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几天,巫铁托了娲青儿,极力的将身上那些金锭、宝石之类的浮财,换成了各种元草、元果,各种修炼资源。

  元始经固然完美,实在是耗费太巨,巫铁一旦想起,都是黯然神伤,一把眼泪。

  所幸娲谷得天独厚,娲族的嫡女魅力太强,引得周边数十个大域无数大势力垂涎欲滴,娲谷的宝库中各种进贡的、献媚的,乃至用极低的采购价采办的资源堆积如山。

  巫铁将身上的浮财耗掉了九成九,换来的修炼资源堪称恐怖。

  娲青儿被巫铁指使得满地乱转,巫铁则是带着娲锈和巫女满娲谷的乱跑。

  托了老铁的福,巫铁脑子里有无数湘古怪的主意在,他教娲锈如何酿酒,如何做火腿,如何鞣制皮革,如何提纯岩盐,如何打磨宝石厩一些古怪刁钻好玩的事。

  他还带着娲锈和巫女在阴河里打窝子,下巨钩,硬生生的钓了七八条极大的水蟒,五六头极大的水兽,甚至还有一条已经有了气候,实力达重楼境高阶的蛟龙上来。

  一件件,一桩桩,厩好玩的事情,让娲锈和巫女玩得疯疯癫癫,差点忘了今夕何夕、身处何方。

  巫铁自己也从未这般玩闹过。

  他更是从未和自家的嫡亲小妹这般玩闹过。

  每天他和娲锈到处乱跑的玩,到处乱跑的闹,闹得整个娲谷都是鸡飞狗跳,等得虚日暗了下来,他们就返回石楼,娲姆已经亲手做了晚餐等着他们。

  短短七八日时间,巫铁在鹃的弥补自己过去十几年的遗憾。

  他在鹃的,一点一点的,用最细腻的心思去享用这浓浓的亲情,和巫战、巫金、巫银、巫铜这四个粗糙汉子迥然不同的亲情。

  他敞开心扉,将这些温暖细腻的亲情一点点的滴灌在心底深处等他离开娲谷的那天,他会将一颗心彻底封死,让自己变得铁石心肠,让自己变得狠辣无情。

  一刀一刀的砍掉敌人的头。

  一刀一刀的砍掉仇人的头。

  一刀一刀的砍掉自己的纯真,自己的善良,自己心头所有美好的东西,直到最后成为一头自己都感觉到陌生的怪物。

  巫铁希望,很多年以后,当他还能回首顾盼的时候,他能想起今日这小的、短短的一段时光,回想起这一点温情、这一点温暖。

  一如老铁那个浑身都是铁疙瘩的老家伙他的心中,依旧存留着‘星空’、‘夜风’、‘月色下绽放的花朵’,以及‘心爱的姑娘’

