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悬崖,站在金属桥梁的另一端,总掌令颇为诧异的回头看着巫铁。

  “真好奇,其实,我救你只是一时起意,真没想过你真能陪我过来。”

  右手用力的拍了拍左胳膊,总掌令笑道:“还记得我这条胳膊么?是你斩断的。我以为,你年纪这么小,总归会犹豫害怕。”

  巫铁看着总掌令新长出的那条左胳膊。

  “犹豫有过害怕,要说实在的,也有。”白虎裂横在肩头,巫铁用力摩挲着枪杆:“但是,见识过朱紫溪的力量后。一切可能提升我自己力量的机会,我都不会放过。”

  “哪怕是和我这个曾经的敌人合作?”总掌令咧嘴一笑,转身继续向前走去。

  “哪怕是和你这个曾经的敌人合作。”巫铁点了点头,看了一眼跟在身后的几个雾刀杀手。

  “喂,你没蠢到还没报仇之前,又和我撕破脸吧?”巫铁扛着长枪,一步一步的跟在总掌令身后。

  他盯着总掌令的背影,慢悠悠的说道:“我的一个长辈告诉我,面临强的时候,曾经的敌人,大家是可以联手的,是不是这个道理?”

  总掌令笑了一声。

  向前走了一阵子,他这才开口:“也永理,但是,真不考虑一下我的建议?加入雾刀,我收你做亲传弟子。”

  “我雾刀相比长生教,虽然只是苍炎域一个不起眼的衅力可是我有信心,只要能回归祖地,击退长生教不成问题。”

  “到时候,我雾刀一统苍炎域,再向外扩张,搞不好,你以后就是新的雾刀总掌令?”

  总掌令一路向巫铁推销着雾刀的各种好处,巫铁只是一言不发。

  桥梁的这边,是一个宽百米的方形甬道,四壁都是金属铸成,地上、墙壁上都刻了极细的线条,有柔和的荧光从线条中喷出,指明了向前的通道。

  一行人向前行去,每隔五百米左右,就有一扇厚重的金属门户。

  长宽都是百米的金属大门上,一条条极细的线条勾勒出了复杂的图纹,上面镶嵌着一颗颗极细的闪耀着寒芒的晶石。

  路过一扇半敞开的金属大门时,巫铁特意的用白虎裂敲了一下厚达十米的门户。

  一声巨响,大门微微颤抖了一下,从门的上方有些许尘土掉了下来。

  大门的材质极佳,极其坚硬,极其柔韧。

  白虎裂如此重量,巫铁随手一击,居然没能在门户上留下任何痕迹。

  总掌令和几个雾刀杀手看了巫铁一眼,总掌令不无得意的说道:“没见过这等奇物吧?这些门户,几乎人力不能完成⊥算是苍炎域最擅长铸造的鲁家,他们也不能打造如此巨物。”

  “我雾刀先祖的底蕴,可不是寻常人能想象的。”总掌令笑得很灿烂:“真不考虑一下?我雾刀要复兴,当需要人才。”

  “我怎么感觉,这里要么是一座监狱,要么是一处避难所。”巫铁没搭理总掌令,自言自语的咕哝着。

  总掌令的脸色微微一变。

  一行人停下了脚步,站在甬道中向前后张望了一阵。

  暗色的甬道中,一条条细细的荧光纹路中散发出的幽光照亮了整条甬道,没有虚日那样明亮,但是也足以看清四周的细节。

  笔直的四方形甬道,每隔五百米左右,就有百米大小的一扇厚达十米的金属大门。

  厚重的金属大门并没有完全开启,只是左右挪开了十几米的空隙让人通过。

  这架势一如巫铁所说,要么像是监狱,要么就是避难所。

  “也不知道,这地方有多少年了。”巫铁走到一扇大门前,仔细端详着上面那些阴刻进去的深深的纹路,以及镶嵌在纹路帜细效体。

  不认识。

  认不出。

  这些纹路组成的复杂花纹,还有这些细小的晶体一定有它们的妙用,但是巫铁如今分辨不出来。

  脑海中有极其庞大的知识储备,但是绝大部分无法调用,巫铁看了半天,依旧是一头雾水。

  总掌令沉默了许久,这才冷哼了一声:“走吧,这条甬道中危机四伏,如果不是我带路,如果不是有雾刀历代先祖留下来的通行秘法,我们在这里早就死了无数次。”

