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拯来了,看着有些暴躁。

  “你”

  他先对果果笑了笑,然后对沈安说道:“辽人那边老夫刚去,他们百般抵赖不过他们多半是警醒了,以后不敢再肆意妄为,只是你这里不可冲动”

  沈安拱手感激的道:“多谢包公为杏仗义执言。”

  包拯盯着他,有些头痛的道:“你诡计多端,老夫就担心你不肯罢休啊!”

  沈安一脸纯良的道:“包公放心,那些辽人能放过我,我总算是能安稳睡觉了,哪还敢去找他们的麻烦啊!”

  包拯一想也是,心中一松,先前受的憋屈就爆发了。

  老头的呼吸咻咻,看样子气得不行。

  沈安心中感激,就问道:“那孩子怎么样?可还好吗?”

  一提到自己的老来子,包拯马上就欢喜了,“好,整日能吃能喝,还能折腾人∠夫昨日被他打了一巴掌,好有劲”

  这老头真是成了儿奴,那脸上笑的和菊花般的,就差手舞足蹈了。

  包拯进门时心情郁郁,出门时却是笑容满面。

  他一上马就拍了一下脑门,说道:“又被那杏给糊弄过去了。”

  他犹豫了一下,最后觉得沈安也没那么大的本事,能逃过这一劫就算是烧高香了。

  沈安很安静,他甚至亲自去买了一头产奶的母羊和它的序回家。

  “羊!”

  大宋的顶级食材就是羊,从雄州到汴梁,这一路果果见到了不少,所以一见就欢喜的想去抱。

  沈安还在担心那母羊会把果果顶翻,可母羊却很温顺。

  序咩咩的叫着,果果马上又移情别恋去迸它,欢喜的不行。

  “谁会挤奶?”

  沈安的问话没有得到回答,人人都曳。

  没办法,沈安只好亲自来挤奶。

  他叫人弄了个木盆,里面放了青草和蒸过的豆子。

  母羊吃的很欢生,沈安挤奶挤的很纠结。

  卖羊的人说要先给母羊按摩,沈安没办法,只能轻柔的

  按摩了几次后,沈安开始挤奶。

  先扣追头,然后然后干什么?

  沈安想了想,然后开始上下滑挤

  他的动作很生疏,渐渐的熟练了起来,羊奶缓缓的滴在了大碗里。

  一上一下,一上一下

  “看清了没?”

  “看清了。”

  于是挤奶的职责就转交给了曾二梅。

  姚链觉得这事很有趣,就自告奋勇说试试。

  陈二娘怒道:“你一个男人去挤奶,你安的什么心?你要不要脸”

  沈安愕然,觉得这话把自己也扫了进去。

  可看陈二娘的意思,压根就没把他当做成年男子,大抵就是还没开叫的少年。

  悲哀啊!

  果果闻了一下羊奶,就皱眉道:“好臭,不喝!”

  沈安闻了一下,他的脾胃有些问题,甚至还干呕了一下。

  不过他有办法啊!

  先把羊奶煮沸,然后加点自己做的茉莉花茶,那味道

  “好喝吗?”

  “好喝。”

  果果扬起了笑脸,沈安摸摸她的头顶,说道:“以后每日喝一次,用不了多久你就能长高高。”

  “哥!”

  果果突然放下了勺子,然后薄沈安的大腿,可怜巴巴的道:“哥,不打架。”

  沈安一愣,然后就觉得心中一暖。

  “哥不打架,保证不打架。”

  果然是亲妹妹,竟然察觉到了沈安笑容后面的戾气。

  可那些辽人都差点把哥给捅了,这还能忍的下去?

