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河域,以一条波涛汹涌的河流贯穿数百石窟,河流水势汹涌,常见白色浪纹而得名。

  白河域最大的石窟白河窟方圆近千里,因有足够水源的关系,土地极其肥沃,农产极其丰富,在这方圆数十大域中,白河窟也是有数的乐土福地。

  公孙家就是白河窟,乃至整个白河域的无冕之王。

  和其他势力修建坚固的堡垒城池不同,公孙家的祖宅修建在一片坡度缓和的山坡岩壁上,一座座殿堂、石楼错落有致的排布其上,四周满植植被。

  于山坡之巅向四周眺望,白河波涛翻滚,两岸是整齐的田地,大风吹过,田地中各色作物‘波涛’翻滚,此景堪称绝佳,莫名有一种富足之感。

  一座四四方方,古朴厚重的石殿内,公孙家当代家主公孙好四平八稳的坐在一张大椅上。他面前悬概一块四四方方、边长数丈的厚重青铜镜,镜面内烟云翻滚,隐隐可见一个姿容甚美的女子。

  “我家英儿、雄儿,死了。”蓄了一部美须,长须一直垂落到小腹部位的公孙好手指重重的弹动金属大椅的扶手,发出‘咚咚’的巨响,震得整个大殿都在颤抖。

  “你要知道,英儿、雄儿和其他子孙不同,他们是一对儿孪生兄弟,而且天资颇佳,对公孙家而言,很多长老将他们视为祥瑞之兆。”公孙好的手指弹动的频率不紧不慢,没有丝毫变化。

  “所以,他们死了,娲谷要给我们一个说法。”公孙好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相比英儿、雄儿的死,公孙修被娲姆击杀这件事情,我们反而可以不追究。”

  公孙好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寒芒。

  作为家族长老,居然会被派出去跟在几个晚辈身边鞍前马后的奔波,公孙修在公孙家的地位可想而知。公孙修年轻时,也不过是公孙家的一个不被看重的旁系子弟,经常被公孙好欺负的对象。

  对于公孙家这样的家族而言,一个不重要的,冠上‘长老’之名,实则和仆役无异的旁系族人死了也就死了,真没几个长老会把他放在心上。

  但是公孙英、公孙雄的死,必须给公孙家带来足够的利益。

  只要有足够的利益,没有什么族人是不能牺牲的。这就是这个残酷世道的真相,亲情什么的,除了真正的嫡系血亲,谁会理睬他们的生死?

  公孙英、公孙雄这一对儿祥瑞兄弟,又不是他公孙好的亲孙子死了就死了,只要能换来足够的好处,公孙好真心实意的很开心他们终于死了。

  这一对儿祥瑞兄弟死了,可就给公孙好的嫡亲晚辈让开了上进的道路,他们享有的那一部分资源,就归公孙好的亲孙子们享有了,这是多好的事情?

  镜子里的美貌女子开口了。

  她看上去不过三十出头的模样,还很年轻,甚至眼角连一丝皱纹都没有。可是她一开口,她的声音苍老而沙哑,给人一种风烛残年,随时可能断气的感觉。

  “娲青儿,娲锈,还有你们一直盯着的那三十几个最出色的丫头我们一直没开口让她们和人婚配。”美貌女子幽幽说道:“角斗场上,那两个修娃赌命,我们就赌这群芯头的婚配权。”

  “明码标价,绝不糊弄。”美貌女子低沉的说道:“比如说,娲青儿的婚配权,你们愿意拿出多少代价对赌?娲锈的潜力,想来你们已经打探清楚了,她的婚配权,赌注当为娲青儿的百倍以上。”

  美貌女子的表情很是诚恳,语气中也充满了一种笃定、靠谱的踏实感。

  “其他的那些芯头,按照她们的天分、资质,也都是有价码的。你公孙家,能赌得起几个?”

  公孙好眯起了眼睛。

  娲族嫡女的好处,那是不用说的,任何一个娲族的嫡女,都有着不可言喻的好处,尤其是对她们的婚配对象而言最小的好处,那也是等同于多了一条命!

  尤其是娲族这一代最出色的那几个芯头,更甚的是娲锈这天资妖孽的芯头,毫无疑问的说,她未来的子嗣,注定了在某个方面必定是让人惊艳的绝世妖孽。

  男丁归属父族抚养,女儿归属娲族养育。

  那些男丁,定然能够大放光彩,极大的增强父族的实力。

  如果不是身份摆在这里,娲族也不可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公孙好真想自己去求娶娲锈的。

  饶是如此,娲族居然将娲锈的婚配权拿来做赌注,由不得公孙好不动心。

  若是能赢了这一次的赌局,这婚配权当归他这个家主来决定吧?

