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试考生共有三百人,先前在鸣磬林里,神念较弱者基本被淘汰。在虚赛开始前,敲还剩两百六十人。

  于是考官们决定,共分成十三组,每组二十人,虚比试过后,各组前十名进入复赛。也就是说,晋级的一百三十人将被朝廷录用,委任或大或小的官职。如今战事紧急,他们大多会被派往战场。

  任真被分在第六组。当他走到本组集合场地,看见其他竞争对手时,顿时附无语。

  他对那些耀眼天才都有耳闻,然而,这一组里压根看不到熟人的影子,全是陌生面孔。换言之,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这群兔崽子,为了拍主考官马屁,把我这位首徒跟一群菜鸡放在同组,让我顺利通关。”

  想都不用想,他就知道,肯定是监考官们主动献殷勤,才故意如此安排。只是这样弄巧成拙,反而让他很不爽。

  他参加武试的用意,就是想以战悟道,当然对手越强越好♀下倒好,想不虐菜都不行了。

  组里众人见状,脸色微白,心里开始惶恐。

  他们的修为停留在三四境,见五境的任真走过来,都清醒认识到,这一组的头名已没有悬念,大家只是来争第二的。

  强弱差距肉眼可见,要接受这点现实并不困难,他们迅速抱定主意,稍后跟任真对阵时,可以疡认输,保留体力,反正也不会立即淘汰。

  虚赛采取轮流比试,根据综合战绩决定排名,而非一敞胜负♀样最公平,也能最大限度地保证,晋级三甲大名单的人都实力不俗,而非运气使然。

  当然,还是无法摆脱考官对分组的控制。

  任真扫视这些人一眼,看出他们的畏惧之情,无奈说道:“我只要能晋级就行,不在乎名次。胜除积攒差不多后,我可以适当输几场。”

  众人闻言,脸上写满不信。

  任真懒得解释,不再跟这些人废话,静候比试开始。

  片刻后,随着考官一声令下,分散在各处擂台的十三个虚同时进行比试。

  任真跳上战台,也不拖泥带水,速战速决。对方如果识趣,主动认输最好,如果要战,他便直接搬出境界碾压对手,没有半点见招拆漳意思。

  很快,如秋风扫落叶一般,他轻而易举,迅速斩获十一连胜。考虑到每组共二十人,这样的战绩已稳稳进入前十,他便不再参战,而是向考官示意,后面枢的八场比试,他全部放弃。

  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他离开了本组场地。

  虚赛比试场次最多,同时也是淘汰人数最多的一轮,可以说成武试最关键的环节,要耗费大量时间。

  任真不愿把时间浪费在弱者身上,锁耳级名额后,他便游走在其他组擂台前的人群里,观看那些强劲对手的表现。

  虽然考生良莠不齐,多数比试乏善可陈,没有观摩学习的意义,但毕竟只有十三组,难免会有几名天才同组,碰撞出激烈的火花,这也令任真没有失望。

  比如说,他很快发现,第三组比试托意思。可能是考官们看热闹不怕事大,竟然将三名冰火难容的天才分配到一起。

  彦舞,号称北唐第一奇女子;

  赵香炉,西陵史上第一女天才;

  沐清梦,受女帝青睐的沐家大秀。

  北唐最耀眼的三少女,这么早就相遇了。

  她们的存在感太过强大,连相邻几组的考生都吸引过来,大家比试休息之余,都想亲眼一睹她们的芳容,见识女子里的最强天才究竟有多强。

  擂台前围得水泄不通,任真费了好大劲,才挤出一个吃瓜看戏的前排好位置。终于,在所有人期盼下,三人之间的正面对决打响。

  “下一战,彦舞对阵沐清梦。”

  考官念出名字后,脸上带着唯恐天下不乱的坏笑,望向战台上。

  一袭青衣飘然落在战台,彦舞手持长剑,俏丽绝美;

  对面,沐清梦白衣如雪,一尘不染,如仙子下凡,气质毫不逊色。

  两人修为俱在五境上品,又同在京城屋檐下,知根知底,都视对方为眼中钉,早就想通过今日一战,彻底分出胜负,将第一女天才的名头牢牢占据,再无悬念。

  还未开战,彦舞便冷哼一声,讥讽道:“你是不是以为,最近修炼了孤独第三和第四剑,就能稳稳胜过我?”

