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开肉绽,剧痛袭来。

  巫铁没有回头,而是全力张开了无形力场。

  眉心金色光团急速缩放,犹如心脏在剧烈跳动。

  体内血脉莫名的沸腾起来,浩然正气犹如天雷轰击,一遍遍的轰击淬炼灵魂和肉身。巫铁全身毛孔都有一丝丝至刚至强、沛莫能当的气息喷出。

  低沉的吼叫声传来,随后是刺耳的破空声急速逼近。

  无形力场立刻捕捉到了一条急速靠近的身影,那是一头同样异变的狼族战士,同样浑身披挂着黑色骨片,双眸中绿光闪烁,犹如鬼魅一样狰狞。

  巫铁低下头,地面上,变异的巨人正抓起了一头异变狼族战士,巨大的手臂犹如风车一样一阵乱旋,将那狼族战士向着巫铁投掷了出来。

  ‘叮’的一声,巫铁后背护心镜狠狠一震。

  一个异变的狼族战士已经到了他身后,颀长的双臂挥动,荡起数十条残影,狠狠的抓在了巫铁身后的护心镜上。

  白色的护心镜立刻被抓出了一条条深深的痕迹,巫铁后背的皮肉甚至都感受到了一丝爪子的锋芒。如果不是这家伙一心攻击巫铁后心要害,以他爪子的尖锐程度,绝对已经在他背上抓开了好几个大窟窿。

