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铁站在墙头。

  没过多久,他身边光线一暗,顶盔束甲,穿戴整齐,脚踏厚重的战靴,头顶奇形头盔,整个身高几乎逼近三米五,犹如一座墙壁的石猛拎着一柄大斧来到了他身边。

  石猛显然没有巫铁这么好的视力,他从城墙上探出了大半截身体,眯着眼向着火光升腾处看了许久,这才低声骂了一句极其难听、极其下流的脏话。

  “这群老不死的他们把通往炎家腹地的那条秘道,居然也交了出去。”

  石猛双手戴着厚厚的金属护掌,他习惯性的抓了抓脑袋,金属手套和头盔剧烈摩擦,发出刺耳的声响。

  “这条密道哼难怪炎家用了一个多月才派人过来,他们早就不怀好意,要把这么多烈焰噬金蚁通过密道送来,可不容易。”

  巫铁看了看石猛。

  石猛说的话里面,好多东西可圈可点。

  石家掌握了一条从大石城直达炎家腹地的密道?这条密道,他们原本准备用来对炎家做点什么的?

  只不过,石家的长老们,将这条密道也泄露给了炎家,结果就变成了这样,变成了炎家对大石城腹地进行了致命一击。

  漫天火光翻卷,热浪升腾中,一头头体积有狼犬大小的烈焰噬金蚁喷吐着火光,快速的向大石城不断逼近。一块块田地被引燃,大量来不及逃跑的奴隶被滔天火光卷了进去。

  城门口聚集了大量逃窜的奴隶。

  大石城是石家掌握的三个大石窟之一,这里聚居的农奴、矿奴数量庞大。除开宗矿坑帜矿奴,除开那些已经被火焰吞噬的农奴,大石城附近聚居的奴隶总数就不下十万。

  大石城只有两座城门,十万手忙脚乱的奴隶想要在短时间内逃进大石城几乎不可能。

  任凭城外的大石城战士如何的呵斥、驱赶,大队大队的奴隶拥挤在一起,他们越是想要逃进城里,他们的动作越是慌乱,城门口的秩序就变得乱糟糟的,想要进城就变得越发困难。

  “让他们绕过大石城,向远离火海的方向逃跑。”巫铁用力的敲了敲石猛身上的甲胄。

  “石六爷,让城外的人,向着远离火海的方向逃跑。他们来不及进城了我们在这里帮他们挡租些家伙。”巫铁朝着低头俯视的石猛大声吼道。

  石猛瞪大了眼睛,他眨巴了一下眼,点了点头:“是个好主意。”

  手中大斧狠狠的敲了一下面前的城墙垛儿,伴随着一声巨响,城外忙碌着的战士们纷纷抬头看了过来。

  石猛大声吼出了巫铁的意见,城外的战士们立刻挥动着鞭子,驱赶着大队大队的奴隶绕过大石城,向着远离火海的方向逃去。

  大群的烈焰噬金蚁逐渐加速,它们卷起滔天火光,不断向大石城逼近。

  石猛一巴掌拍在了巫铁的肩膀上,低头问道:“现在,那些该死的家伙,如果它们分出两队去追杀那些奴隶这些奴隶可逃不过它们。想个法子,怎么办?”

  巫铁看了看石猛,指了指前方的火海:“现在,看你的本事了能不能让这些烈焰噬金蚁放弃追杀逃跑的奴隶,一心一意的攻城,就看你的本事了。”

  “我的本事?”石猛很茫然的看着巫铁。

  他倒不是在装样子,他的脑子是真的不怎么好用。他是石家这一代族人中,激活的巨人血脉最为强盛之人,巨人的血脉自然也就极大的影响了他。

  巨人向来是不怎么用脑子的。

  看看石宝,就知道一个‘正常的巨人’是什么德性。

  石猛很懵懂的看着巫铁,拼命的眨巴着眼睛。巫铁曳,急忙说出了自己的建议。

  “哈哈哈,臭杏,真够坏的,你和老二一样阴险,不过,老子喜欢!”石猛顿时放声大笑,他用力的拍打着巫铁的肩膀,丝毫不吝啬自己的欣赏之意。

  他大声呼喝着,将自己的命令传达了过去。

  很快的,一队狼族战士冲下了城墙,不多时又跑了回来。他们将刚才的议事大厅内,被砍杀的炎豹等人的尸体给扛了上来。

  石猛一把抓起了炎豹的脑袋,拎着他红色的长发在城墙上用力的晃荡起来。

  “城外的,炎家的,我知道你们看得到,我知道你们听得到!”石猛跳着脚的吼叫着:“你们想要干什么?你们想要在我石家的地盘上找死?”

  “看看这是什么?炎豹的脑袋!”

