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里,巫铁几个人坐在桌子旁,等待着老白的消息。

  石飞在大吃大喝,愁眉苦脸的说要将这些日子演练金刚伏魔拳瘦下去的肥肉补回来,不然的话,他从石家带出来的那套特制的肥硕甲胄,可就不合身了。

  鲁嵇则是在精心的制造子弹。

  这些日子,他在巫铁的指点下,已经完美完成了那一支魔导双筒猎枪。

  如今他正在制造配合双筒猎枪使用的子弹。

  不知道他在鲁家经历过什么,他对那些辅助性的子弹热情不大,对于巫铁给出的子弹设计图纸中,那些威力巨大,尤其是一些杀伤力丧心柴的子弹热情极高。

  他手边的桌子上,整齐的码放着两个金属匣子,里面是整整两百发大威力爆裂弹。

  而他现在正在雕琢的那一发子弹,是一枚剧毒云爆弹。

  这是一种激发后将剧毒可燃气雾急速喷散到十米范围内,然后急骤引燃的杀伤弹。

  按照巫铁找到的资料,这种剧毒云爆弹核心范围内的杀伤力,几乎堪比重楼境第一重天的高手全力一击。而鲁嵇自己的修为才多少这家伙才刚刚踏入感玄境不久。

  而且这还是范围杀伤,还附着了剧毒杀伤,更有持续性的火焰附着烧伤。

  巫铁看着鲁嵇用心的工作,他默运大力神魔法,一边吞下元草,慢吞吞的夯实大力神魔法的基础。

  神通,同样的神通也有强有弱。巫铁得到了完美版本的大力神魔法,但这并不意味着巫铁就完全发掘出了大力神魔法的全部威能。

  修炼时默运大力神魔法,这门神通对力量的加持就会持续提升,直到巫铁的身体承受不租股极端的力量,才算是将这门神通演绎到了极致。

  所以,除非是过于急功好利之人,正经的修士在重楼境每得到一门神通,领悟一门玄奥,都会极力的将它夯实、提升,提升到自己当前能够提升的极限后再做突破。

  大力神魔法在悄然运转,巫铁身后好似有一尊无形的可怕神魔在嘶吼咆哮,浑身都朝外散发出可怕的纯粹的力量威压。

  石飞他们已经习惯了巫铁散发出的这种似有似无的威压,换成陌生人的话,他们根本无法在巫铁身边正常的行动说话。

  一株元草迅速在体内消化,巫铁隐隐附,这一株元草,又给他带来了额外的一万斤的力量。

  如此效率,这就是大力神魔法的恐怖。

  只要自己身躯不被压垮,大力神魔法几乎可以无限制的提升修炼者的力量,无限制的提升发动大力神魔法后增幅的力量比。

  巫铁的,自然是强悍得很,尤其是他全身的骨骼,巫铁现在也不知道他的骨骼承受极限是多少。

  炎寒露继续在修炼无相骨魔经。

  她身边悬概十几块在大龙城收购来的强大生物的骨骼精粹,她在用自己的法力淬炼这些骨骼精粹,以求将它们同样变化成强大的骷髅战士。

  而且对骨骼精粹的淬炼,也是对自身加深理解的过程。

  无相骨魔经,其名怪异,似乎和骨骼相关,其实‘骨’字的精髓,是破开皮相,直指命门玄关的意思。那些骷髅兵什么的,只是无相骨魔经外围的粗浅技法。

  这门功法,其实也可以称之为无相神魔经、无相圣魔经、无相妖魔经等等

  这正中间的那个字,正是千变万化,无形无相的精髓所在。

  他的精要就在于,加深对自己的了解,挖掘自身的最大潜能,从中感悟命门玄关,悟出无相真谛,凝结至高道果,从而拥有莫测神通,从而千变万化,拥有无上威能。

  炎寒露很用功,比石飞、老白、鲁嵇都要用功得多。

  无相骨魔经当中有个‘魔’字,固然是内圣外魔的根基,可是也着实不是什么纯正的正道功法,它的修行速度,比起正经功法要快很多,真心要快很多。

  尤其是炎寒露本身资质摆在这里,一路上她苦心修行,她的根基越来越厚实,隐隐已经有了随时突破重楼境的征兆,尤其是法力积蓄比起普通修士要雄厚十几倍,一旦突破实力定然强横。

  ‘嗤嗤’声中,一条尺许长的骨蛇从一块骨骼精粹中显化而出,猛地一下掉在地上。

  炎寒露看了一眼这通体漆黑,眼眶里喷吐着淡淡寒光的骨蛇,随手一指,这条满口獠牙狰狞的骨蛇就快速的游了出去,从门缝里钻出了房间。

  一刻钟后,炎寒露突然脸色微变,她沉声道:“外面来了好多六道宫弟子,他们正在清空整个酒店。”

