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台上,这一群十来位大汉气度森严,气息内敛,脚边放着水壶,手上拿着没滋没味的肉干,显然正在休息饮食。

  他们比娲窈一行人来得早得多,故而娲窈一行人的所言所行,沮他们眼里。

  这些大汉肤色呈淡金色,通体光芒隐隐宛如金属铸成,不仅仅是头皮上一根头发都没有,就连眉毛、胡须都一应俱无,脑袋溜光犹如去壳的鸡蛋。

  更刺眼的是,他们的头顶上分别有数量不等的圆形疤痕,少则三五个,多则六七个,最多的则是为首的那魁梧如山的老人,方方正正敲九个。

  这老人身高超过三米,长相模样和身边的大汉们迥异。

  和大汉们淡金色的肤色不同,老人的皮肤半边漆黑,半边惨白,左右半边身躯的肤色对比分明,给人一种极其诡异的感觉。

  更让人觉得心里发怵的是,老人左边半边身躯漆黑,他的左眼眼眶里却是一片惨白;他的右边半边身躯惨白,右眼眼眶里却是一片漆黑。

  他站在石台边缘,低头俯瞰着低声调笑的娲窈和公孙晟一伙八名青年男女,突然没有丝毫征兆的咧嘴一笑。

  他不笑还好,他这一笑,就露出了两排色泽不断变幻的大牙。

  随着他的呼吸,一次呼吸时,两排大牙通体漆黑,亮晶晶的宛如黑色水晶雕成;下一次呼吸时,两排大牙惨白,晶莹剔透好似白水晶铸成。

  两排大牙色泽变幻之间,老人的左右身躯色泽、两个眼眶内的眼球色泽也随之变幻。

  娲窈和公孙晟相互间勾搭了几句,两人就几乎贴在了一起,在其他几个青年男女微妙的目光中,公孙晟的手直接搭在了娲窈的肩膀上,手指有意无意的在她身上轻轻的滑动。

  “娲窈妹子,我们是该好好亲近亲近不过,丑化说在前面,若是这次真能生擒娲锈你总不能让咱们白跑一趟吧?”公孙晟笑得很灿烂:“以娲锈的绝顶天赋,她很值钱哪。”

  娲窈用自己胸口的凸起轻轻的蹭过公孙晟的手臂,她妩媚的向公孙晟笑着。

  “这个嘛当然少不了几位的好处。”娲窈笑得很灿烂:“只不过,事情可没这么简单我娲族的手段,你们多少也要知道一些,我们一定要心再心,不要好处没弄到,反而把自己给折了进去。”

  几个青年男女纷纷笑了起来,他们凑到一起,低声咕哝了几句,就跟着娲窈,顺着石缝快速的离开。

  石台上,一尊大汉凑到了那诡秘的老人身边,低声的问道:“宫主?”

  老人拎起了水壶,往嘴里灌了两口水,撕开一条肉干,放在嘴里狠狠的咀嚼着。他的眸子里幽光旋转,一股莫名的诡异力量冉冉扩散开来,他的身体好似化为黑洞,将身边的光线整个吞了下去。

  “这几个娃娃给我的感觉你们还记得,六十年前你们寿的笑弟么?”

  老人低沉的咕哝了一句。

  老人身边一共是十八尊肤色呈淡金色的壮汉,听了老人的话,他们的脸色同时一寒。

  “当年,你们笑弟,我是将他当做六道宫的下一任宫主来培养。他天赋极佳,是我这么多年来,见过的最有天赋之人然后,他不见了。”

  老人指了指刚刚娲窈等人所在的位置:“那娲族的芯头说,娲锈很值钱?”

  “天赋卓绝的娲锈很值钱?也就是说,她可以被贩卖?”

  “娲锈可以被卖掉,那么,我们六道宫的天才弟子呢?”

  老人身体上的白色区域在快速的减少,黑色在他的皮肤上急速的蔓延,他身边的空间似乎在向他的身体内塌陷进去,十八尊大汉同时向后倒退了几步,带着一丝敬畏远离了老人。

  “本来,是要找那胆大妄为胆敢轰炸我大龙城的杏算账顺便,完成三连城邦的那一份交易”老人咧嘴笑着,笑容中不见丝毫冷意,反而充斥着浓郁的黑暗和冰冷。

  “没想到,只是停下来歇歇脚,就有如此收获。”

  “盯紧这群刑子。”老人用力握紧了拳头,一根根黑筋从皮肤下凸起,犹如一条条细小的黑龙在跳动,在狂舞,在冰冷的黑暗中却又蕴藏了犹如火山一样狂暴的力量。

  “不管他们背后是谁,如果我六道宫寿的天才弟子真的和他们有关系屠了他们。”老人转过身,朝着身后的岩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世间万物可有永恒不灭者?”

