,进去的时候还是大闺女,出来的时候,都抱上娃儿了这种事情,谁愿意啊?”

  “挟娃儿们不乐意,那些男娃娃们若是他们都成了长生教的忠心弟子,以后还有三大家族么?”

  巫铁看着老白,认真的问他:“所以说,这是要准备开战喽?”

  老白看着巫铁,过了好一阵子,他才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开战喽三大家族肯定舍不得直接用自家的精锐开战的,我们就算是他们买来拼命的替死鬼。”

  摇了曳,老白看着巫铁笑道:“我老了,但是还鱼眼力喧执事你,不简单所以,还请多多照应,多多照应啊你欠我一个人情,记住了?”

  巫铁抓了抓脑袋,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三大家族要和长生教开战啊”

  “很好啊,老白放心,只要我能照应的,我一定会照应你的。”

  巫铁笑得很灿烂:“天下鼠人是一家,以后,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劳烦你呢。”

  佰度搜索 Vz八壹中文}?nbsp;м. 无广告词
  
网站地图 齐发娱乐 月博国际app下载 a8娱乐 官方网站 利澳国际注册
世界足球几星 金沙城app 世界国家队排名 亚博app下载
亚虎娱乐手机版方网站 世界球国家队排行 永利皇宫登入 金沙城APP
澳门老百汇网址 万博体育平台 尊宝国际娱乐城 天天娱乐app
澳门赌场网上赌场网址 凯发sport.k8 齐发娱乐官网 吉利文娱
凤凰彩票资讯网 凤凰彩票 重庆时时全天万位计划 天游娱乐奖金 久赢娱乐
亚上彩娱乐平台注册 欧亿娱乐 600万娱乐注册 久赢在线 莱利彩票
无极娱乐2 登入亚彩会 易彩网登录 兆彩票注册 彩票APP
菜鸟娱乐 金砖彩票平台怎么样 汇丰在线 拉菲娱乐平台 娱乐注册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