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猛大吼着跳了过来,抢过一块厚重的塔盾挡在了面前。

  青白色的火焰冲击在塔盾上,百炼精钢锻造成的塔盾顷刻间就被烧得遍体通红。

  厚达两尺,高有两米、宽有一米许的塔盾剧烈的震荡着,烈焰噬金蚁喷出的火焰不但温度极高,而且冲击力极强。

  塔盾表面开始快速熔化,在火焰的冲击下,大片金属熔液呼啸着向四周喷出,烧得远近的大石城战士嘶声怪叫。

  好些距离比较近的战士被金属熔液喷了一脸,一个个被烫得满脸都是坑坑洼洼。更有身披软甲的蜥蜴人弓箭手被迸溅的金属汁液洒了一声,一个个怪叫着乱蹦乱跳。

  石猛嘶声尖叫着,他双手死死扶着塔盾后面的扶手,金属铸成的扶手也已经变得通红。

  他的手掌就好像放在铁板上的猪蹄,不断发出‘嗤嗤’的声响。

  幸好他激活了巨人血脉,身体变得异常坚固,双手更蒙着一层岩石一样色泽的灰白色。

  精钢都被熔化的高温,也只是让石猛的手掌皮开肉绽,没有真个对他造成不可逆的重伤。

  巫铁体内热流汹涌,熔岩草释放出的澎湃能量在极快的化为点点金光融入眉心。在很短的时间内,他眼前的黑雾消散,他回复了一点点精神。

  顾不得再修炼筑基式恢复精神力,巫铁一跃而起,一把操起了身后兵器架上的钢枪,用尽全力的向那头巨大的烈焰噬金蚁投掷了过去。

  钢枪发出凄厉的破空声,带起一道强光狠狠的扎在了烈焰噬金蚁的脑袋上。

  钢枪几乎刚刚碰到烈焰噬金蚁的外壳,整个枪头就已经烧得通红,枪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软化,伴随着‘噗’的一声闷响,整杆钢枪在这头烈焰噬金蚁的脑袋上炸成了漫天汁液。

  “我靠!”巫铁骂了一句脏话。

  “我扛不撞!”石猛也大吼了一声,他手帜塔盾被这头烈焰噬金蚁一口吐焰彻底熔化,火柱冲在了石猛的身上,石猛嘶声怪叫着,被火柱冲得向后连连倒退。

  眼看着石猛上半身的皮肤急速变色,然后冒出了无数的水泡。

  水泡炸开,大片体液混杂着血浆喷出,还没等血水落在地上,青白色的火焰就已经将血水蒸发。石猛的上半身大片皮肉变得漆黑一片,直接被可怕的高温汽化。

  “给我,开!”石猛怒叱一声,他一指这头烈焰噬金蚁脚下的城墙,岩石蠕动着,突然裂开了一条极深的缺口。

  体积硕大的烈焰噬金蚁骤然摔进了深深的裂口中,石猛咬牙切齿的双手一合,就听‘隆隆’巨响声中,城墙骤然向内合拢,将这头烈焰噬金蚁狠狠的夹在了石缝内。

  烈焰噬金蚁的身躯被城墙夹住,只有一颗牛头大小的狰狞脑袋露在城墙外。

  巫铁嘶吼着冲了上去,他的眉心刺痛无比,‘掌控乾坤’天赋神通还无力使用。他冲了上去,双手一把薄了这头散发出高温的烈焰噬金蚁脑袋。

  双手皮肉剧烈的燃烧着,双手手肘之下的皮肉急速的发黑、碳化。

  剧痛袭来,但是巫铁已经习惯了这种火烧的剧痛。

  嗯,这等痛苦的水平,也就和他在古神兵营所在的秘境中,第一次吸收了两根蛟龙角后的痛苦差不多。那时候他还是全身骨骼喷出高温火焰,烧得他全身皮肉都几乎熟透了。

  “给我,死来!”巫铁怒吼,双手迸烈焰噬金蚁的脑袋狠狠一扳。

  ‘咔嚓’一声,烈焰噬金蚁的脑袋被巫铁蛮敛生生的扭了下来,他狠狠的一扯,硕大的烈焰噬金蚁头颅就被他直接扯了下来。

  卧在胸口的白色的蛋急速闪烁着幽光,这头体积硕大、杀伤力惊人的烈焰噬金蚁身躯骤然变得冰冷。它的所有精血、所有生命力、连同它的灵魂都被瞬间吸收,甚至火红色的甲壳都鱼褪色。

  “哈哈哈,好兄弟,干得漂亮!”石猛不顾双手的灼伤,狠狠一巴掌拍在了巫铁的肩膀上,他大声吼道:“从今天起,你就是大石城的千夫长喂,考虑考虑,咱石家的大妹子一个个胸-大-屁-股大,最能生男娃娃”

  石猛的手掌喷出大片血水,染红了巫铁的肩膀。

  他不以为然的笑道:“她们生出来的娃娃,壮实得都和牛犊子一样。”

  不远处,铁八十八一斧头将一头烈焰噬金蚁砸下了城墙,他顾不得身上被烈焰噬金蚁腕足撕开的伤口,朝着这边大吼道:“不可能老子生下来有八十八斤八十八斤!”

