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祖地,黑石城。

  这是一个长有三百多里,宽两百多里的不规整石窟,十二轮虚日高悬穹顶,提供了巨量的光和热。

  一块块巨大的黑色巨石拔地而起,形成了一座巨型石阵。

  在石阵的核心,一座黑色的城堡犹如巨兽一样巍然矗立。

  这里是石家的根本重地,石家最重要的族人,就聚居在这座黑石城中,无数关系着石家命运的指令,就是从这里传向了石家掌控的一处处矿坑,一处处农场,一座座战堡,以及依附石家的众多幸族。

  黑石城正帜一座大殿中,圆形的下沉式会除中,圆滚滚的石飞双手轻轻的拍打着肚皮,一脸无奈的站在会愁底层的圆台上。

  他身边,还站着石勒,以及二十几名年富量的石家族人。

  四周一层层不断升高的石阶上,十几名气息晦涩不明的老人坐在石雕的交椅上,居高临下的俯瞰着石飞等人。

  在最高的一层石阶上,一排石质交椅上,两名老态龙钟,瘦得皮包骨头,皮肤上满是大片大片老人斑,头发都几乎全部脱落的老人佝偻着腰身坐在那里。

  已经老成了这般模样,两个老人的眸子里,却好像有两团鬼火在熊熊燃烧,目光幽幽的盯着石飞一行。

  石飞浑身白花花的皮肉轻轻的翻滚着,他一脸委屈的看着这些家族的长老们,拉长了声音犹如哭丧一样的哀嚎着:“各位长老,不是石二我不作为我拿老六也没办法啊。”

  两行眼泪‘唰’的一下涌了出来,石飞带着哭音哭嚎道:“他手上,可捏着咱们石家一半的战士而且全都是精锐,他-娘-的,全都是我们石家最强的精锐啊!”

  摊开双手,石飞尖嚼:“在大石城,我的人,被他给血洗了一遍啊死伤惨重,死伤惨重啊我好容易调教出来的一批精干手下,被他杀了大好几十个啊”

  “我真没想到,他能丧心柴到,把石桧长老也给宰了。”石飞看着一种长老,眼泪水是‘哗啦啦’的流个不停:“我真没想到,他会这么做”

  “虽然石桧长老老而不尊,贪财、好色、下流无耻、见利忘义,更是包庇自己的一群混账羔子在族里横行霸道,弄得怨声载道可是石桧长老毕竟是长老”

  石飞哭喊道:“我也没想到,石猛居然丧心柴到,把石桧长老宰牲口一样给宰了啊”

  “够了!”坐在会愁上方的两个老人中,一个牙齿都几乎掉光的老人沙哑着嗓子吼了一声。

  石飞急忙闭上了嘴,他举起袖子,很努力的擦着眼泪。

  他的脸圆滚滚的,表面积很大,所以脸上的泪水残留量也很大,他的袖子很快就被眼泪弄湿了一大块,看上去真的是好生悲戚、好生凄凉。

  “是谁给了石猛这么大的胆子,让他做出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刚刚呵斥出声的老人冷然喝问。

  站在会愁下方圆台上的石勒等人没吭声。

  石飞眨巴了一阵眼睛,干巴巴的说道:“当然是诸位长老你们喽你们以前把石猛宠得无法无天,把他当心肝宝贝啧啧,好东西都往他手里塞哎,他这一翻脸反正咱们兄弟是拿他没办法了。”

  会弛一片寂静。

  坐在石阶上的一众石家长老面面相觑,相互交换着眼神,偶尔油沉的细语声传来。

  石飞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翻着白眼看着这些长老。

  就是这些长老啊

  他们当中有多少人和石桧一样呢?

  为了长生教许诺的长生之望,他们是连石家的根本利益都不顾了。

  石家的地盘,他们可以出卖;石家的财富,他们可以出让;石家的子民,他们可以贩卖

  但是这些东西,都是石飞他们的。

  不仅仅是说,未来这些东西是石飞他们的,而是现在,石飞为代表的这些青壮,就已经掌握了石家的日常大权,这些地盘、财富和子民,都已经是他们的既得利益。

  长老们如果颐养天年,那么石飞他们会很乐意充当孝子贤孙的角色。

  长老们为了长生,想要出卖已经属于石飞他们的利益那么,就怪不得石飞他们下手无情了。

  长老们的修为和战力是珍贵的,他们同样是家族利益的一部分。

  所以,石桧就是一只鸡。

  长老们,就是一群猴子。

  石猛杀了一只鸡给猴子们看,现在猴子们开始蹦跶叫嚣了

  石飞眨巴了一阵眼皮,突然又歇斯底里的哀嚎起来:“石桧长老死得好惨啊尸骨无存啊还有他的那些直系后辈呜呜,我的那些手足兄弟啊他们都被老六挂在城门上风干了啊!”

