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铁记得想要进入雾刀祖地,必须通过一座传送平台。

  开启那平台的,是一块八角形血色水晶。

  总掌令,将水晶贴身藏在胸口里。

  他一把撕开了相柳胸前破碎的衣衫,从贴身暗袋中,将那块血色水茎了出来,死死捏在了手里。

  相柳十指艰难的突破了锦鲤的防御圈,覆盖着致密鳞片的手指被切得厦,不断喷洒着墨绿色的毒血,狠狠扎在了巫铁的胸膛上。

  巫铁的皮肉被撕开,毒血腐蚀着他的身体。

  相柳的指节狠狠撞在巫铁胸前的肋骨上,一声闷响,巫铁的骨骼丝毫无损,相柳自己反而被震得倒退了几步。

  “好硬的骨头。”相柳惊骇怒吼。

  月痕飞回,相柳的眉心被切开了一条极深的伤口,有淡绿色的脑髓流淌出来。

  但是蛇的性命极强,蛇性极其绵韧,更不要说相柳这等蛇类中的太古强者。换成普通人早就死了十几次的重伤,对相柳来说,也不算什么。

  相柳嘶声尖叫着,他猛地张开嘴,长长的面颊上,血盆大嘴张开足足有水缸大小,嘴里密布着尖锐的毒牙,相柳一口向巫铁吞了下去。

  现在的他虚弱得很,除了精魂比巫铁强大,他的身体根本依旧是总掌令的那具肉身。

  他无法发挥太多的力量,只能动用本能的吞噬之力。

  以相柳的天赋本能,就算是一团钢铁吞进腹中,也会硬生生融成一团汁水。

  巫铁眉心金色光团奄奄一息,眼前一片漆黑,陷入了半昏厥状态。

  相柳的精魂远比他的灵魂强大得多,精神冲击对他造成的伤害,也非常严重。

  血盆大口笼罩下来,巫铁根本没能闪避。

  ‘咔嚓’碎裂声中,巫铁身后的那颗小的白色的蛋突然崩解,点点七彩流光散溢,一只雪白粉嫩的兄臂突然抓住了巫铁的胳膊,另外一只手臂则是抓住了风云幡。

  狂风乍起,浓云漫天。

  四周光线急速扭动弯曲,只是一弹指间,巫铁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相柳一嘴狠狠吞下,他本能的狠狠合上嘴,满口利齿‘咔嚓’对撞,过于用力的他甚至折断了好几颗尖牙。

  满口空荡荡的,没有半点儿实在的感觉。

  相柳茫然的看着巫铁刚才所在的方向,他沉默了一阵,然后歇斯底里的尖叫着,愤怒如狂的蹦跶起来:“巫铁巫铁你给我滚回来!”

  “老夫的本命精血那是老夫的本命精血!”

  “你们这些卑鄙无耻的贼,你们这群该死的贼!”

  “老夫和你不死不休,不死不休!”

  风云翻滚,顷刻间穿越了两百多里宽的黑沙戈壁,来到了巫铁等人进入祖地的位置。血色水晶飞了起来,精准的镶嵌在地上的凹陷中。

  一道朦胧的血光亮起,巫铁回到了四周都是悬崖峭壁的那个薪台上。

  血色水晶镶嵌在地面上的凹坑中,一只雪白粉嫩的兄伸了过来,抓起一块石头,狠狠拍在了血色水晶上。

  碎裂声中,雾刀传承了多年的进入祖地的钥匙炸成了数十片。

  点点血光流逝,血色水晶逐渐变得黯淡无光,最后变成了黑色半透明状,彻底丧失了一切力量。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巫铁眉心的金色光团逐渐恢复。一点一点金光随着周身血脉的涌动,不断从煎中生出,不断飞向眉心的金色光团。

  几乎将脑浆绞碎的剧痛逐渐恢复,巫铁怔怔的瞪大了眼睛,看着上方黑漆漆的岩石穹顶。

  “我还活着?”巫铁下意识的自言自语,轻轻活动了一下胳膊腿儿。

  “爹爹。”一个轻柔稚嫩,颇为甜美清脆的声音就在巫铁耳边响起。

  巫铁浑身骤然僵硬。

  他慢吞吞的转过头来,带着一丝莫名的惊悚看着坐在他身边的那小的身影嗯,她身上裹着的那布片很熟悉,用是从巫铁身上扯下来的布料。

  高不过三尺,生得娇娇弱弱、粉嫩欲滴,这是一个看上去,大概就三五岁大小的芯头〖如青黛,眼如秋水,细嫩的小瓜子脸蛋上,秀美清丽的五官堪称完美。

  芯头有着一头极其浓密的秀发,请肩的发丝柔顺的披散在脑后。

  她就坐在巫铁身边,眨巴着亮晶晶的眼颈勾勾的盯着巫铁。

  她的目光极其澄净,没有丝毫杂质,透着一股让人灵魂冷静的奇异力量。

  巫铁摸了摸胸口的甲胄,乾坤袋在,包裹着老铁水晶大脑的蜘蛛坠子也在,那颗白色的蛋不见了。

  飞快的扭头向四周看了看,那颗白色的蛋真的不在了。

  巫铁哆嗦着看着这芯头:“前辈?”