  金币也在大堆金币的驱动下,犹如疯魔一样的忙活着。

  黑暗公会,这个触手遍布数百个大域的庞大势力,在拥有了足够的金币做动力后,巫铁想要的信息很快就通过他们密集的情报网络传回了娲谷。

  那枚徽章,属于一个臭名昭著的猎团‘金亡灵’,一个为了财富完全没有任何底线可言的黑暗势力。他们犹如流浪的鬣狗一样四处奔波,绝不放过任何可能发财的机会。

  金亡灵的总部在黑蛇域,这个大域距离娲谷有十九个大域,就算用最快的坐骑不停脚的狂奔,起码也要一年半才能赶到。

  当然,金币很得意的向巫铁推介他们黑暗公会的秘密传送网络,只要巫铁支付一笔‘微薄’的路费,他们就能直接传送到距离黑蛇域只有半个月路程的地方。

  因为巫铁给足了金币,所以金币很热情的,将周边几个大域属于黑暗公会的传送记录也给巫铁调了出来。

  按照黑暗公会的记录,在巫家石堡遇袭前的六个月,有一支金亡灵的精锐猎队通过传送网络,抵达了长生教掌控的青木域。那支精锐猎队,很可能跟着青木域的商队,去往了苍炎域。

  根据传送记录,这支猎队传送回去的时候,只剩下了寥寥几人。

  这支猎队的队长,是金亡灵的资深猎队长——‘黑环郎君’孙左。

  关于金亡灵,关于黑环郎君孙左,关于黑蛇域的情报在金钱的强大动力下不断传回来,巫铁和娲锈越发没心没肺的疯玩着。

  巫铁知道,他就要离开了。

  娲锈也隐约感觉到了这一点。

  娲锈过去在娲谷过得并不好,超绝的天赋,只是让她成为无数恶狼垂涎的序羔,那时候的娲姆并没能力庇护她,她时刻蹿一种担心害怕的境地中。

  巫金的到来,巫金的疯狂和蛮横,让娲锈第一次有了被兄长关心爱护的感觉。

  那种感觉,很好。

  但是那时候巫金也过得不好,巫金整天被娲窈针对,尤其是巫金好几次的照护娲锈,更是和娲窈一行人产生了巨大的矛盾。

  到了后来,娲锈很懂事的,主动的远离了巫金。

  直到巫铁到来。

  巫铁比巫金更强势,巫铁比巫金更强大,巫铁一进娲谷,就把整天纠缠娲锈的那群货打死的打死,吓跑的吓跑〈锈生平第一次感觉到了轻松自在,没有人在一旁虎视眈眈的感觉真好。

  尤其是娲姆成了娲谷的主母。

  同时得到了母亲和兄长庇护、爱护的娲锈真的玩疯了。

  她更是感觉到,巫铁就要离开所以,她越发疯疯癫癫的和巫铁到处乱跑,把巫铁想出来的,那些湘古怪的玩意儿玩了个遍。

  甚至他们不心招惹了一大窝毒蜘蛛,引得上百万拳头大小的毒蜘蛛追杀他们追杀了好几个斜那又怎么样呢?哪,那些毒蜘蛛最终不是被巫铁放火全烧熟了嘛

  滋味还不错。

  尤其是那头蜘蛛母后,它的大长腿烧熟后啃起来口感极佳,撒上辣椒粉后,那更是好味道。

  短短几天的时间,娲锈吃得小脸蛋都圆了一小圈巫铁真正是功不可没。

  清脆的笑声从岩壁上传来,一头剑脊蜥蜴低沉的嘶吼着,不断的在地面上蹦跶着,想要跳起来攻击站在岩壁一块凸起石梁上的娲锈。

  娲锈双手捧着一杆长筒的双筒猎枪,一边笑着,一边瞄准了这头体长七八米的剑脊蜥蜴,‘嘭’的一声枪响,一发鲁嵇特制的穿甲弹怒射而出,命中了剑脊蜥蜴的脑袋。

  一点血花迸溅,剑脊蜥蜴痛得在地上连连翻滚,狼狈的调头逃窜。

  娲锈尖叫着跳了起来:“跑了,跑了呀,我想打它眼睛的,差一点,就差一点”

  她狠狠的拍了一下鲁嵇的肩膀,叹了一口气:“鲁嵇,你的手艺不行连这剑脊蜥蜴的头骨都没办法穿透”

  鲁嵇愁眉苦脸的扯出了一发自己制造的穿甲弹打量着,无奈的遗头。

  是自己的手艺太潮?

  还是娲锈的枪法不准呢?

  巫铁则是笑着,右手猛地向前一抓,狼狈逃窜的剑脊蜥蜴就被一股巨力猛地提了起来,凝固在了百米外的半空中动弹不得。

  “没关系,一枪打不透,打两枪,两枪打不透,打三枪瞄准了打,打它眼眶或者口腔,嗯,瞅准要害打”

  巫铁笑得很灿烂,接过娲锈手中猎枪,给她填上了两颗火焰爆裂弹。

  这是一条极其狭窄的石缝,宽不过三十几米,足足有数十里深,有五六群不同种类的蜥蜴栖息在这里。

  巫铁找了金币,花了一小笔钱,才打探到了这个‘狩猎’的好地方,特意的带着娲锈来这里玩耍。

  老白负责从蜥蜴巢穴中蜥蜴蜥蜴出来,鲁嵇负责提供火器,娲锈负责打靶,巫铁则是负责扫尾,一行人各有分工,玩得不亦乐乎。

  他们的笑声在石缝中回荡,顺着有扩音效果的石缝,足足传出去了十几里地。

  这些天一直没出来抛头露面的娲窈穿了一身紧身的黑色皮甲,一头长发犹如一条条怪蛇胡乱披散在脑后,脸色阴郁的骑在一头猛毒金文蛛上,侧过头来倾听着隐隐传来的笑声。

  “娲锈这个喧人还有巫铁那个该死的贱种”娲窈的身体微微的哆嗦着,相比她的年龄,她的身材过于的火爆火辣,明显属于成熟妇人才幽体型。

  紧身的皮甲将她火爆的曲线完美的勾勒了出来,黑色的紧身皮甲泛着微光,皮甲本身材料上若有若无的蛇皮花纹,更是让她凭空增添了一份邪恶的诱惑力。

  几个同样骑在坐骑上,和她并肩而立的青年双眼喷火,目光有意无意的在娲窈的身上扫来扫去。

  娲族嫡女的天赋神通神奇、强大,娲窈的资质在娲族嫡女中也堪称顶级,她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些家伙贪婪、有如实质的目光,她故意的阴沉着脸,摆出了一副冰山美人幽仪态。

