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壁上,大片血色是那般刺眼,无数藤萝、绪被砸得粉碎,岩壁上那个硕大的凹坑中血鉴狞,那都是公孙氏的族人血肉染成。

  身躯雄壮如狮,满头长发披散身后,好些长发桀骜不驯的向四周胡乱伸展开来,犹如雄狮鬃毛的公孙元背着双手,站在石楼外,怔怔的看着那个大坑,看着大坑里狼藉的血色。

  刚刚他正在角斗承和其他几个大族的子弟竞争,他刚刚降服了一头重楼境的十二足地火岩浆王蛛,今日一大早,他用这头王蛛连胜九场,赢了各种修炼资源和金币、宝石之类无数。

  正赢得心花怒放时,公孙元突然听闻,自家在娲谷的驻地,整个娲谷除了娲宫外最奢华的石楼,居然被一个初来乍到的、没名没气的星色给侵占了。

  他正忙着和那些输得脸色惨白的大族子弟交割赌注,听到消息后,公孙英、公孙雄两个堂兄弟他的小跟班自告奋勇去查探一个清楚,公孙元不以为然的,就让他们带着十几个骁勇能干的扈从战士赶了过来。

  等他收取了所幽赌注,带着人赶回驻地时,就这么前后脚的功夫,公孙英、公孙雄被人生生砸死在岩壁上。

  还没等公孙元从这荒诞无稽的事情中回过神来,公孙英、公孙雄带来的那些战士,他公孙元的扈从战士们,就被人一个接一个的从楼里丢了出来,硬生生砸在了岩壁上。

  他亲眼看着那些战士鱼贯飞出,犹如烟花一般在岩壁上炸开。

  问题是那时候他离得太远,走的是炼体路子的他不擅长神通秘术,根本来不及阻拦。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忠心耿耿的扈从战士被砸死,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化为岩壁上的一滩狼藉。

  公孙元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头顶一团热气冉冉升起,犹如缕缕青烟直冲起好几丈高。

  他,何曾吃过这样的亏?

  他,从降生以来就顺风顺水。

  他,从记事时起,就是被无数人捧着、哄着、供着的天之骄子。

  公孙元,有号曰‘公孙之勇’。

  千年以来,公孙元乃公孙家天赋最卓绝之子,勇悍、勇毅,得公孙家老祖亲口赞之曰‘勇’。

  其年幼时,拜入六道宫,得六道宫传法殿首座收为记名弟子,修得一身金刚大力神通。十八岁,从六道宫返回公孙家,于公孙家传承秘境得秘传,得‘九龙九象’巨力传承。

  其后公孙元耗费十年岁月,游历数大域,连败各大家族、势力无数同龄垮,更有不少出名的老一辈高手,被他一对拳头生生打败。

  年不满三十,公孙元结束游历,返回公孙家,得公孙家老祖授意,进驻娲谷,欲择娲族最优秀之嫡女婚配。

  公孙元没有参加娲族的祖地探索,他根本不觉得自己需要参加那种凭空碰运气的集体活动,根本不需要从娲族的祖地中带出什么宝贝来换韧娲族的婚配权。

  他很自信的认为,以他的天赋,以他的实力,以他的出身,以他在周边几个大域帜赫赫声名,他只要呆在娲谷,岁月静好的挑汛族最优秀的嫡女,就能心想事成,就能如愿以偿。

  只有那些出身卑微的贱种,他们根本不可能得到娲族的重视,凭借他们的出身、实力、天赋、名望,他们根本不可能获却族嫡女的青睐,他们才需要去娲族的祖地中去碰运气。

  而他公孙元,根本不需要这么做。

  但是大半年前的娲族祭祖大典,娲族开启祖地后,娲姆异军突起,成为娲族主母。

  公孙元更是从娲岫那里听来了内幕消息,知道了娲族年青一代族女中,最为优秀,最为卓越,拥有最大潜能的那个嫡女是谁。

  娲锈,娲姆的独生女儿,居然拥有那等可怕的天赋

  公孙元认准了目标,每天在角斗惩一众大族子弟竞争,就好像发-情的公孔雀一样,炫耀自己华丽的羽毛,向娲姆和娲锈展示自己的出彩和出众。

  他准备踏着一众大族子弟的脸,傲然出现在娲姆和娲锈面前,然后正儿八经的向娲姆提出婚配的要求。

  就在公孙元觉得一切都沮掌握的时候他的兄弟,被当着他的面砸死。

  他的扈从战士,被当着他的面砸死。

  他的驻地,他公孙家在娲谷的驻地,他公孙元在娲谷的座,居然被人强行霸占。

  公孙元转过身来,抬头看着站在窗口的巫铁。

  巫铁俯瞰着公孙元,双眼充血的看着公孙元:“你是那两个废物的族人?嗯,角斗场?很好,只不过,你拿得出赌注么?”

