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正风并没多说什么。

  挥挥手,他将这群新赶来增援的长生教弟子赶出了大厅。

  冥魔矿坑发生的事情,犹如一块大石板,沉甸甸的压在他心头,甚至这几天他修炼的时候,脑海中都有幻象迭起,幻境中不断出现那日发生的一幕幕。

  好几次,贾正风被幻象惊吓得口吐鲜血,差点走火入魔。

  长生教自幼花费无数资源培养出的核心弟子中,居然隐藏了类似泊溪这样的可怕存在。

  修为弱小的泊溪,不知道用了什么邪术,居然能够在正面战斗中抗衡贾正风,甚至能威胁到贾正风的安危。

  这是何等可怖的手段。

  如此手段,如此布局,贾正风一旦想起就浑身战栗,心头更是一阵阵冰冷。

  泊溪,还有那几个发生异变的弟子,都是长生教从姓养,从小调教的精英啊。她们都成了这般模样那么,一直以来最擅长用‘长生之道’挖人墙角、安插奸细的长生教,内部究竟被渗透成了什么样子?

  泊溪她们,来自哪里?

  那个可怕的势力,究竟想要干什么?

  相比泊溪她们带给贾正风的心理压力,在冥魔矿坑被石宝一通毒打,被逼自残一条手臂遁走的事情,不过是区区新罢了。

  想到烦闷处,贾正风操起一根古色古香的青铜长戈,手持长戈走出大厅,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所在的石堡,专门走没有灯光的阴暗角落,在战刀城内信马由缰的闲逛起来。

  就在他暂居的石堡旁,一座巨大的石楼内不断传来喧哗声、鼓噪声。

  战刀城内的炎家高层,那些每个细胞都充斥着暴力、每个毛孔都流淌着污血的暴力狂,他们又在举行惯例的午夜酒会。

  大半夜的,疯狂的吃烤肉,疯狂的喝烈酒,鹃的挥洒他们过于充沛的精力。

  石楼内不断有女人的尖叫声和痛苦的喘息声传来,久经风月的贾正风自然知道里面在发生什么。

  炎家的生存哲学很简单、很粗暴——最强大的战士拥有最好的资源,用铁和血开辟族人的生存空间。

  炎家的高层,全都是有点歇斯底里的战斗疯子,他们习惯用暴力解决一切问题,他们在日常生活中,一举一动都充斥着歇斯底里的狂暴和残暴。

  一如这样的午夜酒会,每天早上都会有数量不等的女奴尸体从石楼中运出来。

  “一群嗜血的、残暴的人形野兽不过,我喜欢他们这样。”贾正风走上了城墙,站在城墙眺望着那栋灯火通明的石楼。

  突然一道火光冲出,然后又是一道火光冲出。

  沉重的兵器撞击声响起,重兵器特有的沉闷破空声不断传来,随之而来的是刺耳的狂笑声和女人惊恐的吼叫声,很显然,有炎家的高级战士喝多了,为了女人起了争斗。

  ‘轰’的一声,一条魁梧的身影浑身火光熊熊,怒吼着从窗口摔了出来。

  他从十几米高的窗口落下,重重的砸在了院子里坚硬的石板地面上,好半天没能爬起来。

  窗口出现了一条同样火光环绕的身影,那高大的身影头戴一顶牛角盔,左手提着一柄大斧,右手抓着一个娇小的女人的肩膀,将她拎在窗口用力的椅着。

  “软蛋,哈哈哈,你的女人,是我的了放心,过了今晚上,我会还给你的哈哈哈!”

  石楼内传来了整齐的跺脚声、欢呼声,石家的战士们在为获胜者而欢呼雀跃,至于躺在外面地板上呻吟咒骂的族人失败者就让他躺着吧,谁会去管他?

  贾正风手持长戈,看着石楼方向诡秘的笑了笑,然后转过身,看向了城外被黑暗笼罩的平原。

  虽然炎家不擅经营,战刀城外合适的土地还是都开辟成了田地,种植了各种可供食用的作物。

  这些可食用的作物基本上都不是夜光植物,只有在一些实在是土壤贫瘠、岩石丛生之地,还有一些生命力顽强的夜光植被生长着。

  星星点点的蓝色、绿色、白色、暗红色的荧光闪烁,各色夜光的小虫子在轻盈的飞舞着。

  光线暗淡,哪怕以贾正风的实力,他也只能借着那点朦胧黯淡的夜光看到十里左右的地方。他眯着眼眺望着远处,就看到几只鬼鬼祟祟的鼠人从坑洞中爬了出来,窜到了田地里偷东西吃。

  这是战刀城的鼠人奴隶,因为饿得不成样子了,所以才大着胆子趁着夜色来打野食。

  贾正风皱着眉头,厌恶的看了一眼这几只衣不遮体、瘦得皮包骨,更兼生得丑陋的鼠人。他轻哼了一声,手指轻弹长戈,轻声说道:“既然这些增援的人手都赶了过来,我送回去的示警文书,教主用收到了难不成,就一点反应都没有么?”

