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魔矿坑的入口。

  小的石堡中,驻守在这里的灰矮人喝醉了,一个个东倒西歪的躺在地上打着呼噜。

  仅幽两个负责瞭望的蜥蜴人战士站在石堡上,没精打采的看着前方灰雾蒙蒙的矿道,时不时羡慕的看看守在石堡外的四个狼族战士。

  被家族派遣来驻守这里,真是上辈子不积德的倒霉事。

  先不说冥魔矿坑内不可测的危险,就这群该死的灰矮人,一群整天酗酒,喝醉了就挥动着锤子乱打乱砸的混蛋。和他们搭档,真是晦气。

  石猛派来这里接应巫铁的四个狼族战士蹲在墙角,兵器就放在最顺手的位置。

  他们眯着眼看着灰雾蒙蒙的矿道,不紧不慢的咀嚼着肉干。

  “那杏,不会死在里面了吧?”一个狼族战士含糊的咕哝着:“反正,六爷说了,等上十天,那杏再不出来,就出不来了。”

  “当初各位长老进去,才坚持了几天?十天时间?”另一个狼族战士摇了曳,他抓起一把肉干丢给了蹲在一旁的那个鼠人斥候。

  “鼠崽子,莹子进去查探查探么?看看那杏是不是活着?”

  鼠人斥候接过肉干,朝着四个狼族战士咧嘴一笑,露出了两颗亮晶晶的大门牙。他很干脆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摆出了一副‘老子宁死也不会动一步’的架势。

  四个狼族战士同时嗤笑起来。

  笑声中,其实也透着一丝心虚。

  一天多前,矿洞内传来了巨大的轰鸣,更有一股股热浪喷了出来。

  这种异变,不知道矿坑内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不过无论是鼠人斥候,还是四个狼族战士,乃至负责看守这里的那些灰矮人和蜥蜴人,他们才不会进去冒险。死在里面的话,多不合算啊?

  反正,他们刚刚已经将石堡配发的那个鼠人斥候派回大石城报信了。

  这些伤脑筋的、危险的事情,还是让家族的大人物来处理吧。

  吧嗒着嘴,四个吃饱了肉干穷极无聊的家伙正准备在那鼠人斥候身上找点乐子,他们的耳朵突然颤了颤,同时抓住了身边的兵器,一骨碌的站了起来。

  而鼠人斥候比他们的反应更快了几分,四个狼族战士站起身来的时候,他已经迸肉干一溜烟的窜到了石堡的角落里,藏进了黑漆漆的角落里不见了。

  通往冥魔矿坑的矿道外,十几条体型巨大,足足有十米长短的灰岩蜥蜴吐着长舌头,一路狂奔了过来】条灰岩蜥蜴的背上,都坐着一个身穿长袍、身形孔武有力的匠老人。

  在这些灰岩蜥蜴后面,是两百多只尖牙猎蛛。

  这些通体漆黑、体积硕大,更兼奔走如风的猎蛛背上,分别坐着两个身披甲肽战士。

  每一头猎蛛的背上,分别是一名身披套金属重甲、手持长矛的甲士,以及一名身披皮质软甲,手持长弓的弓手。

  重甲甲士负责控制猎蛛奔走的方向,而弓手则是手持长弓,目光警惕的环视四周。

  每个战士的气息都颇为强大,他们面容精悍,目露精光,个个都是顶级精锐之选。

  大队人马到了矿洞入口处,十几个老人从灰岩蜥蜴背上跳下,一个个静默无声的站在那里。随后几近五百精锐战士驱策猎蛛赶了过来,呵斥猎蛛排成了整齐的队形,一字儿排开在了这些老人身后。

  一行人站在这里纹丝不动,没有发出半点儿声息,只是偶尔那些灰岩蜥蜴椅一下脑袋,吐出长长的信子,发出‘嘶嘶’的喘息声。

  四个狼族战士握着兵器,心翼翼的从矿洞中走了出来。

  见到站在矿洞外的这些人,四个狼族战士哆嗦了一下,走到了站在最前面的一个老人面前,单膝跪倒在地,恭谨的向老人行礼:“长老。”

  老人身形颇为魁梧,身高在两米四五上下,骨架极其粗横,身上可见的骨骼关节都高高吗,周身透着一股蛮荒、霸道的蛮横气息。

  只是很显然,他的岁数不小了。

  他身上依旧肌肉吗,但是他的皮肤上满是褐色的老人斑,脸上好些地方,皮肤已经耷拉了下来。

  尤其是他的头发一根根都呈现出枯涩的淡黄色,透着一股子枯萎野草才幽衰败气息。

  他的双眼也是一片浑浊,眼白微微发黄,透着一丝黑色,更有无数细细的血色覆盖在上面,死气沉沉的没有半点儿光泽可言。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老人低头俯瞰着四个狼族战士,瓮声瓮气的问他们。

