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如潮水,命运如朔风人是枯萎之叶,随风乱飘零’

  魔章王歪着脑袋,面孔扭曲的看着飘零剧团的团长被一道道从天而降,精准而凌厉的光芒打成粉碎。

  他的耳朵边,突然响起了曾经偷听到的,团长在无人之时轻轻唱过的歌谣。

  据说,这就是飘零剧团名字的来历,这歌谣,还是团长的老祖母留下。

  团长并不年轻,也不是那种倾国倾城的美人。

  之所以带着面纱,只是因为她出身部族的民俗,揭开她面纱的男子,会是她的丈夫。

  她也并不强大,不是那种隐藏在红尘中扮猪吃老虎的老魔头,她只是一个温柔的,温顺的,心翼翼的接过长辈传衬剧团,带着一群可怜人在如潮世情中挣扎求活的挟人。

  她很温柔,很温暖。

  当她倾钧个剧团最后一点儿钱财,买来药剂救活重伤的魔章王。

  她不知道,在魔章王的心里,她已然成为了母亲的象征。

  否则的话,魔章王早就离开了剧团。

  他心知肚明,他是一个不祥之人,他若是留在剧团,很可能给剧团惹来麻烦。但是为了那温暖的笑容,为了能倾听这首凄凉的小调,他留在了剧团。

  不顾昔日的身份,犹如一个无赖,带着一群孩子四处吃霸王餐。

  哪怕一次次被打得陷入假死状态他也乐此不疲。

  其实说真的,陷入假死状态真不好受,比真正的死亡也差不了多少。虽然每次假死之后,他觉醒的天赋神通都会变得强大一些,但是那该死的滋味,真不好受

  “团长不要”魔章王跪在了地上,任凭十几个全副武装的战士欢呼着扑了上来,七手八脚的抓住了他。

  “抓住了,抓住了三连城唯一真正的血脉,传说中罗睺魔王的后裔三连城的堕落王子戈摩罗!”一名满脸大胡子的战士一把抓着魔章王的脖子,酣畅淋漓的仰天狂笑:“我们可以回家了,我们可以回家了哈哈,我们抓了。”

  魔章王身体椅着,任凭这群家伙抓着自己的脖子,自己的胳膊,甚至有人抓住了他的两条腿,犹如一群屠夫膛一头洗扒干净的大羊,准备将他弄上烤架一样将他抬了起来。

  天空中,百多个三连城的宫廷法师冉冉飘落,他们俯瞰着魔章王,枯瘦的面颊上也满是笑容。

  长达十几年的追杀,终于要有一个结果。

  十几年了,他们离开家乡已经十几年了,就是为了魔章王这个该死的家伙。

  现在,终于可以回家了,不仅如此,他们带回了魔章王,他们终于可以开启三连城的终极防御体系,开启属于三连城王族的秘密宝库,让逐渐衰落的三连城重新辉煌、强大。

  任务,终于完美完成。

  至于死掉的这些人无非是一些流浪的野人,一群下贱的妓-女、、恶棍、无赖,这些人活着,只会让这个该死的世道变得更烂。

  他们死了,这个世界的空气都会变得清新许多。

  三千多战士,百多个宫廷法师同时笑着,欢欣快慰的笑着。终于是抓住了这家伙,这得多亏了六道宫配合。

  唯有在六道宫这种‘安全’的、‘有规矩’的地方,这个奸猾的戈摩罗才会放松警惕,才会犹如一个乖巧的孩子一样熟睡着,让他们完成了完美的包围圈将他生擒活捉。

  最完美的是,因为这些野人、贱民的关系,戈摩罗居然放弃了抵抗和逃跑。

  负责抓捕魔章王的这些战士、法师绝对不会忘记,过去他们曾经有好多同伴发现了这个自身实力低微的混蛋王子,可是他手持三连城王族的秘宝,虽然一次次被重伤,可是那些负责抓捕他的战士也死伤惨重。

  这一次他居然没有反抗

  身披金甲,满脸虬髯的雄壮大汉带着一群下属,快步的来到了魔章王身边,他低头俯瞰着一脸死气沉沉的魔章王,突然咧嘴笑了:“戈摩罗王子终于见到你了,不容易。”

  魔章王低声的唱着凄凉的小调:“世事如潮水,命运如朔风人是枯萎之叶,随风乱飘零”

  一遍又一遍,泪水不断的从眼眶里流下来。

  虬髯大汉惊愕的看着魔章王,他伸手拍了拍魔章王的面颊,低声咕哝道:“嗯?吓傻了?不过,也无所谓,我们要的是你的血脉,只要将你活着带回去就好,至于其他嘛没人会在意的。”

