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门口就是两条大街交汇的十字路口,一个方圆数亩大小的广场。

  十几个六道宫的弟子一字儿排开,手持各色兵器,和一个白发苍苍,肤色呈银白色的老人对峙。

  地上满是鲜血,有两条白皙的,显然属于女人的手臂摊在血泊里。

  在那一排六道宫的弟子身后,几个花枝招展的女人,还有两个生得油头粉面的青年正声嘶力竭的尖叫着,犹如见鬼一样的发出完全没有任何意义的吼叫声。

  那几个女人当中,有两个女人分别掉了一条左臂,一条右臂,正和血泊帜两条臂膀对上。

  白发苍苍的老人脸上带着泪水,双眼通红的盯着那些负责维持大龙城治安的六道宫弟子。

  “大家都是同门,你们是我的晚辈我不欺负你们给我让开。”老人手持一柄特制,犹如门板一样厚重的双手重剑,剑尖朝着六道宫弟子们狠狠一指。

  “我,只要杀了这几个这几个贪慕虚荣忘恩负义的喧人。”老人两行泪水不断滑落,从下巴上滴落地面,沉声说道:“我要杀她们,你们若是再敢阻挡”

  十几个六道宫弟子中,有几个弟子的双手分明在剧烈的哆嗦着,他们手背上青筋凸起,显然受到了巨力震荡,手指都痉挛了。

  他们的肤色呈极深的青铜色,按照巫铁对六道宫功法的猜测,这些六道宫弟子大概就是半步重楼境的水准。而这些老人,银白色,而且白得格外澄净的色泽,分明是到了重楼境极高的水准。

  重楼境巅峰?

  很有可能,看他的体型就知道,这老人身高将近三米,比那些六道宫弟子高了一大截。

  “师叔她们是你的亲眷你怎么能对她们下杀手?”一个六道宫弟子上前了一步,语气艰涩的向老人说道:“还有,大龙城内,不许杀人。哪怕你是六道宫的老人,也不行。”

  “把她们交给我,我带去城外杀。”老人语气深沉的说道:“不杀他们,我再也没脸去见我的那帮子老兄弟我没脸做人了。”

  一群六道宫弟子还要劝说一二,老人已经耗尽了耐心,他猛地大吼一声,那柄几乎和他身体等高,剑身足足有一尺宽、半尺厚的特制重酵地一挥,一道恶风呼啸而起。

  十几个六道宫弟子齐声呐喊,他们同时摆出了一个防御姿势,双手挥动兵器向老人重江了上去。

  一声巨响,十几根精钢锻造的碗口粗细铁杠子被一剑劈断,十几个六道宫弟子滚地葫芦一样滚了一地,被巨力震得滚出去了数十米远。

  几个花枝招展的女人,两个油头粉面的青年就暴露在老人面前。

  老人目光森冷的盯着几个人,猛地举起重剑,大吼着一剑劈下。

  重桔叠空气,化为黑色罡风重重叠叠的囤积在剑锋前,罡风撕裂空气,发出刺耳巨响,一道黑色弧光从剑锋前甩出,笔直的向那几个男女斩了过去。

  “师兄!”一个熟悉的声音远远传来。

  ‘咚’,一柄巨型砍刀挡在了重剑前,黑色弧光粉碎,砍刀和重界烈的撞击在一起发出可怕的巨响。

  一圈圈罡风向四周扩散开,幸好四周已经赶来好些六道宫弟子,他们组成防御阵型,举起特制的厚重塔盾,在街心广吃组成了厚重的防御阵列。

  罡风轰击盾墙,发出雷鸣巨响,震得四周好些实力不够的观战者七窍同时喷血。

  两个起码是重楼境高阶的修士交手,哪怕他们没有动用全力,没有实力的人根本没有观战的资格。

  如果不是六道宫弟子应对有方,方圆里许内的实力较弱的人都得被生生震死。

  “师兄,你疯了,在城内动手,误伤这么多商旅你赔得起么?”大刀王五双手紧握大砍刀,声嘶力竭的朝着老人怒吼:“你发什么疯呢?看看,看看,这一下子这么多人受伤,你要赔多少钱?”

  十字路口广衬周,起码有上千好奇围观的商人、行人,个个店铺的掌柜玄齐齐倒地哀嚎。

  他们七窍喷血,好些人受了沉重的内伤,正一口一口的吐着血,伤势显然极重。

  “你若是不拦我,我杀了他们,怎么会误伤他们?”老人怒极而笑,一边流泪一边惨笑道:“王五,你这个狗-日-的东西,你,你,你害苦了我。”

  “干?岂不是,我要赔一半?”王五呆呆的看着老人,突然仰天破口大骂起来:“你们这群牲口-草-的东西,谁今天负责大龙城的巡逻?为什么不出手?为什么是老子倒霉?”