  四个狼族战士低着头,不敢有丝毫的隐瞒,一五一十的将石猛让他们在这里接应巫铁的事情说了出来。他们更是告诉老人,巫铁年龄不大,但是他是元法师,而且已经掌握了风和火的力量。

  “十几岁的元法师?”老人浑浊的眼珠微微动了一下:“真是让人羡慕不是他的天赋,而是他的年龄。”

  “十几岁,元法师,他未来,可以突破到重楼境的极高境界吧甚至,他能够窥得重楼境之上的境界。”

  “年轻,真是让人羡慕啊。”

  “年轻的**,充沛的活力,青春的气息这些东西我们曾经拥幽时候,不觉得珍惜,直到快要失去的时候,才知道,生命的可贵。”

  老人喃喃自语:“不过,能够被老六看中,是个人才既然是人才,而且不是石家自家的人才,更是要大胆的用。”

  四个狼族战士懵懂的抬起头来看着老人。

  为什么不是‘石家自家的人才,更是要大胆的用’?

  这个世界,各个家族不都是应该以自家的人才为主,珍稀的资源,都要用在自家人身上么?

  “你们懂什么。”老人看着四个狼族战士,冷哼了一声。

  一个狼族战士略微聪明一点,他咧开嘴,朝着老人笑了起来:“长老是为了刚才矿坑里的异变来的么?”

  伸出长舌头舔了舔鼻头,狼族战士咧嘴笑道:“刚才好吓人,‘轰’的一声,整个矿洞都在晃悠,掉了好多石块下来哎,然后是一股股热气喷出来,烤得我们毛都卷了。”

  老人目光微动,他看着狼族战士,正要开口多问他一些消息,他猛地回头,就看到一支大概能有百来人的队伍已经到了百米外。

  这些人没有坐骑,完是依靠自己双足赶路。

  但是他们一个个蹦跳如飞,身后拉出了一条条残影,更迎淡的黑雾环绕身。

  这些人奔走之时毫无声息,甚至身形都朦朦胧胧的,好似融入了四周昏暗的环境中。以老人的修为,也是在他们逼近百米内才发现他们的靠近。

  老人几乎脱落干净的两条枯眉抖了抖,低沉的咕哝道:“第一掌令,你们来得好快。”

  百来个身穿黑色的紧身软甲,面带黑色金属面具,领队的几个人更是穿着黑色斗篷的队伍停在了百米外。唯有一个身穿斗篷的男子缓步向这边走了过来,一步一步走到了老人面前。

  双手掀掉斗篷的头罩,一个白发苍苍,比起石家这位长老更显得苍老了几分,身上气息奄奄一息的老人咧嘴一笑,轻声说道:“我们,就在你们大石城不远处收到消息,自然速赶来。”

  “另外,我现在是雾刀的总掌令。”老人咳嗽了几声,向着石家长老笑道:“所以,第一掌令这个称呼要改改了。”

  “嗯,总掌令,你们来得很快,这样很好。”石家长老指了指矿洞,沉声道:“这冥魔矿坑是怎么回事,想来总掌令你是知道的♀里有了动静或许是重宝出世。”

  总掌令很灿烂的笑了起来,露出了两排牙齿都几乎掉光的牙床。

  他的嘴角有一丝涎水流了出来他实在是年龄太大了,以至于他的身体已经无法很好的控制诸如‘流口水’之类的懈节。

  “也或许是什么妖魔鬼怪露头了不过,无所谓。”总掌令很开心的搓动着双手:“副教主对这些东西很感兴趣,无论是重宝还是妖魔,总之,把里面的东西送给副教主,我们一定会得到赏赐”

  总掌令的身体微微颤抖着,他看着石家长老低沉的咕哝道:“你们如果不再损耗生命元气,或许还能有数十年可以煎熬我不行了,我最多三年内就要呜呼哀哉”

  “长生教的长生秘术,我必须得到长生教的长生秘术!”总掌令咧嘴一笑,嘴角就有两条涎水流了下来,落在了他的衣襟上,浸湿了一鞋衣服。

  石家长老带着浓浓的畏惧之色看着矿洞口。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低沉的说道:“我也是这般想的只是,我见识过里面的恐怖所以,才约了你一起来探索这该死的矿坑。”

  “如果有好处”石家长老指了指总掌令。

  “你我分享♀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总掌令笑得越发灿烂,更多的涎水不断的从他嘴里流了出来:“我不是吃独食的人只不过,怎么不见你的那些兄弟?”

