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来做甚么?”安乌俞黑着脸,冷声质问道。

  他的话音并不算太大,体内真气躁动却仍震得壁上盏灯左乙晃。

  烛光轻曳,照得人影疏离,仿似拉着二人背向而去。

  虞凌逸目光如炬,正色回道:“我此来是奉主君之命,劝你返祖归宗,为厥国大业效力。”

  大华虽百病缠,身每况愈下,毕竟幅员辽阔,人端盛,国撂在诸国之上。

  虽处南疆多瘴之地,厥国君臣却能上下一心,筹钱积粮,强兵壮马,早已今非昔比。

  此消彼长,与大华一战,厥国自然颇有胜机。

  然,端木玉所求者,非为胜尔。

  厥国民风素朴节俭,便是富贵大家也向来不养奢靡之习。与邻近的大华、沙陀〓马相较,厥国君臣百姓的生活实在要清苦得多。

  越是民生艰难,便越能理会生命之可贵。数百年来,厥国历任的主君都很惜民。

  两军交战,杀敌一窃损八百可谓之胜。然,这却不是端木玉想要的胜。

  端木玉所谋、所求者,非但是胜,且为大胜,最好兵不血刃。

  若在战力上并无压倒性优势,兵不血刃唯一可行的办法便是使敌内乱,分崩离析。

  首要者,使其朝堂乱。

  于是,他扶持了郁郁不得志的夏牧炎,暗里给他人,给他钱,给他消息,挑起他的夺储之心... ...

  于是,他安插眼线在三王及其附臣身边,这些年一直不动声色地挑唆他们相互攻讦、掣肘,使其怨深... ...

  于是,他派出皇庭精锐,千里奔袭都城,一夜刺杀了当朝数十位亲贵重臣,使大华政务瞬时堪亟... ...

  于是,他断然绝了沙陀的供盐,撺掇他们发兵东征,抢夺安咸的矿场,使双方在宿州大战,伤亡十万余... ...

  于是,趁着雨季,他狠下心做了灭绝人性之事,派死士掘开了十里屏州水坝,让这座繁华之都一夜消亡... ...

  于是,他借着天时,隔断了庇南哨所的军需粮草,陷杀其主将,使哨兵因饥而慌,乃生哗变... ...

  ... ...

  这便是端木玉、胥潜梦既定的“乱其朝纲,分离其心”的十年大计。

  计行十年,终有所成,泱泱大华已沉疴入髓。

  朝堂既乱,便有计二:搅动江湖。

  然,大华尚武传统由来已久,各大门派根深蒂固,厥国的武者相去远矣,难以翻起大风浪。且江湖人性子悍烈不喜约束,更耻于通敌卖国,实在不好掌控。

  好在“千里眼”发现了张遂光,又把他举荐给了端木玉。

  “千里眼”是胥潜梦替端木玉拟定的北征大计第一步,所有后续的谋划,都是依据“千里眼”传回的信报而计定。

  关于“千里眼”,厥国朝堂中知之者也极少,仅有端木玉、胥潜梦、端木恪三人知道,“千里眼”的首领叫阴阳眼。他的另一身份,是九殿排当时排第一的大实——断离忧。

  阴阳眼在给端木玉的奏报中描述张遂光:这是个有野心、能成事的狠人,我欲引他入九殿。

  后来,在阴阳眼的安排下,张遂光果真入了九殿,且很快成为了仅次于他,排在第二的大实——久无情。

  为使张遂光制霸武林的野心加速膨胀,阴阳眼甚至不惜用自己的命,把他推到了九殿殿主的位置。

  没人说得清九殿的由来,甚至殿中的老人也都只知九殿原是有殿主的,只是不知为何只逝位大实了。张遂光的上位结束了九殿不知已延续了多少年无主之殿的时光。

  有盐帮做底,又添了一个实量悍的九殿,张遂光自然不甘心偏居于丹阳城一隅。

  天公作美,又或说是祖宗显了灵。

  端木玉整理先皇遗物时,找到了十三封老旧书信,打开一看,仿佛发现天赐良机。

  耒阳王?巨鹿王?

  徐家?木家?

  ... ...

  “我此来是奉主君之命,劝你返祖归宗,为厥国大业效力。”虞凌逸正色回道。

  此时二人身处安乌俞私宅的密室,他言语间自也就没有了甚么顾虑,直把此行重任说了出来。

  他是武人,不喜欢拐弯那。他相信,安乌俞也不喜欢自己东拉西扯。同为武人,何不用最直接、最明了的方式言谈?

  安乌俞努眼盯着他,脸色神色繁复,双拳倏而握倏而张,良久乃冷声问道:“主君?谁是你的主君?”

  虞凌逸脸色一紧,沉声道:“我的主君自然是厥国圣天子英宗皇帝。”

  行完继位大典,端木玉便已是厥国的新君——英宗皇帝。

  “哼!”安乌俞冷哼一声,不搭话。

  虞凌逸行出两步,一脸肃穆,铿声道:“安乌俞,你们安家本就是厥国皇室血脉的分支。现厥国百年大计功成在即,皇帝陛下遣我来此劝你重归端木氏,为祖宗复国大业效力!”

  重归端木氏?

  祖宗复国大业?

  这便是这二十年来一直困扰他的心病。说到底,他和他的族人体内流的都是端木氏的血液,这是皇室血脉!

  这个秘密及使命已在安家暗暗传了三百多年,不知历经了多少代』想到便在此时,便在自己眼前,竟有人说了出来。

  二伯临终前正色对安乌俞叮嘱:千万莫要忘了祖宗的大业啊!

  自任安家家主这二十年来,他费灸力,事情也未见有转机,是以,常感愧对先人,终日不乐。

  眼前的厥国第一高手找上门来,竟是要让自己为厥国皇帝效力。

  为端木氏效力自然没甚么,安家本就是厥国皇室后裔,两家乃是同宗同源,且历代家主的唯一使命便是“灭大华,复我端木之姓”。

  只是,这个虞凌逸可靠么?

  仅凭他的三言两语自己就要把安家家底兜出来么?

  万一是甚么人设的一个圈套呢?

  见安乌俞神色颇有意动,虞凌逸知成事可期,又再问道:“你是愿意不愿意?”

  愿意不愿意?

  安乌俞心中所未定的,又岂是“愿意不愿意”!

  低首默然思忖了四、五息,安乌俞乃看向虞凌逸,正色问道:“我凭甚么相信你说的话?”
  
网站地图 凯撒国际娱乐老虎机 优博登录娱乐 齐发娱乐 世界足球几星
梦之娱app 永利皇宫 龙8手机app下载安装
弘润欲乐 盈丰娱乐国际充值 澳门赌盘 日博365客户端
龙8安卓版 新天地棋牌 明发国际平台 天天娱乐官方网站
明尼苏达足球世界排名 世界杯彩票玩法 金沙城中心app 下载百家乐
满堂彩网站 彩票注册官网 多彩网彩票官网 时时彩万能7码 博猫游戏注册
时时计划 久赢在线 天下采开奖 欧亿娱乐 万博娱乐代理
天下彩票免费资料大全 天游娱乐计划 天易娱乐彩票 聚彩彩票网 黄金彩票官网登录
鼎博网址 大星彩票 彩9彩票 博猫游戏 欧亿娱乐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