  很多女人胸不大,心眼更小,容不得其他女人出风头,彦舞就是鲜明的例子。

  她从不是聪明人,偏偏以聪明人自居,此时故意挑明沐清梦的底细,既是想打压沐清梦的心气,又想让对方无法在气场上胜过自己。

  沐清梦睫毛微颤,没有说话,白皙面颊上泛起霜影。她在拍卖会得到这两剑,虽说人驹知,不算秘密,但也是毋庸置疑的强大杀手锏,彦舞何以如此自信,浑然不把它放在眼里。

  她心里附诧异。

  只见彦舞挺胸,傲然道:“不妨告诉你,吹水侯跟我家交情深厚,他已经认我为干妹妹。你会的功法,我岂有不会之理?你不会的,我义兄也会教给我!”

  这是**裸的挑衅以及炫耀。

  任真就在台下,听到这话,尴尬癌都快发作了。他本就讨厌这个傲气冲天的挟人,此时更是憎恶到极点。

  “妈的,真不该看六师兄面子,把剑法传给你!待会你最好别碰上我,否则休怪老子辣手摧花!”

  他正在咒骂她的时候,台上的沐清梦开口,话音冰冷,显然是较上劲了。

  “干妹妹?你以为很了不起?那我也告诉你一件事,你可千万别恼羞成怒。我父亲正在托人说媒撮合,用不了多久,你就得喊我嫂子!”

  彦舞一怔,没有反应过来,“你什么意思?”

  嫂子?她下意识想到亲哥哥薛饮冰头上。

  沐清梦把她的茫然神情看在眼里,顿时觉得痛快,嗤笑道:“你应该听过,吹水侯的赌坊开业时,我父亲曾亲自登门拜访,他就是专门去谈亲事的!”

  彦舞这才醒悟,原来是这个意思,要是真让沐清梦嫁给任真,她到时不喊嫂子又喊什么?

  吹水侯的妹妹,很了不起么?我以后会是吹水侯的女人!

  战台下,任真已经彻底懵逼。

  这都是什么鬼!

  沐侯确实提过要嫁女儿,但啥时候说是要嫁给我的!

  你们争风斗气,尽管斗便是,为啥要把我拉进来当炫耀资本?

  战台另一侧,赵香炉听到这话,双手紧攥着衣襟,不易察觉地颤抖起来,“师兄他,要纳妾了么”

  她盯着台上的沐清梦,明眸深处泛起一抹凄伤。

  这时,只见沐清梦脸颊微红,又洋溢着说不出的得意,“我父亲也进宫求过陛下,由她降诏赐婚。所以,这声嫂子你叫定了。”
  
网站地图 永利皇宫登入 足球俱乐部 杂志 台湾狗腿刀 钢狮折刀有仿品吗
88娱乐网 A8娱乐 兴发博彩
世界杯星级排名 现金扎金花 世界杯竞猜链接 足球星排名
扑克王APP下载 亚洲城电脑版登录 site:mbc2008.com 衡水内画艺术博物馆
白金会娱乐官方网 永利皇宫 万博体育 亚博国际登录
无极娱乐2 多彩彩票官方网站 600万娱乐平台 天天彩票Tt 8天游娱乐
BA娱乐 圣亚娱乐 亿游娱乐咋样 彩都会线路 极彩娱乐官网
世界彩票 135彩票平台注册 多盈彩票 天游娱乐 名人娱乐
大赢家彩票 聚富彩票代理 利信官方娱乐平台 万博娱乐公司 8828彩票