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金,在娲谷。

  巫金,还活着。

  巫铁好像被正对着脑门开了一炮,耳朵边嗡嗡直响,眼前金星乱闪,浑身酸软无力。

  喉咙里干巴巴的,好似被塞了一团炽热的沙子。

  巫铁猛地抬起手,指尖死死的指着老白。

  老白急忙从腰间解下一个兽皮水囊,麻利的踩着巫铁的腰带爬到了他面前,将水囊凑到了他嘴里。

  水囊里是烈酒,很烈很烈的烈酒。

  不仅是烈酒,而且还掺合了一些别的莫名的玩意儿,可以刺激气血,有着极好的振奋精神、恢复仆的功效。

  不管怎么样,很有效。

  耳朵边的嗡嗡声不见了,眼前的黑影消失了,巫铁虚弱而疲乏的心脏又一次有力的跳动起来。他捅了腰身,双手插在腰间,死死的盯着跳回地面的老白。

  “娲谷在哪里?”

  “我的母亲在娲谷?她是做什么的?”

  “我的母族是做什么的?”

  “巫金为什么会在那里?”

  “他,现在过得怎么样?”

  劈头盖脸一连串问题让老白苦着脸摊开了双手,他无奈的看着巫铁:“这得你自己去问人,喧。我不知道,我只是收到风声,让苍炎域的鼠人兄弟帮忙找你。”

  “喏,你很值钱,因为是我找到了你,所以我可以得到一百枚金蛇石。”

  老白一脸是笑的看着巫铁:“金蛇石,据说是娲谷的主人铸造的金币,亮晶晶,光闪闪,可爱的金币比别的那些黑心家族铸造的金币好得多,没有混半点儿铜或者铅,是纯金。”

  巫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默运元始经中调和呼吸的法门,逐渐将涌动嘈乱的气血平定下来。他回复了平静,心头一片清宁祥和。

  抬头看着黑漆漆的穹顶,巫铁点了点头:“那么,我们去娲谷在苍炎域,没什么好留恋的。我要去娲谷,我要去找巫金,我我要去找巫金。”

  莫名的,巫铁双眼发酸发胀。

  哪怕有元始经调和气血,巫铁说着说着,依旧忍不住流下了两行热泪。

  归根到底,他也只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他仅仅是一个少年,但是无论是**还是灵魂,他都承受了太多太多。

  哪怕在无相神缎,无相舍利内的那一点精粹修复了巫铁千疮百孔的心境,他的心头依旧笼罩着巨大的阴影和压力。

  听到巫金的消息,听到自己母亲的消息,知道自己还有亲人活在世上。

  漫天阴云散开,一道道温煦的阳光照在心头,巫铁浑身充满了生机活力,他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巫金☆好是立刻,最好是现在

  除了巫金

  还有母亲。

  这个词,很陌生但是巫铁莫名的想要见她。

  在他过去短短的十几年生命中,好多次冰冷漆黑的夜里,他从巫家的石堡那空荡荡的房间中清醒的时候,他心中都莫名的呼唤着一道身影。

  那时候,如果母亲在身边而不是灰夫子那颗毛茸茸的灰狼脑袋,那是多美好的事情。

  “爹爹。”巫女伸出兄,一点一点的擦干净了巫铁的泪水。

  巫铁眼眶里不断的有泪水滑落,巫女就不断的帮他擦拭掉。

  “老白,你能收到娲谷传来的消息,你一定知道如何去娲谷吧?”巫铁认真的看着老白:“带我去娲谷,我会给你更多的回报比如说,其实我是一个不错的药剂师。”

  巫铁回想了自己调配筑基药剂的全过程,这可比老白祖传的烂骨髓毒剂复杂多了。

  巫铁现在用已经是一个很不错的药剂师,他完全可以帮老白规范烂骨髓的配制方法,让靠天吃饭的老白真正掌握成熟、安全、可以大量生产的烂骨髓配制法。

  “还有,文字,知识,金币,元草或者某种强大的修炼法门。”巫铁很认真很认真的看着老白。

  如果老白不反对,巫铁可以将无相骨魔经传授给他。

  巫铁自己永远不会修炼无相骨魔经,那么这种功法与其烂在手上,不如制造几个和自己交好的高手。

  只要能用最快的速度赶去娲谷,没什么不能付出的。

  除了元始经。

  这是老铁千叮嘱万嘱咐,一定不能泄露的东西。

  老白一口一口的吞着唾沫,巫铁说的那些东西,让他心动无比。不要说全部,哪怕只是烂骨髓的改良炼制法门,他都可以为此付出数百条族人的性命。

  巫铁,居然是一个药剂师。

  他居然愿意用知识来交换。

  知识,在这个时代,哪怕是最简陋的知识都是无比宝贵的。

  烂骨髓的配制方法,可不能算是简陋,而是很珍贵,很珍稀,可以当做家族传承根本的宝贝。

  老白强忍着心头的激动,他看着巫铁,很认真的说道:“喧,一言为定,我也不贪心,带你去娲谷,你能给我多少东西,按照你的心意给吧”

  喘了一口气,老白摊开双手,无奈的看着巫铁:“但是现在,不行我们没办法离开苍炎域。”

  巫铁愕然看着老白:“为什么?”