  巫铁的脸剧烈的抽搐着。

  他看看一脸是笑的石猛,再看看一本正经大吼大侥铁八十八,突然笑了起来。

  这群该死的家伙,他喜欢他们!

  哈哈哈,哪怕面对这些可怕的、该死的烈焰噬金蚁,身边有这群家伙,真是太好不过了!

  “岂曰无衣,与子同仇”

  巫铁右手的白虎护臂轻轻的颤抖着,一股惨烈的杀气从护臂中涌出,宛如一道冰冷的泉水迅速流遍了巫铁全身。

  一首陌生的,巫铁敢发誓他从来没学过,无论是老铁还是灰夫子都没有教过他的歌谣在他脑海中响起。

  节奏简单,歌词也很简单。

  但是一股莫名的杀意萦绕其中,巫铁浑身汗毛

  哦,他浑身汗毛都已经被刚才的那头烈焰噬金蚁身上散发出的高温烧得干干净净,满头长发都被烧得精光,如今巫铁全身光溜溜的,就和一个扒干净的鸡蛋一样。

  他浑身的毛孔骤然合拢,浑身起了无数的鸡皮疙瘩。

  随后一个个密集的鸡皮疙瘩中,一缕缕宛如实质的寒气喷出,巫铁的双眼瞳孔中隐隐有一丝丝白光在闪烁。

  冰冷,无情,宛如无数柄利剑在往来穿梭飞刺,充满了一种沙场惨烈的肃杀之意。

  “有你们,真好!”巫铁喃喃自语,他突然陷入了某种奇异的状态。

  在这一刻,他能完美的掌控他的身体一切机能。

  他刚刚吞下去的熔岩草在急速的消化,一道道恢弘炽热的能量经过他的身体转化,不断化为精纯的精神力量融入眉心的金色光团。

  黯淡几乎熄灭的金色光团急速亮起。

  但是两片熔岩草的草叶,显然无法让整个金色光团恢复原状。

  巫铁一声不吭的从腰间皮囊中拿出了那个特制的金属匣子,将里面的八根完整的熔岩草,一根服用了大半的熔岩草整个塞进嘴里,一口吞了下去。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

  一切发生得这么快。

  对战斗有着超乎寻常的直觉,对战斗极端敏改石猛被巫铁全身散发出的,宛如万劫余生的老兵才幽可怖杀意吓了一跳。

  在巫铁全身杀意涌荡的时候,石猛甚至以为,他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个杀人盈野的杀人魔王!

  他猛地转过头,低头看向了巫铁。

  然后他就看到巫铁一口将这么多的熔岩草吞了下去。

  石猛的脸抽成了一团,他猛地伸出手想要制止巫铁的肆意胡为。

  区区筑基境的幸伙,服用一株完整的熔岩草都肯定要爆体而亡,但是巫铁他,他居然吞下了这么多!

  “死咧!”石猛阻挡不及,他猛地捂住了眼睛,嘶声尖叫了起来。

  巫铁全身剧痛,浑身毛孔内大片血浆喷出来。

  那一瞬间,就好像有一座火山在他体内爆发。

  全身机能极致的运转起来,庞大的精神力量掌控全身,完美的控制了全身的每一个细胞。

  每一个细胞都各司其职,在巫铁强大的精神力催动下,他的所有身体组织都以平日里十倍、百倍的效率运转起来。

  每一个细胞,每一条神经,每一条血管,每一块肌肉、骨骼乃至其他

  人体内,有一些神经,有一些肌肉,有一些器官,是人的主观思想无法控制的。比如说,一个正常的人,他无法用自己的意念控制自己的心跳!

  但是此刻的巫铁,他完美的做到了。

  全身的一切生理机能,全都纳入了庞大精神力的掌控中。

  熔岩草的药力爆发,在爆发的一瞬间,巫铁的身体受到剧烈的冲击,他的身体几乎被炸得崩碎。

  但是随后,随着他的精神力掌控了全身,他的全身机能十倍、百倍的加强,转瞬间所幽药力就完美的被他的身体容纳、吸收、转化,在弹指间就化为一道道精纯的金色歇冲进眉心。

  战斗直觉百倍加强。

  战斗本能百倍加强。

  经历过无数次生死考验才幽战斗经验突然降临。

  巫铁冰冷无情的双眼扫过整个战场,他的脑子里,无数老铁传授的知识在翻滚。

  他的脑力在急速的消耗,他在疯狂的调阅老铁传承给他的知识。他光溜溜的头顶上一缕缕白色的水蒸气不断冒出来,他的脑浆几乎沸腾起来。

  “烈焰噬金蚁,身体蕴藏高温,以金属为食外层甲壳,几乎完全以金属材质构成。”