  芯头眨巴着眼睛,很亲很甜的向巫铁笑着:“爹爹。”

  巫铁只觉浑身好似火烧一样,他一骨碌的翻起身来,蹲在芯头面前,强忍着歇斯底里的尖叫冲动,很认真的抚摸了一下她的脑袋。

  “我不是你爹,你看,其实我比你大不了几岁。我怎么可能,是你爹?”

  巫铁很认真的,想要向这芯头解释清楚她的来历。

  但是芯头清澈纯净的眼颈勾勾的盯着巫铁:“爹爹,我饿了。”

  巫铁浑身僵硬的看着她,芯头很坚定的看着他,两人大眼瞪雄的看了许久,巫铁喃喃自语:“我猜测过,那颗蛋里面会孵出什么东西一个女儿?”

  巫铁想哭,更想死。

  他深吸了一口气,从乾坤袋里掏出了一块肉干,一罐清水递给了芯头。

  芯头也不客气,抱起足足有她半个身子这么大的肉干,‘吧唧吧唧’的啃了起来。啃一口肉,喝一口水,也没多少时间,一整块肉干就被她吃得干干净净。

  ‘哈’的吐了一口气,芯头很满足的拍了拍肚子,点了点头:“饱了抱抱!”

  那块肉干上满是油腻,芯头迸肉干啃了许久,她的脸上、手上干干净净,连一丝油渍都没有。

  巫铁呆呆的看着芯头发了一阵呆,他倾尽全力的在脑海中检索一切可能过了许久,他才终于回过神来,一张脸青红不定的变幻着。

  或许,有可能,这芯头,真是他的女儿。

  在无相神缎,那位大能留下的最后一点后手,巫铁用了自己大量的精血,甚至用裂魂咒分出了一部分灵魂力量去滋养那位大能留下的后手。

  如果,那位大能留下的是一点自身的精血精华

  那么,这芯头就是那位大能和巫铁的精血、精魂交-合凝聚而成。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芯头还真是巫铁的女儿。

  巫铁心乱如麻,呆呆的看着芯头。

  他的念头飞到了无穷远的虚空中他在一遍一遍的问自己,那位设下后手的大能,用是一个女子吧?

  用是吧?

  如果是一个男性大能设下的这等后手巫铁在心理上无酚受这种事情。

  “你还记得你娘的模样么?”巫铁终于浑身颤抖着,强忍着心头的悸动,哆嗦着问出了这句最要命的话。

  “漂亮。”芯头直勾勾的盯着巫铁,甜滋滋的说道:“抱抱!”

  巫铁也说不清自己是啥心情。

  芯头真的记得那大能的模样?能够用‘漂亮’来形容,用是一个女子吧?

  好吧,不能再想下去了,否则,巫铁真个要疯掉了。暂且,就当那位大能是一位女子吧。

  他耷拉着脑袋,琢磨了一阵子,手一抖,将白虎裂化为护臂裹在手上,双臂僵硬的,缓缓的向芯头伸了过去。

  芯头两条白生生的兄很麻利的抓住了巫铁,犹如猴子爬树一样,麻利的爬了上来,坐在了巫铁肩膀上。

  她扯了扯身上裹着的布片,皱起了眉头:“衣服,脏,丑新的,漂亮的衣服。”

  巫铁的脸抽了抽,他看了看芯头身上裹着的破布片,叹了一口气。

  从乾坤袋里掏出一件换洗的衣物换上,巫铁身上的紧身甲胄蠕动着来到芯头的身上,化为一件精巧的软甲裹住了她。

  芯头笑了起来,她举起手看看手臂上的软甲,还是将布片裹在了身上。

  肩膀上扛着芯头,巫铁顺着来时的路,毫不耽搁的离开了雾刀的祖地。

  想想被困在祖地中的相柳巫铁的头皮就一阵阵的发麻。

  或许未来还会碰上他,但是最好是,永远不相见。

  芯头吞掉了相柳预先存下来的所有精血,想来这家伙也难成气候。等他回复实力,想办法离开祖地,再来找巫铁报复天知道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快速离开了雾刀祖地,来到了外面那一片黑漆漆、暗沉沉的乱石滩后,巫铁的心情莫名的轻松了许多。

  “芯头,你需要一个名字。”巫铁一边在乱石中疾走,一边和芯头有一句没一句的说这话。

  “名字?我要名字!”芯头快活的拍打着巫铁的脑袋。

  她看上去娇娇嫩嫩的,但是手掌上颇有几分力气,打得巫铁脑袋一阵阵发麻。

  巫铁皱着眉头,一路思忖着快步疾走。

  他想起了灰夫子曾经最爱的那些诗词。

  ‘小楼一夜听春雨’?