  随着老人低沉的咕哝声,他一吸气后,大片岩壁无声无息的粉碎,化为一缕缕黑气不断飞进他嘴里∠人的肚皮逐渐的吗,等到他肚皮变得和七八个月的孕妇一样膨胀时,他这才满足的吐了一口气。

  “吃饱一顿,好难真想把那群刑子给吞了。”老人满足的打了个饱嗝,低沉的咕哝着。

  他身后的岩壁,足足有三五百米方圆、十几米深的一大片彻底消失,这么大一块岩层,被他生生当做食物吞进了肚子。

  石缝深处,巫铁再一次禁锢住了一头大蜥蜴。

  娲锈举着长筒双管猎枪,巫女遗牙,举着鲁嵇新造的一支袖珍型的双管猎枪,两人眯着一只眼,认认真真的瞄准了百米外的一头悬挂在半空帜大蜥蜴。

  还不等她们扣动扳机,头顶穹顶上‘嘶嘶’声传来,百来头巨型蜘蛛喷吐着涎水和毒液,快若狂风的向这边冲了过来。

  听到‘嘶嘶’声时,这些精心调教的战兽大蜘蛛距离还有五六里,巫铁他们刚刚抬起头来,这些大蜘蛛已经冲到了他们头顶,猛地张开节肢扑了下来。

  似乎是存了生擒活捉的心思,这些大蜘蛛硕大的腹部一阵蠕动,大片色泽各异的浆汁喷出,化为一张张粘稠的蜘蛛网向巫铁他们当头笼罩下来。

  巫铁冷哼了一声,他身边不断有一颗颗水缸大小的白色火球无声的凝聚,然后带着沉闷的破空声向头顶飞去。

  火球就在他们头顶数百米高的地方爆炸开。

  一张张死亡急速的燃烧着,空气中充斥着类似于头发烧焦的焦糊味,火光热浪冲击着那些体积硕大的大蜘蛛,一头头巨型蜘蛛被炸得厦,大片散发出异味的汁液喷溅,一头头大蜘蛛从高空不断坠落。

  娲锈和巫女同时吞了一口口水。

  这些巨大的大蜘蛛,它们的腿儿可都是极好吃的东西。

  巫铁则是一把抓起了巫女,将她塞进了娲锈的怀里。

  同时他横跨了一步,站在了石梁的边缘,挡在了娲锈和巫女的前面。

  大群全副武装的战士已经蜂拥而来,一眼望去,地面上,岩壁上,半空中,厩施展手段狂奔而来的精壮汉子。他们低沉的呼啸着,一个个眸子里闪烁着莫名的凶光。

  相距还有数百米,其中大半汉子同时一挥手,一道道寒光带着刺耳的破空声掠空袭来。

  各色兵器破空飞袭,直冲着巫铁、鲁嵇还有老白的各处要害。

  一个尖锐的声音从地面上传来,一个骑着一头巨型剑齿狼蛛的瘦削青年尖嚼:“心,不要伤了我的锈妹子嘿嘿!”

  巫铁的脸色一寒。

  这些人是冲着娲锈来的?

  他们怎么敢?这里就在娲谷边缘,完全属于娲族的直辖领地,他们怎么敢在这里袭击娲族主母的女儿?

  “你们,疯了么?”巫铁低沉的呵斥着,他向石梁下一抓,将老白凌空提起放在了自己身后,腰间锦鲤剧烈的跳动着,二十四条小的青色鲤鱼欢快的窜了出来,在他面前布成了一张光网。

  光网的覆盖面积急速扩张,挡在了巫铁和鲁嵇的面前。

  数百件各色各异的兵器凌空打来,和锦鲤所化光网剧烈的撞击在一起。

  尖锐难听的撞击声不绝于耳,火星四溅,锦鲤所化的光网剧烈的震荡。

  鲁嵇举起了手中双筒猎枪,他眯了眯眼,‘咚咚’两声闷响,两颗剧毒云爆弹接连飞出,狠狠轰在了人群最密集的地方。

  两团剧毒火光喷溅,数十名身披重甲的壮汉嘶声尖叫着,浑身燃烧着剧毒烈焰,狼狈的从岩壁上掉落,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巫铁正要赞叹一声‘打得好’,一颗人头大小的黑色金属球带着一点火光,‘唰’的一下从他身后飞了出去。

