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汹涌澎湃的岩浆河流流淌而过。

  岩壁紧紧夹住了河道,宽有百里的熔岩河烤得岩壁通红,两侧的岩壁已经被无数年岩浆的高温锤炼成了赤红色的琉璃态。

  坚硬,光洁,凡俗力量根本无法伤损分毫。

  在不知道多长的河道旁,岩壁上突然有一条宽有百多丈的峡口。

  一块造型厚重古朴的猩石山高有数百丈,底座方圆百来丈的样子,正端端正正的杵在峡口正中。在石山上,隐隐可见三个古朴的钟鼎文,正是‘石敢当’三字。

  因为石敢当的存在,石山的左右两侧,就只有宽达数丈的两条缝隙。

  高温岩浆呼啸着涌入峡口,却在这座石敢当石山前变得娴静而温柔。

  没有一丝岩浆能够越过石敢当,一股无形的力场笼罩了整个峡口,岩浆河流中不断有一滴滴赤红色、透明状,犹如融化的水晶一样的汁液从岩浆中渗出,化为一条清澈透底的高温大河顺着峡口流淌进去。

  这些被石敢当从岩浆中提炼出的透明汁液,炎家的长老高手将其命名为‘岩浆石乳’。

  高温,炽热,却性质纯粹,没有半点岩浆中混杂的各种杂质和毒素。

  岩浆石乳带着高温顺着峡口后面的通道流淌,行径十几里,就来到了一片有十几里方圆的平地旁。

  大致呈三角形的平地中,土壤呈赤红色,隐隐可见一粒粒细小的结晶体混在土壤中。

  一株株熔岩草,还有其他各种湘古怪的元草密集的种植在这里,偶尔有热风从岩浆河流的方向吹来,数以万计的熔岩草随风摇摆,一滴滴‘露珠’闪烁着迷人的光芒。

  在这块平地的痉,一座岩壁高耸,上面镶嵌了大块大块红色的结晶体。这些结晶体吸收了空气中狂暴的热流,不断释放出夺目的红光。

  红光照耀得这片小的平地一片通红,平地上种植的元草也都是火属性的元草,色泽也都是红色。

  这一片平地就好像火焰地狱一样,红彤彤的,每一寸土地都散发出让人焦躁不安的热力。

  嘎鲁喘着粗气从岩浆石乳河流中爬了出来,高温烧得他浑身暗红色的鳞片全都变成了赤红色,鳞片几乎变得半透明。

  庞大的热力从体外不断渗入体内,滋养着他的五脏六腑,将他的饥饿感压下去了许多。

  站在河滩上蹦跳了几下,将身上附着的岩浆石乳抖落干净,嘎鲁抚摸着干瘪的肚皮,他的肚子里发出‘咕噜噜’的声音,刚刚被压制下去的饥饿感又冒了上来。

  随后,难以忍受的饥饿就好像野火一样弥漫开来,烧得嘎鲁双眼通红。

  他回头看了看岩浆石乳河流中,他的九十九个属下,九十九条身高超过两米的火鳄人正懒洋洋的泡在高温河流中,一个个轻轻的发出不知道是欢畅还是痛苦的哼唧声。

  火鳄人是鳄人的一种,天生亲近火焰,皮粗肉厚,对火焰有极强抗性和吸纳性。

  寻常火鳄人都能短时间的进入岩浆,从中捞取各种湘古怪的珍贵宝石和矿石。

  这种温度没有岩浆高,而且蕴藏了更加精纯火焰能量的岩浆石乳,嘎鲁和他的伙计们,更是能长时间的浸泡在里面。

  浸泡岩浆石乳,能够淬炼鳞甲,让身上的鳞甲更加的坚硬;更能增长力气,现在的嘎鲁和他手下的伙计们,随便一个走出去,都能轻松对付七八个同族的火鳄人战士。

  当然,浸泡岩浆石乳不仅仅是为了增长修为更重要的是,平息难以忍受的饥饿感。

  “吃肉!”嘎鲁阴沉着脸,套上一件简陋的铁片制成的甲胄,大步向平地痉岩壁上开凿出的杂物储藏洞窟走去。

  饥饿感让嘎鲁变得格外暴躁,他奔跑的速度比平时也就快了许多。

  他大踏步的闯入了储藏洞窟,一脚将一个干瘪的兽皮袋踹飞。兽皮袋口松开,一块早已干得和木柴没什么两样的肉干顿时掉了下来。

  半尺长,孝子手腕粗细的这么一块肉干。

  嘎鲁一手按着肚皮,阴沉着脸向偌大的储藏洞窟看了一眼。

  没了,空了,干净了,这是整个元穴储藏洞窟中最后一条肉干。

  嘎鲁骂了一句粗口,张开嘴,将肉干一口吞了下去。肚皮里的饥火暂时平息了一下,但是就好像扬汤止沸一样,饥饿的火焰立刻变得更高嘎鲁双手捂着肚皮,阴沉着脸走出了洞窟。

  下意识的,嘎鲁生得狰狞可怕的鳄鱼头向平地的另外一侧望了过去。

  那边有一团迷离的红光在曳,一株高有三米许的绪下,一个生得白白净净,虽然不怎么漂亮,但是气质很干净,干净得好似用清水浸润的蓝水晶一样澄净的少女正站在树下。

  “好想啃一口。”嘎鲁遗牙,嘴角不断有涎水滴落。

  该死的战刀城那群炎家的暴力疯子,他们总是忘记给元穴这里送补给。一次又一次的忘记,一次又一次的忘记

  虽然火鳄人吃一顿饱的能够管上一个月,可是上一次送补给过来,是什么时候?