  公孙元怪笑了一声,他指了指巫铁,沉声道:“少大话,莹,就来这里是娲谷,我们用娲谷的规矩,来解决问题。”

  公孙元强忍着当场出手打死巫铁的冲动,遗牙,握紧拳头,一路身体哆嗦着,带着大队随从向角斗绸奔而去。他用尽全力的奔跑,唯恐自己心头火气,忍不棕头当橱杀巫铁。

  巫铁毫不犹豫的从窗口跳了出去,丝毫不顾娲青儿和娲锈的呼喊声,他大踏步的跟上了公孙元。

  娲谷没有人出面,没有人插手巫铁和公孙元之间突然爆发的冲突。

  所以,没过多久,巫铁和公孙元就来到了角斗场。

  娲谷的角斗场,就在娲谷斜下方。

  从娲谷一侧的一条向下的甬道,向下的垂直高度大概三千米的样子,岩层中突然裂开了一条极大的缝隙,一个橄榄核状,宽有数里,长有十几里的缝隙。

  这一条缝隙深有数千米,下方热浪翻滚,红光冲天,赫然是一条从岩壁中流淌出来,又钻进另外一侧岩壁汹涌浩荡的岩浆河流。

  一块圆形的石台从岩壁中延伸出来,直径大概有五里左右的石台上血迹斑斑,这就是娲谷的角斗场。

  石台的上方,略带倾斜的岩壁上,开凿除了数百个大大小的平台,里面摆放着数量不等的石桌石椅,此刻这些平台上挤满了人。

  地位高的,坐在椅子上,地位低的,站在平台上。

  一眼望去,数百个平台上怕不是有上万人,下方岩浆河流热浪翻滚,空气剧烈的波动着,光线被扭曲,让这些一脸兴奋的人一个个看上去犹如岩浆地狱帜恶鬼。

  他们,全都是娲谷周边大域中大势力所属。

  大家族的子弟,大宗门的精英,他们汇聚在娲谷,为的就是有机会婚配娲族的族女。

  娲族每一代的族女数量有限,尤其是地位崇高、血脉最尊贵的嫡女更就只有这么些人,所以他们全都是竞争者,相互之前充满了矛盾。

  就在不久前,公孙元依仗着他那头地火王蛛,轻松的击杀了几个顶级大家族子弟豢养的宠物,从他们手上赢走了巨额的资源和财富。

  这些失败者正在诅咒公孙元倒血霉的时候无数人喜闻乐见的事情发生了——公孙元,果然倒血霉了。

  有鼠人鬼鬼祟祟的身影在各个石台上出没,准确的消息迅速传播开来。

  无数人的目光落在了站在角斗场上的巫铁身上,他们好奇的,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高挑瘦削的巫铁。

  就是这个家伙,就在之前不久,击杀了公孙元的堂兄弟公孙英和公孙雄?

  就是这个家伙,当着公孙元的面,将他的扈从战士硬生生砸死了十几个?

  ‘娲姆的儿子’!

  ‘巫金那疯子的弟弟’!

  ‘娲锈的哥哥’!

  平台上的窃窃私语犹如一阵风在平台上传播开来,更有一些人故意的笑出了声来。

  笑声直指公孙元。

  今天公孙元在角斗场上大发神威,一头王蛛赢得好些人凄凉落魄,再加上这家伙平日里行事高调,更是霸道蛮横,早就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

  难得有人能够给他点教训,无数人都在期待后续的发展。

  ‘轰隆’

  石台下方的岩浆河流中冲出了一根高有百米的火柱,大片岩浆冲起来老高,石台上的温度骤然变得异常可怕,所有人都好像被烈焰包裹着,实力不够的人当即出了一身大汗,然后汗水迅速被高温蒸发。

  娲青儿、娲锈气喘吁吁的闯入了角斗场。

  她们站在角斗场边,却也不敢开口说话。

  娲谷的角斗场,是娲族用来聚财当然,也是用来挑焰正的天才精英,挑焰正的有资格和娲族婚配的强大势力代表的地方。

  这里有属于角斗场的规矩,就算是娲族的当权者也无法违逆,不然的话,以娲岫当初能够阻扰娲姆从库房中获萨魂钵的材料的手段,却无法阻止巫金通过角斗场的战功兑换养魂钵。

  公孙元站在角斗场上,双眼逐渐变红,周身气息变得狂躁不安,就和下方不断爆发的岩浆河流一般。

  巫铁盯着公孙元,看似冷静冷漠,心头同样怒火燃烧。

  突然间,巫铁和公孙元同时开口了。

  “你杀了阿英、阿雄。”