  巫铁修炼大力神魔法的时候,浩然正气也随之配合淬炼肉身,无形力郴是笼罩身边数十米范围,并没有笼罩整个酒店。听到炎寒露的汇报,他猛地停下神通运转,无形力潮速向四周扩张开去。

  一如炎寒露所言,能有三百左右的六道宫弟子巍了酒店,酒店里的侍女、侍者正在悄然敲开一扇扇房门,低声劝说酒店里的客人离开。

  他们的借口是,酒店里有了长生教的奸细,六道宫准备抓捕这些奸细,很可能会爆发一场大战。

  房门被无声的推开,铁大剑背着重剑大步走了进来。

  “外面,有动静。”铁大剑的眼里隐隐有血色的火焰在闪烁。

  巫铁站起身来,拍了一下鲁嵇的脑袋,让他将桌子上的那些危险品收回了自己的乾坤袋里。

  “准备”巫铁正要说‘准备’什么,外面惊天动地一声巨响,大半个大龙城都椅了一下,三连城的那些宫廷法师的联手一击发动,罡风瞬间摧毁了大半个飘零剧团的营地。

  巫铁的脸色骤变,酒店后面传来了灰岩蜥蜴凄厉的吼叫声。

  无形力瞅酒店后面的兽栏笼罩了过去,巫铁看到几个感玄境修为的六道宫弟子拎着大斧,正围向了石飞的那头坐骑。

  体长超过十五米的巨型灰岩蜥蜴能长到这么大的块头,对危险的感知力比普通同类要强出许多。

  这些六道宫的弟子距离它还有好远,这头大家伙已经躁动不安的吼叫起来,庞大的脑袋一顶,就把兽栏的金属围栏撞得厦,蛮横的从兽栏中冲了出来。

  这家伙也聪明得很,巨大的脚掌顺势一拍,就将巫铁、炎寒露、老白的两头巨狼蛛、一头蛇纹蜥蜴所在的兽栏护栏拉开。

  巨狼蛛、蛇纹蜥蜴的智商比不上这头巨大的灰岩蜥蜴,但是长途赶路这么多天,这群坐骑之间也培养出了一定的默契,围栏猛地打开,它们也窜了出来,朝着那些六道宫弟子发出了威慑性的嘶吼声。

  巫铁冷哼一声,右手猛地一握拳,一挥手。

  后院兽栏外,空气中十几个水缸大小的气拳轰然凝聚,‘咚’的一声砸在了这些六道宫弟子的胸膛上。

  这些身躯魁梧的六道宫弟子闷哼一声,胸膛被砸得凹陷了下去,胸前肋骨齐齐粉碎,一个个吐血飞出了上百米远,一头撞在了酒店后墙上,撞得骨断筋裂,伤势极其惨重。

  无形力仇荡空气,巫铁的声音直接在这几头坐骑的耳朵边响起。

  那头巨大的灰岩蜥蜴嘶吼着一甩脑袋,硕大的脑袋犹如攻城锤,直接攻破了酒店后墙,顺着一条大道朝大龙城外狂奔而去。

  几个重楼境的六道宫弟子猛地围了上来,他们想要挡租几头‘奸猾’的坐骑。

  巫铁冷哼一声,直接将白虎裂横着投掷了出去。

  一声巨响,白虎裂横着撕裂了酒店一间间房屋厚重的墙壁,将小半个酒店震得粉碎,砂石碎片中,白虎裂横着撞碎了酒店护墙,结结实实的撞在了几个六道宫弟子的身上。

  重达三百六十万斤的白虎裂,被巫铁用数千万斤巨力投掷出去。

  几个重楼境的六道宫弟子闷哼一声,他们的上半身呈现出诡异的一百八十度对折,浑身骨裂声犹如爆豆子一样响起,七窍喷血的倒在了地上。

  白虎裂沉甸甸的砸在了他们身上,又是一顿骨裂声不断传来。

  这几个六道宫弟子中,最强的一个悍然有着重楼境十八重天的修为,但是面对白虎裂这天外陨星般的重击,依旧是全身骨骼鹃,就连眉心那一团法力都被震得粉碎,彻底成了废人。

  巫铁一挥手,白虎裂发出一声低沉、欢快的虎啸声,化为一道白光向巫铁飞回。

  一名六道宫弟子突然狂奔而来,他步伐隆隆,一边奔跑,身躯一边急速膨胀,迅速从两米七八的身高,急速膨胀到了十几米上下。

  快要接近白虎裂的时候,这个六道宫弟子的身高已经超过百米,他双手一挥,荡起大片银色罡风,双手死死的抓住了白虎裂。

  “好兵器,好宝贝,跟我来罢!”