  “低温是它们的天敌。”

  巫铁在千分之一秒内就得出了这些烈焰噬金蚁最大的弱点,得到了对付它们的最佳办法。

  他抬头看向了城墙上的箭塔和哨塔。

  一群大石城的元法师正在倾力的释放狂风抵挡城外的火海,更有檄拉的三五个元法抒力降下片片冰晶,极力的降低城墙上的温度。

  但是这些元法师真的好弱。

  “真的好弱”

  三五个元法师努力降下的冰晶,只是在城墙上一闪即逝。片片白色的冰晶甚至无法落在城墙上,就被烈焰噬金蚁身上散发出的高温彻底蒸发。

  随着烈焰噬金蚁靠上城墙的数量越来越多,甚至这些元法师凝聚的浓雾都被蒸发了大片,能够降落的冰晶就越发的稀薄。

  巫铁喃喃自语,他伸出手,无形力场微微一弹,一片从天空降落的,拇指大小的幽蓝色冰晶就完整无缺的穿透了烈焰噬金蚁营造的火海,轻盈的落在了他的手中。

  冰晶被巫铁的掌心吸纳。

  刚刚被烧得血肉模糊,可以看到骨头的双手,随着巨量熔岩草力量的补充,巫铁的身体机能百倍增强,他的伤口已经急速愈合。

  双手白皙如玉,隐隐有宝光闪烁。

  绝强的战斗本能、战斗意识掌控了全身,巫铁眉心金色光团剧烈的缩放,一波一波的精神波动频率急速的震荡变动着,渐渐地,他的精神波动频率急速逼近某个特定的频率。

  “冰霜的力量首先,是水的力量。”

  巫铁低声咕哝着,他的眉心一团金色火焰汹涌燃烧,一**强劲的冲击波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出。

  就连站在巫铁身边,正惊声呼喊巫铁的石猛,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强大冲击给卷了一个跟头,无比狼狈的大头着地摔在了城墙上。

  还不等石猛爬起来,巫铁双手向前一挥。

  莫名的,大石城的城区上空,大片云雾凝聚,随后‘哗啦啦’的水声汹涌而来,无数拳头大小的白花花的水珠带着刺耳的啸声破空而来。

  一发发水珠蕴藏了绝强的力道,每一发拳头大小的水珠都堪比投石机投掷出的百斤巨石。

  无数水珠横扫这一面的城墙,数千头冲上城墙的烈焰噬金蚁被水珠打得踉跄倒退,水珠和高温的甲壳撞击在一起,不断发出沉闷的撞击声,更有高温蒸发清水的‘嗤嗤’声不断响起。

  巫铁面无表情的看向了狼狈爬起来的石猛,沉声道:“熔岩草,或者其他类似的元草,多多益善。”

  石猛呆了呆,他猛地跳下了城墙,撒腿朝着大石城正帜库房狂奔而去。

  短短十几个呼吸的时间,石猛扛着一个硕大的箩筐跑了回来,箩筐里装满了熔岩草,更有数十株明显比熔岩草高级的元草放在里面。

  巫铁抓起一大把熔岩草,面无表情的塞进嘴里。

  云雾更加浓郁,倾盆大雨呼啸袭来,拳头大小的水柱瞬间将冲上城墙的烈焰噬金蚁全都赶出了城墙。

  “水之极寒,是为冰。”

  巫铁的双眼整个变成了惨白色,白惨惨的惨白色,没有丝毫感情,没有丝毫温度,只有绝对的理性和冷酷。

  他的十指向前一点,他的指甲变成了幽蓝色。

  漫天水珠骤然消失,伴随着刺耳的尖啸声,数十条冰风暴平地而起,直径数米的龙卷风喷吐着冰霜寒气,呼啸着冲进了乱成一团的烈焰噬金蚁群中。
  
网站地图 亚博体育无法注册 虎国际娱乐app 澳门百家乐app下载 拉斯维加斯国际赌场
奇迹赌场线上娱乐 赌博游戏机下载 永利皇宫登录 a8 娱乐
金世豪客户端下载 金沙城中心app 亚虎app客户端下载 世界杯足球排名
新利棋牌官网 大赢家比分 玛雅娱乐平台 大都会娱乐线路检测
豪博国际娱乐 曼哈顿娱乐城平台 玛雅娱乐平台官方 乐8
圣亚娱乐平台 华人娱乐官方彩票登录网站 天易娱乐彩票 欧亿娱乐开业 拉菲平台代理
官方网678彩票 娱乐用户登录 彩运来 拉菲娱乐 欧亿平台
亚上彩娱乐平台注册 华人2娱乐平台注册 幸运快艇开奖记录 彩运来 凤凰彩票
亚彩会彩票 天游娱乐彩票 亿宝娱乐平台 日本中年妇女最新短发型 旺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