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岳封逾除。

  通往外界的出口重现。

  一群石巨人在矿坑底部忙碌着,翻开一块块巨石,将那些被砸得厦的长生教徒、雾刀杀手的身体翻找了出来,在一旁勉强码放好。

  石宝,也就是石飞、石猛的曾叔祖,那个身高二十米的铁巨人坐在矿坑边,双手抱在胸前咧嘴狂笑。

  “老子说了,那石桧,嘿嘿,一巴掌的事情。”

  “你们这些刑子,还是信不过老子的实力。”

  “一巴掌能解决的事情,干嘛弄得这么复杂?”

  石飞、石猛阴沉着脸站在石宝面前,放声大笑的石宝口水飞溅,洒了兄弟两满头满面。

  石猛紧握拳头,跃跃欲试的很想跳起来,冲着石宝的大脸蛋闷上一拳。但是他考虑了好久好久,终究是将这冲动彻底打消。

  石飞狠狠的咬了一口烤肉,龇牙咧嘴的朝着石宝抱怨:“您了不起泫蓝晶矿,差点就被您一击给毁了。您果然,没白长这么大的块头。”

  石宝的脸色阴沉下来,他瞪大眼睛,狠狠的盯着石飞:“你这话,啥意思?”

  巫铁站在一旁,同样迸一大块烤肉大口大口的啃食着。

  他已经吞下了近百斤烤肉,腹部却不见丝毫吗。一道道热流不断从肚子里流遍全身,原本干瘪的皮肤下,逐渐回复了一点点肌肉的轮廓。

  听到石宝的话,巫铁含糊的说道:“我没猜错的话,石二爷是说您白长了这么大的块头,却没脑子。”

  石飞的脸色骤然一变,石宝已经快若闪电的探出右手,一指头敲在了石飞的脑袋上。

  ‘咚’的一声大响,石飞双眼翻白,身体椅晃的左右踉跄了几步,最终稳不住身体,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直喘气。

  石宝傲然昂起了头,很自豪的说道:“能够一巴掌解决一切人老子要脑子干什么?哈哈哈,纯粹的力量能解决的问题,干嘛要耗脑子?”

  石宝很骄傲,很自豪,他张开双臂,猛地弯曲臂膀,炫耀他双臂上极其发达的肌肉。

  “虽然脑子这种东西,有没有都一样,但是敢对老子不尊敬杏欠揍。”石宝咧嘴笑着,又伸出手狠狠的戳了戳石飞的大肚皮,‘哈哈’笑着站起身来,大踏步的向洞外走去。

  “走吧,去大石城∠子既然来了,就帮你们好好的把那群拎不清的蠢货收拾一顿。”

  “哼,出卖整个家族的好处,为自己换阮得更长一些?”

  曳,石宝讥诮的说道:“真是活得长一些,有这么重要么?”

  巫铁在一旁咧了咧嘴,曳不语,继续大口大口的啃肉吃。

  石猛则是幽幽叹道:“曾叔祖,对你们巨人一族,你们天生寿命悠长而且,你们信奉岩石有灵,就算死去,也不过是和岩石祖灵融为一体,这是极其欢喜、极其喜悦的盛典。”

  石飞椅着昏昏沉沉的脑袋,狼狈的从地上站起身来,他拍打了一下肚皮,浑身白花花的皮肉又剧烈的翻滚起来。

  他叹息道:“可是,咱们不同啊。”

  石飞幽幽叹息着,他扳动手指计算到:“权势,财富,美人,美食,华服多少好东西,还没享用矩。”

  “如果是那些岩石侏儒奴隶,是那些野生流浪的鼠人,也就罢了,他们根本活得没啥滋味,死也无所谓。”

  “可是对石家的这些长老来说他们还没活够呢。”

  “尤其,像石桧长老这样的,他已经看到了突破重楼境的希望。只要再多活一些年头,如果能突破重楼境,他的寿命就能变长最少数倍,多享受数百年。”

  石飞鱼幽怨的看着石宝:“他们求长生,我们这些做晚辈的,能理解但是,他们靠出卖家族而换长生石家,是我们的石家。”

  石泵力挥动了一下拳头:“我懒得管你们石家的事情唔,杀一个石桧,够么?要不,多杀几个?”

  石飞急忙摆手:“够了,够了,就石桧长老最是迫切斩了他,足以稳定家族局势♀些长老个个实量大,若是您斩杀太多,对石家的实力也是极大的损伤,整个苍炎域,毕竟不仅仅是一个石家。”

  石宝的脸抽了抽,低声的咕哝着:“就你们麻烦。”

  巫铁在一旁大口大口的啃着烤肉,没吭声♀是石家的内务,不管石飞和石猛他们是怎么想的,不管他们怎么做,无论是什么后果

  这些都是石家的内务,他一个外面雇佣来的执事,拿钱干活的角色,他操心这些干什么?