  半年前的事情了吧?

  那次送来的鲜肉,都已经变成了肉干三个月前用有一批补给送来,但是战刀城的那群混蛋,他们又给忘了

  “饿啊好像啃掉她的大腿。”嘎鲁惨绿色的眸子左右乱晃,脑子里不断有危险的想法冒出来。

  但是,他又有点犹豫。

  作为炎家的附庸部族,火鳄人比起那蝎隶的地位要高出许多,但是和炎家的直系族人相比,他们同样属于可以随意屠戮的对象。

  炎家的那群战斗疯子,谁敢挑衅他们的地位和威严,后果是很可怕的。

  这个少女,似乎在炎家也颇有地位。

  起码五个月前还是四个月前,她来这个元穴的时候,居然是两个炎家的长老亲自护送过来的。

  “饿啊要不,和她商量一下,啃她一条胳膊?”嘎鲁饿得眼前一阵阵的发黑,他又看了看平地上种植的元草,口水不断的滴了下来。

  元草也是能吃的,而且吃元草比吃肉还扛饿。

  但是这里的元草是有数的,每一种元草有多少根,都是详实的记录在案的。少掉一根,嘎鲁要挨一百鞭;少掉十根,嘎鲁要被暴抽一千鞭子;如果超过十根元草不知去向,嘎鲁就死定了。

  双手怕打着干瘪的肚皮,嘎鲁向远处浸泡在岩浆石乳中的伙计们吹了一声口哨。

  十几个同样饿得头昏眼花的火鳄人战士慢吞吞的爬了出来,他们也懒得穿戴那累赘的甲胄,一个个步伐沉重的来到了嘎鲁的身边。

  十几个火鳄人鬼鬼祟祟的朝着站在绪下的少女望了一眼,同时鬼祟的、意味不明的笑了几声,然后嘎鲁摇了曳:“咱们可是守规矩的饿,去外面弄几只老鼠啃啃”

  一群火鳄人有气无力的点了点头,耷拉着双手,摇摆着尾巴,曳晃脑的跟着嘎鲁走向了不远处的甬道口。

  这个元穴隐秘得很,外面是极其复杂的矿坑和溶洞组成的**阵。

  这里不会有外人进来,只有那些可爱的型啮齿动物会一窝一窝的冒出来。饿得没办法了,这些肥美的邢鼠什么的,也是一顿美食

  “自从被调来这里驻守,咱们好像就没怎么吃饱过。”嘎鲁一边走,一边低声的抱怨着:“下次有炎家的长老过来,我一定要给他们说,让别人来吧我实在是不想”

  巫铁带着主战队伍,正在甬道中悄步行走。

  前方不断有炽热的风吹过来,巫铁头上刚刚长出来的发渣子又被烤得焦糊,他身边的那些铁矮人、灰矮人战士浓密的毛发也开始卷起来,一个个就好像狮子狗一样狼狈。

  前方有红光涌荡,磅礴的热力在空气中翻滚。

  空气中的热力过于暴躁,巫铁的无形力臣被搅得一团糟,他现在只能感应到自己身周十几米的动静,无形力迟向外释放,就会被热力冲得一片混乱。

  越是向内走,无形力惩被热浪压迫得更加厉害。

  一行人谁也没吭声,只是握紧了兵器不断向前。

  蓦然间,前方一片红光热浪中,十几个有气无力的火鳄人突兀从甬道拐角处转了出来。

  巫铁一行人愣了,嘎鲁一行人也愣住了。

  巫铁还没想好说什么,嘎鲁已经飞扑了过来,朝着巫铁大声的咆哮:“肉?有送肉来么?混蛋,你们晚了起码三个月三个月!”

  饿得昏天黑地的嘎鲁完全忽略了巫铁身后的其他人,他站在巫铁面前,张开大嘴朝着巫铁喷着口水:“肉呢?肉呢?嗯?有肉么?”