  魔章王眯起了眼睛,他的心绞痛,泪水不断从眼眶里涌出。

  他四周一片黑暗,唯有飘零剧团那些熟悉的面孔在眼前不断的钢。他白皙的皮肤下一圈圈蓝色、紫色、黑色、绿色的圆环不断钢,他的皮肤变得五颜六色的,看上去好生诡异。

  “该死?你这是,要觉醒神通么?”虬髯大汉愕然看着魔章王,他笑着摇了曳:“不,不行,戈摩罗王子,你还是乖乖的睡着吧,等你醒了,我们已经回到了三连城”

  “这么多年了,你不想念三连城么?”虬髯大汉大笑着,他拔出佩剑,倒转握剑,用剑柄狠狠的撞在了魔章王的后脑勺上。

  剑柄沉重一击,正常人早就昏厥过去。

  魔章王的后脑勺,他的骨头犹如融化的胶质一样,软塌塌的顺着剑柄的力量陷了下去。

  虬髯大汉用力一击,居然落了空处,剑柄所及之处,完全没有半点儿实在的感觉。

  他愕然一惊,突然大声吼道:“来啊,伺候戈摩罗殿下服药。”

  一群宫廷法师已经降落到离地百米的高度,几个最苍老的法师从空中急速落下,急匆匆的到了魔章王身边,掏出一个淡黑色的玉瓶,硬生生掰开了魔章王的下巴。

  “美人酥”一个三角脸老法师怪笑了起来:“听说,以前王子殿下在三连城,最喜欢让女人喝了这宝贝后再和她们欢乐只要喝了美人酥,浑身瘫软无力,任凭王子殿下享用,哪怕是命池境的高手都扛不租种药力”

  “王子殿下,您有命池境么?”

  黑红色,散发出淡淡香气的美人酥灌进了魔章王的嘴里,顺着喉咙流进了肚子里。

  外人不可见的地方,魔章王的肚皮中,一圈圈蓝色、紫色、黑色、绿色的圆环状纹路不断的钢,这一瓶美人酥还没发挥任何效用,就被一圈圈圆形的符文分解、吸收,化为一缕缕奇异的热流在魔章王的身体内流动。

  魔章王皮肤下的各色圆环越发密集的涌现,渐渐地他整个身躯都变得五颜六色的,好似一条被抓出水的剧毒圆环章鱼,看上去充满了诡异的危险感。

  大龙城中,巫铁长啸一声,长枪一色最后几个壮着胆子冲上来拦路的六道宫弟子扫成两段,他猛地停下脚步,转过身,惨白色的长枪向身后大道一指。

  ‘嗷呜’一声虎啸声震数里,后面檄拉汇聚起来的数十个六道宫弟子脸色惨变,一声不吭的转身就走。

  李尨被杀了,几个半步命池境的知客殿高层被杀了,这么多重楼境的长辈被杀了,这么多修为强大的师兄被杀了这些大猫小猫三两只的六道宫弟子,已经被杀得心惊胆寒,再也没莹量阻拦巫铁。

  “完了,完了,完了”巫铁一言不发的看着那些四处逃窜的六道宫弟子,一旁黑影中,老白一脸惊慌的窜了过来。

  在老白身后,两只黑色鼠人、四个蓝皮蜥蜴人正紧追不舍,看样子对老白并无善意。

  巫铁冷眼看着老白身后的几个追兵,无形力宠然扩散开,更有大片火光在无形力承翻滚,六支方圆数丈的火焰手掌猛地凝聚,一巴掌拍在了老白身后的追兵身上。

  两个黑皮鼠人、四个蓝皮蜥蜴人哼都没哼一声就被烧成灰烬,老白回头看了一眼,一溜烟的窜到了巫铁身边。

  “飘零剧团全灭魔章王那黄毛杏被抓了耶,他居然还是什么王子?那个来自远方的商队,居然是来追杀他的而且,他们已经和六道宫高层谈妥了条件。”

  老白的消息很灵通,这么短的时间内,巫铁一行人刚刚从大龙城内冲出来,他居然已经将事情打探得差不多了。

  “真是一群外来的狗崽子”老白悻悻然的咒骂着:“那两个黑皮,是那个什么三连城的斥候,居然一点情面都不讲,见面就下杀手。要不是大龙城的几个兄弟掩护着,老白可栽在他们手上了”

  老白的脸色鱼古怪,他低声咕哝道:“什么时候,鼠人都有重楼境的高手了?既然已经是重楼境的鼠人,你还做斥候做什么?”

  巫铁下手击杀追杀老白的那几个家伙的时候,感应到那几个家伙都是重楼境一二重天的修为。

  鼠人能够达到重楼境一二重天?