  巫春雨?

  似乎不好听。

  ‘深巷明朝卖杏花’?

  巫杏花?

  似乎更不好听。

  那么,老铁经常哼哼的那些词句?

  ‘与子同仇’?

  巫同仇?

  这不像是一个女孩子用有的名字。

  莫名的,巫铁陷入了一种谜一样的烦恼中,他居然认真的开始考虑,这芯头用叫什么名字了。

  这个问题困惑了巫铁好几天时间,直到他离开了这一片乱石滩,顺着一条甬道回到了大石城附近,他还是没能想出一个合适的名字来。

  叹了一口气,巫铁看了看一脸期待看了自己一路的芯头。

  “巫女。”巫铁一阵心虚的咕哝道:“你是个女孩子,所以,你就叫巫女好了。嗯,这名字不坏,我觉得,这名字其实是真正的很好。”

  “巫女?”芯头的脸色有点阴郁,她皱着眉头很认真的看了巫铁许久,这才叹了一口气:“巫女,就巫女吧嗯,爹爹说得对,这名字,其实是真正的很好。”

  巫女曳,拍了拍巫铁的脑袋,轻声说道:“饿了”

  ‘哦’,巫铁应了一声,他自己的饭量也很大,乾坤袋里的肉干这一路上已经吃得干干净净。他在四周梭巡了一阵,顺利的猎杀了一条碗口粗的岩蟒,升起篝火熏烤起来。

  这是一个四通八达的石窟。

  方圆百米的石窟中有几丛夜光蘑菇,还有十几个小的洞口不知道通往哪里。

  篝火曳,将巫铁和芯头的影子投射到了洞壁上,芯头端端正正的坐在一块大石上,直勾勾的盯着巫铁手中逐渐变得焦黄的蛇肉段。

  一个洞口内突然传来一些异动。

  巫铁一声不吭的反手就是一道寒光飞出,月痕无声无息的飞掠出百多米远,‘唰’的一下刮过了老白的头皮,将他头上的白毛剃掉了好大一片。

  “敖呀呀呀”老白嘶声尖叫着,双手迸脑袋趴在地上不敢动弹。

  巫铁转过头来,看着老白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老白,不要这样鬼鬼祟祟的从背后靠近,很危险的。”

  “是我很危险啊!”老白哆嗦了好一阵子,这才跳了起来,指着巫铁叫嚷了起来:“是我老人家很危险,知道么?我的毛我的脑袋”

  恨恨的瞪了巫铁一眼,老白带着几个鼠人战士,用鼠人特有的鬼鬼祟祟、心翼翼的动作窜了过来,来到巫铁身边,上下打量着巫铁。

  “喧执事,你也逃出来了啊?真是太惨了。”老白长吁短叹着:“黑皮,独眼儿,铁八十八,他们全都死了唉,全都死了。”

  巫铁沉默了一阵,叹了一口气:“那个朱紫溪,太强了长生教的太上长老,太强了,我们现在,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老白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他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巫铁,过了许久,许久,他才犹豫的问巫铁:“喧执事,我能问问,你有姓氏么?嗯,比如说,你姓”

  巫女坐在一旁,干脆利落的说道:“爹爹姓巫。我是巫女,他是巫铁。”

  老白的身体骤然僵硬,他直勾勾的盯着巫铁,嘶声道:“巫铁?你就是巫铁?你真的就是巫铁?”

  巫铁愕然看着老白:“怎么了?”

  老白一把抓住了巫铁的胳膊:“苍炎域外,娲谷里,有我们鼠人一个了不起的兄弟,他放风,要找一个叫做巫铁巫太平的人。是你么?”
  
网站地图 白金会娱乐网站 手机验证送21彩金 皇浦国际网址产业 白金会娱乐网
优乐国际娱乐 比基尼娱线上乐城 2018世界杯投注网站
微信真钱斗地主 扑克王棋牌 现金扎金花平台 万博体育平台怎么样
澳门百家樂网站下载 贵族娱乐网站 现金扎金花游戏 明发国际平台官网
民办招生网 明发国际平台官网 新天地棋牌客服 齐发娱乐官网
心博天下娱乐 如意娱乐待遇 爱赢娱乐官方网站 博猫游戏软件 天游娱乐主管
财富彩票 9号彩票娱乐平台 丰尚娱乐首页 凤凰彩票网 天游娱乐
彩8注册 满堂彩时时彩网址 聚富彩票代理 幸运飞艇两期计划网页 亚洲最大彩票
拉菲II娱乐 稳定的彩票网 银豹娱乐 正点游戏 如意娱乐总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