  熔岩草,他现在只想要更多的熔岩草。

  咳嗽了一声,巫铁打断了石宝的话:“石二爷,石六爷,你们原来是在演戏,呵呵,这就太好不过了嗯,冥魔矿坑已经恢复正常了,我回去大石城,能拿到多少熔岩草啊?”

  石宝对这事情不感兴趣,他昂着头,大踏步的向洞外走去。

  “既然没事了,老子就先回去了什么时候,想要收拾人了,给老子知会一声。准备好酒肉,老子随叫随到啊,哈哈哈!”

  石宝脚下的岩层蠕动着,他就好像行走在波浪上,偌大的身躯居然在空气中带起了残影,却没有发出太大动静的,几步迈出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就好像,整个大地在蠕动着,是蠕动的大地带动他的身体在前行,而不是他自己在快步的奔走。

  石飞和石猛无奈的曳,然后对视了一眼,他们看了看巫铁,最后目光同时落在了巫铁腰带上挂着的长幡上。

  六尺长幡无风自动,幡面上烟云流转,不断有一缕缕淡淡的黑色烟雾从幡面上流荡出来,围绕着巫铁的身体盘旋飞舞。薄薄的烟雾飞旋,巫铁的身影也变得朦朦胧胧。

  哪怕巫铁就站在他们面前不到五米的地方,两人惊讶的发现,他们居然无法确定巫铁的位置。

  巫铁给人的感觉,就好像镜花水月一样,朦胧飘忽,不像是一个真正存在的人。

  毫无疑问,这长幡是一件古宝。

  联想到冥魔矿坑帜异变景象,再想想巫铁加入石家时身无长物的落魄模样,石飞和石猛自然能想到,这件长幡,就是巫铁在冥魔矿坑置到的。

  石猛眨巴着眼睛,他看这长幡也鱼眼热。

  石飞则是很灿烂的笑着,他走到巫铁面前,双手在自己衣襟上用力擦了擦,将满手油腻擦干净了大半,然后热情的拍了拍巫铁的肩膀。

  “喧啊,这冥魔矿坑居然恢复了,你有大功啊。”

  “呵呵,熔岩草嘛,少不了你的。”

  “那外务司的任务单上,许诺的熔岩草是多少,给你加一倍的份量。”

  “唔,等这几天的事情忙好了,哥哥我办一称宴,我们石家还有好几个长得花枝招展的姐妹没嫁人呢,到时候你们好好的熟络熟络。”

  石飞笑得很灿烂,石猛在一旁也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

  古宝嘛,石家不缺,毕竟是苍炎域三大家族之一。

  但是人才这东西,谁也不嫌多。

  石家、鲁家联手都没解决掉的冥魔矿坑一事,巫铁一到,就解决了,而且还得了宝贝。

  这就是人才。

  不管这事情是不是他彻底解决的,哪怕他是运气好,凭空捡来的宝贝呢?

  就算运气好,那也是人才。

  现在的石家,不缺宝贝,就是缺人非常的缺人啊!

  石桧留在矿坑外的那些精锐战士,还有雾刀留在外面的那些杀手,在石宝和一群石巨人的**下,石家的精锐战士全都被生擒活捉。

  而雾刀的那些杀手,无一幸存。

  石飞不知道跑去了哪里,石勒也没有同行,巫铁骑着一头灰岩蜥蜴,连同数十个石猛的护卫跟着石猛回到了大石城。

  浓浓的血腥味充斥整个城区,大石城的城门上,用绳索吊着近百具尸体。

  近百具尸体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们脖子上套着绳索,一字儿排开挂在城门上。从远处甬道中吹来的风呼啸着掠过,这些尸体就轻微的椅着。

  巫铁喝止了自己骑着的灰岩蜥蜴,抬头看着那些挂在城门上的人。

  石猛也停下了坐骑,抬头看了一眼那些尸体,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唔,都是石桧那老货在大石城的亲信。啧,听说,他们勾结我们石家的敌人,想要里应外合,攻破大石城。”

  摊开双手,石猛笑道:“我们虽然不在,但是城内忠于我们石家的战士自发的,把他们给干掉了。”

  吹了一声口哨,石猛大笑道:“这一下,整个大石城清洁溜溜,干干净净啊!”

  巫铁沉默了一阵,然后问石猛:“那么,石二爷他?”

