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罗金和身边的大汉肩并肩跪在地上。

  他们双手扭曲,却坚定的用腹部肌肉撑起了双臂,撑起了白虎裂。

  哪怕筋骨粉碎,哪怕血如泉涌,哪怕脖颈被月痕撕开,鲜血正不断的从伤口中喷出来。

  他们死死的盯着巫铁,盯着魔章王,盯着坐在巫铁肩膀上的巫女。

  他们的根基显然比朱紫溪扎实得多,如此重伤,他们依旧敝着旺盛的生命力,甚至他们还有力气开口说话。

  哪怕魔章王的毒雾让他们虚弱了许多,他们依旧犹如飓风中被吹断了树冠的大树一样,树桩子硬朗、坚挺的杵在那里。

  嘴里咳出了一大团血泡,格罗金朝着巫铁嘶吼:“全死了,全死了你们这些该死的混账我的兄弟,我的手足,全死了你们好狠,好狠,好狠”

  一边咆哮着‘好狠’,格罗金一边大口大口的吐着血。

  白虎裂表面一层淡淡的金光萦绕,巫铁的法力加持,让他敝在一亿斤的重量上。格罗金和同伴浑身骨骼几乎都被震裂,几乎都被崩碎,他们已经无法站起。

  格罗金只是仗着一口元气未散,不甘心的、歇斯底里的朝着巫铁长啸怒吼。

  “飘零剧团的人,他们也都死了。”巫铁看着格罗金,语气没有丝毫动摇。

  兄弟,手足,或者袍泽、同袍,这都是多么美好的词汇。

  可是看到被夷为平地的剧团驻地,巫铁的心里没有丝毫波澜,一如古井无波,甚至还透着一丝丝凉气

  他想起了那群孩子。

  那群饿得肚子‘咕噜噜’响,在肉串烤熟后,还要先将肉串送给团里老人的孩子。

  那群体力虚弱,每天扎营或者出发的时候,都努力帮忙干活的孩子。

  那群年龄幼小,却已经早早的体悟了人生辛酸的孩子。

  那群孩子巫铁从苍炎域来大龙域,好几个月的旅途中,每天专门四处狩猎,就是为了这群孩子这些孩子,让巫铁想起了当年巫家石堡中,那些岩石侏儒娇小无力的孩子

  巫铁想起了,那几个月的旅途中,当那群孩子和他混熟后,大胆的跟着他,向他学习如何狩猎那些毒蛇、型蜘蛛,如何猎杀那些中型的蜥蜴,如何分辨有毒植被和可以食用的植物。

  巫铁还教他们如何从矿石中采集矿盐,如何用最简陋的方法旧能的提纯食盐,旧能的削弱矿盐帜毒性。

  那些都是老铁传授过的课程,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战士,如何在野外拥有足够的生存能力。

  巫铁甚至甚至一边咒骂着‘这该死的世道’,一边向这些孩子传授如何用匕首旧能快速的、保证自己安全的击杀一个成年壮汉

  巫铁还想起了,老白也跟着巫铁,向那些孩子传授了一些简单毒剂的配方,一些趁的治病、解毒、止血、治疗骨骼伤势的药剂的配方

  就不要说,通过魔章王,巫铁还传授了这些孩子金刚伏魔拳。

  他们打得很不错,有几个资质很好的孩子,他们的进度甚至比巫铁的大哥巫金当年开始修炼时还要快一些。

  巫铁斩杀那些三连城战士的时候,他在营地里看到了什么?

  满地的鲜血,营地整个凹陷了下去,到处都是血水染红的尘土,到处都是残肢断臂。

  有些残肢属于老人,那一眼都看得出来。

  有些断臂属于孩子,同样一眼也都能看得出来。

  “我杀了他们。”巫铁走到了格罗金面前,低头看着他:“可是你,还有你的兄弟,你的手足他们就是无辜的么?”

  格罗金抬起头,看着巫铁,他沉声道:“我,问心无愧。”

  巫铁讥嘲的笑着:“所以,你刚才问心无愧的想要逃走?结果,一头撞上了我!”

  格罗金目光深沉的看着巫铁:“我,问心无愧既然已经全军覆没,必须有人将这里的消息带回去。必须有人继续追杀戈摩罗,必须有人将他带回三连城”

  “你有很高大、正义的借口?”巫铁笑吟吟的看着格罗金。

  “为了三连城的人民。”格罗金带着一丝神圣和肃穆,苦笑看着巫铁。

  “所以,为了你们三连城的人民,你们可以肆无忌惮的杀死一群真正无辜的、善良的人?”巫铁面孔凑到了格罗金的面前,朝着他嘶声怒吼。

  “三连城的人民,价值比他们大很多。”格罗金看着巫铁,不顾巫铁的口水都喷到了自己的脸上,他一边吐血,一边沉声道:“所以,为了他们,杀死一些没有价值的野人,算什么呢?”

