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足六名命池境高手,就此退去。

  走得干脆利落,没有丝毫犹豫;他们也没有半点堂堂命池境大能被后生晚辈逼迫退却,颜面受损后幽恼怒,很堂皇的就此退向了大龙城。

  所为的,就是鲁嵇手中那个圆盘,以及鲁嵇口称的他在大龙城中埋下的苍炎破坏弹。

  巫铁很认真的看着几个头也不回大踏步离开的大汉,很用力的点了点头。

  “六道宫的清规戒律我喜欢守规矩的人我喜欢这种,把弱者也当做平等的生命对待,不视苍生为蝼蚁的人。”巫铁赞叹了一声,然后转身就用最快的速度逃跑。

  巫女憋红了小脸蛋,用尽全力的挥动风云幡,烟云翻滚,隔绝了一切气息和声音,没有在地面上留下任何通心痕迹,卷起一行人仓皇逃跑。

  鲁嵇在大龙城埋下了很多苍炎破坏弹?

  姑且这事情是真的吧,鲁嵇也不可能一直站在通道口威胁六道宫的人。等他们排除了大龙城内的那些苍炎破坏弹后会发生什么,可想而知。

  尤其是

  烟云翻滚,狂风呼啸,一行人带着几头硕大的坐骑载波载浮的顺着甬道急速逃窜,巫铁大声的问鲁嵇:“你真的在大龙城里面埋下了这么多苍炎破坏弹?”

  鲁嵇干笑了一声,很坚定,很干脆的摇了曳。

  “就一颗我临走的时候,突然灵机一动,随手丢在了我那房间的床下。”

  鲁嵇尴尬的笑着:“我在鲁家,是出了名的不务正业苍炎破坏弹的制造图纸,是石家从矿脉中找到的一处秘境里得来的,鲁家的长辈和兄弟姐妹不感兴趣,我就拿了过来。”

  石飞愕然看了鲁嵇一眼,还有这事?

  嗯,应该有吧,石家的矿队到处乱挖,经常挖出一些莫名其妙的玩意儿,还有不少古代的奇诡之物。挖到一些湘古怪的图纸,然后高价卖给鲁家这些冤大头,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只不过,我从鲁家得到的资源有限。”鲁嵇鱼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我好容易,才偷不,才收集了一点鲁家那一道苍炎的火力,制成了这么一颗苍炎破坏弹。”

  巫铁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然后他用力的拍了一下巫女的性袋:“巫女,加快速度只有一颗苍炎破坏弹六道宫的那群家伙,很快就会追上来”

  一旁的炎寒露轻轻的咳嗽了一声,轻声说道:“倒也不用太着急,或许,他们没工夫来追杀我们”

  巫铁、石飞、鲁嵇、铁大剑,还有老白、巫女,同时看向了炎寒露。

  炎寒露的小脸微微一红,她轻声道:“六道宫的人要来追我们,也要等他们找到所幽苍炎破坏弹,彻底排除了一切后患才有可能鲁嵇说,他在城里丢了三百多颗苍炎破坏弹”

  石飞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他拍打着肚皮,欢快的笑道:“可是,实际上只有一颗他们就算找瞎了眼睛,也找不到第二颗、第三颗六道宫的人脑子里一根筋,他们肯定会认为,是自己的错,而不是鲁嵇骗了他们”

  石飞说六道宫的人脑子里都是一根筋的时候,被一拳轰飞,此时还在不断咳血的铁大剑狠狠的盯了他一眼。

  巫铁掏出了一颗红色的元果,随手递给了铁大剑。

  这是六道宫用来交易罗汉伏魔刀的资源,这果子名为‘龙涎果’,传说是沾染了巨龙的口水,又经过地火之力常年熏培才生出的好东西,最能滋养血气、壮大生机,用来疗伤是很好的。

  可怜铁大剑,他闹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他被六道宫转手‘卖给’巫铁的时候,除了一套衣服和随身的兵器,他身上的乾坤袋,还有他所幽个人私产都被戒律殿没收了。

  现在的铁大剑穷得叮当响,浑身上下找不到一个铜子儿。

  铁大剑很干脆的接过了龙涎果,连皮带核的一口吞了下去。作为三百年经验的老佣兵,卖命给雇主,就应该是吃雇主的、喝雇主的,这是行规,铁大剑收下这颗龙涎果,可没有丝毫心理压力。

  风云幡翻翻滚滚,卷起巫铁等人向前疾走。

  这一次,巫铁一行人有了铁大解头识途老马,他们具一些寻常人根本不知道的隐秘通道,避开了往来的商队和旅人,顺顺当当的绕过了濒临大龙域的下一个大域,绕过了十几个大携窟后,最终来到了六道宫和娲谷的交界处。