  顺着甬道向前继续行走,一共经过了十二扇厚达十米的金属门户,一行人来到了一座金属洞窟中。

  面前是一座长宽里许,高有近千米的方形洞窟。

  一条条金属栈桥从地面一直向上方延伸,金属洞壁上开凿了许多门户,有些门户中隐隐有幽光透出,所有门户都通过金属栈桥相连。

  高空中,一层一层的栈桥之间,还有横跨整个空间的天桥相连。

  密集的金属栈桥和金属天桥,让这个巨大的金属洞窟显得很拥挤。

  或许很多年前,有很多人在这些栈桥、天桥上往来行走,那些门户后面,就是他们的起居之地。

  巫铁走进最近的一个门华了一圈,里面有一些金属制成的器具,有床榻,有桌椅,每一个门户内的空间划分成了十个标准的小格子间,里面的陈设都几乎一模一样。

  “宗这里面,可不见得舒服。”巫铁很快退了出来。

  门户后面的那些小格子间,空间逼仄,仅仅能够容纳一个人躺卧,如此密密麻麻的门户后面,这么多的格子间,起码可以供数万人起居。

  数万人拥挤在这蚁巢一样的空间中。

  巫铁头皮鱼发麻,他越发肯定,这里要么是监狱,要么就是避难所。

  雾刀的先祖们,显然出身不怎样。

  穿过这个金属洞窟,走过一段短短的甬道,然后又是一个类似的金属洞窟。

  一路经过了十二个金属洞窟,前方又是一条深不可测、宽有近百米的断崖。

  这一次,总掌令和他的几个下属也心了许多,巫铁也注意到,断崖附近有殷红的血迹,还有一些残破的金属碎片,显然总掌令他们在这里吃过亏。

  还是总掌令跳下悬崖,在一个凹陷的石缝中施为了一阵,一座金属桥梁从断崖对面延伸了过来,一行人走过金属桥梁,桥梁的对面,只是一个方圆近百米的薪台。

  “巫铁,到了这里,就要看你的了。”总掌令严肃的看着巫铁:“这里,应该是进入我雾刀祖地的最后一重关卡只是”

  巫铁肃然点了点头,他双手紧握长枪,眉心一点金光闪烁,无形力场笼罩了整个平台。

  他时刻提防着一切可能的变故,尤其是总掌令和他几个下属可能的异动。

  总掌令的脸色变得鱼古怪,他喃喃道:“先祖们居然遗失了返回祖地最重要的凭证令牌。逼得我们这些晚辈,如此辛苦”

  曳,他从胸口掏出了一块巴掌大小的血色水晶,将其镶嵌在了平台正帜一个凹坑中。

  八角形的水晶和凹坑完美漆黑。

  一缕缕极细的血光从凹坑中急速向四面八方延伸开来,大片细细的血色纹路迅速覆盖了整个平台,随后密集的光芒冲天飞起,将整个平台牢牢包裹。

  四周光芒旋转,身体好似飘岗空中一样不受力。

  巫铁紧张的看着四周,过了大概能有一刻钟的功夫,他们脚下突然一沉,所有人都来到了一个硕大的砂石戈壁洞窟中。

  方圆能有两三百里的圆形洞窟,上方穹顶距离地面能有数千米。

  遍地都是黑色的砂砾。

  巫铁弯腰抓了一把细小的砂砾,他皱起眉,这不是普通沙子,而是砂石被高温灼烧后凝成的黑色琉璃砂。

  ‘隆隆’的闷响声远远传来,数里外,一座座生得圆滚滚的,高有七八米的巨型金属傀儡慢悠悠的在四周游荡着。

  一眼望去,这样的巨型金属傀儡起码有上千头。

  它们左手是一个生满了尖锐突刺的金属球,右手则是紧握一柄柄特大号的兵器,刀、斧、棒、锤,样样都有。

  这些大家伙在这一片黑沙平原上游荡,在巫铁视线可及之处,黑漆漆的砂石戈壁上,随处可见一堆堆巨大的白骨。

  这些白骨动辄一根就有百米长短,一根根插在砂石中好像拱门一样,这些傀儡在白骨之间往来穿梭,偶尔身体撞在白骨上发出轰然巨响。

  “我们要去那边!”总掌令弯下腰,从地面上抓起了那块八角形的血色水晶揣进怀里。

  巫铁瞳孔缩小了一下。

  刚刚他们分明在一个小的平台上,总掌令将这块水晶镶嵌在平台正中后,他们就被送来了这里,而这块水晶也随之到来。

  很显然,这块水晶是进出这一片砂石戈壁洞窟的通行凭证。

  巫铁很认真的盯了一眼总掌林的胸口。

  总掌令注意到了巫铁的目光,他微笑着向前方一指:“我们要横跨这一片平原这些大家伙,坚不可摧,而且蛮力无穷我们冲了好几次,损失惨重,却没能冲过去。”

