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妹,你逾规了。”娲姆走到娲岫面前,伸出手,笑着将娲岫额头前一缕长罚到了耳后:“不守规矩,要挨揍的不过,大家都长大了,三姐就不让你当众出丑了。”

  娲岫笑着将额头前的几缕发丝整理了一下,她看着娲姆轻笑道:“三姐说得什么话?这娲谷的规矩,我也是定得的,有人坏了规矩,都必须要罚。”

  娲姆眯起了眼睛,一对狭长的凤眼里闪过极其危险的寒芒:“哦?我只看到你坏了规矩,还有谁?”

  娲岫毫不示弱的一指巫铁:“你儿子,作为外戚男丁,他当众打了娲窈”

  娲姆冷淡的说道:“娲窈这喧货,该打,不是么?”

  娲岫冷笑道:“作为外戚男丁,胆敢冒犯娲族嫡女,当严惩。”

  娲姆‘啪’的一耳光抽在了娲岫的脸上:“我的儿子,打你女儿,打就打了,你待怎的?你,想要和我讲规矩?先把你的修为提上来,追上我,再说其他!”

  娲姆冷厉的声音响彻整个娲谷:“没实力,就少在这里废话。我才是娲谷当代之主,我才是娲族当代主母给我滚回去,面壁思过三天。”

  娲岫被一耳光抽得脑袋一甩,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她捂着被打得肿起来的面颊,不可置信的看着一脸冷色的娲岫,高挑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两片红唇蠕动着,娲岫想要说点什么,但是过了好半天,她没能说出一个字来。

  狠狠的跺了跺脚,娲岫从嗓子里发出一声宛如受伤母兽一般的低沉咆哮,猛地一甩手转身就走。她大步路过娲窈身边,一把抓起娲窈的手臂,拖着她想要离开。

  娲姆右手一抖,一条鞭影无声无息的飞出。

  ‘啪’的一声脆响响彻整个娲谷,震得四周的一座座石楼都隐隐颤抖了一下。

  娲窈身上的紧身软甲被一鞭子抽得支离破碎,软甲内的贴身新也被打得厦,娲姆分明只是出了一鞭子,娲窈身上却同时出现了三十条深深的鞭痕。

  皮肤裂开,深深的鞭痕里鲜血涌出,娲窈就好像被十几头猎狗撕扯过的小白兔,浑身是血的一蹦起来老高,然后一头栽倒在地,浑身剧烈的抽搐起来。

  娲姆的鞭子让她痛彻心扉,无法形容的剧痛犹如一张大网死死的封住了她的灵魂和**↓了痛,她再也感受不到任何东西,她痛得浑身抽搐,却无法发出半点儿声音。

  不,有声音。

  剧痛让娲窈浑身痉挛,她的筋腱剧烈的抽搐着,以至于她的关节相互摩擦,发出了刺耳的‘咯咯’声。骨节的相互摩擦,更是带来了让人想死的剧痛。

  这一鞭,皮肉伤倒是不重,但是起码要了娲窈半条命。

  娲岫好似被砍了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老高,她歇斯底里的朝着娲姆尖叫了一声,挥动双臂向娲姆的脸抓了过去。

  娲岫恼怒到了极点,她十指上尖锐的指甲有足足两寸多长,特意修饰得又尖又长犹如短剑的指甲上涂了一层晶莹的花汁,猩红色的花汁让她的指甲显得格外狰狞。

  娲姆右手一挥,又是一条鞭影无声无息的飞出。

  鞭影犹如虚幻一样突破娲岫双手的拦截,‘啪’的一声鞭子响震得四周石楼都有了回音。从娲岫的眉心一直到她小腹,一条鞭痕撕开了她的衣衫,一条深深的鞭痕格外的刺眼。

  娲窈上半身的衣衫彻底粉碎,暴露出了窈窕的身体,大片白花花的剪一览无遗。

  要不是娲姆刚才呵斥赶走了那些看热闹的人,起码能有数千人一饱眼福,欣赏到当代娲谷最尊贵的几个女人之一那绝美的身体。

  若是那样,娲岫也就没脸再活下去了。

  饶是如此,娲岫也已经是羞怒交集,一张脸又青又白的变幻莫测,歇斯底里的尖叫了一声,双手捂着胸,一溜烟的窜回了娲宫主楼,连自己在地上抽搐的女儿都没空搭理了。

  娲姆冷眼看着娲岫的背影,冷厉的笑了一声,就好像指着一堆垃圾一样,随手向倒在地上抽搐的娲窈一指,不紧不慢、充满威严的冷声道:“将这丢人现眼的喧人带回去,关她半个月的汹屋,每天只许给她一碗清水,让她好生的悔改思过。”

  几个劲装少女走了过去,动作一点都不温柔的将娲窈一把抓了起来。

  娲姆冷声道:“记住了,没有我的命令,谁敢给她一点儿吃的,族规严惩。”

  几个少女齐齐应了一声,就好像抬死猪一样,将娲窈带回了娲宫主楼。

  娲姆转过身来,怔怔的看着巫铁发了好一通呆,她眯着双眼,突然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果然是我的儿子巫铁,我用血脉通灵之术呼唤你的名字,你可曾感应到?”

