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卫北镇抚司的诏狱里,王岳此时已成了阶下囚,且作为逆党的他自然没什么好果子吃,从一打入诏狱便被安排在了最阴森恐怖的重刑犯区域。

  王岳两双手被铁链捆着吊在了铁柱上,而脚则被固定在地上的铁夹子死死的夹住,甚至脖子也被一前一后两条铁链拉着,甚至嘴里也被塞了布团。

  因而,现在王岳只能眼睛动一下,除此之外,他想动弹一下都不行,哪怕他现在已经站了许久,肌肉酸痛不已,但也不能弯腰坐一下。

  诏狱里的锦衣卫这样做,自然是为了防止王岳自杀。

  鹿鹤、张昭等逆党也如王岳一样在诏狱里被吊着双手,锁着双脚。

  谷大用出现在诏狱的时候只招了招手,便让郭荣嚷了王岳等人嘴里的布团。

  待王岳等人嘴里的布团被嚷后,已坐在了一张椅子上的谷大用只问道:“王岳,你可曾想过你会有今天?”

  王岳苦笑了一下:“事已至此,咱家也不想再说什么,只求速死,还望公公和皇爷成全!”

  已奉朱厚照旨意要从王岳等人口中撬出关于弘治皇帝突然驾崩之隐情的谷大用微微一笑,以前的他可能很怕这个所谓的老祖宗,现在听到王岳喊自己公公,心里自然十分称意,但也抵消不了谷大用对于王岳之前逼着皇帝朱厚照要杀他的仇恨。

  谷大用没让锦衣卫动手,自己先从一锦衣力士手下夺下一根蘸了盐水的鞭子直接往王岳脸上狠狠地抽了下去:“想求速死,没那么容易,猪油蒙了心,还敢逼宫要挟皇爷!如今给你一次少受些皮肉之苦的机会,把当年你们是如何害死先帝的事一五一十的给本公公说清楚,否则的话,让你生不如死!”

  被打得脸如火在烧一般的王岳紧遗唇齿瞪着眼前的谷大用,他愤怒又疼痛难耐,他没想到过有朝一日自己会被谷大用这样的人如此欺凌,而在此以前,他只认为谷大用不过是朱厚照身边的一个新官。

  但王岳也知道现在自己已经没办法拿谷大用怎么样,甚至他还不由得笑了起来,对谷大用满脸的轻视:“先帝突然驾崩什么隐情,咱家不知道,谷公公还是去问别人吧!”

  谷大用也冷冷一笑:“还真是敬酒不吃吃菲,王岳,你反正都是死罪难逃,又何必为别人做掩护,他们现在又能给你什么好处,能救你出去还是能替你扳回如今这局面?你若老实交代,至少还能少受些罪。”

  王岳没答,只以沉默表示对谷大用的反抗,但他自己内心里是清楚的,自己虽然不能指望外面的文官给自己什么实在性的帮助,但至少他们的笔杆子不会给自己写下什么骂名,而相反谷大用刘瑾这种和文官对着来的宦官才会遗臭万年!

  谷大用自然也没客气,见王岳不肯开口自然直接让锦衣卫给王岳直接上刑。

  与此同时,谷大用开始审讯着鹿鹤、张昭等人,鹿鹤与张昭倒是无话不说,只顾求饶,但却并不知道多少关于弘治皇帝驾崩的秘辛。

  王岳倒是没禁得起锦衣卫诏狱的诸般刑罚,最终还是开了口,但依旧却说的是他不知道,说他那天去万寿寺还愿去了。

  谷大用见此只得让人继续对王岳用刑,而王岳依旧推说不知道,甚至最后只说让谷大用去问张瑜,说陪侍弘治皇帝最后几天的都是张瑜。

  朱厚照也从谷大用这里得知了王岳一直推说不知道的结果,一时也不由得硼眉头来:“如今看来,只能看看马永成他们能不能把张瑜等人抓回来审出证据来了,不过,王岳这边也不要停,不管他们是真不知道还是真的嘴硬,继续严加审讯!”

  谷大用领旨退了下去。

  而此时,马永成与王阳明正带着绝声卫行进在去西安府的路上。

  从弘治皇帝驾崩没多久,马永成便遵照朱厚照的指示,派了自己的心腹乔装打扮成道士或僧人以及其他贩夫走卒之类的底层百姓追踪着张瑜等人。

  马永成之前虽然只是皇帝身边的贴身太监,还未成为内廷大珰,但弄些度牒或者路引倒也不难,如今他成为东厂提督后,这些人摇身一变自然也就成了东厂的探子。

  在马永成与王阳明等人抵达灞桥后,一驻扎在这里的马永成麾下探子赶铆了过来:“小的见过马爷!”

  “现在马爷已是东厂督公,你们也都是东厂的人了,该改改称呼了”,一名东厂理刑百户说了后,就先退到了马永成和王阳明身后。

  此时,西安的人还并不知道王岳等倒台的事,而这探子如今听闻马永成已经是东厂督公自然也猜到京城可能出了大事,而自己这位马爷明显是得利的人,要不然也不会成为东厂督公,而自己也成了东厂的人,一时间也感到欣喜起来,自觉跟着自己以后也定会因此前途无量,积极性提高不少。

  马永成没待这探子向自己道贺就先直接问道:“让你们监视的要犯现在如何?”

  这探子回道:“回督公的话,都看着呢,不过,一个月前他们刚搬去了骊山,在那里新建了庄园,十分牢固,宛如一座新城,但因西安知府是李阁辅的门生,对他们虽监视但却不管他们在骊山强夺民田以建自己之私园。”

  王阳明听完后眉头不由得一皱。

  在跟着马永成在来西安的路上,王阳明也从马永成口中知道了他此次来西安的真实任务,他自然不反对详查弘治皇帝死因,毕竟如今的他还只是个小官,并没有太多的利益纠葛牵涉进上层的斗争中。

  但此刻他皱眉则是因为想到张瑜等人在骊山有自己的庄园城池护着又有西安知府这个靠山监视和保护,所以想到想要缉拿张瑜等人进京似乎并不容易。

  马永成也感到了为难,但同时他也庆幸自己还好早有准备直接带的是一个卫的军队,而且都通过兵部换上了精良的装备。

  而此时,还是王阳明先开了口:“督公,我们得眷去骊山将张瑜等人缉拿进京,不能拖延太久,一是我们这么多人马出现在这西安地界迟早都会被他们知道,二是下官不保证李东阳他们真的不会察觉到我们出京的目的,很有可能早已派人在路上来拦截我们甚至先下手!”
  
网站地图 永利皇宫登入 亚虎娱乐在线平台 手机验证送38 财神娱乐场登陆
新世纪捕鱼 盈丰国际登录 趣赢娱乐官网下载 龙城国际线路检测
永利皇宫登入 龙虎博彩 宝盈娱乐 如何登录永利皇宫
扎金花现金棋牌 玛雅娱乐 诚博国际app 如意坊app
万事博娱乐城 app国际娱乐注册 扑克王APP下载 天时娱乐
天游娱乐挂机 杏彩娱乐 汇丰在线 大神娱乐官方网站 时时计划全天计划
新宝3娱乐平台 天游娱乐官网 欧亿娱乐 幸运飞艇官方直播网址 同创娱乐暴利
圣亚娱乐代理 菜鸟娱乐APP 速彩娱乐用户登录 汇丰在线下载 大众娱乐
黄金集团彩票 高盛彩票登陆 博猫游戏 多彩网彩票 678彩票开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