  巫铁猛地瞪大了眼睛,他哆嗦了一下,右手一挥,无形力齿狠向前一推,飞快的将这颗金属球推出了数百米远,落在了地面上狂奔的敌人群中。

  “锈”巫铁大喝了一声。

  一声巨响,火光冲天,无数细小的淬毒三角形铁片乱飞乱打,火光冲击波席卷方圆数百米。

  黑红色的火光顺着狭窄的石缝翻滚袭来,巫铁深吸一口气,锦鲤剧烈的跳动着,一张光网绵绵密密,将所有人都笼罩在了下面。

  数百名来袭的战士要么被密集的淬毒铁片打得和筛子一样,要么被高温火光整个笼罩了进去。

  这是鲁嵇按照巫铁传授的知识,用了好几天的时间制造的特大号‘鱼雷’。

  本来,这就是一颗鱼雷。

  巫铁已经和娲锈试过了用鱼钩钓鱼,他还向带着娲锈试试用鱼雷炸鱼的滋味,所以才有了这颗特大号加大加料的魔导开山雷的诞生。

  巫铁也没想到,已经玩得鱼疯癫的娲锈,会把这东西丢出去炸人。

  巨大的震荡让四周的岩壁一阵乱晃,‘咔咔’声中,石缝两侧的岩壁突然裂开了大量的裂痕。

  巫铁怪叫一声,无形力瞅内一缩,他一把带起了娲锈等人,一头撞进了翻滚的火云中,带着一行人用最快的速度突破火焰笼罩的石缝,向石缝出口处逃去。

  娲锈和巫女同时欢快的笑着、拍着手。

  虽然她们已经被巨响震得天旋地转、眼前发黑,但是似乎,这很过瘾啊!

  巫铁带着她们逃跑,也不用她们自己费力气,娲锈一把抓住了鲁嵇的头发,凑到他耳朵边大声的尖叫着:“这样的鱼雷个,给我造一百个不,一千个不,一万个”

  娲锈的眼睛放光,她欢快无比的叫着:“以后谁敢烦我,我就把他们在娲谷的驻地给爆掉!”

  正在狂奔的巫铁身体猛地一哆嗦,他不会带坏了自己妹妹吧?

  不会吧?

  不会吧?

  巫铁不由得想起了娲谷每天被娲锈炸得火光冲天的美妙嘲娲姆会怎么想?

  无数尖锐的三角形铁片狠狠的打在锦鲤所化的光网上,光网剧烈的震荡着,巫铁等人身边狂风呼啸,烟云缭绕,他们突破了翻滚的火云,逃出了那颗加料鱼雷的波及区域。

  刚刚跑出火焰笼罩范围,就听岩石崩裂声传来,大块大块的巨石,甚至是整片的岩层伴随着巨响从头顶砸了下来,足足有两三里长的一段石缝彻底的塌陷崩落。

  巨石落地,发出沉闷的巨响,巫铁听到了有凄厉的惨嗥声传来。

  他没有理睬,也没有出手救援的意思,他们头顶同样有大小不等的石块坠落,巫铁只顾着带着自己的人顺着石缝向外逃窜。

  这里的地形过于狭窄,一颗加料鱼雷的杀伤力不大,但是连环破坏力极其可怕。

  巫铁也不知道这条石缝是否会整个塌陷下来,他根本不敢赌,哪里还有精力去理睬这些敌人的生死?

  “锈,下次不许这么干太危险了,太”四周岩壁不断发出刺耳的崩裂声,巫铁顾不得说话,只能带着一行人用最快的速度逃跑。

  刚刚逃到石缝中一个比较狭窄的区域,就听一声极其尖锐的破空声传来,一颗婴孩拳头大小的金弹子激射而来,狠狠轰在了盘旋飞绕的锦鲤上。

  刺耳的撞击声中,锦鲤所化的光网被硬生生撞开了一个碗口大小的窟窿。

  金弹子命中巫铁的胸口,他身上泄蛛丝制成,可以抵挡利器劈砍的长衫丝丝粉碎,海碗大小的一片皮肉被震成了肉糜从胸口脱落。

  胸骨猛地凹陷了下去,巫铁张口喷出一道血雾,向前疾飞的身体骤然停下,然后猛地向后倒飞了回去。

  石台上,通体变成漆黑,眼眶、牙齿也都全部黑化的六道宫主咧嘴一笑。

  “看看,那群刑子会做什么。”

  “这杏,就是侵扰大龙城,杀死李尨他们的罪魁祸首吧?”
  
网站地图 亚博官网app下载 扎金花现金棋牌 未知 天天娱乐平台
凯发k8娱乐app 万博安卓app
超碰视屏 天来娱乐下载 必博娱乐 万博体育官网
鑫鼎国际手机登录 英雄联盟娱乐城网址 二十一点杀阵 a8娱乐网站
金沙城中心app 亚虎娱乐客户端 博狗备用 阿狼工作室
华人彩 亚洲最大彩票 银豹娱乐总代 秒速赛车开奖结果 彩票网注册
正点游戏 星辉彩票 满堂彩88官网 幸运飞艇路珠走势 如意娱乐如何
天游娱乐介绍 盈彩网彩票 天游娱乐用户 光大彩票 摩臣彩票导航
无限娱乐平台官网 鸿运彩票注册 众购彩票网 鹿鼎彩票官网 菲彩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