  他身后的黑暗角落里,一团浓郁的黑影晃了晃。

  贾正风沉声道:“再去给总殿送信,就说如果查不清泊溪等人的来历,我在这里根本不敢放开手脚行事谁知道我身边还有多少泊溪那样的人?”

  “速速再去给总殿送信就说,还请教主拿一个靠谱的法子出来。”

  贾正风阴沉着脸,用力的握紧了左手。

  用秘法催生出的左臂顿时一阵剧痛,虽然用好药调养了一个多月,这条新生的手臂依旧是脆弱得很。

  贾正风心里又是一阵烦闷,他猛地转过身,朝着那一团黑暗低声呵斥道:“这几天,盯死那些刑子任凭哪一个有嫌疑,允许你们先斩后奏先废了她们四肢,然后再任凭你们严刑拷打”

  他身体微微哆嗦着,遗牙低声怒吼道:“如芒在背,坐卧不安不把这些该死的叛徒找出来,你让我怎么一统苍炎域?就靠这群没用的废物老头老太太么?”

  狠狠跺了跺脚,贾正风又指了指那栋石楼:“还是,靠这群牲口一样的东西?”

  低声骂了几句,贾正风猛地纵身而起,脚踏一道狂风,在夜色中犹如一头捕食的猫头鹰一样,无声无息的冲出了城墙,向着远处滑翔飞出。

  他也没有什么目标,也不知道去哪里,只是想要发泄一点心头的郁闷。

  他无声无息的滑过那几只偷食的鼠人,长戈一挥,几个鼠人的头颅就无声无息的滚落在地,他们尸体内一滴血都没有,所有血浆都被古色斑斓的青铜长戈吸得干干净净。

  贾正风犹如幽灵一样滑过城外的十二个窝棚聚居点,战刀城在这十二个聚居点内的四千多奴在短短一刻钟内,就被贾正风手中长戈击杀。

  一条红线从长戈的矛头直透柄尾,等到这条红线布满了整条长戈,贾正风停下了脚步,他将长戈的枪头咬在嘴里,然后深深一吸。

  一溜精纯的精血化为丝丝血气不断涌入贾正风嘴里。

  贾正风略微带着点憔悴的面孔迅速变得光泽莹润,每个毛孔都几乎在往外放光。他大口大口的吞咽着血气,一股强大澎湃的生命力顿时在他体内扩散开来。

  过于浓郁的生命气息让贾正风一时间都无法承受,浓郁的生命能量从他毛孔中喷出,迅速扩散到百米范围内。

  百米内的那些作物顿时犹如魔化一样急速生长开来。

  本来只能长到一米多高的地米菇,在短短几个呼吸间长到了七八米高;本来只能长两尺长的牧草,更是‘咔嚓’、‘咔嚓’的几下子就长到了十几米。

  贾正风眯着眼,眸子里闪烁着血光,万分陶醉的吐出了一口浓郁的血气,他将长戈的半截戈头含在嘴里,喃喃自语道:“本教神功,果然冠绝当代,造化无穷。”

  精血能量在体内翻滚,庞大的生命能量滋养全身。

  贾正风这时候整个人就好像喝醉了老酒,又给自己塞了好几堆有迷幻作用的毒蘑菇,他整个人飘飘欲仙,站在原地浑身微微椅着,好似有微风从每个毛孔中飘出,心神逐渐的飘上了天去

  长生教的邪功威能恐怖。

  不仅仅能够让人长保青春,在修炼时更是有无穷的快感来袭,让人沉醉于其中难以自拔。

  越是修炼得久,越是能从中感受到更剧烈的快感,越是难以自拔,越是疯狂修炼

  作为长生教第三副教主,贾正风境界高深、功力雄厚,他得到的快感起码是新晋弟子的百倍、千倍。无边的快乐就好像一座火山在他灵魂深处炸开,炸得他整个人都好似羽化飞仙一样,完全忽略了外界的风吹草动。

  两里开外,一团和夜色完美融合在一起的烟云中,巫铁双眼雪亮的盯着贾正风。

  冷风从贾正风的方向吹过来,风中有着浓郁的血腥味。

  贾正风身后,是一个简陋的窝棚聚居点。

  不用看,单从风中的血腥味就知道贾正风刚才做了什么。

  贾正风浑身痉挛,双眼迷离的遗戈头,他突然缓缓的,有气无力的坐在了地上,一股股宏大的精血气息在他体内奔涌,他的面皮一会儿变红、一会儿发白,红白之间变幻莫测,头顶更是有一缕缕热气升腾而起。

