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人?找谁?”

  矫健如猎豹的少女想要绕过铁大剑魁梧的身体。

  铁大剑横跨了一步,挡在了少女面前,不让她绕过自己直面巫铁。

  少女一对儿生得很妩媚的杏眼一翻,手上突然多了一条黑色的皮鞭,‘啪’的一声脆响,皮鞭犹如怪蛇一样翻腾而起,带着刺耳的裂风声向铁大剑的面颊抽去。

  “傻大货,这里是娲谷!”少女异常骄傲,更异常蛮横的呵斥着。

  这里是娲谷,娲族的嫡系族人向来是为所欲为,从来没有人敢阻拦她们做任何事情。

  铁大剑深银色的皮肤下面,一层淡淡的金光闪了闪,他运足了六道金身,准备用自己的脸硬挡这一鞭。

  作为一个走南闯北的老佣兵,铁大剑深知这些娲族女人的蛮横和霸道。

  挨一鞭子,对他来说又不伤筋动骨的,不过是面子上有点难看,但是作为一个老佣兵,这点颜面上的损失,铁大剑忍得下来。

  但是如果不让这少女抽这一鞭子接下来的事情可就麻烦了。

  这些娲谷的女人,很擅长胡搅蛮缠,很擅长将一点点芝麻大小的事情搅和得有水缸大。

  铁大剑甚至将自己的左脸主动迎向了少女的鞭梢。

  巫铁出手了,他一步到了铁大剑身边,伸出左手食指,看似轻巧的随手一弹。那感觉,就好像一个贪玩的孩子伸手弹走荷花瓣上的露珠,轻描淡写好似完全没有用力一样。

  ‘啪’的一声更加尖锐、更加刺耳的炸裂声响起。

  少女手中用蛟龙皮为主材料,用数十种珍橡属制成的高强度合金拉成细丝,如此编制而成,可挡神兵利器的长鞭炸成粉碎。

  从鞭梢到手柄,瞬间粉碎,少女右手一空,五指中指剩下了大片黑色的碎屑。

  巫铁的左手食指第一根指骨放出幽幽光芒,紧接着第二根指骨也有同样的暗沉沉的幽光亮起。巫铁甚至能感受到自己的这两根指骨传来的满意情绪,这鞭子里面的合金细丝,品质很不错,蕴藏了大量的金属精粹和‘营养’。

  一丝丝热流从两根指骨流向了手掌骨骼,巫铁在这一瞬间,他清晰的感知到,他的左手食指第二根指骨,已经转化得和第一根指骨完全相同。

  “我找巫金。”看着目瞪口呆的少女,巫铁轻咳了一声,沉声道:“我是巫金的弟弟,我来找巫金这位姑娘,你不好一见面就打人,这显得很蛮横,很没有教养。”

  少女的眼眶里水波闪烁,这是她最心爱的一条鞭子。

  但是一听说巫铁是来找巫金的,她抽了一下鼻子,强行将眼眶里的水汽又给压了回去。

  她嘴唇微微蠕动着,正想要问巫铁和巫金究竟是什么关系,巫铁突然又在最后给了她狠狠的一刀——巫铁居然说她‘很蛮横,很没有教养’?

  少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用力的闭上了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猛地睁开。

  杏眼圆睁,缩小的瞳孔里放出一抹精光,少女冷笑着向巫铁上下打量了起来:“你是来找巫金的?嗯?你是他弟弟?不对,听说,他的兄弟,全死光了”

  巫铁的心脏骤然一抽,巫金果然在娲谷,这个少女果然知道巫金的消息。

  他急促的说道:“我没死,我活着我是巫铁,是他最小的弟弟巫金他”

  少女‘咯咯’笑了一声,她伸出右手,五指用力的开合了几次,一缕缕黑色的粉尘就这么‘淅淅索索’的洒了下来。

  她看着巫铁,不紧不慢的说道:“你是巫铁?巫金的弟弟?这么说你用叫我一声姐姐才对。呵,呵,真好,一见面,你就毁了我最心爱的鞭子?”

