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铁醒了。

  睁开眼的一瞬间,难以忍受的焦渴袭来。

  巫铁本能的一挥手,空气中就有一点点亮晶晶的水珠凝出,化为一道清澈的歇落下。巫铁张开嘴,大口大口的吞咽着冰凉宜人的清水。

  足足灌了一邪的份量,巫铁一挥手,头顶凝聚的水珠炸开,化为大片水雾飘散。

  屋子里站着的十几个人这才同时呼出一口气,一个个目光炽热的看着巫铁。

  老白更是一溜烟的窜了过来,直接跳上了巫铁的石床,蹲在他身边上下打量着他:“哎,了不起,喧执事,真了不起,要不是你,我们这次可真惨了。”

  巫铁笑了几声,他坐了起来,闭着眼开始感受自己的身体状态。

  很好,身体状况前所未幽好。

  眉心金色光团中,大片金色光点犹如细雨蒙蒙不断飘落,一点点的和周身气血融合,不断的和充盈全身的元罡融合。

  闭着眼,他也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身体内每一个最细小部位的情况。

  甚至是每一个细胞的状态,他都能清晰的感受到。

  每一个细胞都充满了力量,充盈着能量。

  为了爆发出那一楚能强大的冰风暴,巫铁吞掉了整整一箩筐的熔岩草,还有数十株品阶比熔岩草更高的元草▲大部分能量都化为精神潮汐,凝聚冰风暴喷涌而出,但是还有一小部分能量留在了体内。

  此刻巫铁的每一个细胞内都充满了能量。

  一个个细蝎致的细胞圆鼓鼓的,亮晶晶的,就好似膨胀的球。

  而且经历了整整一箩筐元草庞大的能量大爆发,巫铁的身体在恐怖的能量洪流中幸存,又经过了浩然正气的淬炼,他的每一条经络都变得宽敞、坚韧,肌肉、神经、血管、内脏,乃至最脆弱的大脑,都得到了极好的淬炼。

  血肉组织变得更加强大,更加柔韧。

  就连骨骼都得到了有效的淬炼,浑身的**力量又加强了五成有余。

  用力握紧拳头,就听得浑身骨节‘咔咔’作响犹如闷雷在体内响起,白皙如玉的皮肤下,一条条好似钢筋的肌肉吗,每一条肌肉都线条流畅,每一丝肌肉都清晰可见。

  屋子里,同样走蛮力路线的铁八十八眼珠骤然亮起:“乖乖俺的老娘,喧兄弟,啥时候,咱们较量较量力气?”

  巫铁一跃而起,从床头上扯下一条麻布长衫裹住了身体。他大声笑了起来,朝着铁八十八的胳膊狠狠的拍了一巴掌:“好,啥时候,咱们玩一把兄弟们都没事么?”

  巫铁看了看屋子里的人。

  铁八十八,黑皮,独眼儿,老白,都是和他走得近、关系好的石家外招执事。

  除了他们,就是几个身披重甲的石猛心腹。

  两尊铁矮人,三个牛族战士,还有四个石家的族人。

  一大群人挤在屋子里,就是为了等待巫铁的醒来。

  一个石家大汉抓了抓脑袋上被烧得斑斑驳驳的短发,‘嘿嘿’笑了起来:“喧执事,亏了有你,兄弟们的损失不大。对了,去给六爷送信,就说喧执事醒了。”

  话音刚落,屋子外面就传来了惊天动地的兽吼声,吼声中充斥着痛苦和畏惧。

  地面剧烈的颤抖着,随后石宝的吼叫声透过厚厚的门板传了进来。

  “畜生,乖乖听话,不然,剁了你下酒!”

  “哈,真是好畜生,哈哈哈按”

  ‘咚’的一声巨响传来,地面晃悠了一下,随后石宝的咒骂声不断,更有沉闷的撞击声不断传来。

  巫铁一行人急忙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门外是一条笔直的宽敞的走道,正对着房门的,是一个很大的拱形落地窗口。

  这里不是巫铁的座,而是大石城正帜主城堡,是平日里石家核心高层和心腹下属才有资格居住的地方。

  横跨走道,站在落地窗口向外望去,外面就是主城堡正帜大广场,一个长宽近两百米的方形广场。

  广衬周,呈‘口’字型的四列六层大楼矗立,广衬岩石地面中打了四根粗壮的钢铁桩子,足足挟桶粗细的四条铁链穿在桩子上,铁链死死的锁住了一头三角龙的四肢。

  体长将近二十米的三角龙嘶声怒吼着,它疯狂的椅着脑袋,粗壮的尾巴左右椅着,尾巴末端一个水缸大小的骨锤乱打乱砸,砸得地面土石飞溅,震得四周巨石搭成的四列高楼隐隐晃动。