  老白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沉沉的叹息道:“长生教的太上长老朱紫溪,太可怕了。他连同鲁家、石家、炎家,三家内投靠长生教的长老,只用了短短几天时间,就把三大家族收服了。”

  老白苦笑道:“如果不是和石家交好的巨人一族,还有个半步命池境的老祖宗硬扛着,勉强保下了几个三大家族的核心族人苍炎域已经完全是长生教一家说了算。”

  摊开双手,老白无奈道:“可是就算是这样,苍炎域也已经是长生教说话才管用了。”

  “通往外域的唯一一条通道,被长生教彻底封锁。”

  老白眼睛眨巴着看着巫铁:“当然,各种运输队可以进出我这样不起眼的星色,比如说,我们鼠人,可以混在运输队内通行你这样的人,除非你愿意硬闯。”

  硬闯?

  巫铁用袖子擦干净脸上的泪痕,坐回了篝火旁。

  思量了一阵,巫铁沉声道:“老白,现在苍炎域三大家族是个什么样子?”

  半个月后,石家祖地,黑石城外。

  城外的黑色巨石阵依旧恢弘坞,城墙上已然飘扬着长生教黑底血字大旗。

  两个涂脂抹粉的小白脸娇柔扭捏的站在城门口,带着一队筑基境的精锐佩战士,挑剔而苛刻的审视着进出城门的所有生物。

  一支运输队正在进城,体型壮硕的灰岩蜥蜴拉着沉重的双**车,车架上堆满了各色物资,足足有上千岩石侏儒奴隶照护着车队,缓慢而整齐的进入城内。

  两个小白脸趾高气扬的拎着肖鞭,慢悠悠的走过一辆一辆的大车。

  路过一架拉满了精炼铜锭的大车时,拉车的灰岩蜥蜴突然放了一个响屁,‘噗噗’声中,它很酣畅淋漓的拉了一大泡相。

  粪便溅得满地都是,更重要的,是在路过的小白脸的靴子上溅了无数。

  小白脸嘶声尖叫着,挥动着皮鞭狠狠的朝着几个负责这辆大车的岩石侏儒抽了下去。

  岩石侏儒不敢闪避,他们匍匐在地上,任凭小白脸的鞭子抽打在身上。

  一鞭子就是一条血佑,深可及骨的血佑。

  这两个小白脸都是感玄境的修为,只是十几鞭子下去,几个岩石侏儒就被硬生生打死当场。

  城门上方,一个粗重的笑声传来:“哈哈哈,小白脸,打这些幸伙算什么本事?有种,来打死你家爷爷我4啊,有种来打我啊?”

  城门上方挂着一个钢条焊接成的笼子,手腕、脚腕上的筋腱被硬生生扯出来,更被挖出了膝盖半月板,扣掉了琵琶骨,更是打碎了一截脊椎骨,整个人犹如一滩烂泥一样的石猛正躺在里面。

  身上一丝不挂,浑身是血,到处都是发烂的伤口。

  石猛的左眼也被挖掉了,右眼肿得老高,不断有血水从右眼里流出来。

  他极力挣扎着,从铁笼子的缝隙里露出半张脸来,挑衅的朝着两个小白脸叫嚣着:“喂,小白脸,你们是男人么?只敢欺负这些幸伙,不是你们裤裆里的玩意儿不行吧?”

  叫嚣了几句,石猛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我看一定是这样你们长生教的小白脸,一个个就和娘们一样要不,扒了裤子,让爷爷我看看你们的鸟还有没有?”