  “滚!”巫铁一声大吼,转过身,一脚踹在了这狼族战士的胸口上。

  这一脚他用尽了全力,体内元罡毫无保留的注入腿部,肌肉一块块膨胀,一条条青筋吗,巫铁右腿蓦然膨胀了一倍有余,脚尖部分甚至有一条肉眼可见的白色罡气喷出三尺多远。

  ‘咔嚓’一声,狼族战士胸前的骨片碎了一大片,巫铁脚上蟒皮靴子炸开,五根脚趾的皮肉被震得厦。

  他的五根脚趾闪耀着淡淡的暗沉沉的幽光,犹如五柄小刀一样,狠狠的没入了狼族战士的胸口,击碎了他同样异变的肋骨,深深没入了他的胸腔。

  一连串的碎裂声不绝于耳,狼族战士发出低沉的嚎叫声,以比来时快了数倍的速度坠下地面,在矿坑底部砸出了一个方圆七八米的大坑。

  这一击让狼族战士浑身骨骼崩裂,他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再也无法爬起来。

  破空声急速迫近,被变异巨人丢出的另外一尊狼族战士也急速的靠了过来。

  巫铁身体轻盈的在空中转了一拳,避开了狼人冲击的轨迹,双手握拳,以金刚伏魔拳混合浩然正气,狠狠的在狼族战士的背后轰了数十圈。

  重拳所过之处,淡淡的金光和白气混为一体。

  骨片粉碎,躯体爆裂,这尊狼人战士在半空中就被巫铁打得粉碎。

  地面上,变异巨人和另外几个变异的侏儒呆呆的仰面看着巫铁。几个变异侏儒的手上飞快的抛动着大小不一的石块,石块在他们双手之间飞来飞去,荡起了残影,发出刺耳的破空声。

  刚刚打伤巫铁的石头,就是这几个侏儒投掷出来。

  投掷石块,吓退那些有毒的蜘蛛、蜥蜴和毒蛇,这是侏儒矿工们不多的自卫手段之一。

  没想到,这些侏儒变异后,从他们手上投掷出来的石块居然有这么大的威力。

  甚至比秘境中巫铁碰到的钉投掷的三角钉,杀伤力还要强出了十几倍。

  巫铁悬岗空中,低头俯瞰着这些变异的怪物。

  矿洞口,又有两具巨人,十几具矮人,数十具狼族、牛族的战士摇摆摆的站了起来。

  他们浑身披挂着厚厚的变异骨片,动作敏捷犹如鬼魅,双眸中喷出碧绿色的幽光,一个个龇牙咧嘴、不断嘶吼的盯着巫铁。

  巫铁看着这些大家伙,又抬头看了看高高的,距离矿坑底部起码有三十几里高的穹顶。

  他深吸了一口气,猛地向下方扑了过去。

  几个变异侏儒手中石块立刻飞出,发出沉闷的破空气爆声向巫铁打了过来。

  巫铁身体急速变幻方位,避开了数十块石头的轰击,距离地面还有数十米,他猛地止住了去势,双手一挥,几个变异侏儒就手舞足蹈的,被无形力雏锢着飞了起来。

  巫铁带着他们笔直的向天空飞去,眉心金色光团急速缩放着,灵魂力量在一丝丝的消耗。

  很快巫铁就带着这些变异侏儒来到了穹顶下方,他低头锁定了下面那些躁动的变异战士,双手一推,带着这几个变异的侏儒加速向下方坠落。

  加速,加速,倾尽全力的加速。

  地面在急速逼近,变异的战士们狰狞的面孔清晰可见。

  巫铁猛地开始给自己减速,但是他的无形力彻在疯狂的推动几个变异侏儒。

  巨大的撞击声传来,几个变异侏儒撞在了一堆变异矮人身上。他们的身体同时炸成了一块块碎片,在巨响声中喷出了数百米远。

  巫铁手一挥,又是十几个疯狂嘶吼的变异狼族战士被他抓了起来。

  他带着这些狼族战士飞上了高空,来到了穹顶下方,然后还是同样的疯狂加速,带着这些狼族战士全力向下方坠落。

  只是坠落了十几米,这些狼族战士下坠的速度就突破了音速,快要抵达地面的时候,他们已经达到了两倍音速的坠落速度。

  巫铁锁定了地面上两尊变异的巨人,十几个狼族战士狠狠的轰在了两尊巨人身上。

  巨响声中,巨人战士被砸得直接崩解,头颅被撞得厦。

  随后又是一次起飞,又是一次疯狂的坠落,一群牛族战士被砸得厦。

  五次起落后,矿洞口附近的变异战士已经粉碎了大半,其他的一小半没有神智,只是聚集在附近朝着天空不断的嘶吼咆哮。

  巫铁眉心金光缩小了大半,他眼前一阵阵的发黑,感觉身体都有点漂浮。

  他急忙飞回矿坑顶部,找了个僻静的角落闭目养神。他默默的打起了筑基式,休养了大半天的功夫,消耗的精神力量彻底恢复,他又窜回矿坑底部,继续用无形力偿起这些变异的战士,然后疯狂的轰炸。

  折腾了许久,矿洞口这些强大得没有道理的变异战士,居然就被他用这样的手段彻底粉碎。

  站在安静下来的矿坑底部,巫铁看着四周乱糟糟的变异战士碎片,不由得摊开了双手:“老铁,或许,智慧真的是最强大的力量……要我和他们正面打,我死定了。”

  曳,耸耸肩膀,巫铁‘嘿嘿’笑了几声:“不过,现在似乎还不坏。”

  他向四周打量了一阵,之前他一次次的冲向高空,又向地面俯冲下来,他其实也将整个矿坑的情势查看得清清楚楚。

  他敢确定,整个矿坑中,除了他之外,就没有别的活人了。

  石家并没有在这里留下任何的斥候或者其他的什么人。

  这就很好。

  巫铁走到一个变异巨人残破的上半身碎片面前,右手一挥,白虎裂‘铿锵’一声喷出了锋利的枪头。

  他右手一挥,变异巨人的身躯碎片被无声无息的切开,他没有感受到任何阻力,而且切面光洁如镜,甚至隐隐有反光。

  很好,白虎裂锋芒无限,这些变异的大家伙挡不住白虎裂的杀伤。

  巫铁心里有了底气,如果这个矿坑附近,还有石家的人潜伏,他无论如何是不会暴露白虎裂的。

  现在就好,他可以大胆的借用白虎裂的强大。

  低头看看右脚五指裂开的皮肉,随着筑基式的逐渐进步,他的身体机能不断强大,些许皮肉之伤,一天多的功夫,伤口已经愈合了大半。

  行走之时皮肉还有点刺痛,但是并无大碍。

  巫铁活动了一下脚趾……趾骨越来越强大,血肉的强度跟不上,每一次重击敌人,自己都要先受一点伤害。

  实在是没有好的对策,只能未来慢慢想办法了。

  一只脚的靴子粉碎,巫铁干脆将另外一只脚的靴子也脱了下来,不然一脚高一脚低的,走路都不顺溜。

  前方坑壁上的矿洞口内,不断有寒风吹过,更有灰白色的雾气从中喷出。

  巫铁警惕的向着矿洞口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低声的咕哝着。

  “似乎也不是很艰难,这些变异的战士……如果石家有重楼境的长老来探察这里,怎么会对付不了呢?”

  “居然还有石家长老折损在这里……这里有这么危险么?”