  “巫金是我哥哥。”

  “他们是我的兄弟,我公孙家的嫡系族人。”

  “你们想要在角斗场上杀死他。”

  “没有人能够杀了我公孙家的族人,还能完好无恙。”

  “你们还派人去娲族祖地追杀他。”

  “你还敢侵占我公孙家的驻地,这是对我公孙家的挑衅。”

  “你们还阻挠大哥炼制养魂钵,你们想要彻底杀我父亲,我二哥,我三哥”

  “我公孙家不容侵犯,胆敢冒犯者,必须死”

  “没有人可以伤害我的家人,我不是什么大人物,但是匹夫一怒”

  公孙元和巫铁一边大声的嘶吼着,然后,他们同时动了。

  都没有动用兵器,公孙元体表一层金光涌出,他一个跨步冲向巫铁,一拳向巫铁的头颅打了过来。

  巫铁低沉的嘶吼着,大力神魔法全力发动,他体内传来低沉的轰鸣声,同样一拳向公孙元的脑袋砸了过去。

  两人的速度差不多快,但是显然公孙元出拳的速度比巫铁快了一丝。

  公孙元闪着金光的拳头轰在了巫铁的脑门上,巫铁额头上大片皮肉炸开,露出了他色泽略深,暗沉沉闪耀着一层幽光的骨头。

  ‘咚’的一声,公孙元的拳头砸在巫铁脑门上,发出的声音居然犹如铜钟轰鸣一般。

  巫铁的身体微微向后退了一步,他同样轰向公孙元额头的拳头歪了一下,擦着公孙元的左脸划了过去。

  公孙元的左脸顿时血肉横飞,半边面皮都被巫铁的拳头震碎,露出了血肉下的牙床和面颊骨。

  两人的头上都是血水喷溅,鲜血如泉水一样洒了下来,上半身的衣衫瞬间被染得通红。

  娲青儿、娲锈同时惊呼。

  平台上过万看热闹的人同时鼓噪起来,更有好些大势力出身的青年纷纷鼓掌大笑,更有甚者干脆吹响了尖锐的口哨声。

  一个身材魁梧,头顶光溜溜没有一根毛的青年大声的咆哮着:“巫铁干掉公孙元,我给你十万金蛇石!”

  另外一个身形瘦削,周身煞气袭人的青年则是跳着脚的吼叫着:“巫铁就这样,一拳一拳的打碎公孙元,十万金蛇石算什么?我给你五十株六品元草!”

  更有几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兴奋欲狂的朝着公孙元叫嚣着:“公孙元,你不会输吧?不会吧?啊?不会吧?哈哈哈!第一次看到你流血啊!”

  巫铁脑门巨震,公孙元面颊剧痛。

  两人同时倒退了数十步,身体微微椅着,瞪大了充血的双眼死死的盯着对方。

  巫铁甩了一下脑袋,大片血水从额头上飞溅了出来。

  他看着毛发怒张犹如雄狮的公孙元,冷笑道:“听说,这角斗肠该赌点什么那么,我们赌点什么?”

  手一挥,巫铁手环中所幽元草、元果,还有所幽值钱物件都飞了出来,在他身边堆成了一座小山。

  不得不说,朱紫溪的积蓄还是蛮丰厚的。

  随后巫铁将腰间锦鲤也解了下来,随手丢在了那一堆珠光宝气的小山上。

  巫铁笑看着公孙元,冷笑道:“除了这些身外之物,我和你赌命,你敢么?”

  看到巫铁丢出大堆的财富,公孙元一脸的鄙夷。

  但是巫铁说出‘赌命’两个字,公孙元的脸色骤然一僵。
  
网站地图 各国足球的星级 扎金花棋牌游戏 贵族娱乐网站 极端武力 精仿
博天堂简介 龙8手机app下载地址 利澳国际娱乐官网 男男网站viose亚洲
玛雅娱乐注册 扑克王app下载 世界足球排名 A8娱乐app
下载百家乐 明发国际平台官网 88娱乐网 永利皇宫注册登录手机版
新濠博亚下载网站 齐发娱乐游戏 极端武力 精仿 橙天嘉禾官网
菜鸟娱乐APP 新宝彩票平台 欧亿娱乐 丰尚娱乐合法 速8娱乐
亚彩会彩票 聚富彩票网刷钱 万博娱乐平台 八八彩票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农场版
彩吧2娱乐 大众体彩 万博娱乐下载 北京时时彩彩票平台 聚富彩票官网
黄金集团彩票 欧亿娱乐总代 万博娱乐网址 彩客电脑网页 鼎博娱乐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