邺城的第一畅,断断续续的下了两天,巧又是一个周末。

  第二天一早,不少人起床透过窗户只是看了眼外边街道上的情况便重新坐回了床上。

  韩佳就是其中的一员,自从方斗山旅游回来,她的家人已经帮她向学校请了几天假期,由于公安厅特别交代了他们看到的是机密,要严禁外传,所以对外她只是说得了重感冒,要调养几天。

  打开桌上的电脑,TALK上的聊天室并没有下线,成员是一起去方斗山的另外几人。

  这几天他们一直保持着联系,通过互相的安慰来缓解内心仍未散去的情绪。

  看了眼上面没有新讯息便起床去洗漱,等她重新出来,却发现屏幕上已经有人在以刷频的形式发讯息。

  “徐卫,你在发什么?”

  “快看这个视频,刚出来的,里边的怪物就是咱们在方斗山上遇见的!”

  目光下移,她看到的视频的名字不可名状之物系列二:山中阴影

  “这个视频我看了第一部,很恐怖的,你现在去看这种,就不怕吓到自己?”

  有其它人在聊天室内发问。

  “你看了视频就知道了,这里边的内容就是方斗山上的那些怪物,还记得斜吗?她也在里边出现了!”

  这一条信息让刚还有些迷糊的韩佳立刻清醒过来,点开网址,看了眼上边的观看要求,连弥跑到旁边的柜子里取出自己的全息设备。

  付费观看。

  点开视频,最初是一片黑暗,旋即画面逐渐变亮。

  高耸的山峰,火红的枫叶林......

  “方斗山......”

  嘴里轻声念叨着,这样的画面,近几天的梦中几乎是不断地出现。

  本该是美轮美奂的画面,此刻在韩佳看来却是充满了某种怪异的危机感,缩回到床上,用被子裹自己的全身。

  天色渐暗,夕阳西下。

  看到山林被阴影逐渐覆盖的那一幕,即便那些怪物还没有出现,她的身体便已经开始微微的颤抖。

  瞪到那个熟悉的营地出现,那团篝火,那些背包,还有......那个恐怖的身影!

  他们的身影在这段视频里是没有的,她注意到了几次明显的剪辑痕迹,本该有他们的画面都消失了。

  事实上第一个剪辑后的版本是有的,柞也将他们拍了进去,但是拿给荷叶看的时候她表示这侵犯了视频当中另外几人的**权,如果对方要追究,后果会很严重,所以吴桐重新剪辑了一遍,将这些普通人的内容全部删减掉。

  抓着设备的两边,她想要结束,却迟迟没有动手,她看过不可名状系列的视频第一部,她记得不错的话这一类视频内容主题用是与怪物的厮杀。

  她想看到这一幕!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视频便出现了剧烈的晃动,像是从空中落下,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只拍打着翅膀的怪物。

  紧接着便是拦腰劈开,血肉横飞的画面。

  作为这个视频的当事人,韩佳在这时却没有尖叫,而是握紧了拳头,她经历了这种恐怖,并且被其困扰,现在画面当中不断地拼杀反而给了她一种极度的,摧毁恐怖的爽快感!

  许多人怕鬼,无非是害怕它所带来的恐怖与其本身的诡异能力,如果有一天这些鬼在你面前被人砍瓜切菜似的虐杀,而且戴着全息投影设备的情况下仿佛是自己在动手。

  还会怕吗?

  至少韩佳从中获得了战胜恐惧的信心,因此一路坚持下来看完了视频。

  再去看了眼他们几人的聊天室,此时其它几人估计也看完了视频,正在疯狂的讨论。

  “还记得我们出事的那天晚上后来赶过来的警察吗?我确信自己离开的时候没有听见山上有枪声,也就是说并没有战斗爆发,这个视频根本就不像最后说的那样纯属虚构,这就是一个真实的视频!”

  “你的意思是视频里砍怪物跟砍泥人似的那个人也是真的?”

  “当然S频里的怪物虽然都用特婿出了一些改变,但是我们都知道它们是真实存在的,难道那人还可以说服那些怪物配合他演这一撤?”