  “哈哈哈,都说炎豹是你们这一代族人中,最出色的十八个混蛋之一,号称炎家十八梁柱之一吧是他被老子一斧头就给劈了。嘿嘿,和杀一头牲口没什么两样!”

  “老子只用了一斧头,就劈断了你们炎家这一代的一根柱子嘿!”

  “嘿嘿,是不是很心痛啊?是不是很伤心啊?是不是很想死啊?”

  石猛洋洋得意的大吼大叫,他干脆跳上了城墙垛儿,一边晃荡着炎豹的脑袋,一边扭动起粗壮的腰身,怪模怪样的跳起舞来。

  如此粗壮的一条汉子拎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扭-屁-股,那嘲实在是无法直视。

  巫铁向一旁挪动了几步,远离了满口脏话的石猛。

  远处火海后面,突然有尖锐的哨子声传来。所有狂奔的烈焰噬金蚁骤然停了一下,然后伴随着尖锐的嘶吼声,所幽烈焰噬金蚁同时加快了脚步,逐渐化为一个箭头状的冲击阵型,直扑大石城的城门。

  大石城外的奴隶已经向两侧疏散逃跑,厚重的城门重重关闭。

  几个牛高马大的牛族战士大声的咆哮着,驱赶着城内的奴隶不知道从哪里扛来了大块大块的巨石,整整齐齐的码放在关闭的城门后面,将城门堵得结结实实。

  凌乱的脚步声传来,大队大队的蜥蜴人弓箭手,大队大队的牛族战士,大队大队的狼族战士,大队大队的铁矮人和灰矮人战士冲上了城墙。

  他们在城墙上排成整齐的队伍,手持重兵器的近战战士在外,手持弓弩的弓箭手在内,更有大量的重盾和大型器整齐的码放开来,大石城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不知道什么时候,老白窜到了巫铁的身边。

  “倒霉哩,还没吃几天饱饭哩怎么就打起来了呢?”老白一边叹着气,一边将一瓶烂骨髓毒液偷偷的塞进了巫铁的手中。

  “喧啊,这是好东西往你的兵器上涂一点,嘿嘿,只要擦破一点皮,就够人受的。”老白缩在巫铁脚下的阴影中,鬼鬼祟祟的向巫铁讲解烂骨髓的强大毒性。

  巫铁挑了挑眉头,还没说话,石猛已经跳下城墙垛儿,一把将他手帜药瓶抢了过去。

  “嘿嘿,真有这么厉害?我试试嘿。”石猛大咧咧的,将满满一瓶烂骨髓涂在了自己的大斧上。伴随着细微的‘嗤嗤’腐蚀声,他的大斧斧刃上,就闪烁起一层迷离的幽光。

  石猛一边涂抹毒液,一边用脚尖‘轻轻’的踢了老白一脚。

  对他来说只是轻轻的一脚,老白则是好似皮球一样‘咕噜噜’滚出了七八米远。

  石猛低头笑道:“老白啊,你的族人,上次表现很不错。喏,这次让他们准备好弓弩,给我守死城内嘿嘿,打过这一场,你的每个族人,赏二十斤大肥肉!”

  老白眼捐然一亮,用力的舔了舔嘴角。

  他急匆匆的应了一声,转身就要奔下城墙。

  巫铁急忙叫住了老白,认真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比划了一个一切心的手势。

  这手势,还是巫铁这些日子从老白这里学会的。在野外生存,无论是狩猎还是偷袭敌人,有时候不能发出半点儿声音,‘手势’或者说‘手语’就成了交流的必需品。

  野外生存的匪团和部族,自然有一套通用的手语。

  老白的族人中,也有他们内部流通的一整套手势。

  巫铁学了这么久,已经可以用手势和手语很流畅的和老白等人交流。

  老白回了一个‘一切放心’的手势,身体一晃,就化为一抹白色的影子跑得无影无踪。

  ‘咚’的一声,百米外的城墙上,铁八十八拎着一柄大斧头瓮声瓮气的嘶吼着:“孩儿们城外的人,想要我们死我们应该怎么做?”

  数十头身披重甲,一个个双眼通红的牛族战士齐声怒吼:“砍死他们!”

  ‘呼哈’,‘呼哈’!

  铁八十八的族人齐声呐喊着。

  渐渐地,城墙上大石城的战士们也都发出了整齐的呐喊声。

  不用讲道理,不用说什么振奋士气的话。

  生存在这个该死的年代,所有人都心有觉悟如果敌人想要你死,那么就弄死敌人。

  不要管谁对谁错,不要管谁有理谁没道理。

  活下来,就是最大的正义!

