娲谷。

  从规模庞大、气势恢宏的娲宫行出,顺着一条用五彩石块铺成的甬道前行数十里,用秘术开启一扇隐藏在岩壁帜石门,就到了一个巨大的石窟。

  这个石窟甚至比娲谷本身还要庞大数十倍。

  一根根粗壮的石柱牢牢撑住了穹顶,地面上是肥厚的土壤,长满了精致、肥厚的夜光植物。

  七彩荧光照亮了庞大的石窟,也照亮了石窟正中那个巨大的祭坛。

  一群群身穿长袍的高挑女子站在祭坛下,一个个目光狂热的看着祭坛上矗立着的九重宝塔。

  这座石窟面积广大,土壤肥沃,甚至有两条杏从石壁中流淌出来,蜿蜒流过整个石窟。

  只要一座虚日以娲宫的实力,她们可以毫不费力的弄到更多的虚日。

  只要一座虚日,这座石窟就能变成一座让人馋涎欲滴的桃源之地,这座石窟的出产,起码可以供养数十万智慧生灵。

  不过,娲谷的主人是一群女人。

  女人总是任性。

  她们乐意将这座石窟闲置,乐意将一座祭坛和一座九重宝塔杵在这里。

  她们人脉深厚,自身实力可怕,就连附近几个大域中以邪恶、诡秘著称的长生教都不怎么敢招惹这群女人。

  闲置一座石窟,对她们来说,算得了什么呢?

  浪费资源什么的她们浪费得多了。

  祭坛下,画了浓妆,一个个佩戴着无数的珠玉首饰,将自己打扮得珠光宝气的娲宫女人们跪了下去,向着祭坛和祭坛上高有近百米的九重宝塔顶礼膜拜。

  她们低沉的念诵着祭祀先祖的经咒,如此重复九十九遍后,十几名面容满带稚气的少女站了起来,她们脱下了身上制作精美的长袍,露出了里面穿戴着的兽皮衣衫。

  她们手持镶满了羽毛和兽牙的白骨法杖,走上了祭坛,跳起了充满蛮荒气息的祭祀舞蹈。

  她们嘴里发出雷霆一般的轰鸣,她们的动作在模仿狂风和巨浪,她们的动作中充满了飞禽走兽的影子,她们身边有各色的光芒闪烁。

  四周空气在翻滚,在涌动。

  一道道天地元能向这些少女涌了过来,伴随着四周那些女人的经咒声、祈祷声,无形的神秘力量将这些天地元能转化为强大精纯的法力,不断注入这十几个少女的身体。

  少女们的气息节节提升。

  没有瓶颈,没有滞涩,一路水到渠成的,她们的实力从筑基境,势如破竹的突破到了感玄境。

  然后从感玄境,她们的气息再次猛烈蹿升了一下。

  半步重楼境。

  少女们的气息变得飘忽而波动,一副没有立足根基的大楼快要崩塌的样子。

  几个白发苍苍,气息极古,但是面容红润连皱纹都不多的老妇人从人群中站了起来,她们掏出一个一个五彩石子雕琢成的药瓶,让这些少女服下了药瓶里闪耀着五彩毫光的药剂。

  少女们的气息稳固了下来。

  她们的呼吸变得悠长有力,举手投足之间,隐隐带动了四周空气的波动。

  她们和老妇人,还有那些女人一起,再次向祭坛,向九重宝塔顶礼膜拜。

  她们赞颂先祖的恩赐,用最华丽的辞藻讴歌先祖的光辉和伟大。

  大队身披重甲,身形矫健的壮硕女子涌了进来,她们拎着各色兵器,押送着一头头肥美的牲畜,以及一些精挑细选出来的奴隶来到了祭坛下。

  九堆篝火升起,一头头牲畜发出凄厉的哀鸣声,被利刀断头推进了祭坑中。

  整整一千名精挑出来的,生得面容清秀,身上绝对没有疤痕,更没有疾餐暗伤的岩石侏儒少男少女面无表情的走到了祭坑旁。

  一名老妇人一声令下,一千岩石侏儒少年犹如牲畜一样被斩杀,混着鲜血丢进了祭坑中。

  这是今日的祭祀仪式中,被祭祀掉的第三批、也是最丰厚的一批祭品。

  就算以娲宫的势力,完成这样的祭祀也不容易。

  牲畜好说,这些面容姣好、不能有一丝伤痕和暗伤、疾病的奴隶,不好找⊥这些岩石侏儒,都是好几年前就备下来的,一直心翼翼用上好的食物、清水供养着的。

  一名面带威严的老妇人满意的点了点头,手中沉重的权杖重重的一杵地面。

  “祭祀,让先祖很开心让那些卑贱的男丁,进来吧。”