  两个负责守门的长生教弟子气得浑身直哆嗦。

  他们职责所限,没办法过去对付石猛,但是城墙上几个灰矮人战士已经大笑着,将一桶烧开的开水‘一不心’倒了下来。

  热气腾腾的开水洒在了石猛的左腿上。

  石猛痛得闷哼了一声。

  几个灰矮人战士疯狂大笑着,歇斯底里的指着石猛笑了起来。

  听他们的笑骂声,这些灰矮人都是石家的直属战士,曾经对石猛俯首听命的下等战士。

  可是现在,他们追随的长老掌握了石家大权。

  石猛沦为阶下囚,他们可以肆意的为所欲为。

  石猛不断的倒抽冷气,极力控制着自己不痛得惨叫出声。他遗牙,极力在这些背叛的下等战士面前,维护着石家嫡系继承人最后的一丝尊严。

  数里外,一片乱石中,巫铁呆呆的看着被如斯虐待的石猛。

  “石六爷”

  巫铁喃喃自语。

  耗费了大半个月时间,从大石城附近绕路来到黑石城,虽然已经听老白倾诉了如今石家的状况,巫铁依旧被自己所见所闻震惊了。

  一屁股坐在乱石中,看着远处一队长生教的巡逻队骑着巨型猎蛛呼啸而过,巫铁摇了曳。

  “朱紫溪在哪里?”巫铁沉默了许久,问老白。

  “你要干什么?”老白很警惕的看着巫铁:“喧,别做傻事”

  巫铁歪了歪嘴,没搭理老白:“天下鼠人是一家,黑石城里肯定有你的族人而且,你不是说,你的鼠子鼠孙都很乖巧的投靠了长生教么?你这个老叛徒。”

  老白尴尬的哼唧了几声,无非是‘鼠人的生存之道’、‘老祖宗留下来的生存哲学’之类的话。

  巫铁屈指敲了一下老白的脑袋,他冷声道:“所以城里肯定有你的族人给我打探清楚,看看朱紫溪在哪里。”

  老白无奈的看着巫铁:“你想要做什么呢?你现在,可是值很多金蛇石呢。”

  巫铁哼哼了一声,反手掏出了一块拳头大小的天然金块丢给了老白。

  这还是在炎家的元穴中,巫铁从火鳄人头领嘎鲁身上搜刮来的战利品。那时候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各种元草上面,谁还会在乎一块金块?

  这金块纯度很不错,拳头大小的金块,起码可以熔炼出十几枚大金币。

  老白眉开眼笑的将金块收了起来,他看了看黑石城的方向,又看了看城门上挂着的石猛,突然叹了一口气:“喧啊,听我老人家一句话按照我老人家这么多年偷这么多年废物回收的经验,石六爷,怕是一个诱饵哪”

  巫铁没吭声,只是冷静的看着被锁在笼子里挂在城门上的石猛。

  在石猛的身边,一溜儿挂着上百个人头。

  里面有巫铁认识的,是石猛在大石城的心腹下属,那些战士首领;那些不认识的,估计就是石猛这一支比较亲近的石家族人。

  长生教,从来不知道手下留情是什么概念。

  作对的,杀了也就杀了,他们从不在乎杀多少人。

  “去吧。”巫铁挥了挥手。

  老白摇了曳。

  黑石城上空的十二轮虚日逐渐暗淡下去,老白的身体融入了一团阴影,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老白没有回来,而他几个同样觉醒了‘影遁’天赋神通的鼠子鼠孙,则是不断往返,将一条一条消息传了回来。

  这些鼠子鼠孙往来奔波,显得蛮辛苦的样子,于是巫铁又给了他们一大块金块。

  朱紫溪不在黑石城中,他带着一批长生教的高手,带着一大堆石家、炎家、鲁家的长老,赶去了和石家结盟的巨人一族的聚居地,想要彻底铲除苍炎域最后的抵抗力量。

  被吊在城门口的石猛,似乎并不是诱饵,这并不是一个陷阱。

  虚日熄灭后的第五个斜,巫铁悄然来到了黑石城外。

  巫女左手握着风云幡,右手握着月痕,扑腾着刑腿紧紧的跟在他身后。
  
网站地图 w88优德 app 网络龙虎赌博押注技巧 世界足球队排名 台湾狗腿刀
宝盈娱乐客户端下载 二十一点杀阵 足彩比分直播 158nn.com
天天娱乐游戏平台 玩龙虎和技巧 顶级娱乐注册就送39元 亚虎国际App
一元中购 大集汇娱乐网址 12bet手机版 澳门真人大赌场app
亚虎app客户端下载 天天娱乐大厅下载 凯发k8官网下载 贵族娱乐网站
黄金彩票官网登录 彩票老品牌信誉保证 鸿运彩票注册 久赢在线 天游娱乐
银豹娱乐登录 银豹娱乐登入 600万娱乐注册 一号彩票是不是正规的 银豹娱乐网
华人娱乐关注平台 鑫乐网 BA娱乐 天游娱乐佣金 汇发彩票
亚上彩官网 拉菲彩票平台 彩票网注册 聚富彩票网刷钱 杏彩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