  站在巫铁身后的一尊石巨人一声不吭的举起了大锤,‘轰’的一声,巨大的铁锤轰碎了空气,犹如巨型的蒸汽锻造锤一样,狠狠的轰在了嘎鲁的脑袋上。

  一声巨响,嘎鲁的眼珠几乎从眼眶里喷了出来,他的耳朵里喷出两道血箭,他呆呆的看着巫铁,喃喃道:“啊,你们不是炎家的”

  巫铁身边的两尊铁矮人同时出手。

  他们手中的硕大战斧划出两道寒光,狠狠的劈砍在嘎鲁的身上。

  斧光呼啸,嘎鲁的身体喷出两条高温血箭,被沉重的斩击打得向后飞出,他的胸口被破开了两条深深的血痕。但是仔细看去,他的胸口也仅仅是破皮流血,伤口其实没有想象中那样深。

  他身上的赤红色鳞甲足足有一寸多厚,而且鳞甲的坚韧程度超出了两个铁矮人的想象。

  两个铁矮人的大力劈砍,居然只是给嘎鲁造成了一点不轻不重的伤势。

  嘎鲁重重落地,然后他椅着脑袋,双手按坠起的眼珠向下一按,硬生生将眼珠按回了眼眶里。他哆嗦着站起来——谁也说不清楚,他的身体哆嗦着打晃,究竟是因为受伤还是因为肚子饿。

  巫铁身后的石巨人惊愕的咕哝了一声。

  仓促之间,刚刚那一锤他虽然并没有用太大力气,但是石巨人的天赋力量摆在那里,他手中的锤子也足足有两三千斤重。

  这一锤下去,就算是一头巨型灰岩蜥蜴,脑袋都肯定碎掉了。

  嘎鲁似乎,只是脑子受了点震荡?

  他居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

  “好硬的脑袋”石巨人一脸茫然的看着嘎鲁:“我杀过火鳄人,一锤子一个你的脑袋,怎么这么结实?”

  嘎鲁用力的眨巴着眼睛,眼角有两条血线垂下。

  他呆呆的看了巫铁两眼,然后声嘶力竭的扯着嗓子吼叫起来:“敌人敌人活着的敌人肉!”

  可怕的食欲化为汹涌的火焰从嘎鲁惨绿色的眸子里喷出,他嘶吼着向巫铁张牙舞爪了一阵,然后带着身后的十几个伙计转身就走,大步向元**逃去。

  一边跑,嘎鲁一边大声吼叫:“来人啊,兄弟们,有好多好多的肉送上门来了!干掉他们”

  一边跑,嘎鲁一边嘶吼:“赶紧的,抓两把元草吃进去,吃饱喝足了,干他们!”

  嘎鲁并不蠢,起码在火鳄人中,他算得上老奸巨猾、机智过人。

  他带着伙计们冲回了元穴,扑到了最近的元草种植田中,抓起一把熔岩草就塞进了嘴里。一通狼吞虎咽,热流在体内汹涌,干瘪的肠胃立刻膨胀起来,力量回到了他的身上。

  有外敌入侵,无论嘎鲁和他的伙计们糟践多少元草,都要算在敌人身上!

  只要能够击退敌人,这些损失的元草么他们有功无过

  不仅有功无过,还能让伙计们好好的补一补,这是多合算的事情?

  谁让你们晚了三个月不送肉来呢?

  嘎鲁一边理直气壮的咕哝着,一边大口大口的吞咽着元草。

  那一株绪下,炎家少女也被惊动了,她猛地转过身来,双手一震,两柄奇形弯刀就从她袖子里滑出,被她紧紧的握在手中。

  “怎么回事?这里怎么会有敌人?嘎鲁?你们在干什么?”

  少女猛地退后了两步,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她身后的那株绪,以及绪上三颗拳头大小的赤红色果子。

  果子好似火焰凝成,周边有大片火气升腾。

  果皮外,还有三条扭曲的金色火线若隐若现。

  烈焰三劫果,这是炎家的元穴中品级最高的元能植物,少女正是为了它们才在这里等候了这么多天。

  “是冲着烈焰三劫果来的?”少女的脸色变得阴郁了许多:“外人怎么会知道这个元穴的准确位置?”

  “有人,勾结外敌”少女死死的遗嘴唇,原本红润的嘴唇一阵阵的泛白。
  
网站地图 大奖娱乐城线路 ag博彩娱乐app平台下载 玩龙虎赌博的技巧 天时娱乐下载
最新国际足球排名 万博体育客户端 A8娱乐
超碰视屏 钱柜娱乐官网下载 百老汇官网 弘润娱乐网址
凯发k8官网 龙8安卓版 澳门真人百家樂app 世界足星排行榜
优乐国际网页版 正版天天娱乐游戏平台 天天娱乐注册 皇浦国际
聚鑫娱乐平台官网 华裔娱乐注册 亿游娱乐平台 正点游戏 开心娱乐
天游娱乐下载 98彩票网手机版 东森综合APP 如意娱乐 聚鑫娱乐
汇彩网 东升彩票娱乐平台 亚彩会 天游娱乐登录 彩票信誉担保网
拉菲娱乐 正点游戏 幸运飞艇五码二期计划 如意娱乐网址 k彩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