  巫铁皱起眉头,他一枪戳碎了身边一块大石,枪杆一挑,一股巨力配合无形力场,将一块水缸大小的石头丢了出去。

  大石呼啸,破空飞出数里。

  地面上一尊金属傀儡猛地举起左臂,左臂上那颗水缸大小的多刺金属球‘嘭’的一声飞出,重重轰在了大石上,将大石砸成了无数碎片。

  金属球在空中凝滞了一个呼吸的时间,急速的原地旋转了数百周,‘唰’的一下飞回,又拼凑在了金属傀儡的左臂上。

  “坚不可摧,蛮力无穷,而且有这些金属球漫天乱打。”总掌令的脸剧烈的抽搐了一下,他看着巫铁沉声道:“我的好几个忠心死士,就是被这些金属球硬生生砸成肉酱。”

  “所以,我需要一个有着足够蛮力,自身防御也足够强悍的,帮我挡租些家伙。”总掌令很认真的看着巫铁:“也不知道,你行不行。”

  巫铁的脸也抽了抽,他看着那些硕大的金属傀儡,想象了一下漫天金属球打下来的疯狂嘲,不由得激灵灵打了个寒战。

  “试试。”巫铁很坦诚的告诉总掌令。

  “不要勉强。”总掌令也很坦诚的看着巫铁:“虽然,我很想去祖地看看,里面到底藏着什么宝贝按照先祖的说法,里面的宝贝可以扭转乾坤”

  眼里有一丝惊骇闪过,总掌令沉声道:“或许,也可以让我死得尸骨无存。但是,总归要去看看?”

  曳,总掌令看着那些金属傀儡:“这些家伙,本来是守护祖地的卫兵但是,先祖遗失了控制他们的身份凭证,以至于,我们想要回归祖地,也被他们挡在了外面。”

  巫铁深吸了一口气。

  他胸前背后的护心镜剧烈的蠕动着,快速化为一套白惨惨的紧身甲胄将他全身包裹起来。

  总掌令眼睛一亮他见过巫铁身上这套甲胄,知道这套甲胄拥有多强的防御力。

  巫铁手持白虎裂,大踏步的冲了出去。

  白虎裂沉重异常,巫铁的脚步声也格外沉闷响亮,远近游荡的金属傀儡同时望了过来,它们迈开大步向巫铁狂奔而来,然后同时甩动左臂。

  一颗颗水缸大小的金属球狂喷而来,速度极快,在空气中拉出了一条条清晰可见的白色轨迹。

  巫铁挥动白虎裂。

  长枪荡起一个个完美的圆弧,形如短剑的枪头快速挥砍,在总掌令和几个雾刀雾刀杀手震惊的目光中,这些困惑了他们许久无封决的金属球,居然被巫铁轻松斩破。

  大片火星从金属球中喷出,被斩破的金属球再也无法飞回。

  短短几个呼吸间,上丘金属傀儡同时失去了远程攻击武器。

  巫铁大笑着,扛着白虎裂撒腿向前狂奔。

  总掌令也放声大笑,急忙带着几个下属紧跟在巫铁身后。

  没有了这些远程攻击的重武器,这些金属傀儡的行动速度可不怎么快,根本无法跟上巫铁几人。

  狂奔了许久,前方一片黑色悬崖赫然在望。

  悬崖上一个硕大的黑色洞口格外醒目。

  在那黑色洞口外,居然攀附着一条长达近千米的巨型骨骸。

  那是一头造型狰狞的九头蛇骨骸,漆黑的骨骼还在向四面八方散发出淡淡的黑气。

  “九头蛇?”总掌令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他的血脉猛地跳动了一下,皮肤下有黑色的纹路一闪而过。

  “这是魔兽相柳。”巫铁同样被震惊了。

  这不是九头蛇,而是远古巨魔,或者说远古魔神也可以的大凶之物相柳。
  
网站地图 足彩比分直播 世界足球星级 贵族娱乐网站 娱乐平台 品牌官网
澳门永利娱乐平台 优乐国际娱乐城app 谢手中文网动漫 博马投注
金沙网站 玩龙虎赌博的技巧 足球星榜 亚博体育怎么注册
大奖娱乐城线路 A8娱乐 汇宝娱乐平台 大都会娱乐场网址
2018世界杯在那投注 皇浦国际 手机验证送21彩金 股民微信资源
天游娱乐代理 兆彩票注册 博猫游戏 天空彩票 幸运游艇开奖
东升国际彩票 亿宝在线注册 易彩娱乐官网 众购彩票网会员注册 丰尚娱乐
盈彩网彩票 如意娱乐 CC娱乐 圣亚娱乐会员 名人彩票娱乐登录
欧亿娱乐 天游娱乐招商 天下彩票免费资料大全 亿人娱乐彩票平台 拉菲娱乐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