  平日里修炼长生教邪功,贾正风都是在防范措施极其严密的密室中进行。

  毕竟在修炼时,贾正风实在是太脆弱了,他会完全无视外界的风吹草动。

  唯独今天,因为心情郁闷,同时因为身处炎家的领地中,战刀城又直属几个偷偷投靠了贾正风的炎家长老,贾正风完全将这里当做了安全区。

  虽然麾下弟子中可能还有泊溪这样的叛徒藏匿。

  但是刚刚出城的时候,他已经命令麾下的心腹高手对麾下的弟子严加监视。

  所以,这里是安全的。

  所以,贾正风放肆杀戮,用手中长戈吞噬了数千奴的精血,然后修炼长生教邪功,沉浸在了无边的快乐中。

  他眼前有七彩光影扭曲变幻。

  他耳朵边有仙禽神鸟放声歌唱。

  他浑身酥软,痒酥酥的好似有绝色佳人在用身体轻轻的蹭他的身体。

  巫铁静静的看着贾正风。

  他身边老白等人同时捂住了嘴,不敢有一个人吭声。

  老白他们不认识贾正风是谁,但是贾正风身上的气息雄浑可怕,是一个他们根本无法佣的高手。

  巫铁深吸了一口气,他脑子里闪过了无数念头。

  “狭路相逢,勇者胜”

  贾正风的这个状态,巫铁从老铁传授的知识中找到了数百种可能性。

  但是不管是哪种可能,贾正风如今都蹿最虚弱、最无力的状态。

  巫铁向老白伸出手。

  老白看了看巫铁紧张、兴奋的模样,急忙掏出了一个小的、塞得结结实实的金属瓶子。

  巫铁将金属瓶盖旋开,将金属瓶紧握在手中,身体无声无息的离地三寸悬概,向着贾正风飘了过去。

  飘行无声,犹如鬼魅。

  手中瓶子里,是老白调配的剧毒烂骨髓,整整一瓶子,用老铁的话来说,就算是一万头块头最大的灰岩蜥蜴也会被毒死。

  风云幡在巫铁腰间轻轻晃动,一缕缕烟云包裹着巫铁的身体,将他可能泄露的任何声息、动静彻底隐匿。

  巫铁就这么来到了贾正风的面前,右手轻轻的握住了贾正风的长戈。

  这家伙完全沉浸在了迷离的幻境中不可自拔,无边的快乐充盈全身,他身体微微哆嗦着,牙齿死死的遗戈头,犹如吃奶的孩子一样轻轻的吮吸着。

  一丝丝精血气息不断从戈头中流入贾正风嘴里,然后不断融入他全身。

  巫铁握住了长戈,下一瞬间,体内元罡犹如洪水爆发,元罡催动全身爆发出恐怖的力量,巫铁倾尽全力的将长戈顺势向前一刺。

  长有一尺多的长戈刺穿了贾正风的脖颈,从他后脑勺冒出了半尺长。

  贾正风的整个面颊被撕开,他的下巴掉了下来,露出了血淋淋的喉部。

  巫铁毫不犹豫的,将满满一瓶子烂骨髓直接塞进了他的喉咙里,然后双手紧握长戈左右一划拉。

  长戈极其锋利,贾正风的头颅无声的掉落。

  这是一件彻头彻尾的邪兵,长戈所过之处,贾正风全身精血顿时沸腾起来,长戈戈头血光闪烁,正要将贾正风全身精血吞噬,巫铁胸口卧着的那颗白色的蛋剧烈的跳动起来。

  长戈居然没能争赢他,白色的蛋跳动着,将贾正风全身精血和灵魂一口吞得干干净净。
  
网站地图 永利皇宫注册登录手机版 齐发娱乐 凯撒国际娱乐老虎机 如何登录永利皇宫
凯发k8娱乐app 188金宝搏苹果下载 云鼎国际线上娱乐城 天天娱乐
扑克王棋牌 优乐国际娱乐手机版 澳门赌盘 微信天天娱乐场
新天天娱乐 世界杯下注网 大发国际娱乐APP 皇浦国际中文版
诚博国际app 世界杯足球星解 a8娱乐 官方网站 亚博体育国际
600万娱乐 博天下娱乐 天游娱乐输钱 全旺娱乐 568彩票
摩臣彩票导航 博猫游戏软件 正点游戏 丰尚娱乐官 华人官方彩票注册
凤凰娱乐注册 丰尚娱乐开户 VO娱乐 幸运飞艇五码二期计划 拉菲娱乐
丰尚娱乐登陆 丰尚娱乐安全 正点游戏 伯爵2娱乐 亚上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