  几条通体银白色的身影从高空坠落,巫铁看到,他们早就攀爬在了大龙城上空穹顶上倒垂下来的石柱石笋中,一直看着老人向那几个男女挥剑却没有出手。

  直到王五破口大骂了,他们才扛着沉重的兵器,直接从高空跳了下来。

  这些六道宫的高手身躯坚固沉重,身上的兵器更是沉重,落在地上,就好像几块万斤巨石砸了下来,震得四周房屋一阵椅。

  巫铁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大龙城的酒店都要用巨石搭成,还要用铁水浇灌。

  不这样做的话,就看这群六道宫高手的做派,普通房子经得起他们折腾几次?

  “几个小牲口,杀了就杀了,我们拦着师兄做什么?”一名光头大汉冷冰冰的说道:“几个没良心的东西,宰了就宰了虽然是在我们当值的时候,被当街斩杀,我们认吠是。”

  “王五你这个蠢东西,你干嘛拦着师兄?”另外一个天灵盖正中蓄了拳头粗细一点点头发,扎成了一条小鞭子一直垂到脚后跟的大汉直接朝着王五破口大骂:“你拦着师兄,护着这几个小牲口,结果呢?坑了这么多人,这让咱们怎么收场?”

  四周都是一片惨嗥声,痛呼声,更有一些大商队的头目主要是宗巫铁所在的这个酒店的那些大商队的高层,他们也都被震伤了,实力雄厚的他们哭喊着要找六道宫的高层投诉。

  和混乱的长生教领地不同,六道宫有着严苛的清规戒律,门人弟子犯错,一律要受重罚。

  两个六道宫弟子当街出手,误伤这么多的无辜商旅和大龙城居民,起码上千人受到余波重伤,这份罪责

  “好惨哦。”老白在巫铁身边低声说道:“巫铁,我前两天打听来的六道宫的规矩,这个老头儿,还有这个王五,他们要么赔钱,要么赔不出钱来,就要卖身还债六道宫,可不惯着自家的门人。”

  沉重的脚步声远远传来,一群肤色呈银白色,身上穿着古怪的褐色长袍,长袍斜裹着身体,袒露出右胸,头顶上烧出了多少不一的圆形伤疤的壮汉大步走了过来。

  这些壮汉背后背着制式统一的戒刀,手持铜杖,步伐整齐,气度威严,面容威武,目光坚硬如铁,十几个汉子,硬是走出了一股不动如山、千军万马的气势来。

  “六道宫,戒律殿的人♀老头儿,还有这王五,惨了。”老白曳晃脑的说道:“这几个负责大龙城今日巡值的家伙,也惨了哎,哎,血肉横飞啊!”

  巫铁还没弄清‘血肉横飞’四个字做何解释,就看到那老人也好,王五也好,还有那四个从高空跳下来的负责大龙城今日轮值的大汉也好,六个人丢下兵器,自己脱下了衣服,双手迸脑袋趴在了地上。

  一群戒律殿的大汉大步走了过来,他们也不啰嗦,两人一组站在了王五他们身边,抡起手中海碗粗细的铜杖,冲着他们银白色、肌肉高高吗的大屁股就抽了下去。

  ‘咚、咚、咚、咚’,声如雷鸣,声震整个大龙城,四周地面都在颤抖,巫铁都附自己不断被震得离地飞起来一寸多高。可想而知,这些大汉手上的力道有多强,王五他们又被打得有多惨。

  任凭王五他们有多强悍的身子骨,铜杖上幽光闪烁,分明是加持了一种专门的禁制。

  三杖下去,王五他们的屁股被打得通红,六杖下去,他们已经被打得皮开肉绽,鲜血随着铜杖的落下不断向四周飞溅。

  十二杖下去,王五他们已经遗牙低声的嘶吼起来,他们的臀部肌肉被打得厦,每一杖下去都有碎肉随着喷出老远。

  堪堪打了二十杖,白发苍苍的老人已经昏厥过去,四条同时挨揍的大汉同时冲着王五声嘶力竭的哀嚎起来:“王五,我-入-你-老-母你坑惨了我们!”