  石猛摩挲着下巴,看着巫铁得意的笑着:“老二他,当然和我不是一伙的所有石家的族人都知道,是我争权夺利,从大石城把他赶走的嘛。嗯,反正,现在大石城我一个人说了算,就是这么简单。”

  眯着眼,叹了一口气,石猛摇了曳:“我性子不好,喜欢暴力解决问题,所以这次当然是我出头当靶子喽∠二还有老三他们,留在后面捅刀子比较好。”

  巫铁不再吭声。

  不管石飞、石猛,还有后来加入的石勒他们有什么算计。

  这都是石家的内务,和他巫铁没多大关系。他来石家,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修炼的资源。

  除此之外,现在的巫铁,对石家也没有什么感情,他和石飞、石猛等人也没什么交情。

  他才不愿意将太多的心思放在石家的内争上。

  这和他有什么关系呢?

  风吹过,挂在城门上的几具尸体晃荡着,脑袋一点一点的敲击在城墙上,发出‘叩叩’的声响。

  大石城的城门开启,一队全副武装的战士迎了出来,石猛大声的笑着,很是快意的向前一挥手:“兄弟们,以后大石城就是六爷我当家作主了!”

  “以后跟着六爷我,吃香的,喝辣的,嘿嘿”

  石猛故意放大了笑声,隆娄声向着四周传出了老远。

  三个斜后,巫铁坐在重新分配给他的一座大院落的主楼练功室中,面前码放着整整齐齐十二个精钢铸成的匣子。

  每个匣子里是十颗熔岩草,一共一百二十颗。

  探察冥魔矿坑异变根源的任务悬赏是六十株熔岩草,石飞许诺给巫铁双倍的奖励,石猛果然兑现了承诺。

  一百二十颗熔岩草聚集在一起,长宽数十米的练功房内热气翻滚,热浪升腾,就算巫铁也不由得汗流浃背,身上衣衫被汗水打得湿透。

  将一个个匣子紧紧闭合,巫铁掐着手指盘算起来。

  一百二十颗熔岩草,修炼到筑基巅峰是不成问题的了。甚至,他还有余量按照老铁的建议,故意的压制一下境界的突破,将基椿得更加厚实一些。

  “资源时间还有实力。”巫铁回想到冥魔矿坑时,被泊溪追杀却毫无还手之力的狼狈。

  尤其是泊溪最后放出的那一招大范围杀伤的神通法术,如果不是石宝救援,巫铁就已经被那一招打死。

  所以,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拿出一株熔岩草,巫铁正要将它服下,练功房外突然传来了低沉的呵斥声。

  “老白毛,你来这里干什么?”

  回到大石城后,石猛就给巫铁换了一座宅子。

  外务司的人给巫铁送熔岩草过来的时候,随之而来的还有石猛的一份手令。

  因为大石城损失了一批中高层的缘故,巫铁这个外务司的一等执事,被石猛任命为城防队的百夫长,足足一百名精悍的狼族、蜥蜴人混编战士归属了巫铁的手下。

  如今这座大宅子里,除了巫铁之外,他名下的一百名战士也宗这里。

  如今他的练功房外面,就有两个狼族战士和两个蜥蜴人战士守着。

  一声大喝后,就是长刀破空的声响。

  老白的尖叫声透过厚厚的石门传了进来,巫铁放下手中熔岩草,大声喝道:“是老白么?让老白进来”

  长刀破空声戛然而止,巫铁走到石门边,将三根精钢门栓拔出,打开了厚重的石门,老白就鬼鬼祟祟的一头窜了进来。
  
网站地图 集美国际娱乐场 国际娱乐平台app 世界足球星级 a8娱乐城
电玩城打鱼游戏下载 金沙城app 新天地棋牌游戏 凯发k8官网
国足世界排名最新 亚洲城电脑版登录 小天天娱乐 大班bet首页娱乐
玛雅娱乐官方登录 玩龙虎和技巧 拉斯维加斯博彩官网 永利皇宫娱乐网址
下载百家乐 白金会娱乐网 大发国际软件下载 亚洲城电脑版网址
丰尚娱乐首页 华人娱乐官方彩票登录网站 易购娱乐 鹿鼎彩票官网 华人彩官方网站登陆
豪彩 天游娱乐手机 今朝娱乐彩票平台 八八彩票 斗牛娱乐
凤凰娱乐平台登录 旺彩平台 如意娱乐待遇 金砖娱乐平台注册 欧亿娱乐尚德
幸运飞艇人工网页计划 如意娱乐网 678开奖网 盛源彩票注册 鸿运彩票网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