  韩佳看着他们的聊天,脑海中钢出的却是那个晚上在山上看到的身上背着包,手里还提着一个长条形木头匣子的人。

  缩小TALK的聊天室,直接去云图网站上寻找这个名为怪诞工作室的资料。

  没有看到任何人的照片,这个工作室也没有任何介绍,只是挂了些基本信息。

  又在网站上搜索,倒是找到了他们创建的论坛,现在看上去简直火爆的一塌糊涂,那些帖子动辄成百上千的评论数,很快她就从中发现了关于视频真实性讨论的帖子。

  发帖的人似乎也是邺城的人,专门贴出了方斗山在前几天发生的一些事的新闻简报,还有特地拍摄的与视频中几乎一模一样的照片。

  下面的讨论非常热烈,韩佳并没有发言,而是给论坛主发了信息,希望能跟他取得联系。

  然而等了两个斜最终还是没有任何回应......

  原因很简单,现在要通过论坛,云图或是别的什么渠道要跟吴桐联系的人太多了!

  邮箱99+!

  “啊~我快死了......不醒,我们是不是还得再招几个人,这邮箱里的邮件也太多了,要不......把你的邮箱也贡献出来?”

  吴桐坐在椅子上双手不停的挠着头,今天第二个视频一发布,仅仅只是一个上午,邮箱就爆炸了,上一秒看到的内容,只是一个刷新便消失在茫的邮件海当中。

  “你就不能再建一个邮箱?如果说有人赞助或是别的什么公事,你就让他们加这个,然后给邮箱设置一些条件,把那些普通的邮件全部屏蔽掉不就得了......你知道附近哪里有卖磨牙棒吗,风铃这个头长的有些快,牙也锋利了好多”

  已经换了一套加绒连帽衫的柞摊在工作室的沙发上,正对着在空调,这两天雪一直断断续续的下着,他住的天台现在已经完全被雪覆盖,又不想花时间去打扫,准备等着太阳出来将雪晒化,因此今天早早的来到了工作室。

  风铃正在他的怀里不停的啃遗他的手指,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柞总觉得风铃大了一圈,嘴里的牙好像也变得更加锋利,以致于现在连他手指的强度都能感到微微的痛感。

  视频今天上架,柞并没有怎么关注,反正有吴桐,他关注的是自己的那郴易还有昨晚已经被他命名为流沙的特殊生命体。

  秦成仁已经答应他的条件,但是他表示公安厅必须要切实见到那原生体之后才会正式开始交易,因此他答应今天带他们去绿树公园。

  马瓦拉那边依旧是王栋在跟进追查,打白工自然是不可能的,柞答应他抓到马瓦拉之后赏金对半开,后者要做的就是帮他找到马瓦拉。

  “不醒,我准备把青莲叫过来,你看行不行?她对信息的处理能力比我强太多,我现在看着这一堆邮件只觉得头疼......让她过来或许会好一些。”

  “荷叶现在不用上学吗?”

  “现在是寒假,事实上她昨天就在talk上问我工作室里能不能给她添一个位置,她不想回家。”

  李戈死后李青莲就没了家人,别人放寒假都是回家,而她回的地方充其量也只能算是个住的比较久的房子罢了。

  每天面对着那些熟悉的旧物,她不想让自己整天都沉浸在悲伤当中,所以就打算换一个环境。

  “我没意见,这地方虽然不大,三个人还是能容纳的。”

  柞对于荷叶的能力还是有些信服的,吴桐想让她过来的言下之意就是想培养她成为正式员工,对此他倒是不介意。

  “早知道当初就用租一个大一点的地方......你要是愿意住到中心城区,我或许可以在那找一个工作室,保证比现在这个好上不知道多少倍。”

  一边联系荷叶将工作室的位置发送给她,一边看着柞说道。

  现在每天还要起早开一个斜车才能到这,之前还好,入冬之后外边又那么冷,吴桐觉得实在麻烦,于是最近不停的撺掇着柞,让他搬到邺城中心城区。

  “行啊。”

  “你答应了?之前不是还死活不肯搬么......”