  公孙元是公孙好的亲孙儿,却不是他最心爱的孙儿。

  公孙元最宠爱的那个孙儿,母亲同样是娲谷的族女,而且天资恐怖,比公孙元还要恐怖得多。只不过,这样的精英子弟,肯定被公孙家的老祖收在身边亲自培养,不可能放他去外面乱跑。

  那个孙儿,他的年龄比公孙元要小五六岁,但是修为境界比公孙元还要高出三重天来。只是这个消息在公孙家也只有寥寥几人知晓,不够资格的人,连这个孙儿的存在都不知道。

  这孙儿才是公孙家的底蕴之一,公孙元只能说是公孙家打出去威慑四方的旗帜罢了。

  如果,能够让娲锈和自己最得意的那个孙儿婚配强强联合,诞下的孩儿又会是何等妖孽?

  公孙好的心头一阵火热,他突然发现了美貌女子话语中的一些漏洞,他沉声道:“以你娲族的作风,你们难不成,要将娲锈一人的婚配权,押给所有人?”

  美貌女子就笑了:“公孙家主,我们娲谷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情?”

  “娲锈,娲青儿,还有那些芯头的婚配权,价高者得。比如说娲锈的婚配权,你们各家赶紧出价,谁下的赌注最高,只要公孙元赢了这一场,娲锈的婚配权就是谁家的。”

  “娲青儿的婚配权价格,排第二当然,你们也只能押公孙元赢”

  美貌女子一一的,将娲族这一次拿出来做赌注的芯头的排名报了出来。

  公孙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闭上了眼睛。

  美貌女子说出来的这些娲族嫡女的名字,可都是周边各大家族、各大势力盯了好久好久的人选。她们个个天赋惊人,她们的血脉更是纯正、雄厚,她们的子嗣都能得到极大的好处。

  各大家族、各大势力派了那么多精英子弟在娲谷厮混,这好几年过去了,也没听说有谁能够得手的。

  眼看着娲族开启了祭祖大典,开启了祖地秘境供人探索,按照娲族的规矩,若是有幸运儿从中得到什么重宝跑了出来,他们万一挑中了哪位嫡女求其婚配那又是一个麻烦。

  赌,为什么不赌?

  “娲锈,我公孙家定下来了。我公孙家的‘云龙九现树’结的三品元果‘九妙云龙果’十二颗,如何?”公孙好笃定的笑了起来。

  三品元果,这可是天价,娲锈固然天赋卓绝,娲锈永远都只能属于娲谷,她不可能成为公孙家的人。

  用十二颗三品元果,赌娲锈未来的子嗣,这怎么都是一笔足够巨大的赌注了吧?

  美貌女子沉默了一阵,她似乎在侧耳倾听什么,过了一会儿,她摇了曳:“不够,六道宫的宫主,下的赌注比你足足多了七成六道宫,也看上了锈,所以”

  公孙好眸子里寒光一闪,六道宫的那群暴力狂?

  他们的势力已经足够强大,如果若干年后,他们再多了几个天资妖孽的怪胎弟子,这其他各大势力还要不要活了?

  公孙好深吸了一口气,他向站在大殿中的公孙家几个实权核心长老看了一眼,遗牙开始加价,快速的加价。

  而美貌女子慢悠悠的,又说出了一番让公孙家的长老们心口流血的话来。

  “对了,这赌注,就算公孙元赢了这城斗,这些资源也是要交给我们娲谷做聘礼的。你们能拿走锈丫头的婚配权,你们占了大便宜了你们!”

  美貌女子笑颜如花,公孙家的长老,还有好些大势力的高层,一个个心里都堵得厉害。

  反正,无论如何,娲谷这一城旱涝保收他们唯一能够期待的,就是公孙元干净利落的赢下这一场,这么多资源都已经送了出去,他们需要的是婚配权,娲族这些精英嫡女的婚配权!