  烈焰噬金蚁越来越近,滔天火海已经逼迫到大石城的城墙下,烈焰升腾,热浪翻滚,巫铁等人浑身毛发都被烤得卷曲焦糊。

  火光熊熊中,城墙上好些战士都发出了痛苦的哼哼声。

  他们身穿全套的金属重甲,烈焰就在眼前,火光熊熊熏烤得他们身上重甲快速升温,那感觉就好像浑身被烙铁上刑一样,没经历过的人根本无法想象那种痛苦。

  石猛举起了手帜大斧头,他大吼了一声。

  在城墙上,十几个高高耸立的箭塔、哨塔中,同时有身穿黑色长袍的人影闪现。

  有蜥蜴人,有狼族,有牛族,甚至有鼠人和岩石侏儒。

  他们身上有强大的精神波动扩散开来,大石城的城墙上顿时狂风大作,向着火海吹卷了过去。

  热浪被狂风吹得远离城墙,城墙上方居然有浓厚的雾气凝聚,有大片大片的冰晶不断的飘落。

  四周的温度逐渐变得清凉宜人,石猛咧开嘴大声的笑了起来,他拎着炎豹的脑袋,再次向城外挑衅:“炎家的,你们还不快来送死?炎豹等着你们去陪他哩!”

  狂笑声中,石猛猛地一挥手,炎豹的脑袋就划出一条贿,落入了城外的火海中。

  远处传来愤怒的咆哮声和谩骂声,尖锐的哨子声再次响起。

  大群大群的烈焰噬金蚁扑了过来,它们飞扑到了城墙下,直接顺着城墙向城头上爬了上来。

  短短几个呼吸间,大群烈焰噬金蚁爬上了城头,张开锋利的口器向城墙上的大石城战士咬下,更有几头体型壮硕犹如校犊子的烈焰噬金蚁张开嘴,喷出了一道道高温火光。

  巫铁手持一柄从武备库中精挑细选的‘元兵’长枪,一声不吭的一枪直刺。

  ‘叮’的一声响,巫铁一枪刺在了一头烈焰噬金蚁的脑袋上。

  枪尖火星四溅,长枪刺进了烈焰噬金蚁的脑袋三寸深,这头狼犬大小的烈焰噬金蚁尖叫一声,被巫铁一枪从城头上震飞出去上百米远。

  巫铁眼睁睁的看着这头烈焰噬金蚁的脑门上喷出了大片火焰一样的血浆,它砸翻了几个密集聚集在一起的同伴,身体抽搐着挣扎了几下,然后站了起来,若无其事的继续向大石城冲来。

  巫铁猛地瞪大了眼睛。

  这家伙的脑袋居然如此坚硬?他挑选的已经是大石城武备库中堪称精品的‘元兵’,长枪可以轻松洞穿三寸厚的钢板。

  如此锋利的长枪,居然也只能在这烈焰噬金蚁的脑袋上突破三寸。

  “麻烦大了。”巫铁喃喃自语,他挥动长枪,荡起一道道密集的贿,将他面前十几头冲上城墙的烈焰噬金蚁暴力轰击了出去。

  巨响声中,十几头烈焰噬金蚁被暴霖击,身体翻滚着被砸飞了几乎有两三百米远。

  但是它们被震飞后,身体在地上翻滚几下,动作似乎变得鱼迟缓,但是依旧向城墙方向冲来。

  “真的麻烦大了。”巫铁挥动长枪,不断将他面前冲上来的烈焰噬金蚁砸下去。

  但是他身边,已经有好些战士发出了痛呼声、惨嗥声。

  烈焰噬金蚁的口器坚硬、锋利,更兼力量极大,它们撕扯着城墙上战士们的身体,口器轻松就撕开了他们身上的钢铁甲胄,伤到了他们的身体。

  那些口吐烈焰的烈焰噬金蚁更是可怕,高温火焰能喷出七八米远,所过之处大量战士被烧得皮开肉绽,城墙上开始有焦糊味扩散开来。

  潮水一样的烈焰噬金蚁不断涌来,它们源源不断的冲向了城墙。
  
网站地图 下载手机版百家乐 财神娱乐靠谱平台 大发国际软件下载 万博体育平台网址
体育开户网站 射手网 吉利娱乐注册 金世豪客户端下载
诚博国际-APP下载 万博体育平台网 全世界足球排名 龙8APP下载
888真人注册 88娱乐首页 龙8苹果手机APP 宝盈娱乐
博嬴彩票 虎国际娱乐app 凯发k8 爱拼国际娱乐
彩都会线路 9号彩票娱乐平台 幸运飞艇人工网页计划 永盛彩票 万博娱乐代理
圣亚娱乐官网 时时彩官网 众够时时彩 亿游娱乐咋样 重庆时时两期精准计划
丰尚娱乐 亚上彩平台 彩九娱乐 国际彩票注册 汇丰在线
圣亚娱乐网址 国内彩票平台 华人彩注册 欧亿娱乐地址 ub8优游娱乐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