  之前两人就这个问题探讨了好些几次,最终都是以柞的一句不听不听,王八念经结束,现在却答应的如此快速。

  其实柞改变主意的原因很简单,去过一次中心区的他对那里算是有了些初步的了解,他得承认,东部老城区确实比不上。

  顾银杏这两天已经搬家离开,他也就没必要继续宗那。

  不能亏待自己不是?

  “你帮我找个住的地方,不用太急......邺城中心区的房价用很高吧?租的地方也行,重要的是着要舒服,等够钱了再买。”

  柞倒不是没钱,按照约定,他是可以从政府手里得到一百万的,算上自己现在有的和不可名状系列视频即将打到账上的收益,账户中的存款很快就会达到300万。

  如果全拿去买房,又是一个人住,自然可以买到非常不错的那一种,不过秩序腕表上的权限马上就要提升,他还打算购买一些新的装备,武器肯定也要重新购买,不用想都知道会花去不少钱,现在得先预存着。

  “租的也可以?那你放心,我肯定能帮你找到一套满意的......不醒,快过来看。”

  吴桐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内容,向着柞招手。

  “我被沙发封印了,你有什么发现直接说就是。”

  手指拨弄着风铃的耳朵,看了眼吴桐面前的电脑,用是在看他们的论坛。

  “有人发现我们拍的视频其实是真实的事情,在咱们的论坛里发了帖子,说是要让我们给个解释呢,现在的评论数......5万条?太夸张了吧!”

  云图视频网站热度第一的视频带来的流量可不是开玩笑的,不可名状系列的视频又确实质量过硬都是真打,连怪物都是真的,能不过硬么)?

  视频经得起外界的评论与挑刺,热度自然一路飙升,看的人多了,方斗山附近肯定也有人上网,认出来并不是什么湘的事情。

  “认出来又怎么样,咱们不说,他们还能去找公安厅求证么,再说就算求证了,对我们有影响吗?”

  这个视频里边的内容并不违反法律,在柞看来,不管他们说什么,自己与公安厅已经达成了交易,他们只要不找麻烦,那就没有问题。

  “好像也是,就算被发现是真的,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事......说不定还能再帮我们炒一波热度?那要不要我们主动......”

  “不行,你不能对外说,待会儿跟荷叶也说一声,我们三个对外的口径要一致,这就是假的,都是特效!我们坚决不能承认,相信我,这么做绝对会有不少麻烦找上门。”

  别人说和自己说,那是两码事,外界拿出再多的证据,终究也只是传言,大部分人就是纯粹为了娱乐在跟着关注,通俗点说就是找瓜吃,根本没有多少人真正在意真假。

  一旦吴桐发表声明,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

  且不论精神污染源是政府的机密,光是外界的新闻媒体立刻就会找上他们。

  你们说视频中的怪物是真的,有证据吗?

  政府难道对这种怪物没有任何应对措施吗?

  视频中击杀怪物的人是谁,他为什么有这个能力?

  ......

  诸如此类的问题接踵而至,届时可就不是一句无可奉告就能解决的事情。

  舆论会把他们俩推上风口浪尖!

  “好吧,当我没说,现在确实不是谈论这种事的时候。”

  听完柞的解释,吴桐连忙打消了这个想法。

  可是纸终究包不尊,就看这火什么时候能烧旺了。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澳门老百汇网址 投注现金网 扎金花棋牌游戏官网 世界足球星级排名
亚博下载 188金宝搏app苹果 平台线路检测 个国家足球排名
诚博娱乐APP下载 亚虎娱乐手机游戏 太阳娱乐 金马国际娱乐app
优乐国际app 圣淘沙国际网上娱乐 天天娱乐app 龙城国际线路检测
现金网投注 易胜博体育 皇浦国际网址产业 澳门白汇游戏网站
www.80internet.cn www.bjlfpjln.cn wap.vfsha.tw m.f8NZS6O.tw m.skgobkf.cn
www.85gq.cn www.fWMMG6D.tw www.fHTTWMK.tw www.cfvej.tw wap.j56r.cn
wap.shangluool.cn hestp.cn rrwcq.tw m.fA8VTTK.tw www.h57k.cn
www.f7VLDBI.tw wap.fE6ADER.tw wap.fFH3SUT.tw wap.f9CHLKX.tw wap.faweqx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