  沈安回到书房,笑吟吟的就像是刚去踏青归来。

  稍后他找来了庄老实,交代道:“去问问那些老人,这几日可有雷电和雨水。”

  辽人喜欢东京城,觉得这里繁花似锦,而且美食如云。

  但再多的魅力也无法让人彻底的忘掉故乡。

  辽国使馆很大,光正厅就建造了五间,而且这些房屋竟然是建在两重台基之上,一重三级套

  辽国使者很惆怅,哪怕昨日吃了烤羊肉都无法忘怀家乡的惆怅。

  他昨晚上看了一晚上的月亮,没领悟什么床前明月光,但却知道自己是思乡了。

  他走下套,回身看了一眼屋脊上那两条相对咆哮的龙,觉得也没什么意思。

  据说当年为了给屋脊上加这两条龙,大辽曾经威胁出兵南下,这才让宋人妥协。

  一群软蛋啊!

  辽国使者的心情好了些,然后带着伴当往御街那边去,这是他最喜欢消遣的路线。

  大相国寺不小,京城的寺庙都以它为尊。

  大相国寺的外面自然是热闹的,摊贩和艺人到处扎堆。

  摊贩卖的杂七杂八,艺人有表演相扑的,有唱歌跳舞,还有玩技巧的

  一个男子拎着个幡静静的站在那里,气质不凡。

  身后的伴当在大宋久了,竟然也识的几个字,就说道:“好像是铁嘴神神什么,吹牛,人的嘴哪会是铁的。”

  使者见了觉得有趣,他认识的字更多,就说道:“是铁嘴神算,还有个什么摸骨”

  有意思啊!

  这可是从未见过的,使者当即就走了过去。

  “你这个摸骨怎么摸?”

  男子摸摸喧子,淡淡的道:“摸骨只摸咦!”

  男子突然惊惶的指着使者的眉心处说道:“天眼!”

  天眼是什么?但是听着很高大上,很了不得的样子。

  使者还在好奇,男子已经闭上了眼睛,左手持幡,右手拇指不断和其它四指的指尖点击着,而且他的眉心皱的很紧,好似遇到了天大的难题。

  看着他的动作,辽国使者不禁有些紧张了,“可是有什么不妥吗?”

  男子曳,突然睁开眼睛,面露恐惧之色道:“天眼要开了眼要开了!”

  这里相对偏僻,周围没摊贩,所以没人注意到这里。

  使者摸摸自己的眉心,说道:“什么天眼,如果真有天眼,那肯定会有感觉,宋人都是骗子。”

  那伴当大怒,准备收拾男子,刚伸手,男子就缓缓伸出自己的食指。

  他的神色庄严,伴当竟然止步了。

  “不用闭眼,你会感受到天眼在里面的存在”

  男子把手指头缓缓放在使者的眉心前一点,差点触碰到,却隔着些距离。

  男子宝相庄严的道:“仔细感受,感受一下,是不是开始发胀了?”

  使者连眼睛都不敢眨,已经慌得没了主意。

  “嗯,好涨,还发酸。”

  “发酸?发酸就对了。”

  仓库还欠了不少盟主加更,这个大家放心,在大丈夫这边会一一加更回来∠规矩,一个盟主一加更,不管是仓库的盟主还是大丈夫的盟主,咱说话算话,不说!

  有人说上闪屏了你咋不加更?好吧,今天加一更,不算盟主加更。

  我加更来你投票果果,招呼着。

  果果嚷道:“各位老爷们,各位姐姐们,投票喽!”
  
网站地图 弘润娱乐下载 豪博娱乐网站 凯发sport.k8 世界杯投注
大发国际娱乐APP 凤凰娱乐网 趣赢娱乐下载 世界杯足球星解
12bet网址 天天娱乐平台 龙8手机app下载 世界杯足球名次
奇迹赌场线上娱乐 押大小单双正规app 各国足球星级排名 天天娱乐手机登录平台
明发娱乐app 拉斯维加斯博彩官网 亚美娱乐官方网站 铂金城娱乐
云谷彩票注册 江苏快3走势图 快彩代理平台 天游娱乐 如意娱乐
斗牛娱乐 时时彩官网 欧亿娱乐下载 彩票注册 华人2娱乐注册
亚彩会 开心娱乐平台 盛彩票 彩吧2娱乐平台注册 彩票信誉担保网
博悦彩票登录 欧亿娱乐计划 众购彩票网 万博娱乐下载 聚富彩票网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