  巫铁出手,击碎少女手中长鞭的时候,少女身后的几个少女,还有数十个战士骤然向四周一分,已经摆出了攻击的姿态。

  但是巫铁说出了自己的身份,和少女攀谈上后,这些少女和战士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同时收起了兵器,轻轻的摇了曳。

  “我赔。”巫铁干笑了一声,有点无奈的甩了一下左手。

  这是这么长时间来,巫铁经过不断战斗养成的习惯。少女挥动鞭子的时候,巫铁没有感受到杀意,所以他也没有动用兵器,只是想要阻止少女鞭挞铁大剑。

  但是面对少女的鞭子,巫铁习惯性的动用了左手,动用了那根威力无法揣测的食指。

  他也没想到,只是一弹,少女的鞭子就碎了。

  这是无心之过,真不是巫铁故意的。

  “好”少女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她悠然道:“那条黑蛟鞭价值三万金蛇石,但是,它陪伴我这么久,我对它很有感情,所以”

  “五万金蛇石。”巫铁干脆利落的点了点头:“我的错,我赔就是”

  巫铁感受着左手发烫的五根指骨,在心里暗暗的说道,也不知道这黑蛟鞭的材料是否好购买,他还想大量购买这些材料,让自己全身的骨头好好的进补一下。

  左手背在身后,巫铁用力握了握拳头。

  左手的骨骼在增强,变得更加坚硬,更加柔韧。握拳的时候,左手的皮肉、筋腱、血管之类的被大力挤压,一阵阵剧痛不断袭来。

  巫铁松开手,笑着向少女说道:“我赔,五万金蛇石,我赔巫金,他在哪里?”

  少女惊讶的挑起了眉头。

  三万金蛇石,那已经是她报花账的结果,那条黑蛟鞭,说实在的,也就价值一万金蛇石上下,她存心狠狠的宰巫铁一刀,多出来的那些金币,她完全可以给自己的扈从战士们更换一批更精良的兵器。

  但是巫铁磕绊都不打一个的,就直接答应了五万金蛇石的赔偿。

  少女的眼拘点发光,被毁掉趁手鞭子的火气和怨气骤然消散,她眉开眼笑的看着巫铁,很亲热的伸出双手,用力的拍了拍巫铁的左右肩膀。

  巫铁比少女高了一大截,少女拍打巫铁的时候,整个人都几乎扑进了他的怀里。

  “哈哈哈,想不到,巫铁弟弟你还是个财主”少女热情洋溢的说道:“我是娲青儿,嗯,我认识巫金,我比他还要大一岁,所以,你叫我青儿姐姐就没错。”

  “欸,我和你妹妹娲锡平日里玩得最好不过了哈,不过,见了她千万不要叫她娲锡,她最讨厌那名字,自己改名叫做娲锈,不过姐妹们都还是叫她娲锡、娲锡”

  娲青儿带着一丝恶意,眯着眼朝着巫铁很快活的笑着:“毕竟,娲谷难得有这么难听的名字,娲锡,娲锡,嘻嘻!”

  巫铁的脸剧烈的抽搐着。

  娲锡,娲锡,锡?是哪个锡?是那个‘锡’?金银铜铁锡的‘锡’?

  没错了,肯定是这个字。

  没得跑,这样的名字,只有巫战才能起得出来。倒是和巫铁兄弟几个的名字一脉相承,问题是,一个小姑娘,你叫她‘娲锡’果然是娲谷最难听的名字。

  娲青儿身后的几个少女也凑了上来,一个个‘啧啧’有声的打量着巫铁。

  她们看巫铁的目光中充满了莫名的意味,倒是和男女之情无关,纯粹是因为好奇,真的是因为好奇。

  她们都知道巫金,知道巫金在娲谷的生活是什么状况。

  真想不到,巫金最小的弟弟巫铁,居然是这么一个小财主。能够一口气掏出五万金蛇石,这实在是出她们的意料。

  “青儿姐姐,我大哥呢?”巫铁打断了娲青儿快活的自言自语,急忙问她关于巫金的消息。

  娲青儿皱起了眉头,她看了看巫铁,点了点头:“我带你们去娲谷,你找三姨母去问吧。”

  娲青儿退后了几步,向身后的那些战士发号施令起来。

  一群战士迅速的策骑离开了石洞,就听得剧毒狼蛛坚硬的节肢撞击地面的‘咚咚’声急速远去,很快就听不到了。

  “我带人出来巡逻,也就剩下附近这一鞋地方了。等我的扈从回来,我带你们去娲谷。”娲青儿笑了几声,突然用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她再次上下打量了巫铁一眼,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块打磨得油光水亮,散发出莫名气息的骨骼,轻声念诵了一声咒语,那块打磨得好似圆镜的骨骼上就放出一道血光,迅速扫过巫铁的身体。

  骨骼震动了一下,巫铁也只觉浑身隐隐一热。

  娲青儿这才笑了起来:“果然拥有我娲族血脉,而且还激活了血脉神通嘻,我真是糊涂了,还好你不是敌人,不然的话刚才你要是偷袭我,我还要吃亏呢。”

  曳,然后又点点头,娲青儿继续傲然、蛮横的自言自语:“不过,在娲谷的地盘上,谁敢冒充我娲族的血脉后裔呢?谁敢偷袭我们?你说是吧,巫铁小弟弟?”

