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凌白没想到的是,除了莫碧玉,她的同伴井蓓也进来了。

  “我跟蓓蓓说了,凌大师能够解惑,而且真的超级厉害,她说就先不回了,你们先聊。”莫碧玉拉着井蓓走到凌白面前,低声解释了句,随后转身出了庙外。

  凌白疑惑的看了眼莫碧玉的背影,随后抬眼正视着有些局促不安的井蓓,“放轻松,井施主,遇上什么难事、烦心事都可以和我说说,但我不能保证一定可以帮上你。”

  这次,他没有把话说满,生怕又是一个‘莫碧玉同款’。

  井蓓个子比莫碧玉矮了很多,身材也没她那么火辣,但胜在脸庞精致,眉宇间总是带着股淡淡的清冷,很容易激发起男人的征服欲。

  她沉吟片刻,低声讲到:“你应该知道,我是卫校的学生。新学期我们开了人体解剖的课程,那是我第一次近距离的见到尸体。解剖课的老师,按照正常的流程上课,然后给我们解剖了尸体,让我们去看里面的器官的变化』知道为什么,尽管场面很血腥,但我却没有向其他同学那样头皮发麻,反倒是觉得很.....兴奋。”

  “那个大体老师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长的很有味道,哪怕是死了,也很有魅力。每年的解剖课都很少,因为尸体靠的是捐献,而不是死刑犯♀年头,这两种来路,都很少了尤其是我们学校,只是个普通的专科,这个大体老师就显得尤为珍贵。”井蓓情绪有些低落,继续说道。

  “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大体老师。第一次实操,我有些紧张,走到尸体的旁边,颤抖着手穿针,然后开始把被老师打开的胸腔上的皮肉,给缝合起来

  体结构其实格外的复杂,尤其是开刀之后,不止是缝上最外面那一层的皮,是要从最里面的那层肉,开始缝合的

  针穿过肉的时候,有木木的堵塞感,最后缝皮的时候,每一下,我几乎都能听到轻微的噗声,这是针穿透皮肤的声音。”

  “我感觉到,我每穿过一针,大体老师都在看我。那种眼神,像是鼓励,让我既惊恐又兴奋←个缝合表现的非常完美,完美到班上的同学,甚至连老师都惊呆了。”

  凌白微微皱眉,井蓓的自述有些冗长,而且,好像没有重心,不知道她想表达什么神状态不好?还是说彰显她的解剖天分?

  井蓓的面色仍旧很冷,是那种南方冬天的湿冷。她看了眼凌白手帜木鱼,脸色稍加缓和,说道:“当天晚上,我如常的回到宿舍,洗澡,睡觉。凌晨两三点的时候,我感觉胸口有些闷,像是有人压在我身上一眼■开眼睛一看,发现我身上的睡衣被脱掉了,解剖课上的那个大体老师全身**,趴在我身上对我笑,他说他.....很冷。”

  话题到此终结。

  井蓓想从凌白脸上看到慌张、惊恐的神色,可惜,都没有。凌白眼帜情绪像是.....兴奋。

  拜托,我在说个很严肃的故事好不好?拜托稍微给‘鬼’一点尊重。

  “后来呢?”凌白问道。

  “后来....后来他每晚都会来』过和戴星渊在一起后,他来的次数就少了,因为有时候我整晚都和戴星渊在一起。”在说到整晚都和戴星渊在一起时,井蓓的脸色有些不自然,她很不习惯在外人面前说那种闺房秘事。

  “嗯,冒昧的问下,他每次来除了把你的衣服脱光然后便说他冷以外,还会不会做其他的事情?”凌白也不怕引起误会,纯粹是以局外人的角度帮井蓓分析。

  沉吟片刻,井蓓回道:“嗯......他每次来都会强行和我发生关系。”

  “你有尝试和他沟通吗?”

  “有过,但他每次的注意力都在我身上,然后含糊不清的说他冷,根本不回答我的问题。”

  “好的,我大概清楚了,晚上你留在我这里,我帮你看看情况。”凌白点点头,把第二个香客的事情揽下来。晚上能够看到那个大体老师最好,如果没有,把井蓓送去精神埠看看就解决了。

  “留在这?不行。”井蓓断然拒绝。

  凌白抬头疑惑的看向她。

  井蓓脸色微红,总不能说不想让凌白看到他的身体吧。毕竟那个大体老师每次来都会把她的衣服脱光并且做那种事情。在一个陌生人面前毫无保留的呻吟,她做不到。

  “好吧,我知道了,你可以回去了。”凌白笑道:“暂时来说,他没有威胁到你的生命安全。但长此以往和‘鬼’发生关系,你的身体会越来越差,出现脱发、衰老、易困的症状。后续你想通了可以来找我,我会尽我所能帮助你。”

  既然井蓓坚持,他也就不再强求。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或许井蓓享受这个过程也说不定,毕竟她刚才说过,看到尸体的那一刻她心里没有恐惧,反倒是有亲近感。

  一个被鬼连续数月强行侮辱的女人,她的气色看上去和正常人一样,至少可以说明,在心理上大体老师给她造成的创伤可以忽略不计。

  从刚才的自述看来,井蓓说话逻辑清晰,很有条理。情绪上也没有过多的波动,给凌白的感觉就是,她只想找个人倾诉而已。

  嗡嗡。

  手机震动。

  [收获香客井蓓的谢意,获得命门强化液。]

  [寺庙任务开导2/10,]

  ....

  “果然如此。”

  井蓓的开导已经结束了,而且收获的奖励真的和她的心事有关。

  “命门强化液?”凌白从口袋里摸出瓶淡粉色的液体,半响无语。他的命门在哪呢?

  从各种和电视剧中,横练类的武功命门均是和命根子有关。也就是说,这瓶强化液他要用在下面?

  但他现在除了一指禅,还没修炼类似铁布衫这样的横练武功,何来命门之说呢?

  “我先走了,凌住持,谢谢你愿意听我说这些让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希望你能帮我保守这个秘密,还有,你比那个大体老师还要帅,是我见过最帅的.....和尚。”井蓓朝沉思不语的凌白颔首致谢,脸色清冷的转身走出庙门。

  凌白恍若未觉,良久,他才抬起头,喃喃道:“我知道我的命门在哪儿了。”
  
网站地图 手机百家乐app下载 全讯新2网址 扎金花现金棋牌 全讯网新2登入网址
多宝娱乐登陆 彩票娱乐送彩金平台 噢利国际娱乐 丰亿娱乐
天时娱乐 龙8苹果手机APP 金马国际APP 优乐国际娱乐手机版
百家乐在线app 澳门赌场网上赌场网址 必博娱乐官方网站 天天娱乐软件
天天娱乐官方平台 汇宝娱乐平台 澳门皇冠网址 网络龙虎赌博押注技巧
易购娱乐平台 多彩网彩票官网 彩票导航网址 至尊彩票是赌博啊 樱花彩票
鑫彩平台 满堂彩时时彩网址 无极娱乐 欧亿娱乐招商 富博娱乐时时彩平台
购彩平台网站 如意娱乐 8828彩票 拉菲娱乐 天游娱乐
趣赢平台 京城会娱乐吧 万博娱乐网址 恒彩彩票平台 幸运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