  巫铁突然想起了,过去有一段时间,他莫名其妙的听到极远葱人呼喊自己名字的事情。

  他愕然看着娲姆,一脸纠结的说道:“我以为,是野地里的邪物在用唤名勾魂的邪术算计我所以,我朝着远离呼唤的方向逃走了”

  娲姆的脸狠狠的抽了抽,她走到巫铁面前,鱼犹豫的伸出手,轻轻的拍了拍巫铁瘦条形的面颊,轻声道:“比你大哥,你瘦得太多这一路上,吃苦了?多吃点肉,补补。”

  很明显,娲姆并不擅长表露情绪。

  她飞快的拍了两下巫铁的面颊,就收回了手。她指了指娲宫主堡附近的一栋很是高大的石楼,淡然道:“这座石楼,就划给你居住吧呵,这是哪家名下的石楼?”

  一名劲装少女轻声道:“是白河域公孙家长包的石楼。”

  娲姆语气平淡的说道:“公孙家?这次开启祖地,公孙家奉上的贡品成色不够,他们以后来娲谷,让他们自己找地方邹去,这石楼,现在归巫家使用。”

  少女轻声道:“楼里,有公孙家留下的数十仆役。”

  娲姆语气继续很平淡的说道:“哦?公孙家还敢在我娲谷安排耳目、奸细?每人赏三百鞭,赶出娲谷。”

  四名劲装少女带着上百如狼似虎的重甲战士一拥而上,大踏步的冲进了那栋公孙家名下的六层石楼。伴随着惊慌的喊叫声,两个看上去颇为精明的邢头,还有三十几个侍女,四五十个仆佣被暴力带了出来。

  四个少女挥出长鞭,冲着这些公孙家的仆役就是一通乱抽。

  刺耳的长鞭破风声响成了一片,公孙家的仆役们被打得哭天喊地,一个个衣衫粉碎,浑身都是血淋淋的鞭痕。

  所幸四个少女出手不算太重,这些仆役每人挨了三百鞭,也只是吃了点皮肉之苦,最终所有人都还能哆哆嗦嗦的依靠自己的力量走出娲谷。

  娲姆带着一丝冷峭的笑意站在原地看着那些挨抽的仆役。

  巫铁也没动,也没吭声,站在娲姆身边,冷眼看着那些被抽得满地乱滚的倒霉蛋。

  不用问,巫铁也知道,这个白河域的公孙家,一定和娲岫、娲窈有关系,搞不好娲岫的丈夫,就是出身公孙家。

  看看这座占地足足有好几亩大小,高有六层,足以容纳上千人居住的石楼,居然就在娲宫的主堡旁,可见这公孙家的势力如何。

  娲姆直接驱逐了这些公孙家留在娲谷,想来是负责这座石楼打扫、保养的仆役或者,这些仆役一如娲姆所言,真的是公孙家安排在娲谷的耳目。

  不管这些人是干什么的,娲姆算是和公孙家撕破脸了。

  轻轻的脚步声传来,又一名身穿黑色长裙,手持玉杖,生得国色天香,天生雍容尊贵的高挑女子从娲宫主楼中走了出来。

  这女子并没有带任何随行之人,她看似步伐缓慢,实则一晃之间就到了娲姆身边,看着那些被打得血肉横飞的公孙家仆役淡然道:“三姐公孙家的势力,在这周边,可是排的上号的何必如此?”

  娲姆看了一眼这女子,笑了起来:“五妹因为,我高兴!”

  娲姆轻声道:“之前的是非对错,你也见到了,娲岫几乎都要踩到我头上去了可是这次祭祖大典之后,我才是娲谷主母,我无论做什么,长老们都是支持我的,不是么?”

  娲姆轻声道:“所以,我要她们知道,现在我的话,才是娲谷的规矩她们敢违逆我的意思,就是乱了规矩。按照祖宗定下来的规矩,敢乱规矩的人,是一定要挨罚的。”

  “就算是公孙家,又如何?”娲姆冷冷淡淡的说道:“我只差半步,就能达到命池境之上的境界就算公孙家的那几个老不死,又能奈我何?”

