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铁他们抵达娲谷的时候,当为正午时分。

  娲青儿为他们安排了午宴,娲谷的宴席堪称奢靡,比之苍炎域三大家族还要奢靡无数。

  不说其他,单单就一盆莹白喷香,一粒粒犹如珠玉的稻米饭,就让巫铁等人叹为观止。

  巫铁记起来,当年巫战说过,巫铁刚出生没多久的时候,身体虚弱得很,还是巫战弄了一些稻米熬了米汤,才把巫铁养活。

  稻米需要大量光和热,需要大量的水,更需要肥沃土地才能种植的稻米。在苍炎域三大家族也难得一见的稻米,在娲谷只是日常三餐必备的主食之一。

  除此之外,还有用豆油煎得金黄的煎饼,有用烤炉烤得喷香、抹了黄油后油光水亮的面包,还有各色蒸饺、煎饺,更有雪白流油的大肉包子

  至于说其他各种烹调得让人恨不得将舌头吞下去的烤肉之类,这只是寻常罢了。

  巫铁还好,他的心思没放在这些食物上。

  石飞、老白、铁大剑三个,完全就变成了饭桶。

  就连这些日子心情一直极度郁郁的魔章王,他也化身一个无底的饭篓子,他盯准了那些涂抹了黄油烤得油光水滑的面包,配着浓香的大角青牛的牛奶,‘咕咚、咕咚’吃得不亦乐乎。

  也就炎寒露和鲁嵇的吃相还斯文一些。

  可是炎寒露她左一杯右一杯的,那些鲜榨出来的果汁被她一个人喝掉了两桶!

  唯有鲁嵇是真正的很斯文,因为他体型摆在那里,他的饭量真不大,他吃了一桶肉包子后就硬生生吃得肚皮溜圆,此刻正迸两个鲜红的果子一汹一汹的啃着,极力争全肚皮里最细小的缝隙都给填满。

  至于巫女

  巫女整个钻进了一头硕大的烤牛中,整头金黄流油的烤牛架子正不断的颤抖。

  娲青儿坐在长桌旁做陪客,她很斯文的只是吃了两块烤肉,吃了几个煎饺,也就停下手来。

  她看到巫铁的心思没放在这些美食上,她就不断的将一块一块油滋滋的烤肉放在巫铁面前的盘子里,一边劝他多吃点肉,一边向巫铁解释娲姆的难处。

  巫铁等人从苍炎域到大龙域,又从大龙域到娲谷,这一路上他们耗费了七八个月的时间。

  而娲姆成为娲族当代主母,也是就是**个月前娲族祭祖大典时的事情。

  娲姆成为娲族主母后,权势地位自然是非同猩。

  但是在那之前,娲姆在娲族的处境也比较艰难,不仅仅是有娲岫的针对和为难,更重要的就是,娲姆的夫家巫战,他的个人修为孱弱,他的家族势力也有等于无。

  和娲岫的夫家公孙家相比,巫战建立的小巫家,简直就好似大象脚下的蝼蚁,能够给娲姆的帮助极小。

  “所以,我大哥他”巫铁直勾勾的看着娲青儿。

  “他进了娲族祖地”娲青儿咬咬牙,干脆告诉了巫铁真相:“祭祖大典,祖先传承之地开启,巫金作为被研的战士,进入了娲族祖地。”

  巫铁看着娲青儿,娲青儿沉声道:“娲族祖地内,有无穷的机缘,巫金他不见得有危险”

  巫铁冷声道:“我只想问,巫金是不是自愿进入娲族祖地的?”

  娲青儿沉默了一阵,切了一大块烤肉,三两下就吞了下去。伸手摸了摸肚皮,娲青儿叹了一口气。

  “是九姨母向长老们建议,长老们同意后,巫金被研进入的娲族祖地。”娲青儿沉声道:“但是,巫铁”

  巫铁摆了摆手,他笑着说道:“好了,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知道,我大哥不是自愿的去那所谓的祖地,而是被人逼着不得不进去我明白了。”

  娲青儿给巫铁面前的盘子里摆上了小山一样的一堆烤肉,巫铁三两下将这一堆烤肉吃得干干净净,然后笑着向娲青儿说道:“巫金没事,一切安好,如果他有事”

  娲青儿的心里一寒,她看着巫铁的笑容,就好像看到了一头正在磨牙的猛兽,莫名的感到了极度的不安。

  巫铁笑看着娲青儿,轻声道:“青儿姐姐,母亲让我和你多亲近亲近嗯,能给我说说,我大哥在娲谷这些时间,都是怎么过的么?”