  在这头大家伙粗壮的脖颈上,一条宽大厚重的兽皮带死死的扣着,兽皮带闪耀着刺目的光芒,不断喷出大片的电光击打在三角龙的脑袋上、脖子上。

  三角龙不时的张嘴怒吼,它嘴里隐隐有暗黄色的光芒闪烁,似乎想要喷出什么攻击来。

  但是那条兽皮带锁死了它的脖颈,它只能怒吼咆哮,根本不能吐出半点东西。

  石宝四仰八叉的躺在数十米外,正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

  十几个石巨人拎着铁棒,闻这头三角龙正在疯狂殴打。水缸粗细的铁棒带着可怕的破空声不断落在,沉沉的砸在三角龙身上。

  三角龙体表覆盖着厚厚的土黄色皮层,铁棒砸下发出轰然巨响。土黄色的皮层下到处都是青绿色的淤血,这头大家伙显然被揍得不轻。

  “这是在干什么?”巫铁骇然问道。

  “大石城遇袭的时候,石猛大人发出求救信号,石宝长老没能及时赶来。”一个铁矮人瓮声瓮气的说道:“该死的炎家,他们居然提前给石宝长老送去了美酒”

  铁矮人擦了擦嘴角流下的涎水,怒声道:“他们亵渎了美酒他们居然在炎家特产的‘醉龙酿’里面下了**草石宝长老身边的那些巨人战士,都被迷晕了”

  铁矮人愤怒的握紧拳头,狠狠的在窗台上砸了一拳:“他们,居然卑鄙得在醉龙酿这样的顶级美酒里面下**草他们亵渎了美酒,他们都该死”

  巫铁、老白一伙人拼命的眨巴着眼睛看着这铁矮人。

  你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愤怒啊?

  是为了石宝被人下-药,还是愤怒他们下-药的方式是酒水?

  老白在一旁‘叽叽咕咕’的说道:“不过,石宝长老真是厉害啊,他激发血脉,硬生生将足够迷翻五头三角龙的**草给逼了出来,赶走了炎家的那位女长老,还把那女长老的坐骑兼护卫给生擒了”

  黑皮在一旁‘嘿嘿’怪笑:“这条大家伙,似乎不愿意听石宝长老的命令如果说服不了,那就只能烤熟了吃掉了三角龙啊,这种拥有一丝传说中巨龙血脉的大家伙嘶嘶”

  黑皮也擦了一下嘴角流下的口水。

  独眼儿充满憧憬的喃喃自语:“吃一口,都能涨几十斤力气吧?多吃几块烤肉,啧啧,咱要是能激活一丝巨龙血脉‘龙血狼人’,啧啧”

  黑皮在擦口水,独眼儿在擦口水,铁八十八在擦口水,老白的口水更是已经打湿了他胸前的白毛

  沉重的脚步声响起,一个顶盔束甲的石家战士狂奔了过来。

  “喧执事,六爷请您过去。”石家战士握紧右拳,狠狠的在自己的心口敲击了一下,向巫铁行了一个礼。他看向巫铁的目光中满是狂热,很显然,巫铁救了大石城,他在这些石家战士心中有了不一样的地位。

  巫铁雅这个石家战士的模样,握紧右拳,在自己的心口敲击了一下。

  跟着石家战士,走到了走道的痉,顺着一个螺旋状阶梯上了楼,来到了这栋楼的最高层第六层。

  外面广场上,又响起了石宝的怒吼声,他冲到了那头三角龙的身边,挥动拳头朝着三角龙密布着厚重甲板的脑袋就是一通乱打乱砸。

  三角龙嘶吼挣扎着,依旧没有半点儿归顺的意思。

  搞不好,这头大家伙最终就只能变成烤肉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幸运儿,能够得到它体内那一丝稀薄的、仅仅存在于传说帜巨龙血脉。

  六楼正帜一间大厅内,石猛坐在一张宽敞的石案后面,左手拎着一根黏满血水的铁棒,右手拎着一个酒坛子,正大声笑着大口灌酒。

  石猛的身边,站着一个老态龙钟的墨绿皮的蜥蜴人。

  这个蜥蜴人已经老得无法形容,他身上的鳞片几乎全部脱落,墨绿色的皮肤上满是斑斑点点的疤痕。他的面容扭曲,嘴里的牙齿一根不剩,一条猩红色的信子有气无力的耷拉在嘴角,眸子也是浑浊一片,没有半点儿光泽。

  老蜥蜴人的手上端着一个兽骨制成的药钵,大厅的空气中充斥着一股古怪的药味。

  十几个炎家的战士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手脚怪异的扭曲着,看那模样,分明是被人用重物砸断了里面的骨头。

  巫铁看了看石猛手帜铁棒,看样子是这家伙亲自下手?