  “一个多月了,一个多月了我想要给石桧长老寻一个公道,但是但是”石飞可怜巴巴的看着一群长老,声嘶力竭的尖叫着:“不是石二我无能,实在是,长老们你们给石猛的权力太大了。”

  伸出五根手指,石飞抱怨道:“直属他名下的精锐战士,就占了家族的一半实际上听他使唤的人,还不止是一半”

  “我说,够了。”又一个坐在最高处,最为苍老的石家长老冷冰冰的呵斥了一声:“石猛这般肆意胡为,必须严惩石飞,你能做到么?”

  石飞耷拉着脑袋思忖了一阵,然后很光棍的抬起头来,摇了曳。

  “诸位长老,实话实说,要我带人找石猛算账,我做不到。”石飞叹了一口气:“无论是临阵指挥,还是单独打斗,我都不是老六的对手他一只手就能打得我满地乱滚。”

  石飞摊开双手:“还请长老们挑勋兵强将去对付老六吧我能做的,只是确保一切辎重供应这是我唯一能做的。”

  石阶上,一众石家长老的脸色好看了许多。

  如果石飞顺杆子爬,想要接过针对石猛的指挥权,他们还要怀疑石飞是不是也在策划什么阴谋。

  但是石飞不要指挥权,坦白的告诉他们,他不是石猛的对手,那么石飞还是可靠的。

  “嗯!”最为苍老的两个长老满意的点了点头。

  “石锤!”其中一长老低沉的呼喊了一声。

  会愁高处,一根柱子后面的阴影角落里,一尊铁矮人步伐隆隆的走了出来♀尊铁矮人有着矮人独幽身体特征,身躯四四方方就好像一块铁墩子。

  但是他的身高,足足有将近一米八!

  这种身高毫无疑问,这家伙激活了某些特殊的血脉,拥有不同寻常的血脉能力。

  “石锤,你带人,去大石城,配合炎家将石猛拿下。”苍老的长老将一块黑铁铸成的令牌交给了石锤:“带着你的族人去,石飞会配合你们我要见到活的石猛,我想要知道,他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胆子他怎么就敢,诛杀了石桧!”

  石锤瓮声瓮气的应了一声,一手接过了令牌。

  石飞则是尖叫了起来:“炎家?这是我石家的事情,又和炎家有什么关系?”

  一群长老低沉的笑了起来。

  刚刚掏出令牌的那长老慢悠悠的说道:“哦?你们还没收到消息么?也对不过,消息很快就要传回来了在我们召集你们之前,炎家已经发动了。”

  长老带着一丝快意,轻快的笑道:“这时候,大石城或许已经是一片火海?呵呵,再加上一把子劲,石猛毕竟只是一个后生晚辈,他想要对抗我们呵呵。”

  另外一个长老慢悠悠的说道:“石家,还是要多听听老人的意见毛都还没长齐呢,就想要翻天那也要等我们死了才行。”

  石飞飞快的眨巴着眼睛,双手一下一下很有节奏的拍打着自己圆鼓鼓的肚皮。

  两个长老相视一笑,慢悠悠、懒洋洋的笑道:“我们石家,也要给炎家一点态度看看石家和炎家,是这么多年的兄弟之族啊!”

  ‘嘭’的一声,怪异的喷气声响彻会场。其音量极大,就好像有一口铜钟被人狠狠敲响一样嘹亮刺耳。

  石飞抬起圆润的大脸蛋,很羞涩的向一众目瞪口呆的长老笑道:“嘿,这几天,肠胃不是很好总喜欢,放这个气嘿嘿,长老们,谅解,谅解我们做小辈的,每天为了家族事务操心,吃喝都不爽利,这肠胃受罪得很咱们,也不容易啊!”

