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

  改命?

  秦秉轩其实是并不怎么相信这些的。

  他是唯物论者,是无神论者,对于怪力乱神,倒也并非一竿子打翻,只是对于命运这个东西,他却还是并不怎么相信的。

  充其量只是尊敬,或者叫半信半疑。

  但是对那位老先生,他却有着异样的信任。

  于是他当即回答,“我没改过命啊n近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人。再说了,要改命,我也得来找您老人家不是?”

  然而老先生曳,“我没那么大本事太爷爷想拿一世富贵来帮你改命,我回绝了,不是我不帮忙,是帮不了。”

  秦秉轩清楚地记得,当时自己问:“那我原来是什么命?现在改成了什么命?”

  老先生又曳,说:“你现在的命格,我已经看不清,一团迷雾,而原来的命,已经化为乌有,不提也罢。”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常年研究易理的缘故,老先生话说的玄玄乎乎的,秦秉轩似懂非懂,且再问,老先生也是闭口不言了,最后他只能把东西留下,请老先生给看看那块玉牌有什么玄虚在里头。

  将近一个月之后再去,老先生说:“这玉牌,我解不了!我只知道,这里面似乎有一套极其强大的阵法在运作,这阵法之强大、之精微,甚至足以改变方圆几米之内的气运,用现代科学来解释的话,你可以理解为磁场。”

  这个话,已经足以让秦秉轩大吃一惊。

  但接下来,老先生的另外一句话,却比这句话还要叫人震撼。

  老先生手里拿着玉牌,无比珍重的样子,说:“这里头,是一个世界!”

  在当时,老先生并没有多问什么,没有再问这玉牌是谁给的,没问给玉牌的人和他口中给自己改命的人,是不是同一个人,等等,他只是把玉牌还回来,示意自己可以走了。

  秦秉轩回到自己家里,静坐了半天,然后就拿起电话开始催问自家茶山那边今年茶的情况。等了些天,一等茶焙好,可以装盒了,他就亲自坐飞机赶过去,亲手装了几个精致的木盒,然后拎着礼盒飞去昀州市。

  一直到现在,他出现在明湖市这家酒店,赵子建的房间里。

  当然,这些事情,他不准备说。

  一是说起来会很绕,他自己是相信的,因为从太爷爷开始就相信,但他并不确定说给别人听,别人会不会当笑话,哪怕那个人是赵子建。

  二是他觉得没必要说。

  于是这个时候,面对赵子建的问题,秦秉轩心里紧张到要死,后背冷汗不断,脸上却仍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样,说:“不为什么呀b还需要为什么?我信得过你,就是觉得你牛逼,行不行?”

  片刻后,赵子建点点头,说:“行!”

  秦秉轩心里顿时就松了口气,脸上却仍是不动声色,问:“那能谈谈卖给我几块的事情了吗?”

  赵子建闻言没有正面回答,却是老神在在地问:“你觉得我这玉件身上,有什么别的玉件没幽东西,对吧?”

  秦秉轩赶紧强调,“是那种吉祥的寓意!我要的是那个寓意!”

  赵子建点头,“对,说的就是这个寓意G你觉得,这寓意值多少钱?”

  秦秉轩愣了一下,呵呵地傻笑,“别呀别问我呀,我就这么说吧,咱俩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想买你的东西,我就认宰,你说多少钱,那就多少钱,我要是还价,你马上把我轰出门去!但你让我开价你说我怎么开价?在我心里,这东西无价!”

  赵子建长长地“哦”了一声,笑得平和,“无价那就没法卖呀!”

  秦秉轩张嘴要说,赵子建却忽然抬手,制止了他的话,同时他支起身子,收起脸上的笑容,说:“我再送你一块!”

  秦秉轩的表情僵在脸上。

  他就怕这个!

  就算再拿一块,也一共才三块,给谁不给谁?

  但现在,赵子建这话一说,他就知道了,或许这东西在赵子建那里,的确是顺手而为的一个小挂件,他自己可能并不怎么当回事,但是如果有人要买,他却并不愿意,也可能是并不屑于出手。

  也或者说,是自己手里能给他的东西,对他没有什么太大的吸引力。

  自己能给的,当然是这个世界绝大多数人垂涎不已的东西,但是钱,权势,地位,资源,乃至于跑车,豪宅,赵子建要是在意,他就不是赵子建了至少是在自己提出想买的时候,他应该是并不愿意为了这些东西,而轻易地把他手里的东西卖掉。

  身为一个大家族出身的贵公子,而且是从型被当成家族未来继承人来培养的人,秦秉轩从型接受过这样的教育:这世上,没有什么东西是不能交易的交易能否成功的关键,在于你手里是否有对方感兴趣的东西!

  过去秦秉轩秉持这个信条,在商场上几乎无往而不利,哪怕面对的是比自己的实力还要强大的商业巨鳄,他也可以做到挥洒自如。但是现在,面对赵子建这个神秘莫测,却似乎拥有逆天改命能力的奇人,他却偏偏觉得心里发虚。

  那是一种“我虽然家财万贯,但在他面前却穷得像乞丐”的感觉。

  这个时候,他只好等赵子建的后话。

  虽然接触不多,但他知道赵子建这个人做事很有章法,想必平白无故的,他大约不会因为这远道而来的一斤茶的情谊,而决定再送自己一块玉件。

  他一定还有后话。

  果然,片刻后,赵子建说:“条件是我不知道你从别人那里听到了什么,嗯我觉得你的意思,鱼想批发的感觉?对吧?是谁说的话,让你决定来找我买东西的,我不想知道他说了什么,我只想知道,他是谁,啄里!”

  这一下,已经不只是后背了,秦秉轩觉得自己的身体腾的一热,额头上很快就有细密的汗珠沁了出来。

  过了足足一分多钟,他很无力地笑笑,说:“这很重要吗?”

  赵子建摊手,“不重要啊!”

  秦秉轩愣了一下,“不重要?那你干嘛”

  “是你来找我买呀?我不想卖,但你又那么大老远跑来给我送茶叶,礼轻情意重,我总得找个理由送你一块吧?思来想去也就这个呗?”

  这次轮到秦秉轩无言以对。

  ***

  今日第一更!

  ^记住  .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弘润娱乐下载 易胜博体育系统 必博娱乐官方网站 金马国际app
假日国际线上娱乐 必兆娱乐平台 ag官网App下载 龙虎赌博的规律技巧
豪博娱乐 永利皇宫登陆系统 site:lhqczm.com 个国家足球排名
天时平台 天天娱乐官方平台 日日博娱乐城 永利皇宫
欧洲足球国家队排名 网上AG 凤凰娱乐网 顶级娱乐客服
wap.fQ3EHQA.tw zaifuccgov.cn www.fK2B4LS.tw www.fIHBX1U.tw m.bcrap.tw
www.fHRYQZ2.tw www.fFPHT8U.tw www.nfrlnhrt.cn www.fNQ8IOU.tw www.fY7YNXZ.tw
www.fGV2XO1.tw www.fVEH52P.tw www.f7TITXP.tw www.fVQ9MS6.tw m.chenweinet.cn
www.79ql.cn m.dzzbtb.cn m.fG727R1.tw m.fHMW98Q.tw m.f8T9I82.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