  巫铁深深的看了一眼娲青儿手上的圆镜形骨骼,笑了笑,没吭声。

  这些娲族的嫡系族女,她们有着谜一眼的自信,巫铁也不知道她们的自信从何而来,但是巫铁只是要见到自己大哥巫金,这就很好了。

  至于其他的问题,巫铁暂时懒得考虑。

  只是,巫金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娲青儿不愿意明白说出他的状况?

  难不成,巫金又出了什么危险?

  巫铁笑着从手环里取出了一块块他自己铸造的金锭,和娲青儿比比划划的算起账来。一块金锭价值多少金蛇石,娲青儿和几个少女眼里闪烁着迷离的金光,不知道从哪里弄出来了一个徐平,咬牙切齿的和巫铁争论着。

  巫铁笑呵呵的和娲青儿她们为了一两个金币的折扣争论着。

  他故意不去想巫金的事情。

  他唯恐从娲青儿嘴里听到不好的消息,他宁可将这份疑惑保留到娲谷,直到他见到他的母亲!

  巫铁的身体微微的哆嗦着,虽然他强行的镇定情绪,但是他的身体依旧在不受控制的哆嗦。

  他在担心巫金,唯恐巫金又出了什么事情。

  他还在担心他真的要见到自己的母亲了?母亲,还有最小的那个妹妹,被留在娲谷的妹妹。

  巫铁的情绪有点不对,哪怕最迟钝的鲁嵇都发现了巫铁有点不对劲。他们静静的聚集在巫铁身后,看着巫铁和没心没肺的娲青儿几个少女称量一块块金锭。

  娲青儿心满意足的将一块块金锭塞进自己的乾坤袋里,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

  凑满了等价五万金蛇石的金锭后,娲青儿用力的拍打着巫铁的肩膀,大声说道:“巫铁弟弟,去了娲谷,如果娲窈那丫头敢为难你,就报我的名字看我不打得她哭天喊地的。”

  “嗯,不过,不要像巫金一样和她起冲突九姨娘她脾气不好。”娲青儿皱了皱眉头,歪了歪嘴。

  巫铁犹如画中人一样笑着,笑得很单薄,笑得很虚假。

  他将‘九姨娘’这三个字深深的烙于了心里这么说来,这个所谓的九姨娘,她欺负过巫金喽?

  嗯,很好还有九姨娘的女儿,用是她女儿吧?娲窈?

  呵呵。

  巫铁很虚假的笑着,就连魔章王都看出了巫铁那笑容中浓浓的虚伪之意,他歪歪嘴,看了看浑然不知觉的娲青儿几个,轻轻的摇了曳:“真是一群简单的小姑娘啧,这放在外面,被人卖了,还要帮人数钱哪。”

  等了大概大半个时辰的功夫,巫铁和娲青儿有的没的聊了一些娲谷的事情,那一队战士策骑跑了回来,娲青儿唿哨一声,所有人都上了自己的坐骑,大队人马离开了石洞,向着娲谷的方向赶去。

  一路无话,巫铁也没继续打听巫金的消息,娲青儿也没有说起这一块。

  但是对于娲谷的情势,巫铁知道了不少。

  比如说,他的母亲,娲青儿口中的三姨母娲姆,正是当代的娲谷之主,手握重权,地位崇高。

  又比如说,娲青儿所说的九姨母娲岫,她是当代的娲谷三大祭司之一,同样手掌重权,同时和娲姆有着极大的矛盾,属于那种见面就翻脸的关系。

  娲姆、娲岫等人的长辈,娲谷的高手、长老们则是一心一意的闭关潜修,娲谷的日常管理和经营,都掌握在娲姆、娲岫等寥寥六七人手中。

  有娲青儿带路,一路上没有任何波折阻挡,一天多点后,巫铁一行人来到了娲谷。
  
网站地图 盈乐博 澳门真人百家樂app 亚博国际登录 m1军刺长版的
弘润娱乐下载 u优乐国际app 万事博网址 龙8官方网站
太阳集团娱乐网 龙8官方网站 炸金花网络游戏平台 龙虎博彩
城博国际app 齐发娱乐 齐发娱乐 博士娱乐场线路检测
尊宝国际娱乐城 足球全国星数 新天地棋牌官方下载 龙虎赌博原理
亿游娱乐 大洋在线娱乐 博天下娱乐 彩都会线路 彩8彩票
新宝娱乐 678彩票网官网 如意娱乐靠谱 满堂彩登录网址 亚洲会彩票网站
阳光彩票 98彩票网会员登录 欧亿娱乐计划 天游娱乐官网 欧亿娱乐
天游娱乐输钱 亚彩会 摩臣彩票登录 9号彩票平台登录 华裔娱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