  高亢刺耳,几乎直透脑髓的警钟声爆响。

  大石城的瞭望塔上传来了蜥蜴人哨兵尖锐的啸声:“烈焰噬金蚁,烈焰噬金蚁起码有三千不,五千不,一万”

  用蕨类枝条制成的口哨在大石城的各处响起。

  大石城一前一后两座城门开启,大队大队的牛族、狼族战士挥动着鞭子,声嘶力竭的咆哮着,驱赶着城外窝棚中居住的奴隶蜂拥着撤向城内。

  巫铁已经第一时间赶到了城墙上,他看着远处一片火光快速的冲了过来,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烈焰噬金蚁,一种极其可怕的生物。

  它们天性喜欢高温,一般在靠近岩浆的区域挖掘巢穴,烈焰噬金蚁帜强大个体,甚至可以直接在岩浆中沐曾丝毫不损。

  这些家伙以各种金属矿石为食,故而身上的甲壳坚硬犹如百炼精钢,等于天生穿了一套坚固的金属甲胄。

  它们力大无穷,只要是成年的烈焰噬金蚁,动辄就有数千斤的蛮力,寻辰士根本不是它们的对手。

  而且它们通体散发出高温,战士和它们厮杀的时候,受到高温困扰,一般战斗力会直接被削弱最少三成,而且只要战斗一段时间,就有脱水昏厥的危险。

  其帜某些变异体,更能口吐烈焰,或者喷射各种金属凝成的芒刺,杀伤力极其巨大。

  最要命的是,这些家伙是群居生物,它们一拥而上的时候,什么城墙之类的,都是笑话。在它们锋利有力的口器面前,就算是金属铸成的城墙,都会被它们当做点心眶。

  蜥蜴人哨兵还在声嘶力竭的报出他们所见的烈焰噬金蚁的数字。

  最初他们只见到了三五千烈焰噬金蚁,紧接着他们看到烈焰噬金蚁的数量已经超过了一万。但是没多久,他们已经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一片片火光卷地而来,不用这些蜥蜴人哨兵呱噪,巫铁已经看到了起码有三五万的烈焰噬金蚁冲了过来。

  大石城外的大片农地中,好些作物已经快要成熟。

  这些通体高温的烈焰噬金蚁呼啸而过,一块块整齐的田地中农作物被烤干了水分,然后燃烧起来。

  一根根黑色烟柱在远处的田地中不断升起,烈焰卷了起来,热浪向着四方奔涌过来。

  火光越来越盛,黑色烟柱越来越多,火光滔天,热浪袭人。

  巫铁突然觉得呼吸鱼困难。

  这里毕竟是一个被岩层包裹的石窟,长宽百来里,宽有数十里的石窟中烈火熊熊,空气帜氧气在急速消耗,憋得巫铁面皮发红,浑身大汗不断的流淌下来。

  石窟的岩壁上,数十个大大小的甬道口内不断有狂风呼啸而来。

  冷热空气急速对流,在石窟中掀起了湍急的风暴。狂风送来了新鲜的氧气,但是更让火势熊熊高涨。

  城外,好些大石城的奴隶就近居宗田地旁的窝棚中。

  他们听到了大石城中传来的警钟声,他们立刻拖家携口的向大石城逃了过来。

  但是火光一起,热浪升腾,接着就是狂风呼啸,恐怖的火焰和热浪急速扩散开,那些身材瘦小的岩石侏儒嘶声尖叫着,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被大片火光淹没。

  “该死的混蛋!”巫铁一拳砸在了城墙上。

  火光相距城墙有数十里地,巫铁想要救援都来不及。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火光肆虐,看着大群大群的岩石侏儒被火光吞没。

  城外,大队大队的牛族、狼族战士歇斯底里的咆哮着,带着无法掩饰的惊恐咆哮着。

  “快,快进城不想死的,就快点冲进城里去!”

  漫天火光一路翻卷着向大石城冲了过来,透过火光,巫铁看到了那铺天盖地的蚁潮后面,赫然出现了一支数百人规模的,穿戴着全套甲肽队伍。
  
网站地图 新天地棋牌 场弘润娱乐 盈丰国际网站 怎么注册亚博体育
新利棋牌官网 柱头灯安装场景图 百家乐下载 万豪国际娱乐网站
超碰视屏 亚洲线路检测 新版天天娱乐 白金国际娱乐网
a8娱乐官网地址 远博娱乐下载 亚博体育平台注册 百家乐app迅
现金扎金花 pt老虎机送彩金38 永利皇宫登陆系统 球探体育网
黄金彩票官网登录 新宝娱乐 亿游娱乐 优博彩票ub8 亚上彩娱乐平台
银豹娱乐 华裔娱乐 欧亿娱乐 亿宝网 久久彩票
多盈彩票 亚洲彩票平台注册 k彩娱乐 万博娱乐注册 腾讯分分彩计划手机版
678彩票平台 华人娱乐彩票官方登录 伯爵2娱乐 8828彩票 亚上彩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