  五彩甬道的痉,用秘法开启的石门外,巫金静静的站在大群精悍的战士中。

  和上次刚刚得到养魂钵时相比,巫金的体型再次变化了许多。

  他的身高已经将近三米,通体皮肤变成了金铜色。

  他上身披挂着一套兽头护心镜,左右肩膀上戴着肩铠,腰间缠着一条兽头蛮带,小臂上裹着厚重的金属护臂,腰间有金属护裆,膝盖以下,腥裹着护腿,脚上穿着一双尖头的金属战靴。

  周身要害被很周全的保护着,巫金袒露在外的剪上密布着无数蜈蚣一样扭曲的伤疤。

  重重叠叠的伤疤让他全身肌肉、皮肤扭曲起来,看上去就好像一个被孝子随手缝合的布娃娃。

  浑身肌肉虬结,宛如一尊用金属浇铸的金属傀儡。

  巫金渴的面孔上,同样密布着七八条扭曲的伤疤,他就是站在那里纹丝不动,莫名的就有一股煞气升腾而起,他身边三步内,没有一个战士愿意靠近。

  在巫金的心口,他用金属链子挂着那个养魂钵。

  养魂钵内注满了秘制的灯油,三点灯火比最初要明亮了许多,足足有拇指大小的灯火静静的燃烧着,偶尔可以看到灯火中有人影若隐若现。

  “金p!”五彩石铺成的道路外传来了急促的呼喝声。

  犹如石像一样静默的巫金翻了翻眼皮,他僵硬的转过身,大步向一个身高近丈的魁梧大汉走了过去。

  “伤好了?”巫金肃然看着大汉:“我还以为,你今天不会来了。”

  “多谢,你没有在角斗场上杀了我。”大汉认真的看着巫金,狠狠的点了点头:“这个人情,我会还给你。”

  “好!帮我找到巫铁,巫太平。”巫金将腰间一个硕大的兽皮口袋接下来来,‘咚’的一下砸在了大汉的怀里:“巫铁,我兄弟,我最小的弟弟母亲说,他还活着,应该就在苍炎域某处。帮我找到他。”

  扭曲、狰狞的脸上露出一个可怕的笑容,巫金冷漠、迟钝、犹如傀儡的眼眸中一抹温情一闪而过。

  “他的画像,我给过你虽然画得不是很像,但是见到他,应该能认出来。”

  “找到他,带他离开这一片大域。”巫金低沉的说道:“母亲说,这一片大域,要乱了娲谷,或许都会被卷进去。”

  “爹,还有我们几个做哥哥的,希望他能活得开开心心的那杏,不是做战士的料子。”

  “带他离开这里。听说,在远方,在更加繁荣,更加富庶,更加文明的大域,有些大域,甚至已经回复了几分太古的文明。”

  巫金充满向往的,回头向不知名的远处望了一眼。

  “带那杏离开不要让他来娲谷,不要让他来这里我的母族,你知道的那杏来了,还不知道会被欺负成什么样子。”巫金用力的拍了一下大汉的肩膀。

  ‘嘭’的一声巨响,就算大汉也算是极其孔武有力的彪形大汉,巫金这似乎并没用力的一巴掌,依旧拍得大汉龇牙咧嘴,身体猛地矮了一截。

  “你不见他?”大汉愕然看着巫金。

  “我,被研,去探索祖先故地。”巫金轻轻的摸了一下胸口挂着的养魂钵,沉声道:“谁知道能不能回来呢?”

  淡然一笑,巫金冷然道:“就算不能回来,我和我爹,和两个弟弟在一起就不用告诉巫铁那杏了。”

  巫金手指重重的戳了戳大汉的胸口:“你和你的兄弟们,讲义气。所以,把巫铁当成你的弟弟带着他,去远处,去传说中没有争斗,没有流血,可以安心过日子的地方。”

  “父亲,希望他一辈子太太平平的”巫金指了指大汉怀里的那一个硕大的兽皮袋子:“里面的金币,如果不够用,以后你养他』问题吧?”

  大汉深沉的看着巫金,他轻轻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心口:“巫铁,是我自己的弟弟』问题。”

  巫金咧嘴一笑。

  秘法开启的师门中,娲岫带着百来个重甲壮妇行了出来。

  手持一条宛如灵蛇一样在身边盘旋跳动的长鞭,娲岫狠狠的一鞭子抽在了一名强壮战士的脸上。

  那战士闷哼一声,脸上立刻被抽了一条深可及骨的血佑,鲜血‘哗哗’的流了满脸都是。

  “你们这些下贱的男丁随我进来。”

  “记住了,这里是我娲族圣地,你们敢乱走乱看乱说话,一个个都是死罪。”

  “该记住的规矩,这些天你们也都学会了。”

  “你们这些贱种男丁,有机会进入我娲族圣地,更有机会进入我娲族先祖留下的祖地中探索这是你们天大的福气。”

  娲岫冷然一笑,指着巫金沉声道:“巫金,我娲族外戚你这样的外戚男丁,若是能从祖地中带出有价值的重宝,就能享受嫡系族女的待遇。”

  娲岫讥诮的朝巫金冷笑道:“一招乌鸦变孔雀,你就偷着乐吧?”