  这些炎家的战士双眼迷离,身体一抽一抽的在地上低声的呻吟着,不仅仅是手脚被砸断,他们的肩膀、胸口,到处都有着古怪的凹陷和折断,显然他们受了酷刑。

  一个身材高大,后背上用血色颜料纹了一条火龙纹身的炎家战士匍匐在地上,他的双手、双腿同样诡异的扭曲着,他趴在地上,满脸是泪的嘶声哭嚎着。

  “杀了我杀了我”

  石猛大口大口的灌着酒,‘嘎嘎’笑得很是开心。

  “炎锋,咱们是兄弟,我杀你做什么?尤其,你告诉了我你们炎家秘密种植元草的最大元穴的位置我感谢你还来不及,我杀你做什么?”

  石猛大声的笑着,两排白生生的大牙在火把的照耀下反射着寒光,他上半身满是血水和酒水,得意的笑声震得大厅都在‘嗡嗡’作响。

  见到巫铁走了进来,石猛将酒坛子放在了石案上,丢下手帜铁棒,站起身大步迎了上来。

  他张开双臂,用力的拥抱了一下巫铁,然后用力的拍打着巫铁的肩膀,很慎重的低头看着巫铁:“喧兄弟,你现在是我们石家大石城外务司的副司长,兼大石城城防队的千夫长嗯,没问题吧?”

  巫铁看着满脸是笑的石猛,笑了。

  “没问题。”他很干脆的回复石猛。

  他来石家,是为了修炼的资源而来,只要给他足够的资源,做什么职司他才无所谓。

  石猛满意的点了点头,他指着趴在地上哭喊、呻吟的那些炎家战士,沉声道:“这些家伙,可都是炎家那几个老家伙心腹帜心腹,所以,他们也知道很多炎家的机密事情。”

  “比如说,我们石家一直猜测,他们炎家应该有一个秘密培养元草的元穴不然的话,他们炎家的年轻人,修炼速度不可能比我们石家超出这么多。”

  “炎家一直不承认,但是这次,可算是拷问出来了。”

  一旁的老蜥蜴人‘嘶嘶’笑了几声,得意的向巫铁晃了晃手帜药钵。

  石猛抓着巫铁的肩膀,将他按在了石案前的一张大椅上坐下,然后他转到了石案后面,重重的坐在了自己的大椅上。

  他肃然看着巫铁,沉声道:“炎家敢来袭击大石城这算是彻底撕破脸了”

  冷笑一声,石猛沉声道:“我这个人,很直接的,不会什么绕圈子的事情。你捅我一刀,我肯定要捅你一刀,是不是?这才公平合理嘛。”

  “他们攻打大石城,烧掉了大石城外一半的粮食如果不报复回来,我石猛以后还有脸见人么?”

  巫铁迅速联想到石猛刚才说过的话,他惊然问道:“六爷你是想?”

  石猛重重的一拍石案,他看着巫铁,双眼放光的说道:“既然已经知道了他们那个元穴在哪里,喧兄弟,你有没莹子,带着人狠狠的干他一票?”

  “把他元**的所有元草全部夺回来如果可以,不妨再多做些破坏。”石猛咧嘴笑着。

  趴在地上的炎锋越发歇斯底里的尖叫着。

  他蠕动着身体,一点一点的向巫铁爬了过来,他张开嘴,想要咬巫铁的脚。

  巫铁避开了炎锋的攻击,他沉吟了一阵子,然后点了点头:“炎家,和长生教有勾结是吧?那,这个任务,我接了。”

  长生教,是敌人。

  所以,巫铁给自己找了个参与行动的借口。
  
网站地图 大小单双技巧 白金会娱乐成官网 亚虎娱乐手机版 亚博app官方下载
白金会娱乐网站 兴发娱乐xf881官网 亚虎国际APP 世界足球星排名
扑克王app推广 亚搏娱乐APP下载 金沙城中心app 金沙城app下载
金马国际APP 蓝盾在线娱乐下载 顶级娱乐客服 利记娱乐网网址
云顶国际官网 老虎机开户手机验证送 云顶国际官网 大发游戏官网
百采网大全 汇丰在线客服 亿游娱乐官网 新宝娱乐 极彩娱乐官网
欧亿娱乐 京城会娱乐 如意娱乐登陆 彩票网 鼎彩票
新生娱乐平台官网 彩宝宝彩票 9号彩票注册 彩票娱乐网站 凤凰娱乐平台登录
欧亿娱乐开业 天游娱乐输钱 万博娱乐总代 圣亚娱乐 江苏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