  一缕缕带着森森寒气的灰白色雾气向巫铁缠绕了过来。

  距离巫铁还有十米左右,浩然正气释放的气息直接粉碎了这些雾气,让它们根本无法靠近巫铁半步。

  无形之中,巫铁已经免疫了这个矿坑中最大的风险之一,他却懵懂而不自知。

  他一边走,一边喃喃自语。

  同时,他在心里自我嘲笑:“按照老铁的标准,我果然还不是一个勇士……嘿嘿,还要靠自言自语壮胆子啊。”

  无形力场全力放开,半径五十米内的一切都清晰可‘见’,巫铁心翼翼的走到了矿洞口,然后手一挥,数十颗大火球呼啸着轰了进去。

  火球在矿洞内熊熊燃烧,烧得矿洞内一片通明。

  过了好一阵子,没有别的异动发生,巫铁遗牙,白虎裂枪尖朝前,一步一步的走进了矿洞。

  矿洞内,两侧的洞壁上可见一块块金色、银色的斑点,这些都是纯度极高的黄金和白银的矿石,在金色、银色的斑点中,随处可见大大小的蓝色晶石。

  泫蓝晶矿,密度这么大的泫蓝晶矿,就这么袒露在面前。

  这是一条富得流油的珍象脉,巫铁都忍不酌奇心,他停下脚步,直接从洞壁上掰下了一块巴掌大小的泫蓝晶矿把玩起来。

  通体晶莹的泫蓝晶矿密度极高,很是沉重,小的一块泫蓝晶矿,大概能有同等体积的黄金三倍沉重。

  而且矿石触手极凉,却不显阴寒。

  巫铁能感受到矿石内部蕴藏的强大寒力,这股寒力却极其内敛,并没有某些奇物那样稍微碰触就寒气四溅,将四周冻得冰天雪地的嚣张气焰。

  也只有这样低调内敛的寒力,才能用在锻造兵器和甲胄上。

  巫铁掂了掂这块矿石,随手将它丢在了地上。

  数十颗大火球悬岗头顶,巫铁继续顺着这条宽有七八米,高有五六米的矿洞向前行进。

  越是向前走,灰白色的雾气越是浓郁,空气中的寒意越是浓烈。巫铁体内浩然正气好似受到挑衅一样,自发的运转起来,一股刚直不屈、至刚至强的气息从巫铁体内扩散开,将他附近的雾气轰得支离破碎。

  偶尔雾气中有形如人面的虚影一闪而过,巫铁毫无所知的就这么走了过去。

  这些虚影不断的在浓雾中向巫铁扑击,但是刚刚靠近巫铁身周十米范围,就被浩然正气震得粉身碎骨,随后迅速化为缕缕轻烟被烧得干干净净。

  如此心翼翼的行进了半个斜的样子,大概进入了矿坑七八里地,巫铁看到前方地面上趴着一个身穿精良甲胄的魁梧老人。

  老人身高将近三米,和石猛的身量有得一比。

  这应该是石家的长老,也只有激活了巨人血脉的石家族人,才会有这样的大块头。

  和外面的变异战士一样,这位石家的长老全身都被厚厚的黑色骨片覆盖,黑色骨片几乎和他身上的金属甲胄融为一体,让他的体型看上去越发的臃肿。

  巫铁站在四十米外,谨慎的看着这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石家长老。

  石家长老的身体没有任何动静,没有像外面的那些变异战士一样暴起发难。

  巫铁心翼翼的向前走了几步,就在这石家长老的前方七八米的地方,又横七竖八的倒下了六七个穿着上好甲胄,甲胄的每个部分都在放出淡淡光芒的老人。

  他们应该同样是石家或者鲁家的长老。

  他们的身体全都被厚厚的黑色骨片覆盖,一个个死气沉沉的躺在矿洞中。

  巫铁逐渐靠近,但是他们全无动静。

  巫铁不由得有点诧异,难不成他们还没有完成变异,还没有彻底转变成矿洞口的那种怪物,所以他们还没有行动能力?

  不过,这对巫铁而言显然是一个好机会。

  他毫不犹豫的,挥动白虎裂,将这些长老的四肢斩断,如此就算他们有了行动能力,也无法对巫铁有任何的威胁。

  心翼翼的向前又行进了数十米,突破浓浓的灰色雾气的遮挡,前方矿洞痉,出现了一扇颇为华美,却显得格外诡异的黑色骨门。

  两具身高三米左右,通体漆黑的骨架左手拎着胁盾,右手握着长剑,正一动不动的站在骨门外。
  
网站地图 世界足球星级 京东客 金马国际APP 欧洲足球国家队排名
亚虎娱乐手机版方网站 千赢国际 世界杯彩票 新濠博亚app
运动投注 a8娱乐 皇冠比分皇冠资讯 海王星娱乐登录网址
衡水内画艺术博物馆 永利国际娱乐 金赞娱乐网址 合乐888app
吉祥坊手机网页版登陆 永利皇宫个人登录系统 琪琪色AV在线观看 正版天天娱乐游戏平台
如意娱乐主管 大洋在线娱乐 杏彩官网注册 重庆时时全天万位计划 亚上彩娱乐平台
丰尚娱乐 诺亚娱乐 亚洲最大彩票平台 拉菲娱乐平台 拉菲平台
华人娱乐 梦幻娱乐平台 亚洲彩票平台注册 伯爵II 摩臣彩票导航
博猫游戏 丰尚娱乐游 博猫游戏平台 秒秒彩娱乐彩票 鼎博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