  娲青儿沉默良久。

  她不想说,但是看着巫铁那莫名给她巨大压力的目光,她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低声的说出了一番话来。

  巫铁笑吟吟的听着娲青儿述说,但是听着听着,他的脸色就不对了。

  原来,巫金是被娲姆留在他身上的血脉庇护神通,从苍炎域直接破空挪移到了娲谷。

  原来,巫金被挪移过来的时候,随之被传送来的,还有被击杀的巫战、巫银、巫铜的灵魂。

  原来,巫战、巫银、巫铜,都是有极大的概率可以复活的起码娲族的典籍中,就有相关的秘法,只是那些秘法已经残破不全,但是起码证明这是可以做到的。

  原来,娲姆想要从娲谷的库房中提取材料,制造养魂钵温养巫战父子三人的灵魂,却被娲岫给搅和了,让那时候还蹿弱势位置的娲姆无法得到所需的材料。

  原来,巫金被逼无奈,主动以外戚的身份加入娲谷的角斗场,通过不断的与强敌厮杀,为娲谷赚然笔一笔的巨额赌注,以此兑换了足够的材料,好容易制成了一件养魂钵。

  原来,巫金在为了养魂钵而奋斗的时候,他谨小慎微的不敢得罪娲谷的任何一个人却总是被娲窈和她交好的一群娲谷嫡女找麻烦经常被人鞭打,经常被人辱骂,经常被人用不堪的手段折辱

  原来,娲窈之所以针对巫金,除了娲姆和娲岫的矛盾之外,更重要的是,娲窈看中了高大魁梧、渴威武的巫金,想要巫金做她的面-首,却被巫金悍然拒绝了。

  原来,巫金在角斗承经常碰到实力比他强出许多的敌人,落得遍体鳞伤,好几次差点被当橱杀,那都是娲窈的一群‘追求者’私下里布置的

  如果不是那一段时间,娲姆正蹿实力的急速蜕变期,她及时的领悟了一些有着极强力量的救命神通,她及时的对巫金施加了治疗的话,巫金早就被击杀了。

  巫铁面沉如水,心如刀绞。

  他不能想象,在陌生的娲谷,在强势而排外的娲谷,在外戚男丁地位卑下的娲谷,巫金是如何谨小慎微的,甚至是卑贱如蝼蚁的挣扎着活下来。

  他不是为了自己的命而活,他是为了巫战、巫银、巫铜的最后一点希望而活。

  他不能想象,刚刚踏入感玄境的巫金,是如何在娲谷的角斗承活下来的。胆敢参加娲族角斗场的,要么是穷凶极恶的暴徒,要么是各种危险的凶兽,要么是各大家族的精英子弟。

  他们拿出巨额赌注和娲族赌战,或者相互之间疯狂赌战,每一长负都牵扯着庞大的利益。

  实力低微的巫金,要怎样才能在那血腥角斗承活下来?

  而娲姆

  巫铁不知道那时候娲姆蹿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但是她能够被娲岫逼得无法从库房中得到养魂钵的材料,可想而知那时候她的状况好不到哪里去。

  “其实,除了巫金拒绝了娲窈那等条件”娲青儿的脸色有点不对,她沉声道:“更重要的是,娲锈她的天分太强了一些,强到她的天赋胜过了我们这一代所有的族女娲窈嫉妒她,娲岫更是想要让公孙家的子弟和娲锈结为夫妻”

  娲青儿娓娓道来,巫铁这才知道,他最小的妹妹,巫战和娲姆最小的女儿娲锈,她刚刚出世的时候就觉醒了天赋神通,随后更是以两三年觉醒一次的可怕效率,十岁不到的她,已经掌握了好几门强大的天赋神通。

  尤其是,听娲青儿从娲殷那里听来的消息,娲锈似乎还觉醒了一种对娲族而言,都甚为重要的,看成是娲族命门的强大秘术。

  而上次的祭祖大典,娲锈和一群同龄的娲族嫡女在祭坛上接受了‘先祖传功’的秘密仪式,仪式结束时,娲锈还只是半步重楼境的实力,而现在,这才过了几个月的时间,娲锈已经是重楼境九重天的修为。

  娲锈比巫铁还要小两岁,比娲窈、娲青儿她们更是小得多。

  娲族有强大的秘术快速提升年轻嫡女的修为,饶是如此,娲窈、娲青儿这些年龄比娲锈大了许多的嫡女,她们当中最强的也就是重楼境三五重天的修为。

  而娲锈只是接受了一次‘先祖传功’秘密仪式,这就好像打开了一条逆天作弊的大门,短短几个月时间,娲锈突飞猛进一路突破到重楼境九重天。

  这等天赋,这等天分,如何不让娲窈等人嫉妒?