  石家长老没吭声,只是大步向矿洞口走去。

  总掌令缓缓点了点头:“原来,你是个吃独食的人。呵呵。”

  单膝跪在地上的四个狼族战士呆呆的看着自己长老,再看看这总掌令。

  过了好一阵子,他们简单的脑子才弄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们猛地站了起来,惊悚的看着石家长老惊呼:“长老,你你”

  总掌令‘咯咯’笑了一声。

  四个狼族战士身后,分别闪现一条黑影。

  寒光一闪,四个狼族战士骤然一僵,他们嘴里不断喷出血来,身体椅了几下,重重的栽倒在地。

  总掌令挥了挥手,跟随他来到这里的下属中,有将近一半的人身体一阵模糊,缓缓的融入了一片片黑烟,在洞口附近藏匿了起来。

  他带着五十几个下属,带着一丝急切之意,快步的闯入了矿洞中。

  跟着石家长老来到这里的五百多战士中,同样留下了将近两百名战士守在矿洞外,其他战士排着整齐的队伍,大步走进了矿洞。

  留在矿洞外的石家战士中,几个战士首领发出尖锐的口哨声。

  十几头灰岩蜥蜴顿时一字儿排开在矿洞外,将矿洞入口堵得结结实实。

  两百多头尖牙猎蛛则是攀上了岩壁,藏在了岩壁高处的暗影中。更有一些尖牙猎蛛则是藏在了不远处的蘑菇丛和蕨林中,它们极力的蜷缩起长长的腕足,只有眼器在阴影中放出幽幽荧光。

  洞**,总掌令带来的雾刀杀手在快速突进。

  石堡中醉酒的灰矮人没有半点儿反应就被抹杀,两个蜥蜴人弓箭手还没来得及抓起兵器,同样被这些杀手轻松击杀。

  石家长老和总掌令肩并肩的,一步一步的走向了灰雾缭绕的矿道深处。

  粘稠的灰色雾气一丝丝、一缕缕的向他们缠绕了过来,就好像无数的蜘蛛网一样。

  前方有风吹了过来,阴寒刺骨的风让两人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

  但是一**的寒风中,却又混杂了一**的热浪。

  寒风、热浪几乎是并存的吹了过来,石家长老和总掌令顿时欣然的笑了起来。

  “我能感受到,一股很磅礴的力量就在前方。”总掌令笑得很开心:“就是这些灰雾和阴风太讨厌了些。”

  石家长老深吸了一口气,他手掌一翻,从他掌心中一点灯火冉冉升起,灯花炸了一下,一盏造型古朴奇异的青铜灯盏凭空出现在他手中。

  “巨灵灯。”石家长老不无得意的看了一眼总掌令:“我们石家擅长开辟矿脉、挖掘隧道总免不了碰到地***淤积了无数年的瘴气、毒气。”

  “这巨灵灯,是巨人一族血脉至宝。”石家长老得意的笑道:“最擅长驱散各种阴寒毒气。”

  灯光骤然亮起,一团沛然的热力向四周扩散开去,矿道帜雾气炸碎开来,阴风也被吹得荡然无存。

  总掌令的目光闪烁,深深的看了巨灵灯一眼:“好宝贝啊其实,如果这次无所获,把这宝贝献给副教主,也是极好的。”

  石家长老没吭声。

  一行人就这么一步步的,一步步的走向了冥魔矿坑。
  
网站地图 a8娱乐app 拉斯维加斯国际赌场 天时娱乐 明发国际平台官网
卫生纸福利怎么没了 亚虎娱乐手机版登陆 w88优德 世界足球国家队排名
世界杯足彩在哪买 澳门彩票娱乐大全 龙8娱乐老虎机APP 扎金花的棋牌游戏
K8 APP下载 澳门老百汇娱乐场 亚博国际登录 天时娱乐平台
世界杯竞猜群 天天娱乐平台 新天地下载app 尊宝娱乐平台 App
天游娱乐返点 圣亚娱乐城 合盛娱乐时时彩 财富彩票 678彩票网
天游娱乐用户 新世纪彩票 湖北百宝彩票网 万恒娱乐彩票 彩票678
多彩网彩票计划 博猫游戏 金苹果彩票时时彩 天游娱乐奖金 名人彩票
彩客网彩票电脑版 天游娱乐下载 众购彩票网登录网址 华夏彩票 亚洲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