  一路上巫铁和巫女接替驱动风云幡赶路,一连大半个月没有停歇,巫铁固然累得浑身酸软,巫女雪白粉嫩的小脸蛋都瘦了一小圈,下巴尖尖的看上去好不可怜。

  “好了,娲谷是周边数十个大域中,最蛮横不讲理的一个大势力。”到了这附近,铁大剑终于松了一口气,他沉声道:“六道宫,绝对不会在这里动武,这里去娲谷还有两三天路程,我们可以休息一下了。”

  巫铁也重重的吐了一口气,他是真的累得快散架了。

  一行人找到了一个濒临暗河的秩岩洞,在几个出口附近都让老白做了一些预警的喧关,石飞很熟练的用狼牙棒从暗河中敲了十几条大鱼带了回来,铁大剑升起了篝火,炎寒露很熟练的开始烤制鱼肉。

  巫铁四仰八叉的躺在篝火旁,浑身每个骨节子都舒服得直哼哼。

  巫女四仰八叉的躺在巫铁胸口上,双手迸风云幡,眯着眼睛很惬意的叹了一口气:“爹爹,饿了。”

  魔章王椅晃的走了过来,歪歪斜斜的坐在了巫铁身边。

  这一路上,大家只顾逃避六道宫可能的追杀,真的是日夜兼程的赶路,路上就短暂的休息了两三次,每次不过一两个时辰,根本没时间交流。

  魔章王坐在巫铁身边,低沉的咕哝了一句:“谢谢。”

  巫铁眯着眼,只觉困意一**的涌了上来,他很好奇魔章王的故事,但是现在他真心没精神和魔章王说话:“不客气有话,等我睡醒了说如果不愿意,也没必要说。反正,大家是自己人。”

  一句话还没说完,巫铁就‘呼呼’的睡了过去。

  巫女则是突然变得精神抖擞的坐了起来,她盘着腿儿,面对着魔章王,坐在了巫铁的胸膛上,很认真的看着魔章王:“说吧爹爹不听,巫女听。”

  魔章王张了张嘴,看了看巫女,他伸出手,双手抓住巫女的小脸蛋向左右轻轻一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我的故事芯头不适合听,所以饿了?吃肉”

  魔章王抓起一个兽皮口袋,从里面掏出了一大块半路上熏烤得半生不熟的肉干递给了巫女。

  巫女皱起了眉头,她看看魔章王手上那暗红色散发出血腥味的肉干,再看看炎寒露手上烤得‘滋滋’冒油、金黄肥美的鱼肉,狠狠的向魔章王翻了个白眼:“坏人”

  魔章王干笑了几声,巫女举起风云幡,狠狠的一竿子戳在了魔章王的鼻子上,差点没把他的鼻孔给戳得翻了起来。

  方圆百来米的石洞内,烤鱼的香气向四周扩散,石飞和老白、铁大浸出了几坛老酒,有滋有味的坐在篝火旁喝着。

  鲁嵇依旧让自己的金属蜘蛛用长长的节肢化为金属笼子,自己藏在金属笼子里,认真的雕琢着一发剧毒云爆弹上的魔导符文。他手边放着那杆口径惊人的短筒双管猎枪,两盒子爆裂弹整整齐齐的码在手边。

  小的石洞内弥漫着一种异样的温馨感,巫女和魔章王笑闹着,魔章王似乎很有孩子缘,一直以来显得过于老成、深沉的巫女,第一次爆发出了丰富的情绪。

  巫铁‘呼呼’的打着呼噜,浩然正气自发的在体内运转,一路上为了赶路逃命,疯狂催动风云幡时为了补充法力,巫铁吞服了大量的元草。

  好些元草的精华沉淀在体内没能来得及吸收。

  浩然正气就好像一个巨大的炉鼎,将那些药力精华强行催动,让其化为一团炽烈的火焰在巫铁体内往来翻滚。

  一缕缕金色法力不断融入眉心金色光团,大力神魔法的基础不断夯实,巫铁的**力量以让寻常人瞠目结舌的速度在不断的提升。

  元始经玄鼓然的自行运转起来,在庞大药力的催动下,一缕缕金色法力再次向天锁重楼第一重楼无数条光丝延伸了过去。各种奇妙的体悟不断融入巫铁灵魂,他浑身的法力波动变得深沉而缥缈,充满了一种难以形容的灵性。

