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不跟你们计较,想必你们也不会往我房间里装摄像头。”林凡看他们样子,也不想追究了。

  三人松了一口气,想起本来想知道的,连忙问着。

  “那是为什么能说一下?”

  “能不能说下,你爸到底对他们做了什么。”

  “说说呗。”

  看他们松了一口气,没有尴尬,或者其他表情的样子,林凡肯定他们没在自己房间装摄像头。

  而对于他们想知道的,林凡在两岳父来的第二天,已经偷偷问过父亲,了解到了所有事情,知道了到底为什么。

  也因为这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所以林凡很干脆的为他们说着缘由。

  “也是我运气好,要是不是老爸的朋友,就操蛋了。”

  “我也问我爸了,这两位岳父跟我爸是大学同学,而且还有谆个宿舍的。”

  “按照我爸说的,他们一个宿舍四个人,因为刚好聊得来,四个人一致决定,拿三炷香,烧黄纸,结拜成为异性兄弟,我爸因为大年初一生日,所以是老大,梦儿她爸是第二,心她爸第三,最后的最小。”

  他说到这里,三个人面部狠狠抽搐一下,觉得这是不是鱼操蛋了点。

  不过突然想起,林凡他爸年纪好像也就四十五这样,对应下去九零初读大学。

  这么算下来,那个年代并没有网络什么的,人民的就娱乐并没有多少,就打牌,看小人书,或者武侠,那个年代有人结拜为兄弟貌似挺正常的。

  林凡不知道他们心里所想,继续说着:“大一开始就我爸有女朋友,其他都是单身狗,我爸的女朋友也就是我妈,他们大一时候开始处对象的。”

  “因为我爸有对象,其他没有,他们叫我爸让我妈带点美女,出外面吃个饭。”

  “我爸也不介意,就跟我妈说,而且说明自己这几个兄弟,人是不错的,我妈也就同意了,当即带几个美女出来。”

  “这三四个美女,都长得很漂亮的,他们自然追了。”

  “你们知道的,美女拥有不缺少追求者。”

  “这几个美女也不列外,不过心她爸,还有梦儿她爸也是牛逼的,竟然活生生的杀出了重围,一人泡上一个。”

  “前面说过,美女身边有追求者的,这群追求者里面有个人,跟道上鱼关系的,毫无疑问这个追求者把心她爸,梦儿她爸恨上了。”

  “要注意,这一个人,恨上他们两个人。”

  “要知道,九零初那时候环境不是现在可以比的,那时候治安可没多好,乱的一批。”

  “有一次,我爸他们四个,出去吃宵夜,在回学校路上,出现了一群拿刀的。”

  “这一群人,就是那个追求者叫来的,目的是砍死他们两个。”

  “我爸他们几个赤手空拳当然是跑,毕竟这不跑肯定被砍死的。”

  “再跑的路上,心她爸,梦儿她爸被人追上了,有人拿着刀向他们头上砍过去。”

  “我爸一人,为他们挡了一刀。”

  “我爸鱼重情重义,知道逃不掉了,也干脆的,自己留下,让他们逃跑。”

  “幸好的是,老四背景不简单,是一个军二代,在逃跑时候叫人了,剩下的想必你们知道了,应该不用我说了吧?”

  林凡在前几天问自己爸爸时候,听到原来是这样的,都被吓到了,从不知道自己爸爸经历过这种事情。

  他在当时还问老爸重病的时候,为什么不问他们借钱,不说另外两个就老四也应该能拿的出来。

  从这里也得知,为什么他们二十年没联系过,是因为联系不到对方。

  而且这事情非常的狗血。

  因为那时候,没有qq,微信,网络还没正式起来,而手机在那时候很贵,好几千块一台还是大哥大那种。

  大家毕业时候说过书信来往,但是因为第二天忘了,回到家时候才想起忘了问对方要地址。

  就这样,二十多年,都从来没有联系过。

  听林凡说完后,三人都傻眼了,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何之洲:“估计这就是佛说的因果把,师父他爸当年种下的因,结成了现在的果。”

  马德里靠近林凡:“凡哥,我想摸摸你,看能不能加点桃花运,你这运气,简直逆天了。”

  “还那么巧就是你爸结拜兄弟的女儿,我无语了。”冷雨夜说着。

  林凡摊摊手一脸的无奈:“长得帅,怪我咯?”

  三人翻个白眼,没说点什么直接离开了。

  都不想留下来和林凡聊了,怀疑在继续会不会被气死,都是人,差距那么大。

  他们离开了,因为今天不训练,林凡看看伸个懒腰,也离开。回家陪老婆去了。

  四五分钟这样,林凡回到了自己别墅,开了门走了进去,看到妈妈在打扫卫生,连忙走过去说。

  “妈,保姆呢,怎么是你打扫卫生了。”

  原本别墅是林凡自己打扫卫生,或者几女打扫的,但是因为自从父母来了之后,母亲抢了卫生打扫,每次拗不过她,也不想让自己妈妈那么辛苦,就请了个保姆回来。

  此时林母在打扫卫生,听到脚步声,抬头发现儿子,听到儿子说的话,笑着回应:“我让她回去了。”

  “妈~你”林凡也知道她是为什么,觉得很头痛。

  “保姆一个月好几千块,花这个冤枉钱干嘛,你还不如给我,我存给孙子做娶老婆钱,而且我不干点事,就浑身不舒服,我自己干多好,干干净净的,谁有我扫的干净,做饭好吃。”林母头夜也不抬,扫着地说着。

  “妈~”林凡苦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林母催促说:“行了,别说了,梦儿这几天很反常,你是不是跟她吵架了,要是是的话,赶紧去道歉,我告诉你,别对不起人家,不然我不打断你的腿。”

  “妈,你”林凡还想说点什么,但是看着母亲样子,只好无奈的放弃了。

  而对于徐梦儿,知道她这几天是怎么回事,算算三四天了,觉得对方也应该做出疡了。
  
网站地图 龙城国际娱乐线路检测 神州娱乐棋牌 海安白金会 2017世界杯足球星排名
新世纪捕鱼 必博娱乐官方网站 大发国际娱乐APP
太阳娱乐官方网站 亚博体育国际 亚洲线路检测 扎金花棋牌
多宝娱乐登陆 a8 娱乐 娱乐彩票大平台 龙虎和的规律技巧
太子娱乐 大型网投现金网 澳门永利赌场app 网上扎金花棋牌平台
华人官方彩票注册 品牌博猫游戏 亿游娱乐 亚上彩娱乐平台注册 天游娱乐手机
湖北百宝彩票网 丰尚娱乐平台 幸运飞艇计划 亚上彩彩票 东森娱乐平台
丰尚娱乐 四季彩app 重庆幸运农场柱形走势图 VO娱乐 8天游娱乐
至尊彩票网 CC娱乐 汇丰在线评估 彩宝宝彩票 678彩票网网址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