  目光一旋,娲岫又看向了另外一个庞大得多,身上的装备、衣饰等也显得格外庞杂的战士群体。

  “而你们,你们这些自发参加我娲族祖地试炼的臭男子我一眼就能看透你们的龌龊心思。”

  诡秘的一笑,娲岫扭动着匀称有力的腰身,淡淡的说道:“不过,我们娲族的规矩,你们也都知道。无论你们用什么手段,只要能从祖地中拿出让我们满意的东西”

  “你们都有机会和我娲族的族女配对都有机会在我娲谷生活三年。”

  “三年时间,诞下的女孩儿,自然是我娲族嫡系。诞下的男丁,你们就自己带走。”

  “之后么之后的规矩,你们也是懂的。”

  娲岫笑得特别的灿烂:“我们娲族嫡系族女的好处,你们都知道罢?嗤跟我来吧。”

  巫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用力的摸了一下胸前挂着的养魂钵。

  他和一群九百多名娲族的外戚男丁列成队伍,走进了石门中。

  那大汉紧紧抓着巫金丢给他的兽皮口袋,一脸登的看着他。

  那些和娲谷没关系,只是从四面八方赶来参加娲族祖地探索盛典的战士们,则是一个个呼朋唤友的,跟在了巫金等人的队伍后面。

  娲谷在这一片大域中赫赫有名,娲谷的祖地探索盛典,更是周边好几个大域的盛事。

  从四面八方闻风而来的战士,加上一些大家族、大势力出身的战士随心护卫、随从,总人数悍然超过了两万人。

  一眼看不到痉的队伍顺着五彩石铺成的甬道不断涌入那硕大的石门,娲谷内,好些看热闹的外来者无不低声的喧哗议论。

  不时的,有那些本来只是看热闹的外来者,忍不足入了浩浩荡荡的队伍中。

  毕竟,能够和一个娲谷的嫡系族女配对,这对很多人来说,真正是一步登天的事情。

  石窟内。

  巫金等人鱼贯走上了祭坛,绕着九重宝塔转了三圈后,就络绎走向了宝塔第一层的门户。

  门内五彩神光一卷,巫金等人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娲族的祖地并不在这里,这座宝塔只是通往祖地的一座门户。

  而巫金他们,也并非娲族参加祖地探索的所有人。

  类似的九重宝塔还有很多座。

  娲族在无边的大域中,还有很多类似娲谷这样的据点。那些据点帜娲族族人们,同样会在今天开启圣地,进行大规模的献祭,让足够数量的战士进入祖地中进行探索。

  祖地在哪里?

  这是娲族辈分最高、年龄最大的长老们都不知道的事情。

  总之,那是一处极其神奇的地方。

  总之,那是一处极其危险的地方。

  每次祖地探索,进入祖地的那些精锐战士,能够回来的千不存一。

  “喧,一定要活着。”巫金走进宝塔大门时,低沉的咕哝了一句:“大哥没用不能保护你大哥现在,要去找让父亲和阿银、阿铜活过来的办法。”

  “母亲说祖地中,就有让他们活过来的办法。”

  “哪怕是拼命”
  
网站地图 新天地棋牌下载官网 拉斯维加斯国际赌场 亚美娱乐网页 千嬴国际手app下载
永利皇宫注册登录 888真人注册 千嬴国际手app下载 金佰利娱乐代理
欧洲足球国家队排名 澳门赌场永利 世界杯下注网 明发国际网站
扑克王官网app 吉利文娱 娱乐彩票大平台 亚虎娱乐手机版方网站
AG官网下载 太阳娱乐集团 铂金城娱乐 千嬴国际手app下载
华人娱乐登陆网站 大众彩票平台 永盛彩票 摩臣彩票登录 百彩网
易购娱乐1 亚彩会彩票 金砖彩票平台怎么样 秒速赛车开奖结果 丰尚娱乐官
彩客电脑网页 菜鸟娱乐APP 同创娱乐 摩臣彩票导航 金如意娱乐城
聚富彩票登陆 登录博猫游戏 澳彩城 银豹娱乐地址 快赢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