  角斗场上,巫铁和公孙元已经面对面的站定,巫铁拿出来的赌注已经清点完成,只要公孙元拿出足够的赌注,他们就会立刻开战。

  但是疤面少女送去的手环中,修炼资源和财物的数量太过于恐怖,公孙元自己根本不可能拿出这么多的财物。

  公孙家的长老们已经得知了这件事情,几位公孙家的高手正护送着足够的财物通过传送阵赶赴娲谷。

  不过,这些公孙家的高手刻意放慢了赶路的速度。

  他们要拖延时间,要为公孙家和娲族的讨价还价争茹够的时间。

  公孙家也好,六道宫也好,还有娲谷周边数十个大域的各大势力,都在紧张的用秘法和娲谷的长老们不断报价竞争,同时紧张的清点自家的库房。

  价格要压倒所有竞争对手,同时也不能为了一个未来可能的妖孽子嗣,真个让自家伤筋动骨吧?

  这里面的平衡性,可让这些大势力的高层们伤透了脑筋。

  赌注水涨船高,一节节的不断飙升,很快就到了一个让娲族的长老们都为之震惊的恐怖数字。

  角斗场上,巫铁拿出的总赌注已经被清点清楚。

  几个公孙家的高手也带着大队战士赶到了,他们将公孙元叫到了角斗场边,将带来的赌注交给了公孙元,同时严厉的交待公孙元——这一城斗,只许胜,不许败!

  输了,公孙元不仅仅要输掉自己的命,更要输掉公孙家巨额的财富。

  赢了,公孙元不仅仅能拿走巫铁的命,更能为公孙家赢得娲锈的婚配权当然,那笔巨额的赌注,还是会归属娲谷所有,但是娲锈的婚配权,可就笃定属于公孙家了。

  公孙元的双眼放光,他将三枚硕大的手环递给了站在角斗场边的疤面少女,让她带人清点里面的财物。

  娲锈的婚配权?

  公孙元被这消息彻底的打动了。

  双眼冒光的公孙元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巫铁面前,压低了声音低沉的说道:“我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宰了你,然后,我还会迎娶你的妹妹娲锈呵呵,她一定会恨死我,但是,我不在乎。”

  公孙元带着一丝淫-邪之意低声笑道:“其实,像我这样的豪门子弟,谁愿意奴颜婢膝的博却族女人的欢心?以她们的烂脾气,谁受得了?不就是为了她们血脉之力带来的好处么?”

  “我会杀了你,然后,我会和娲锈成亲放心吧,我会努力的让她生孩子。毕竟以她的天赋,她的孩子,也就是我的孩子,一定是天才中的天才。”

  公孙元‘嗤嗤’的笑着:“我会让她不断的生孩子,绝对不会让她有丝毫停歇的时间你放心,我一定能做到”

  那边疤面少女还没能完成对财物的清点,这里公孙元已经顺利的激怒了巫铁。

  巫铁心头莫名火起,他根本不知道,娲谷居然将娲锈当做了赌注!

  他和公孙元赌命而已,为什么会让娲锈也卷了进来?

  心中怒火冲天,巫铁低沉的嘶吼了一声,白虎裂猛地出现在手中,他双手握紧白虎裂,一枪向公孙元的心口刺了过去。

  公孙元冷哼了一声,他双手一晃,拔出了一柄极有特色的重型降魔杵,一杵轰在了白虎裂的枪杆上。

  一声巨响,巫铁和公孙元同时身体一晃,踉跄着向后倒退了数十步,好容易才站稳了身形。

  岩壁上的平台上,过万看热闹的人齐声喧哗。

  好些人挥动着自己的乾坤袋,声嘶力竭的叫嚣着,寻找着和自己对赌的对象。

  没人看好巫铁,所有人都想要押公孙元赢。

  当即有娲谷的执事出面,她们毫不犹豫的,将所有人的赌注一口吃下,任凭他们押多少赌公孙元赢,娲谷全部接了下来。

  巫铁的耳朵边,突然响起了娲姆的声音:“老四,给我一点点的杀了这杏。”
  
网站地图 w88优德 天天娱乐注册 世界杯彩票怎么玩 乐8
拉斯维加斯娱乐 91射手中文网 3u娱乐场注册
豪博娱乐场 奥斯卡娱乐线路检测 微信真钱斗地主 澳门百老汇游戏官网
a8娱乐官网 嘉年华娱乐平台 亚博国际登录网址 尊宝娱乐平台 App
易胜博app下载 现金棋牌扎金花 齐发娱乐 玛雅娱乐官方登录
东森娱乐注册 华人娱乐注册 拉菲娱乐官网 娱乐注册平台 鼎博网址
幸运彩票 伯爵2登录 彩票网 正点游戏 汇丰在线
圣亚娱乐 天游娱乐直属 天游娱乐代理 j8彩票网 拉菲平台代理
新凤凰彩票注册 杏彩娱乐 彩票信誉担保网 新万博娱乐 银丰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