  更不要说,祭祖大典时,娲姆突然展示出了超绝的实力,一举击败所有姐妹,成为了当代娲谷之主。

  “反正呀,现在的娲谷,总感觉有点不太平。”娲青儿叹了一口气:“所以,我经常带人出去巡查边境,也懒得在娲谷待久喽看着娲窈那群人,眼里难受,心里也难受。”

  饭堂的大门被推开,一个生得清秀水灵、长发披肩,左边鬓角上插了一朵小的蓝色花朵的少女心的从推开了一尺多宽的门缝里探头进来,向饭堂内打量了起来。

  娲青儿猛地站起身来,笑着向少女招了招手:“正说着你呢,锈,快来。”

  巫铁猛地站起身来,他起身的速度太猛,肚皮撞在了巨大的石质长条桌上,‘咚’的一声巨响,长有数丈、宽达一丈许的长条桌被他撞得向外滑了七八丈远,差点没把老白和鲁嵇杵在了后面的墙壁上。

  巫铁动作有点僵硬的转过身,看向了站在门口向内张望的少女。

  “娲锡?不,娲锈”巫铁直勾勾的盯着门口的少女,突然有一种血脉相连的悸动传来,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巫铁并不是一个情绪很外放的人,哪怕心里无数念头在翻滚,他也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门口干干净净、娇绣秀犹如一朵楔的娲锈。

  娲锈如水的双眸盯住了巫铁的面颊,她突然笑了起来:“四哥?你是四哥巫铁?你怎么长得这么高?大哥说,你身子骨弱,其实比我高不了多少呢。”

  带着一阵清风,娲锈快步跑了进来,她一把抓住了巫铁的大手,伸手从自己的头顶向巫铁身上比划了一下。她也就十一二岁的年纪,比起巫铁矮了一大截。

  巫铁伸出手,轻轻的拍了拍娲锈的脑袋。

  他咧嘴笑着,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他不知道要如何才能表达自己的感情。

  双手拎着一大条肋骨,巫女从烤肉肚皮里钻了出来,她笑看着娲锈,大声问道:“爹爹,这是姑姑么?”

  娲青儿的脸色一僵。

  娲锈明显被吓了一大跳,她指着巫女‘哇’的一下大叫起来:“爹爹?爹爹?四哥你,你大哥说,你只比我大两岁!”

  巫铁闭上眼,无言以对。他要如何才能解释巫女的来历呢?

  饭堂的大门突然被人用力的推开,两扇大门重重的撞在了墙壁上,发出轰然巨响。

  两个生得一模一样的渴青年带着十几个战士走了进来,他们犹如鹰隼的眼眸死死的盯了巫铁一眼,然后同时皮笑肉不笑的向娲锈打起了招呼。

  “锈,你来我们玩耍的么?呵呵,这是我公孙家的地盘,你来了,我们定然要好生款待。”

  “你们的地盘?”巫铁睁开眼,皱着眉看着这两个眼眸如鹰,气息凌厉的渴青年。

  “公孙英!”一个青年向巫铁抱了抱拳。

  “公孙雄!”另外一个青年背着双手,傲然向巫铁笑了笑。

  “我们是公孙家的英雄兄弟,这位就是巫铁吧?”公孙英笑着放下手,冷声道:“这里是我公孙家在娲谷的驻地,非请自来,可是恶客恶客,是要被打断腿丢出去的。”

  娲锈皱起了眉头,她轻轻的说道:“你们要打断我四哥的腿?”

  公孙雄皮笑肉不笑的向娲锈摇了曳:“锈,你年纪小不懂事,所以,这些事情,你就不用管了。等我们赶走了恶客,再好生和你玩!”

  公孙英、公孙雄同时笑了,那笑容阴险而淫-邪,让巫铁很想毁掉他们的脸。
  
网站地图 2018世界杯投注网站 噢利国际娱乐 玛雅娱乐充值平台 老虎机注册送彩金
mg电子app 天天娱乐大厅 押大小单双正规app 阿狼工作室
亚虎app客户端下载 澳门永利赌城 ag有官方app吗 宝盈娱乐客户端
皇冠比分 虎国际app 世界杯实力分析 海王星国际娱乐
大发国际软件下载 百合娱乐国际 玛雅娱乐官方登录 皇浦国际
东森娱乐平台 天游娱乐手机 58彩票 555彩票网 华人彩注册
如意娱乐 彩九彩票 天游娱乐 华人娱乐彩票平台官网注册 圣亚娱乐登陆
权威认证彩票平台 银豹娱乐 凤凰国际彩票吧 彩名堂 丰尚娱乐下载
丰尚娱乐 斗牛娱乐平台 678开彩网 盈彩网彩票 百宝彩江西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