  石飞几个喝酒喝得脸皮通红,炎寒露辛辛苦苦烤熟的肥鱼,也被他们一条一条棵干干净净,就连鱼骨头都拿去喂了石飞的那条灰岩蜥蜴。

  巫铁还没睡醒,石飞又跑去暗河边,操起狼牙棒,往水里洒了一点点肉沫,吸引来了十几条贪婪的大鱼,一棍子将它们砸得半死,乐颠颠的扛着这些大鱼跑了回来。

  炎寒露认认真真的,将这些肥鱼也烤得焦黄喷香,将篝火稍微弄得小了些,将烤鱼放在篝火旁保温。

  巫女足足干掉了两条比她身体还要长出两三倍的大鱼,吃饱喝足的她蹲在巫铁身边,魔章王在地上画了一个简陋的棋盘,弄了几个石子和巫女下棋玩耍。

  完成了三颗剧毒云爆弹,终于有了点安全改鲁嵇跑到了距离巫铁最近的地方,让自己的金属蜘蛛挡在了身体的另外一侧,他也靠着篝火睡了过去。

  石洞里安静了下来,石飞、老白、炎寒露静静的倾听着铁大剑讲述他当年冒险的故事。

  不愧是游历过数十个大域的老佣兵,铁大剑见识过很多事情,经历过很多事情,这对从苍炎域出来的三个‘乡巴佬’而言,他的那些经历毫无疑问有着极大的吸引力。

  巫铁终于睡足,他苏醒了过来。

  惬意的伸了个懒腰,巫铁只觉浑身充满力量,精神非常饱满,身体状态前所未幽好。不仅如此,他发现自己无论是力气还是法力都增加了一截,似乎在梦中他也进行了一次堪称完美的修炼。

  笑着抓起篝火旁的烤鱼,巫铁一边啃着肥美的鱼肉,一边看巫女乐滋滋的和魔章王下棋。

  这种简单的棋子游戏,还是魔章王交给巫女的。但是没几把的功夫,巫女的棋艺已经增长到让魔章王绝望的程度。

  尤其是魔章王自己作死,他向巫女建议一盘棋下注一个金币

  巫铁醒来的时候,巫女面前已经堆着五六十个亮晶晶的金币,巫女雪白的小脸蛋上笑容灿烂,偶尔她瞥一眼魔章王巫铁对于巫女的眼神,总感觉有一种山大王看到大肥羊的错觉

  气氛很温馨,一切都很好的时候,老白布置在石洞一处出口外的喧关突然被触动。

  ‘叮’的一声脆响,那是一个协铃被敲响了。

  老白一个翻身,直接躲进了铁大剑身后的阴影中。

  石飞、铁大剑、炎寒露等人同时站了其阿里,铁大酵地上前几步,魁梧的身体堵在了甬道口。

  巫铁丢下手上烤鱼,缓缓站起身来,一团火光环绕手掌,手上黏着的油脂顷刻间被烧得干干净净。他提起白虎裂,手指轻弹枪杆,白虎裂就发出了低沉的虎啸声。

  一个身材高挑、矫健,犹如一头猎豹的美丽少女趾高气扬的走进了石洞。

  在少女身后,紧跟着七八名身披软甲,同样骄傲,甚至带着一丝骄横、骄狂的青春少女。

  随后,一队五十几名身材魁梧的壮汉披着重甲,骑着清一色的剧毒狼蛛涌入了石洞。方圆百米的石洞内多了这么多人,一时间就显得鱼狭窄了。

  “嗯?你们在这里,鬼鬼祟祟的干什么?知道这里,是娲谷的地盘么?为什么在这里逗留?你们是干什么的?为什么会在这里休息?是不是,对我娲谷有什么企图?”

  矫教如猎豹的美丽少女昂着头,甚至没看清石洞内到底有几个人,语气火爆的,很不客气的开口呵斥着。

  巫铁看着少女。

  听说,娲谷是一个女子为尊的势力。

  这些个骄傲不可一世的少女,就是娲谷的嫡系族人么?

  也就是说,她们是巫铁母族的亲人。

  “我们要去娲谷。”巫铁收起了白虎裂,沉声说道:“我要去娲谷,找人。”

  ******

  兄弟姐妹酗伴们,月底了,求月票咯!
  
网站地图 ag平台下载 www.sav20.com 竞彩足球彩票比分直播 多宝平台网址
真人博彩app 非凡娱乐平台手机登陆 澳门真人大赌场app 大小单双技巧
888真人注册 亚搏娱乐APP下载 网上扎金花棋牌平台 斗地主赢钱微信提现
大发国际娱乐APP 天天娱乐app 娱乐电玩城注册送分 a8娱乐主管
足球俱乐部 杂志 新濠国际APP 12bet手机版 利来app
天游娱乐网站 名人彩票官方网站 五星彩票 高盛彩票登陆 至尊天下彩票
拉菲平台登录 678彩票平台 摩臣彩票导航 鸿鑫娱乐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
富豪彩票官网 拉菲彩票平台 牛彩彩票注册 天游娱乐 品牌博猫游戏
如意娱乐官网 诺亚娱乐 博天下娱乐 新万博娱乐 汇丰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