  一名皮肤大体呈银色,但是在银色中隐隐有大片淡金色斑点若隐若现,一对儿眸子深处金光萦绕,通体气息森严的枯瘦老人一步步走了过来。

  老人背上同样背着戒刀,手中握着一根比那些大汉手帜铜杖细了许多,短了许多,上面雕刻了好些花纹的短杖,站在广承,深深的向四周分别鞠躬行了一礼。

  “诸位,这是我六道宫弟子的错⌒错,必须罚。”

  “诸位的汤药费,请直接去大龙城六道宫驻地申领,六道宫还会支付一笔专门的赔偿,用来赔偿诸位养伤期间的一切费用,乃至耽搁了商队运转的滞纳费。”

  “六道宫,大龙域,大龙城,都是有规矩的地方。规矩不能废。今天之事,是六道宫约束弟子不力,还请诸位日后继续往来大龙域,切不可对我六道宫生了其他的误会。”

  四周的商旅也好,大龙城的居民也好,所有人纷纷向老人鞠躬还礼。

  老人缓步走到了四个陪绑挨揍的大汉身边,冷眼看了他们许久,缓缓点头:“尔等值守不力,该重罚但是,尔等庇护自家师兄,六道宫的弟子相互庇护,这是好事,当奖赏”

  “今日这一顿杖刑,是罚。养好伤后,去六道禅洞去参悟三日,这是赏。好了,没你们的事了,滚。”

  四条大汉浑身剧烈的哆嗦着,艰难的爬了起来,抓起自己的衣服裹着血肉模糊的臀部,一步一打晃的走到了一边。他们也不‘滚’,而是站在一旁忧心忡忡的看着王五和那白发老头。

  老人走到了王五面前,低头看着王五好一阵子。

  王五摆出了一副无赖模样,盯着那老人恶狠狠的说道:“说吧,要打要罚?老子是你独生子,有种打死我,你这老不死的断子绝孙”

  老人一杖敲在了王五的脑袋上,‘咚’的一声巨响,硬生生将王五打晕了过去。

  “蠢货就是蠢货和你讲道理没用。”老人冷冰冰的说道:“王五阻挡铁大剑杀人,这是好事但是在城内动手,这是蠢事。所以,一切赔偿金额,王五常一半。”

  老人冷哼道:“老夫教子无方,教了个蠢货出来,这份罪责,老夫也当常一二,事后,老夫自然向宫主自行请罪,但是众目睽睽之下,老夫也当受罚。”

  老人伸出左手,右手短杖狠狠一击。

  ‘咔嚓’一声,老人的左臂骨被一击打断,臂骨怪异的扭曲起来。

  巫铁等人看得是瞠目结舌,心头一股寒气直冒这六道宫的人这老人说王五是蠢货,巫铁总觉得,这老人的脑浆似乎也多不到哪里去。

  这六道宫的弟子难怪他们有资格成为长生教那些邪魔的死对头。

  疯子对邪魔,最合适不过了。

  老人缓步走到了名为铁大剑的老头面前,他低头看着昏厥的铁大剑,低沉的咕哝道:“你我年岁相当,你师尊,是我大师兄,我是你笑叔,却没能照看好你我还是要去向宫主请罪,今日之事,我,还有你的几位亲近的师叔师伯,一个都跑不开干系”

  “话是如此,你的罪过却也极重♀一半的赔偿,你要付出来,尤其是你当街杀人,虽然没有杀死也触犯了本宫戒律没有好商量的,从今日起,你就不是六道宫弟子了。”

  老人叹了一口气,转身看向了那几个缩在地上哆嗦成一团的男女,两条枯眉猛地皱起。

  “尔等,并非我六道宫弟子,我六道宫管不得你们你们受了我六道宫弟子伤害,六道宫赔偿你们一份钱财,此事就算揭过。”

  “然,你们得罪了我六道宫弟子从今日起,六道宫的辖地内,不许你们居住。”

  “一日之内,滚出六道宫辖地,否则杀无赦!”

  老人的眸子里金光缭绕,一股凌然杀机让一群男女声嘶力竭的哭喊起来。
  
网站地图 大发国际娱乐app 齐乐app 拉斯维加斯正规网址 新天天娱乐
澳门赌场娱乐 188比分最新版下载 扑克王app官网 m1军刺长版的
ebet娱乐 凤凰平台总代 扎金花游戏平台 亚虎娱乐客户端下载
扑克王app怎么样 民办招生网 现金投注网有那几个 天天娱乐在线
国际娱乐游戏 a8娱乐城 大发国际软件下载 亚虎app下载
拉菲娱乐代理 华人官方彩票注册 摩臣彩票导航 幸运飞艇人工网页计划 幸运飞艇团队在线计划
麒麟网 众购彩票网现金 博猫游戏注册 同创娱乐 重庆时时全天最准计划
重庆时时精准全天计划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官网 幸运飞艇官网开奖记录 中国现在的建筑材料 大盛娱乐
亚洲最大彩票 利信娱乐最新登陆网址 幸运飞艇六码在线计划 多盈在线彩票 亚上彩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