  双手一挥,这个六道宫弟子骤然爆发出了几近上亿斤的恐怖巨力。

  巫铁晒然一笑,动用了全部神通,催动了全部法力,这才是上亿斤的力量

  巫铁猛地喷出一口气,一道碗口粗细的金光飞掠而出,犹如一条金龙,猛地注入了白虎裂中。

  得到巫铁法力加持,白虎裂内部的玄妙法阵骤然变动,无数符文在白虎裂枪杆中一闪而过,这杆太古神枪的重量骤然提升到了恐怖的十八亿斤。

  巫铁注入的这一道法力,让白虎裂维持十八亿斤的重量只是短短两个呼吸的时间。

  第一个呼吸的时间,这尊百米高的巨人‘轰’的一下双足跪地,两条腥彻底粉碎,大量鲜血喷溅而出犹如喷泉。

  第二个呼吸的时间,他的腰身折断,白惨惨的腰椎骨突破皮肉刺了出来,那模样惨厉到了极点。随后他的双臂齐着肩膀被硬生生的撕裂,白虎裂硬是把他的两条臂膀压断。

  十八亿斤恐怖重量一闪而过,白虎裂回复到了三百六十万斤上下的重量,化为白光急速飞回巫铁手中。

  两个呼吸的时间,巫铁已经带着石飞等人突破被白虎裂撕开的房间,一路冲到了后院中。巫铁从酒店主楼内飞身而出,一步横跨数百米虚空,来到了那颓然倒地的巨人面前,随手一枪刺破了他的眉心。

  鲁嵇放出了他的金属蜘蛛傀儡坐骑,他坐在金属蜘蛛背上,金属蜘蛛喷出一道热气托着他腾空飞起,他拔出了一路精工雕琢的那杆短管双筒猎枪,一枪朝着巨人轰去。

  一发刚刚完成的剧毒云爆弹撕开巨人的眼珠,轰进了他的颅脑。

  惨绿色的剧毒气雾炸开,巨人的眼珠被炸得粉碎,随后一道火光闪过,‘轰’的一声巨响,这已经被巫铁一枪击杀大半的巨人整个脑袋爆开,惨绿色的剧毒血水喷出了上百米远,将整个酒店后院整得一团狼藉。

  “冲出去,大剑,你开路!”巫铁沉声呵斥,一马当先追向了领先逃走的灰岩蜥蜴等坐骑。

  四面八方将近三百名六道宫弟子围了上来,其中有三人气息森严,强横雄浑,分明也是半步命池境的高手。

  他们亲眼目睹巫铁一枪刺杀自己同门,更看到鲁嵇用一种怪异的武器将自己的同门脑袋轰爆。

  三尊半步命池境的六道宫高手同时冲了上来。

  “铁大剑,你勾结长生教妖人,妄图破坏我大龙城,你罪该万死。”

  还没动手,一口黑锅已经结结实实的扣了下来。

  铁大剑双眼圆瞪,他怒视着那三个高手——都是老熟人啊,都是知客殿所属的家族势力的精英啊。

  可是,就算大家有矛盾,有冲突,至于用长生教黑锅压人么

  “我,没有!”铁大剑是个淳朴憨直的人,面对黑锅,面对诬陷罪名,他只是简简单单的吼了一声。

  “证据确凿,你辩驳也没用。”三个半步命池境的高手飞掠而来,瞬间到了铁大剑面前:“放下武器,我们可以向戒律殿首座帮你求情或许,你是被冤枉的”

  铁大剑呆了呆,他下意识的就要放下手中重剑。

  巫铁一闪而过,一耳光抽在了铁大剑的脸上,打得他满口大牙都松动了:“蠢货,拔剑,拼命看不出来么他们不是来讲道理的,他们是来杀人的!”

  铁大教豫了一下,两个半步命池境的高手已经冲到他身边,重拳狠狠轰在了他的左右两肋上。

  ‘轰’的巨响,铁大剑两排肋骨断折,肋骨外的皮肉被打得血肉横飞惨不忍睹。
  
网站地图 豪娱乐城 pt老虎机送彩金38 龙8-APP下载 sunbetAPP下载
澳门娱乐手机官网 美高梅在线登录网址 加州娱乐平台 盈丰娱乐棋牌
现金扎金花 亚博体育怎么注册 国际娱乐 彩票 金沙城app下载
百家乐下载 龙8手机app下载 12bet手机版 齐发娱乐老虎机
天天娱乐官方网站 利来官网app 万博体育网 真人888 app
汇彩网下载 如意娱乐登陆 东森彩票平台下载app 东森娱乐注册 久久彩
博悦彩票网 国际彩票注册 彩8注册 拉菲娱乐官网 亿宝娱乐平台
拉菲平台登陆 金砖娱乐平台注册 天游娱乐下载 恒彩彩票平台注册 恒彩彩票平台
香港天下彩网址 云顶娱乐app 怀念长发的句子 a彩娱乐注册 尊龙彩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