  “巫战那家伙虽然憨头憨脑的,可是他有句话说得很对,我非常赞同他那句话。”

  “拳头大的,是大爷现在我的拳头够大,娲岫也好,那几个和她交好的姐妹也好,娲岫那边的公孙家也好见了我,都得乖乖的叫我一声主母。”

  “不听话的,动拳头揍她就是。”娲姆伸出修长、白皙、细腻如羊脂的右手,猛地一握拳。

  她的五指上分别有金、木、水、火、土五行光泽闪烁。

  五指握紧成拳的时候,五行之力剧烈冲撞,迸发出一道道五彩雷光,最终五彩雷光疯狂的融为一体,化为一条黑漆漆蕴藏了可怕死亡气息的雷霆,在娲姆的指缝中灵巧的窜来窜去。

  巫铁、铁大剑、石飞、魔章王、炎寒露、鲁嵇、老白只听得头皮发麻。

  娲姆,居然是命池境高手?

  而且,她居然已经半步踏出了命池境,接触到了命池境之上的境界?

  她是如何修炼的?

  她的年纪,按理说也不该怎么老她能有四十来岁,这就顶天了吧?

  娲姆轻轻一笑,指着新来的女子淡然道:“巫铁,这是你五姨母,和我关系最是亲近的。她名叫娲殷,青儿是她的女儿,你和五姨母,以后可以好好亲近亲近。”

  娲殷笑着打量了一阵巫铁,她轻声道:“巫铁,是吧?你打了娲窈,这”

  娲姆打断了娲殷的话,带着一丝不容违逆的霸道,甚至是故意的刁蛮和任性,娲姆冷声道:“我的儿子,就算是外戚,打了她娲窈一个丢人现眼的喧人,又怎么了?”

  娲殷张了张嘴,苦笑了一声,她没办法开口了。

  巫铁一直没吭声,只是静静的在一旁倾听。

  公孙家的仆役们每人挨了三百鞭,一个个浑身是血的,被一群如狼似虎的甲士驱赶着,甚至连一点儿随身物品都没能携带,就这么踉跄着被赶出了娲谷。

  一群岩石侏儒赶了过来,仔细的用清水将石楼前的石坪冲洗干净,又将石坪上的积水擦得干干净净。

  娲姆等得一切都完成了,这才伸手按住了巫铁的肩膀。

  “巫铁,我知道你有很多话要问等一下,晚餐时,我过来找你。你先休息一下,我还要去好生问候一下九妹没有我在场的话,想要让她真的面壁思过三天,她可不会乖乖的听话。”

  巫铁愕然看着娲姆。

  只是要赶尽杀绝,不给娲岫留半点儿脸面了。

  不过,这种做派的娲姆,巫铁心里隐隐觉得,这可真好。

  刚刚娲姆虽然是在和娲殷说话,但是巫铁也听清楚了,似乎娲姆成为娲谷的当代主母,也是不久前的事情。在这之前,娲姆一直和娲岫针锋相对,斗得不可开交。

  “大哥他”巫铁犹豫的问娲姆。

  “他,不会有事。”娲姆冷声道:“如果你大哥有事,我就屠光娲岫的那群喧种。”

  掌心的黑色雷光迸裂,娲姆冷着一张脸,带着大队人马返回了娲宫主楼。

  娲殷看了看巫铁,又看了看娲青儿,随手向公孙家的那栋石楼指了指:“青儿,你是做姐姐的,将巫铁安置好。哎,我去看看你三姨母,不要和你九姨母又打起来了。”

  曳,娲殷低声咕哝着向娲宫主楼小步跑去:“娲岫那蠢娘们纯粹挨揍嘛,干嘛一直不消停?真是皮子痒,每天不挨揍就不快活么?”

  娲青儿等得娲姆和自己母亲离开了,这才重重的吐了一口气,引着巫铁一行人进了石楼。

  ***

  十一月还剩最后几个斜,大家还有月票么?

  还有,就投给开天录咯!
  
网站地图 在线娱乐注册 兴发娱乐pT 圣淘沙国际网上娱乐 皇浦国际网站
2017世界杯足球排名 顶级娱乐客服 皇冠比分网 万博体育
龙虎赌博原理 新利棋牌游戏 白金国际娱乐网 亚虎娱乐手机登录
云顶国际官网 亚博体育网址 a8娱乐 官方网站 优乐国际游戏
财神娱乐场登陆 亚博国际登录 最新版APP娱乐体检 l世界足球水平
幸运飞艇两期计划网页 优博彩票ub8 拉菲娱平台 鼎尖娱乐平台 时时彩万能7码
高盛彩票登陆 欧亿娱乐下载 丰尚娱乐官方 天游娱乐靠谱 久赢在线
凤凰彩票手机客户端 网上彩票平台哪个好 鼎尖娱乐 恒彩 圣亚娱乐代理
圣亚娱乐 重庆时时精准全天计划 玩家汇注册 j8彩票网 名人彩票娱乐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