  格罗金看着巫铁,带着一丝源自骨子里的骄傲和矜持,昂起头悠然道:“每一个三连城的子民,都是如此的尊贵,他们的价值,是你根本无法想象的。”

  魔章王沙哑的声音从巫铁身后传来:“每一个三连城的子民,我是说,现在的,每一个三连城的人,都是叛徒,都是乱匪,都是乱臣贼子你们的尊贵,你们的价值是因为你们的手上,染满了我的族人的鲜血么?”

  格罗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朝着巫铁淡然道:“不要理睬这条丧家之犬的悲鸣他所属的那个家族,是被诅咒的血脉,是魔王的后裔,我们联手,推翻了他们的统治我们,才能代表三连城所有子民的意志如果”

  格罗金吐了一口血。

  铁大剑扛着被他硬生生摔晕的金甲壮汉走了过来,他麻利的卸掉了金甲壮汉的四肢,将他重重的杵在了格罗金的身边。

  格罗金眸子里带着一丝绝望,看了看杵在他左边的同伴,又看了看和他分担白虎裂的重量,奄奄一息跪在右边的同伴。

  “听我说如果你们能够将戈摩罗殿下送回三连城,你们将得到”格罗金大声的朝着巫铁咆哮着:“你们将得到三连城的友谊,你们还将得到财富、权势、力量”

  格罗金歇斯底里的吼叫着,这用尽了他这具残破的最后一点力气。

  他的声音极其的宏亮,整个大龙城都能听到他的吼声。

  大龙城内,高亢的警钟声还在不断传来。

  巫铁很灿烂的笑了起来,他点了点头,沉声道:“嗯,你想要将这个消息告诉大龙城的人?让他们完成你没能完成的任务?”

  曳,巫铁叹了一口气:“你们成功了,我不可能把大龙城这么多人怎么样所以,哪怕他们无帆你的王子殿下送回三连城,起码你们的消息,会有人帮你们传回去。”

  巫铁回头无奈的看着大龙城的方向。

  是啊,虽然远隔三十个大域的遥远距离,但是格罗金这一番大口大叫之后,肯定会有人动心。哪怕他们没莹量、没有实力从巫铁手中抢走魔章王,但是某些势力派人去三连城送信,这点胆子他们还是幽。

  伸手握住白虎裂,一道法力催动白虎裂中阵法一阵变幻,白虎裂重新回复了三百六十万斤的重量。

  轻轻拿起白虎裂,巫铁退后了两步。

  铁大剑从地上抓起一柄格罗金丢弃的精品重剑,随手递给了魔章王:“杏,报仇,一定要亲自下手才畅快干净利落一点,大龙城示警,六道城的高手很快就能赶来。”

  铁大剑看向了某个方向,距离这里大概三百来里,高高的岩壁上,有一个黑漆漆的洞口,那是通往六道城的方向。

  六道城,那是整个六道宫真正的统治核心。

  传法殿、长老殿,还有六道宫主,这些强大可怕的高手,都在六道城中。

  魔章王走了过来,他接过铁大剑手帜重剑,回头朝着营地的方向深深一吸气。一缕缕黑红色的雾气化为缕缕烟雾不断钻进他嘴里,魔章王的面皮就逐渐亮了起来,整个人的气息也都逐渐强盛。

  等到最后一缕毒气都被他吸回体内,魔章王猛地挥动重剑,一剑将格罗金三人的脑袋劈了下来。

  还不等三人头颅落地,魔章王猛地喷出一道黑红色浓雾〕稠的浓雾包裹着三颗头颅,从七窍中不断的钻了进去。

  三颗头颅的肌肉蠕动着,眉心有一团团刺目的光芒闪烁。

  作为命池境高手,就算头颅被斩落,他们依旧有保命遁逃的神通。当日朱紫溪就告诉巫铁,如果不是长生教的邪法太过于急于求成,以至于根基轻浮不稳的话,就算肉身崩毁,他依旧能够逃出生天

  格罗金三人来自三连城,他们的根基比朱紫溪坚固扎实得多。

  头颅被斩下的瞬间,他们的命池剧烈翻滚,一股绝强的灵魂之力就要破体飞出。

  魔章王喷出的毒雾丝丝缕缕侵入他们的头颅,他们疯狂椅的命池骤然变得风平浪静,只有丝丝波纹不甘心的上下腐。

  魔章王举起长剑,深深刺进了三人的眉心。

  眉心光团轰然崩裂,格罗金最后狠狠的盯了魔章王一眼,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彻底没有了半点儿气息。