  巫铁看了看老白,伸手戳了戳他的脑门,然后看向了飘零剧团的驻地方向。

  这是一个很大的麻烦。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很大的麻烦。

  能够派出这么庞大的一支队伍,耗费数年时间,跨越这么多大域的遥远距离,就为了追杀一个人这样的势力

  “那魔章王,人不错,我喜欢。”巫铁沉声道:“能够为了一群孩子”

  “那杏不错”石飞含糊的咕哝着,他吹了一声口哨,将自己的坐骑招了回来。他麻利的穿戴上整套甲胄,坐在了灰岩蜥蜴背上,摆好了冲锋的架势。

  炎寒露没吭声,她只是又掏出了一瓶烂骨髓,厚厚的在弯刀上涂了一层又一层。

  “干他们!”只有巫铁腰身高度的鲁嵇挥动着短筒双管猎枪,兴奋得眼珠直冒光。

  “干他们”巫铁低沉的咕哝了一声:“大剑,我和你去,你们去通往娲谷的路口埋伏∪其是鲁嵇,这些日子你造的那些东西,全备上,我们能不能脱身,搞不好就要靠你了。”

  石飞想要说些什么,巫铁迅速打断了他的话:“他们能够和六道宫平等对话,他们队伍中,可能有命池境修士。”

  石飞的脸色微微一白,他用力的点了点头:“我们去接应你们,心些要是不行,我们再找机会下手。”

  铁大剑双手握着重剑,眼里闪过一抹寒光:“就算是命池境修士,他们也不能破坏六道宫的规矩他们,还有勾结他们的那些六道宫败类,他们都该死”

  铁大剑不知道这件事情已经得到了六道宫主的允许,他以为这仅仅是李尨的阴谋。

  石飞等人按照铁大剑给出的路线,迅速朝着通往娲谷的必经之途赶去。

  巫铁则是拍了拍巫女的性袋,手持长枪,大踏步的向飘零剧团的驻地走去。

  他低沉的吟唱着‘岂曰无衣,与子同仇’的古老战歌,一股烈烈杀意在他体内萦绕,酝酿,蓄积,变得越来越雄厚,越来越雄壮。

  每一步,他心头杀意都增强一分。

  每一步,他手帜白虎裂就越发惨白一分。

  每一步,他身边回旋的风就变得越发的凄冷一分。

  飘零剧团的驻地距离大龙城不过两里多地,巫铁一步十几米,他从大龙城的另外一侧大步来到驻地附近,也只用了短短一盏茶的时间。

  铁大剑则是犹如一座大山,紧跟在巫铁身后,他每一步都在地上留下半尺深的脚印,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欢宴!”身披金甲的虬髯大汉举起手中大剑,鱼担心的看了一眼皮肤变得五颜六色,整个人软在地上的魔章王,最终还是下达了全军庆贺欢宴的命令。

  这么多年了,终于有了一个结果,战士们绷紧的神经,也应该放松一下了。

  魔章王蜷缩在地上,软塌塌的好似全身骨头都被打断了一样。

  他突然低声的说道:“我一直以为,我只要躲开了,就能活下去我一直没莹量去做什么,因为我怕死,因为我不敢和你们拼命”

  “但是我错了。”

  “这个该死的世道,有时候,你不争,会死得更惨还会连累更多人。”

  “如果,一定要分出一个生死的话,为什么不能是你们去死呢?”

  魔章王突然张开嘴,‘咕’的一声,他嘴里喷出一团浓浓的黑红色烟雾。

  浓烟急速的翻滚,急速扩散到了整个营地,将三千多战士、百多个法师一并笼罩在内。
  
网站地图 爱拼国际娱乐 海王星娱乐网址 百家乐app l全讯网
全讯新2网址 大发国际娱乐下载 宝马会新网址 AG官网下载
a8娱乐集团 pt注册送8-88体验金 网络龙虎赌博押注技巧 凯发老虎机网址
投注现金网 最新国际足球排名 易胜博app下载 龙虎和的规律技巧
易胜博体育系统 平台线路检测 永利皇宫会员登录系统 扑克王app怎么样
彩吧娱乐平台 拉菲娱乐 新宝彩票平台 9w彩票 登录博猫游戏
新凤凰彩票注册 必发彩票注册 银豹娱乐代理 永盛彩票注册 汇丰在线官网
斗牛娱乐 牛彩彩票注册 权威认证彩票平台 金苹果时时彩登录 tt5800彩票网
圣亚娱乐登录 8天游娱乐 拉菲平台地址 欧亿娱乐下载 u宝娱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