  她知道,越是冰冷,这些贱-男人对她越是疯狂。

  越是冰冷,越是钓着他们的胃口,有时候只要给他们一丁点儿甜头,他们就会心甘情愿的为她去死。

  一如公孙英、公孙雄那两个无能的废物。

  娲窈突然冷哼了一声。

  想起他们对于他们的死,娲窈倒是不心痛;但是公孙元也被巫铁杀了,这让娲窈一时间接受不了不管怎么样,在她的床-伴中,公孙元是让她比较满意的一个。

  更要紧的是,公孙元死了,公孙家没底气找娲姆算账,反而朝着娲窈和她母亲娲岫施加压力这算什么?这算什么?一大家子老不死的,欺负她和她母亲两个女人,这算什么?

  公孙家的这群混蛋

  幸好,她还有属于她的底牌。当然,没必要的话,她不准备动用这底牌〈族的天赋神通过于强大且神秘,就连娲窈自己都说不清楚,娲族到底有多强的底蕴。

  所以能够让这群蠢货男人出手,那是最好不过。

  “我什么都不知道,一切都和我没关系。”娲窈倾听着石缝中传出的沉闷‘嘭嘭’声,冷笑着说道:“我知道,你们都对娲锈那芯头有意思那么,谁抢到,就是谁的喽!”

  娲窈低头看着自己雪白粉嫩的手掌:“你们谁能抢到她,谁能让她怀上孩子呵呵,我母亲会为那个幸运儿做主的。”

  娲窈说话的时候,她的眉心隐隐有一抹幽光闪烁。

  一股蛊惑人心的力量悄然弥漫开来,被她精挑细选,从常驻娲谷的大家族子弟中可以挑选出的这七个大家族出身的纨绔子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随着娲窈散发出的力量悄然弥散,七个年轻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猛地向前一挥手,一马当先的向石缝内冲了进去。

  在他们身后,他们带来的将近五百名精锐战士一拥而上。

  他们或者在地面上奔跑,或者凌空飞行,或者垂直的在岩壁上奔走

  更有百多头凶猛的,经过精心调教的巨型蜘蛛战兽快速的顺着岩壁爬上了石缝的穹顶,‘嘶嘶’叫嚣着向石缝内冲了进去。

  “娲锈呵呵!”娲窈低声的笑着:“该死的巫金,要不是你娲锈早就被抓走贩卖我能得到多少好处?该死的,真该死不过这次,我看你怎么逃。”

  娲窈轻轻拍了一下座下的猛毒金文蛛,体长三米左右的大蜘蛛无声的向后蹦跳了几下,迅速调头远离。

  顺着石缝奔走了数里地,这里石缝距离收缩,变得只有五六米宽。

  娲窈轻喝了一声,用力的拍了拍手。

  几个身穿黑色长袍的青年男女悄然从一丛繁茂的蘑菇丛后转了出来,一个生得魁梧壮硕的青年男子咧嘴笑着,目光贪婪的在娲窈身上狠狠的划了一下。

  “娲窈妹子,真想不到,我们居然是同路人不过也真是这样,唯有我们这样天子卓绝之人,才有资格成为天旬人。唔,以后我们要多多亲近亲近”

  娲窈目光如水,轻轻扫过壮硕的青年:“公孙晟,我也没想到,你藏得这么深。嘻,我发出信号,召集同伴来助我,想不到居然有你。”

  “你能被挑研,看来,你比公孙元的资质还要好不少以后,我们是要好好亲近亲近。”

  娲窈的眼波犹如蜜糖一样,几乎黏在了公孙晟魁梧强壮的胸膛上。

  他们都没注意到,就在他们头顶,一块凸起的石头平台上,一群气息犹如石头一样的壮硕汉子,正一脸诡秘的盯着他们。
  
网站地图 注册老虎机送彩金 世界足星排行榜 极端武力 精仿 亚博下载
扎金花棋牌游戏 世界足星排行榜 m88明升app 老百汇娱乐城
扑克王APP 全讯网-新2网址 天天娱乐官方平台 最新国家队排名
亚虎娱乐网页版登录 美国足球排名 盈丰国际登录 明发国际平台官网
宝运莱国际娱乐城 天天娱乐官方平台 永利皇宫登入 优乐国际网页版
华人官方彩票注册 欧亿娱乐注册 幸运飞艇官网开奖记录 满堂彩官网多少 彩8娱乐
聚彩网 彩票网址大全 鸿鑫娱乐 678彩票网网址是 时时彩注册平台
聚富彩票代理 云谷彩票注册 欧亿娱乐 博猫游戏 亿游娱乐
亚上彩娱乐平台 登入亚彩会 九号彩票注册 凤凰彩票版权所有 丰尚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