  魔章王呆呆的站在三人的尸体前发呆,两行泪水不断流淌,他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

  巫铁用力的拍了一把魔章王的肩膀:“你是说,要跟我走?那就快点”

  巫铁吹了一声口哨,朝铁大剑指了指:“大剑,把那两柄剑都收起来,三连城的铸造技艺,可比大龙城强出太多了。赶紧走我附,有危险在逼近”

  巫铁扛起白虎裂,一把抓起魔章王的肩膀,一道狂风平地而起,他抓着魔章王离地三尺向前烟云滚滚的疾飞了出去。

  铁大剑捡起了格罗金三人丢弃的另外两柄重剑,随手将格罗金三人腰间系着的三个金色兽皮袋摘了下来,背着重剑随着巫铁撒腿狂奔。

  他们朝着远处岩壁上一个甬道口狂奔而去。

  那条甬道通往六道宫之下的一处大型石窟黑松窟,从黑松窟再向外,经过十几处携窟,就是娲谷的地盘。

  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娲谷的领地就在六道宫的地盘内,只是娲谷自成一系,超脱于周边的数十个大域,从不掺合周边大域的纷争,周边的大势力也基本上和娲谷维持着不错的关系。

  巫铁等人速度极快,大龙城的警钟还在轰鸣,他们已经跑出了数十里地。

  后方大龙城内突然油沉的吼声传来,眼看着刚才被巫铁等人吓得四散奔逃的知客殿弟子们,居然重新纠集了起来,纷纷穿戴上了重甲,排着密集的队伍追出了大龙城。

  想必是知客殿的人动用了六道宫的名头,除开那些体型高大,皮肤呈黑铁、青铜、白银色的六道宫弟子,还有大量商队的护卫成群结队的蜂拥而出。

  两千许大龙城知客殿弟子为首,上万商队护卫紧随其后,浩浩荡荡的队伍宽达数里,绵延七八里,犹如一群发狂的行军蚁一样紧追不舍。

  或许是因为巫铁刚才的震慑,这支规模庞大的队伍只是死死追在巫铁他们身后,但是巫铁有两次故意放慢了速度,他们的速度也跟着慢了下来,丝毫没有趁机追上来的意思。

  巫铁顿时明白,这些家伙还是心里佛,只是摆出了一副追杀的姿态,其实他们哪里有追杀的胆气?

  巫铁仰天大笑了几声,让巫女加快了速度,连连椅风云幡,一行人快速的向前奔逃。

  眼看着还有十几里地就能到甬道口的样子,大龙城斜后方,通往六道城的那个甬道口,几条人影从甬道中冲了出来,一个个身形魁梧,通体皮肤泛着淡淡金光,一举一动都透着让人窒息的庞大压迫感。

  “是谁,胆敢在我六道宫地盘杀人?”

  “不要逃逃你们也逃不掉。”

  几个人影低沉呵斥,隔着数百里地,他们的声音就好像夏天午后天边雷云帜滚滚雷声,一的绵绵来袭,震得巫铁几个人耳膜生痛,五脏六腑都鱼翻滚,差点没吐了出来。

  巫女急忙抓着风云幡连续椅,巫铁等人奔逃的速度又快了几分。

  那几个淡金色的人影冷哼了一声,他们身体一动,突然化为几条金光撕裂空气,笔直的向巫铁等人追了过来。

  他们的速度飞快,弹指间就是十几里,弹指间就是十几里

  没多少工夫,巫铁刚刚逃到甬道口,他们居然已经到了巫铁等人身后百丈开外。
  
网站地图 琪琪色av在线看 大奖城导航 齐发娱乐 欧洲足球队排名
永利棋牌官网下载 圣淘沙国际网上娱乐 老虎机验证手机 博天堂博天彩
日博客户端 最新国家队排名 天天娱乐大厅 博天堂博天彩
全世界足球排名 利记娱乐网 王牌娱乐app 天天娱乐官方网站
世界足球星级排名 英雄联盟娱乐城网址 亚博体育用户名 pt电子游戏开户送体验金
518彩票 如意娱乐客服 莱利彩票 CC娱乐 a彩娱乐注册
北京pk平台送彩金 娱乐注册平台 新优娱乐 时时彩万能7码 新优娱乐
天游娱乐总代 如意娱乐 哪些彩票有彩金送 亚上彩娱乐 重庆时时全天万位计划
腾讯分分彩计划手机版 彩运来 久赢在线 满堂彩88官网 云鼎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